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23节-祈愿喜乐平安
    虽然见识过人心险恶,叶玉卿却没有以险恶待人,她给了李白一张货真价值的现金银行汇票。

    李白没有把洪璃给对方,就算是给了,人家也养不起小妖女。

    没事儿给普通人家里放一只妖怪,估计倒霉的概率多过走运。

    在沪江拍卖会上,连眉头都不眨一下丢出去的2205万带着崽儿500万又回来了,事情变得有意思起来。

    这钱粘手,扔都扔不出去,恐怕是李白在此之前根本没想到的结果。

    清瑶妖女表示热烈欢迎,这意味着她的零花钱更多了。

    一千万现金在银行货币基金的每天利息大约在一千元左右,和余额宝差不多,将近三千八百万现金每天可以得到三千八百元的利息。

    清瑶不介意分出八百给洪璃当零花,她是妖王理所当然的拿大头。

    事实上小妖女一直维持着玉鲤鱼形态,没办法像青蛟那样可以随心所欲的浪,有没有零花并没有任何区别。

    这个世界的天地规则对真丹境大妖的压制有些超出李白的预料,或许只有成为和清瑶一样的破劫境妖王,才能够稍稍自由一些。

    拿到装有“赤色玉鲤”的木盒后,叶玉卿和拍卖公司的鉴定专家在湖西市暂住了一晚,次日两人分道扬镳,前者乘坐飞机返回江淮省的金陵市,后者则自行回到沪江市。

    学着李白大隐隐于市,谁也想不到这个年轻女子竟随身携带着一件价值两千多万的物品。

    匆忙走了一趟湖西市的叶玉卿赶到医院,从ICU重症监护病房转到消化内科重症病房的叶父已经醒了过来,妻子和小女儿都陪伴在床边,当看到大女儿推门而入,脸上露出了笑容。

    “玉卿,事情我已经都知道了,辛苦你了。”

    他十分气恼彼此合作了近十年的合伙人竟然知人知面不知心,非但不施以援手,反而落井下石,暗地里使下作手段偷偷转移资产,却又十分高兴女儿能够在关键时刻扛起家中大梁,给予那些卑鄙小人狠狠一击,把吃进去的全吐了出来,也算是认清了这些白眼狼。

    只是以往人情交往随着这一丝贪念,尽数烟消云散,世态炎凉让人感慨。

    知道姐姐这些日子辛劳的妹妹叶玉灵看出姐姐的疑惑,连忙说道:“姐姐!我都告诉爸爸了。”

    “你这调皮鬼!”

    看到父亲醒来,叶玉卿心里最后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玉卿,你昨天去哪儿了?”

    昨日大女儿匆匆走的早,没来医院陪护,叶母以为又在忙叶父公司的事情,可是打电话给叶玉卿,回复又含含糊糊,直到今天见了人,才放下心来。

    “去把一件东西请回来。”

    叶玉卿满脸笑容的拿出一只外形普通的木盒,连漆都没有,她心里却在想沪江媒体和网络上那些内行人说的没错,自己刚拿到手,父亲就已经醒了过来。

    “请了什么?神神秘秘的,你可不要乱来。”

    叶母又有些担心起来,“请东西”这个词是不能随便乱用的,如佛像、法器、礼器或祭器等特殊物品才能用“请”一字。

    “是它!”

    叶玉卿打开木盒,在ICU病房的明亮灯光下,静静置于纯白色小方巾中间的朱红色玉鲤鱼仿佛随时会活过来,温润玉质表面流光溢彩。

    “啊!姐姐,你不是拿去拍卖了吗?”

    看到姐姐在湖西市旅游时意外捡到的玉鲤鱼,妹妹叶玉灵惊讶地叫了起来。

    “这是……”

    叶父与叶母同样不解。

    可以说叶家能够熬过这一劫,与这只玉鲤鱼有着莫大的关联,却没有想到还能再次见到它。

    “我用了手上所有的现金,把它从买家李先生那里重新赎了回来。”

    叶玉卿一脸得偿所愿的笑容,虽然付出了2705万,还是预留了一部分父亲肝癌早期的治疗费用,公司业务也没有停顿,只要在运转,很快就会有新的收益,但是不可否认,叶家的弦又绷了起来,但是她却坚信这件宝物能够庇护叶家走出困境。

    “你这是何必?”

