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19节-谍影疑踪
    一头撞进门的陌生人在被小王警官提走前,李白就已经审问完毕,确认了对方的来历。

    铁齿铜牙不锈钢嘴皮子在李白的响指和清瑶妖女的灵瞳面前,并不比纸糊的结实多少,如同竹筒倒豆子,这货坦白了个一干二净。

    出人意料的是,这个人及背后的人居然与李白之前怀疑的姚家并没有任何关联。

    哪怕当日在西郊监狱与姚东胡的妻子宣静打过照面,对方即使对李白恨得咬牙切齿,但是一直到现在,依然都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举动。

    不过这倒是可以理解。

    姚家正处于多事之秋,如同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要是再把宣静自己给赔进去,就等于失去了最后一个替姚家奔走的人,显然一时冲动后,完全得不偿失。

    这个潜入李白的房间,暗中布置微型监听监视设备的家伙是东瀛人埋在华夏的线人,地道的华夏人,曾经在东瀛留学时被拉下水,但只能算是洗过脑,接受过相关技能培训,平时领点儿补贴的外围,通常被称为沉睡者,平时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两三年也未必唤醒过一次,哪怕被逮到也算不上什么损失。

    引来这个沉睡者的原因有些匪夷所思。

    李白跟着郭文凯他们在钱江省南部山区浪的时候,曾意外逮到四个东瀛间谍,却不知怎么的,其中一个间谍倒是有些眼力,发现李白的竹剑不同寻常,即使身陷囹圄,依然还是将消息送了出去。

    对于这种奇珍异宝,东瀛的情报部门明明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却居然挺上心,或许是打算用来讨好某位大佬,以掩盖这次行动失败的过错,便派人唤醒了一组廉价的沉睡者,盯上李白家。

    结果找了一圈没找到竹剑,于是留下几件监视监听设备打算继续暗中观察,本想顺手打一条猫鱼,却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顺着钩儿竟然钓上来一条大白鲨。

    这特么的上哪儿说理去。

    李白家早已经成为外卖小哥们的百慕大三角区,这些东瀛人心里就没点儿逼数吗?

    尽管知道了这个替东瀛干活的沉睡者眼线底细与配合人员的相关信息,李白却没打算再继续追究下去。

    自己费时费力的顺藤摸瓜,一举捣毁某个间谍团伙,换个好市民荣誉或者个人三等功什么的,加上奖金若干,倒不如把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自己安心好好复习,以免在职称考试时意外失手,给院长大人丢脸。

    真要是考岔了,李白同学估摸着自己多半会被周真人活活打死,然后永远钉在第七人民医院的耻辱柱上。

    想到这里,李大魔头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还是考试最重要!

    自打将大小两个妖女留在家中镇宅,安防水准堪比央行金库,三十六道孤魂野鬼,七十二路毛神和各种魑魅魍魉都难以不请自入,让李白放心不少,不用再担心遇到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

    主要还是因为膝盖莫名中了一箭的小王警官已经有了心理阴影,李白同学不敢再坑朋友了,万一坑啊坑啊,坑习惯了可怎么办?

    为了给两个妖女准备修炼资源,李白与月光石产地的淘宝直销卖家达成了一笔价值百万的订单,以最优惠的价格获取源源不断的月光石原矿。

    不过被临时唤醒的东瀛沉睡者在自投罗网过一次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或许是当日莫名失联让东瀛方面的情报人员认为李白家是一处精心设计的陷阱,不会傻乎乎的凑上来送人头。

    事实上一个第七人民医院的精神科医生根本不值得东瀛花那么多心思关注,在碰了一鼻子灰后,干脆选择止损,只有智障才会死掐到底,东瀛人显然智商在线。

    -

    法器赤色玉鲤在沪江市的传说愈演愈烈,流传的神乎其神,甚至连高家内部的监控视频也流传了出来,在视频画面里,器具莫名移动,窗户玻璃突然粉碎,客厅内两个人如遭雷击的反应,更是大大增加了说服力。

    只不过这份视频与百年俱乐部拍卖会现场流出来的视频一样,赤色玉鲤的拥有者都被打上了重度马赛克,原本就已经模糊不清的面目再加上马赛克就更加没法儿看了。

    就算是有精通视频编码算法的高手将马赛克还原,也依然不会有任何收获。

    当日参与执法的城管和警察,甚至包括那些曾经见过李白的KTV员工,相继被政府安排的专家约谈过后,不约而同的对李白本人的长相完全失去了印像,再让他们用言语描述,只会是互相矛盾,根本无法印证。

    无论是因为一个国家注册在案的年轻催眠术大师,还是湖西市反封建迷信协会的影响力,宣传口封锁消息的工作进行的有条不紊。

    至于媒体们的胡说八道,没有人放在心上,这几年的胡说八道还少吗?

    等风头一过,以人们的忘性,恐怕早就不记得有过这回事。

    更何况环保局和沪江几所大学的专家教授已经在实地调查清楚,哪里有什么超自然现像的存在,法器挡煞护主之说纯属无稽之谈。

    正如周院长所保证的那样,沪江的风雨刮不到湖西市,李白得以清静的安心备考职称试。

    苦读了大半个月后,终于踏进设置在某个财经学院内的考场。

    这次的职称考试不止有医疗行业,还有其他行业,算是多门类的联合统考,整座教学楼内的所有教室都是考场,参加考试的人员超过千人。

    职称改变命运,一次千人的考试对于湖西市的人口而言不过沧海一栗,能够拿到准考证的人哪个不是经过明争暗夺的胜利者,更多的人只能在失败的阴影中泯然众生。

    一个教室分发两种试卷,这意味着相邻的考生是截然不同的领域,在很大程度上断绝了作弊的可能性。

    发到考卷,李白捏着笔有些发楞,琉璃心笼罩三尺半径,前后同行考生写的是什么,他闭着眼睛都能知道。

    负责考场的监考人员做梦都想不到,在前后两份“参考试卷”的协助下,李白顺利完成了全部科目的考试,主治医师职称算是彻底稳了。

    待考试成绩公布,他就可以安然坐等加薪,虽然比不上千万巨款存入银行货币基金的每天利息,好好歹也是辛苦所得,至少每天能给自己加个菜。

    更何况洪璃小妖女回到李白身边后,将不可避免的需要再增加一笔不小的日常支出。

    不过与时不时闹出点状况的清瑶妖女相比,洪璃更加乖巧听话,也省心的多,不然大小妖女一块儿作乱,当真会让人好心塞。

    刚出了考场,准备取车,李白的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沪江的高今岳。

    风水师周师傅给他家的东南方补立了一尊二十八宿之一的角木蛟木雕像,高今岳以城市装饰的名义说服了城管大队,并且自行负责以后的维护和修缮,才把雕像立基的地方批了下来。

    角木蛟属于东方青龙的七宿之一,五行属木,以水火难侵的剌橡木为材以工业机床切削和激光精雕而成(剌橡木天生自带防弹属性,又被称神木),勉强把高宅的东南有缺给补上了。

    先天不足,后天补,到底有没有效果,风水师还是中肯的建议积善修德化戾气才是根本解决之道,福缘所至,自然天助,邪魔外道统统都是渣渣。

    “李医生,救命啊,我又遇到事儿了。”

    老高的声音打着颤。

    这倒霉孩子没安稳两天,居然又出事了,李白同学真是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