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22节-当面交易
    自己虽然不是阿拉丁神灯里的灯神,但是在满足别人价值2705万的愿望时,李白还是比较用心的。

    用采自异界黑蛮人国度的玉材炼制出一尾与洪璃小妖女一模一样的赤红色玉鲤鱼,对于李白来说没有任何难度,只是需要消耗掉一些灵气。

    手捏法诀,灵火灼灼的升腾,包裹住一块拳头般大小的朱红暖玉,将其渐渐液化,去芜存精,炼化杂质,调和颜色。

    在法诀和精神力的作用下,最终变成一尾惟妙惟肖的红鲤鱼,与已经能够自主炼化月光石的洪璃一般无二。

    依靠琉璃心在细微之处不断比对修正,臻至完美,虽然还未彻底冷却,两尾玉鲤鱼光从外观上看,别说是清瑶妖女无法分辨孰真孰假,就算是现代高精度科学仪器也找不出半点差异。

    作为炼器界的良心,李白还是对这尾玉鲤鱼做了些手脚,算作是一枚彩蛋,给执着的叶玉卿一个惊喜。

    -

    两天后,带着一张面额为2705万银行汇票的叶玉卿与瑞泰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的鉴定专家一起赶到钱江省的省城湖西市。

    当她看到正在第七人民医院坐诊的李白时,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能够在拍卖会场上轻描淡写拿出两千多万现金,连眉头都不眨一下的人,不是大老板,就是家资亿万的富豪。

    可是在叶玉卿眼前的,却是一个看上去十分平凡,连块高档手表都没有的精神科坐诊医生,甚至连专家号都算不上。

    一个科室医生真的有那么多钱吗?

    叶玉卿很是怀疑,但是李白却从询问的声音里认出了她。

    “叶小姐,不着急的话,请先等一会儿。”

    李白抽空向叶玉卿点了点头,继续把注意力放在就诊的病人身上。

    春天到,菜花黄,疯子忙,现在正是精神病的高发期,精神科的接诊量一下子爆增了许多,就算是他也不能轻易脱身,更不用说临时请假,只能把所有的病人看完,才会有时间对付这位来自于江淮省金陵市的白富美。

    然而即使过了中午,络绎不绝的病人让李白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更不用说去食堂用餐,只好继续接诊。

    无可奈何的叶玉卿带着拍卖公司的专家去吃午饭,下午再等。

    虽说一手汇票,一手玉鲤鱼的交易并不费什么时间,但是鉴定过程却是主要的耗时项目。

    价值千万的交易,任何人都不会掉以轻心。

    下午这一等,便是等到天黑。

    华灯初上的时候,李白才送走了最后一位病人。

    真是不凑巧,叶玉卿来的这一天,恰恰是他最为忙碌的一天。

    现代社会的生活和工作压力大,再加上人们对心理疾病越来越重视,使第七人民医院的业务量与以往相比,这条抛物线是直增不减。

    草草收拾了一下,李白向足足等了一个白天的两人说道:“真是抱歉,也就这几天会忙成这样,晚上一起吃个饭,我请客,顺便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如何?”

    叶玉卿倒是替李白考虑道:“现在银行已经关门,汇票也入不了帐,要不咱们换个时间?”

    “没关系,交易以诚信为本,我相信叶小姐的为人。”

    李白耸了耸肩膀,表示丝毫不介意。

    他一点儿也不担心对方用假汇票骗自己,一方面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没有用,另一方面票据诈骗罪起码得洗干净屁股至少坐十年牢。

    对于一个年轻漂亮的女性来说,把最美好的十年磋磨在监狱里,那是最无法接受的事情。

    叶玉卿闻言,呆了呆。

    对方明明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却天真的让人难以置信,如此轻易信人,就不怕被人骗得身无分文吗?

    关于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不仅仅是叶玉卿,还是叶家,在这段时间里都有了极其深刻的理解,与叶父合作近十年的几位合伙人,甚至可以算得上是肝胆相照的老朋友,但是在利益面前,却毫不犹豫的撕下了自己虚伪的面具,神马朋友,神马信任,统统都没有实实在在的利益更吸引人。

    李白大至能够猜到对方的想法,却不以为意,他开着桑塔纳2000将叶玉卿和拍卖公司的鉴定专家带到附近一家口碑不错的馆子,算是以地主之谊,用本帮菜招待远道而来的两位客人。

    “先点菜,自己拣喜欢吃的点。”

    招来服务员,送上三本菜单,招呼着二人开始点菜。

    趁着还没有上菜的空档,李白从口袋里掏出一只木盒,往餐桌上一放,说道:“玉鲤鱼就在里面,你们自己先验看。”

    木盒是随手找了块木头削出来的,棱角分明也没有任何雕饰花纹,只是作为一件寻常的容器。

    “李先生,你就这样带在身上?”

    叶玉卿又一次感到惊讶,价值两千多万的东西,就这样随随便便的放在身上,难道不怕被偷吗?

    原本她还以为对方会放在家里,锁进保险柜,等到交易的时候才会去取来。

    “没人会偷一个医生的东西,世上有两种医生的东西偷不得,一个是传染病科医生,一个是精神科医生。”

    李白用手比划着。

    传染病科的各种病毒细菌让人闻之色变,万一染到点儿,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除此之外,敢挑衅精神科医生的统统都当作精神病给治了,就问你服不服?

    不服?加药!加针!开瓢!

    服?继续观察半年!

    叶玉卿捂着嘴轻笑,她打开盒盖,一眼就看到那只赤红玉鲤,想到自己家人在这半个月以来的遭遇,眼眶不禁红了起来。

    “裘先生,辛苦您了。”

    看了一会儿后,她便将这只赤色玉鲤连同木盒交给了随行的鉴定专家。

    即使没有专家在场,叶玉卿也依然能够分辨出这只玉鲤正是自己委托拍卖的那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