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25节-立夏
    菜花疯子高发期内,整个湖西市的在档精神病人大部分都被第七人民医院精神科刷了一波人头,其中有不少讳疾忌医的病人被社区工作人员强制做了工作,送过来进行检查。

    相关部门专门下了文件,深抓群众工作。

    文疯子最多骚扰人,或者辣眼睛,武疯子可就要命了。

    谁让精神病患者杀人不犯法呢?也不可能让家属抵命,所以受害者死了也是白死。

    万一某位对国家有杰出贡献的华夏“爱因斯坦”或者民族英雄,好端端的走在路上,碰到个人五人六的武疯子,二话不说,上来吧唧一菜刀被招呼到脑袋上,最后就算把病人全家强塞进火葬场都没用。

    说好的要赶英超美呢!

    就这样?

    凉了!

    湖西市还想要持续引进高级人才,可不能让这些武疯子给坏了事。

    因此对具有攻击性的精神病患者保持重点关注,成为了民政部门和卫生部门常抓不懈的主要工作之一。

    第七人民医院作为专科医院,前来就诊的不止是本地病人,甚至还有不远千里来送人头的外地病人。

    精神科治疗本身就是针对大脑,被戏称为刷人头倒也无可厚非。

    同样有逼格的还有神经外科,又被称为剃度科,不颂经,不念佛,无论男女老幼,无论富贵贫贱,无论信仰什么,只要进得门来,统统剃成秃瓢回去。

    不把头发剃干净了,不好开瓢。

    这还是专门剃上面的,至于剃下面的就不说了,医院里不好随便开车。

    时值立夏,随着每日就诊数曲线开始下滑,第七人民医院的几个主力科室在释放完120%的超饱和输出后,终于得到技能冷却的喘息之机,重新恢复轮休,在此之前几乎根本没有人休息。

    精神科上下也松了一口气,不过“后宫”住院部却压力山大,“选秀”结束,又收住了十几位湖西市本地和来自省内其他地区的病人。

    住院部内常有戏言,根据住院部的病人增减数量变化,如果标成曲线,可以推断出钱江省的经济发展状态,发展越好,入住病人越多,若是经济萎缩,那么病人就少,就目前来看,这个势头是相当喜人的。

    越有钱越疯,越穷越太平,都是让钱给逼出来的。

    金钱就是魔鬼,使人疯狂,这句老生常谈果然不假。

    全程拖泥带水的非洲中部资源联合开发会议总算是结束了,特么连地都种不好,就别指望这些黑叔叔们已经是竭尽所能的高效率。

    有些参会代表话都说不利索,一上台就打磕绊,若是这样就算了,偏偏还言之无物,空洞乏味,又臭又长的程度堪比满清老太太的裹脚布,半张讲稿还没完,会场上就已经呼噜声一片。

    参加过联合国会议的人会对此场景异常熟悉,难怪这些小国的发言会没人愿意听,实在是臣妾做不到啊!

    然而每到用餐时间,世界贸易中心准备的自助餐就会立刻人满为患,在会场上没精打采,仿佛病猫似的黑叔叔们一个个原地满血复活,变得生龙活虎,还老喜欢吃肉,尤其是还带着血丝的羊排,以至于每顿饭的支出都比原计划超出200%。

    谁知道这些黑叔叔是不是来开会的,还是来敞开肚皮吃的。

    会议结束,又新增了十四个脂肪肝,两个高血压,十一个高血脂,三个高胆固醇,一个胆管结石,一个糖尿病,所有人普遍体重暴涨,哪怕最瘦的那个也涨了两斤肉,幸亏医疗中心人员设备齐全,就差吃出个好歹来。

    等他们回国后,或许能够不药而愈,恢复健康,倒是不用担心医疗条件跟不上,吃出来的毛病再饿回去,这绝对没毛病。

    这不能怪华夏美食已经完成了地球副本的一刷,二刷……据高平眼望,寂寞空虚冷。

    提供会场和食宿服务的世界贸易中心和湖西市公安部门总算可以松一口气,除了会议开幕当天闹了一波,在加强安检和保卫力量后,全程太太平平,会议最终圆满结束。

    想必那些见不得非洲诸国好的那些势力也无计可施,万一惹恼了华夏政府,横下心来搞国际反恐演习,萨达姆是个什么下场,华夏又不是做不出来。

    美利坚的通用借口是大规模杀伤性化学武器,华夏的通用借口是联合演习,新导弹测试,质量不稳定,意外偏出三五百里地也不是没可能,大不了开除个把临时工。

    至于毛子,库玛!不合就干,要屁个借口!

    一些参会代表还不忘刷一波第七人民医院精神科的副本,毕竟李白的巫师身份是得到大多数参会人员一致认可的,也不知怎么想的,他们在临走前居然还想要得到华夏巫师的祝福,保佑自己平平安安的回国,全然不在乎当初是谁给他们放《小苹果》和《忐忑》,魔音贯耳之下,天生音乐节奏感极强的黑叔叔们如同遭遇天敌。

    或许在这些黑叔叔看来,吃饭,睡妹,打仗和巫师祝福,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尤其是在前一段时间曾受到不小的惊吓,已经留下了心理阴影,虽然不是本土巫师,但好歹也是巫师,也勉强凑和了。

    -

    荷枪实弹的特警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将第七人民医院的安防等级提升到max。

    一群黑叔叔手持开过光的一分硬币朝见华夏巫师,湖西人民表示,这些可怜的家伙是该看看了,瞧他们给疯的。

    换谁虔诚的拿着一分硬币看医生,都会被当作精神病。

    好在上次的一分钱硬币还剩下不少,李白照例又发了一波,总算是全部打发完。

    至于开光?

    只有老天爷才知道!

    大家开心就好!

    当这些参会代表回国后,许多一分钱硬币被做成了各种各样的饰品,有的打孔串线挂到脖子上,当成项链;有的直接做成了戒面;有的做成耳坠;牛逼的干脆串到鼻环上,专门用来辣人眼睛。

    这些黑叔叔总能脑洞大开的琢磨出新用途,就像专治果蝇蛆钻肉的四川辣酱,比手术刀还好使,哪里不爽就抹哪里的无所不能风油精,要是鸡儿不爽……

    廉价的分币换来一堆同样廉价的崇拜和邀请,这笔生意倒也不亏。

    送走最后一位黑叔叔,李白松了一口气,这大概才算是菜花疯子季的最后一波疯狂。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