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20节-玉鲤卖家
    不久前老兄弟王平安把李白介绍给高今岳,与他自己请来的风水师傅相比,虽说周师傅也是有真本事的高人,同样找出了问题所在的方向,但是在确认根源的位置上,两人却高下立判。

    周师傅脱口一句望气之术,高今岳便觉得这位精神科医生非同一般,因此再次遇到麻烦时,他更愿意找李白寻求帮助。

    “高先生,到底是什么情况?”

    李白觉得老高应该去寺庙或者道观清净斋戒一段时间,修身养性,去去晦气,免得三天两头出状况。

    老是这样,神仙也救不得。

    “早上我开车,听广播电台放鬼故事,讲一个司机遇到女鬼,我的车突然咯噔了一下,像是压到了什么东西,停下车靠边却什么都没有找到,只是排气管口堵着一堆头发,黑白相间的长头发,好吓人的,我听说附近曾经撞死过一个老太太,难道这个老太太的鬼魂顺着排气管钻到车里去了,可把我吓个半死,李医生,快想想办法,再这样下去,可没法儿活啊!”

    可以想像的到,老高一定是面无人色的讲述着自己的遭遇,否则也不会吓成这样。

    “……”

    特么的,前两天还因为家中风水格局问题差点儿全家遭殃,总算熬过一劫,居然还敢听鬼故事,这位爷的心真大。

    心中有鬼,妖孽自生,若是坦坦荡荡的,哪里还会怕鬼魅欺身,就算是真有鬼,也是自己没心没肺招来的。

    李白沉默半晌,终于开口说道:“你换个排气管子就行了。”

    “……”

    高今岳都快哭了,李大哥,喊你大哥行不?都什么时候了,还开这种玩笑,要死人的!

    “李兄弟,看在老王的份上,救救兄弟吧!”

    为了自己的小命,一张老脸直接丢江里去了。

    要是换个排气管就能把鬼给解决掉,他还怕什么,有本事再来一打古今中外,男女老幼的鬼。

    “我可救不了,只有汽车修理厂才能救你,排气管里的玻璃纤维消音棉跑出来了,不是头发。”

    李白只好强忍着笑,说出无比残酷的真相。

    要是再不说出来,老高估计得被吓的凉了。

    还是那句话,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心中无鬼,天下便无鬼。

    电话那头一片死寂,似乎已经凉了。

    李白有些担心的试探着问道:“喂,喂,高先生,你还在?”

    “你,你没骗我?”

    高今岳此时此刻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自己的当前心情,就一摄消音棉,把自己吓个半死,好想骂人。

    李白再次肯定地说道:“我保证!”

    老高一句话都没说,直接挂断。

    不过李白可以猜测的到,对方下一句话多半是MMP。

    老高的电话刚从手机屏幕上消失,李白还没来得及放下手机,又有一个电话几乎是踩着前后脚打了进来,看来电显示,是江淮省的陌生电话。

    最近一段时间的陌生骚扰电话让李白不厌其烦,尤其是在银行存款爆增了三千多万后,各种商铺投资,炒股荐股,金银期货和理财基金之类的推销电话一下子爆增了许多,不得不设置了黑名单过滤,这才得耳根清净。

    即便如此,依然有一些难以识别的陌生电话会突然打进来。

    手指定在挂断图标上面,李白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给对方一个机会,大不了拉黑便是。

    “喂,你好,找哪位?”

    这是一个接听小技巧,如果听到对方不能叫出李白的名字,只是以“先生”来称呼,那就可以毫不犹豫的挂断了。

    连打给谁都不知道,这不是脑子有病么。

    “是李白,李先生吗?”

    咦?!对方准确叫出了李白的名字。

    李白却对这个陌生年轻女子的声音毫无印像。

    因为是医生的缘故,不会随便给人发名片,即使留电话,也是门诊室的固定电话,手机号码更是极少外传。

    “你好,我是,请问您是?”

    李白猜测着是不是自己的熟人把他的电话传了出去。

    眼下的嫌疑人莫过于周大院长和王平安王老头,老是拿他当救火队员,遇到棘手的事情就推出去顶缸。

    陌生年轻女性小心翼翼地问道:“那只玉鲤是在您手里吗?”随即意识到了什么,连忙说道:“不好意思,请不要误会,我是玉鲤的卖家叶玉卿。”

    “哦,原来是这样,请问有什么事吗?”

    李白恍然大悟,难怪能这么准确的知道赤色玉鲤在他手里。

    除了百年俱乐部和瑞泰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的人,能够知道他的联系方式的,便只有赤色玉鲤的卖家。

    毕竟在竞拍成功后,李白在付款交割拍卖品时签的是三方协议,除了拍卖公司,另一方便是卖家,协议上留有三方的联系方式,以便于未竞事宜的协商联络。

    他还依稀记得,卖家确实姓叶。

    叶玉卿有些犹豫地说道:“李先生,能不能,能不能把玉鲤还给我,我愿意原价赎回。”

    原价赎回?卖家这是打算反悔?

    李白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眯了起来,这早不赎,晚不赎,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打电话过来,就有点儿意思了。

    换成其他人,恐怕在第一时间就会毫不犹豫的拒绝。

    不过对方把洪璃送上拍卖会,得以回归到李白身边,这既是因果,也是善缘,所以李白愿意给这位卖家一个机会。

    两千多万虽然是一笔巨款,但是如果对方不拿出来拍卖,恐怕李白一辈子都未必能寻找到洪璃的下落,所以这是一份不能明说的人情。

    因为李白没有吭声,叶玉卿似乎更加忐忑不安,又说道:“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请您不要多想,我确实很需要它。”

    “不用道歉,你也应该清楚,玉鲤在沪江市的名气,已经不止是原来的那件拍卖品。”

    李白点醒对方,自己并不是一无所知,给这个机会并不意味着任人愚弄的宽容,希望这位叶姑娘不要白白浪费了。

    赤色玉鲤就是洪璃小妖女,作为原主人,李白绝无可能再将她转让他人,只不过他想要弄明白对方出于何种原因,要把玉鲤重新赎买回去,这种情况很少见。

    尽管从表面上看,似乎是因为赤色玉鲤在沪江市意外打出了名气,使得身价爆增,让卖家生出捡便宜的念头,以为李白不知行情,想要重新骗回去再卖个天价,爆赚一笔。

    事实上把许多人放到李白的角度,多半都会认为卖家心机太深。

    不过李白却从对方的话语中听出了一些其他信息。

    “对不起,我不是想要占您的便宜,我愿意多加五百万,用来补偿您的损失,之前实在是没办法,才把它拿出来拍卖。”

    经过李白的诱导,叶玉卿终于不自觉的透露出一些其他信息。

    “能告诉我原因吗?”

    李白单刀直入。

    如果对方玩心机的话,在猝不及防下,肯定会故左右而言他。

    出乎意料的是,叶玉卿并没有变得支支吾吾,在犹豫了一下后,道出了前因后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