    叶父一脸苦笑,他能够想像的到,女儿把这只玉鲤鱼赎买回来,一定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叶家刚刚缓过劲儿,钱袋子又要紧张起来。

    叶玉卿坚信不移地说道:“它能保佑我们叶家平平安安,逢凶化吉。”

    有些人喜欢坚持某种奇怪的执着,让其他人永远都无法理解,仿佛将一切信念都寄托于某人某物或某神,明明看上去很不可思议,却偏偏又能从对方身上得到莫大的意志力量,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甚至是近乎于神迹的事情。

    这一特质在亚洲人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哪怕一些无神论者有时候依然会不由自主的出现这种奇怪的信念寄托,例如马列保佑之类。

    “爸,不要紧啦,这只赤色玉鲤已经被炒作到三亿估价,沪江的有钱人都快疯了,到处都在找它,姐姐,你是……”

    妹妹叶玉灵越说越慢,最后瞪大了眼睛,疑惑不解地望着姐姐。

    叶家现在拿出三千万都困难,更何况还是拿出三个亿,就算有三个亿,买家会真的肯出让吗?能够挡煞护主的赤色玉鲤可遇不可求,这恐怕已经不是钱的事情了吧?

    “我加了五百万,对方肯让我赎买。”

    对于李白的大方,叶玉卿虽然付出不小的代价,但这份人情却不止是金钱能够衡量的。

    叶家需要赤色玉鲤这件传奇法器的庇护,她只能腆着脸,无耻的以尽管低价赎买回来。

    “才五百万?”

    叶玉灵不可思议的叫了起来,换作她自己,没三亿连面都不要见,难道对方失心疯了,看在姐姐的面子上,同意只加五百万就愿意还给回来?

    莫非是看上了姐姐?不对,叶玉灵转瞬压下了这个念头。

    去掉两千七百万,起码还有两个多亿,真要是窥觑美色,姐姐虽然长的年轻漂亮,但是也抵不了两个亿吧?

    有这么多钱,大洋彼岸美利坚的常春藤学院里有学历有容貌的年轻妹子要多不少。

    看到妹妹一脸想歪了的表情,叶玉卿一个暴栗子赏了过去,说道:“没你想的那么龌龊,人家是真的视金钱如粪土,不在乎这点钱。”

    叶玉灵也是个鬼灵精怪的妹子,捂着脑袋说道:“呀,姐姐,你碰上了一个真土豪,不如让人家给你投点资吧!”

    “土豪不土豪我不知道,反正这份人情是欠下了,至于投资,估计人家也看不上。”

    妹妹提的建议很吸引人,但是叶玉卿想了想,还是放弃,资本运作锦上添花的多,雪中送炭的少,即使有,也得付出巨大的代价。

    父亲的公司目前是负债经营,还欠着银行的贷款,人家哪里会看得上,还不如投资给那些实力雄厚的公司,获得的利益更多一些。

    “玉卿说的对,这份人情我们叶家一定要牢记,将来是要想办法还给人家的。”

    叶父对大女儿在短时间里迅速成长起来,感到非常欣慰。

    即使自己现在没有病愈,需要长期休养,短时间内无法接手公司运营,但是叶玉卿的表现已经足以证明她能够胜任掌管这么一家公司。

    “爸,您不要怪我擅自作主。”

    得到父亲的夸奖和认同,叶玉卿脸色涨红,微微有些激动。

    自始至终,她都是硬着头皮强撑下来,所幸老天爷保佑,总算有惊无险的熬了过来。

    叶父却笑着说道:“不,你做的很好,比我想像的还要好,有你在,我放心的很。”

    尽管突然病倒的余波未散,但叶家总算是重新稳定了下来,在这个时候,钱财是小事,稳定大于一切。

    叶玉卿将木盒内的赤色玉鲤小心翼翼的取出来,放在父亲的病床上,白色的被单衬着血红的鲤鱼,光看着就觉得不凡。

    她双手合什,口中念念有词,似在虔诚的祈祷。

    叶母原本是不信的,可是看到女儿如此执着,坚定的认为这只价值上亿的玉鲤鱼能够庇佑叶家,也靠了过来,一会儿向玉鲤鱼许愿。

    妹妹叶玉灵看得新奇,拿出手机拍下姐姐和母亲向赤红玉鲤祈愿的视频,等会儿发到朋友圈里显摆一下,搅动沪江新闻媒体的玉鲤法器重新回到了叶家。

    叶父静静的看着妻子和大女儿,知道她们在做什么,也没有想要阻止的意思,既然生活已经如此艰难,不若苦中作乐,否则苦海之中全剩下绝望。

    “……愿保佑我全家永远健康平安吉乐!”

    许完愿望,叶玉卿缓缓睁开眼睛,却发现病房里雅雀无声。

    叶父叶母,还有拿着手机拍摄的妹妹不约而同的瞪大了眼睛,雪白被单上的赤色玉鲤内部似有红光忽隐忽现,而且越来越亮,猛然间红光大作,似烟似霞的光雾向四面八方弥漫。

    “什么味道?好香!”

    同一间病房的其他病人和陪伴亲属嗅到了一股沁人心脾的浓烈异香。

    被这突如其来的香气一冲,不仅整个人精神一振,许多病人的病痛都似乎消散了许多。

    红光笼罩下,叶玉卿一脸难以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