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44节-与邪神谈判
    对于在追击王继杰过程中,突然炸刺儿拖后腿的天外邪神,李白一点儿也没客气,逮着空就秋后算帐。

    每天抽空一百公斤灵晶蕴含的精纯灵气,毫无保留地输送给心神中的先天异宝混沌青莲,将想要鹊巢鸠占的红云当作为法器一样,狠狠祭炼了三个晚上。

    白天稍得空闲便默诵《摩诃钵兰经》诅咒天外邪神,经文虽然没有什么攻击力,却能够潜移默化的一点点削弱红云。

    双方原本就是势均力敌,互相僵持不下,但是李白突然祭出氪金**,天外邪神化作的红云明显有些吃不住劲,一方储备充裕,一方弹尽粮绝,此消彼涨之下,翻涌不休的红云体积被生生消磨掉了半成。

    “邪神!出来说话!我知道你听的见!”

    李白的意念冲击着红云,对方却依然默不作声,仿佛只是一团红色雾气,没有任何生命,也没有任何智慧。

    除了最初现形那一会儿还嗷唠了两嗓子,自从被混沌青莲死死镇压住后,天外邪神就再也没有吭过声。

    “傻逼邪神,再不出声,我就不客气了,天宫已是术道之首,从五宫七宗十三门得到大量修行资材,我手上至少有天下七成的天材地宝,如果用它们来祭炼你,你还能支撑多久?百万斤灵石你了解一下,装聋作哑是没有用的,我知道你在听!”

    在异界创立术道宗门天宫,收入并培养术道与武道门人,趁着天下乱局渐生一点点壮大,李白的话倒也不是完全骗人,只不过大量修行资材依然在异界的天宫宗门内,在他手上的只有一成而已,如果不计代价的全部用来炼化天外邪神,鹿死谁手还犹未可知。

    但是天外邪神却不清楚这一点。

    “我数到三,你再没有回应,我就炼你九九八十一天,看你到时候还敢不敢继续死撑到底,一,二……”

    李白的威胁十分有效,还没数到三,那团红云不再翻滚,终于有了反应。

    “你想要干什么?”

    局面不由人,天外邪神吃不消李白拼尽全部家当跟自己死掐到底,如果彻底豁出去,最终结果多半是两败俱伤,甚至是同归于尽。

    李白原本打算一点点磨死天外邪神,这个办法最为经济省力,不过现在看来,对方始终是个隐患,不知道地在什么时候会爆发,所以他必须有所选择,同时迫使对方作出选择。

    至于究竟是什么选择,完全依照双方的谈判结果来决定,他也没有完全的把握,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咱们这么死耗着,总得有个结果,你应该清楚自己的处境。”

    李白直接点明双方的关系,为这次谈判奠定基础。

    他能够说服妖女不吃人,自然也能够有办法说服天外邪神与自己达成某种妥协。

    “哼,放我走!本神再也不来纠缠你,从此退避三舍如何?”

    天外邪神被李白和两个妖女撞回天门后,本想着要捡个便宜,却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是个天坑,一陷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了。

    如果可以的话,祂宁可躲得远远的,也不愿意再来招惹这个自称是域外天魔的家伙。

    相对于异界的生灵来说,李白被称为域外天魔还真的一点儿都没错。

    “不如何,你只会祸害生灵,我不放心。”

    李白宁可把天外邪神镇压在自己的心神里,最多平时留个心眼提防反噬,也不愿意把这个差点儿把异界搅得天下大乱的罪魁祸首放出去为祸苍生。

    神马不来纠纷,退避三舍,连李大魔头自己都不信,服软认怂的时候都这么说,一旦恢复了元气,恐怕立刻就会找上门来报仇,傻子才会遵守誓言。

    “你不放本神走,难道就不怕本神跟你拼个同归于尽,本神可不是在说大话!”

    天外邪神也是恼了,是杀是剐,给句痛快话,大不了鱼死网破。

    “谈判嘛,各取所需罢了,我如果下定决心彻底炼化你,何必来跟你商量,大家拼个你死我活就是,现在放你走是不可能的,你还是死了心吧,不如听听另外的意见。”

    李白的话棉里藏针,既给天外邪神一个希望,也不让祂绝望,把谈判内容限定在一定的范围内。

    “你想要我如何?”

    天外邪神强忍着怒气,向来祂都是随心所欲的强势生杀予夺,哪有今日的憋屈,成为菜板上的鱼肉,面临任人宰割。

    “你只要老老实实的,不给我生事,我可以保证不再继续炼化你,等将来找到合适的机会,找到其他位面世界,我便将你送过去,那时候任你为所欲为。”

    大千世界,小千世界,犹如恒河之沙,李白准备以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方式,到时候将天外邪神送过去。

    那里或许有更加强大的存在,让这货一头撞上去,自寻死路也好。

    天外邪神没有再回应,反而陷入了沉默,似乎在琢磨李白的这个条件。

    眼下双方这么干耗着,对谁都没有好处,天外邪神也知道自己手上的底牌并没有对方多。

    李白耐心的等了半个多小时,天外邪神终于作出了决定。

    “我可以答应你!如果有合适的世界,你就送我过去,不过那个世界必须有生灵存在。”

    在某种意义上,这也算是一种妥协,毕竟拼尽修行资材强行炼化这个大杀器犹如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头顶,迫使天外邪神不得不顺着李白的条件,有机会总比没机会强。

    不过祂还是有自己的要求,要是被丢进一个荒凉枯寂的世界里,还不如继续关在李白的心神里,至少还能说说话。

    “我可以保证!不过这个世界与你原本想要降临的世界除外。”

    李白当然不会作茧自缚,两个世界都与他有关系,自然不可能任由天外邪神为所欲为。

    “成交!”

    天外邪神没有太多的讨价还价,干脆利落的答应下来反而代表着诚意。

    “口说无凭,你需要给我保证,切实的保证!”

    李白自然不会就这样天真单纯的相信天外邪神。

    口头上的约定根本没有实质性意义的约束,随时可以反悔,以天外邪神的信用,呵呵……

    “你要怎样?”

    不得不说天外邪神在这里耍了个小小的心机,却被李白一语道破。

    “交出本源为质,我才能相信你!”

    李白一点儿都不客气,直接盯上了天外邪神的本源。

    “你不要欺神太甚!想要本神的本源,真是好大的胃口,就怕你这个区区凡人吞不下。”

    天外邪神气急败坏,祂不知吞噬了多少生灵,才积累到如今的本源,怎么可能轻易拱手让人,哪怕少上一点,双方的平衡立刻就会被打破,用膝盖都能想到,这个魔头会怎么收拾祂。

    “我如果一意炼化你,迟早也会得到这些本源,无非是多费一些手段和时间,与你的保证相比,我的信用显然更靠谱的多,如果不想多事的话,最好仔细考虑清楚,如果没有本源作为质押,你的保证根本不足为凭,换位思考,你会同意吗?更何况这些本源迟早会还给你,我留下也没有任何用处。”

    李白提醒天外邪神不要冲动,无论是两败俱伤,还是同归于尽,在还没有到毫无寰转余地之前,双方都在刻意避免。

    好死不如赖活,谁都不是一言不合就拼个你死我活的暴脾气。

    天外邪神是邪神,却不是傻神,这点脑子还是有的。

    天外邪神又陷入了沉默。

    不过这一次的沉默时间又短了些。

    “不可能给你全部的本源,否则本神根本无法自保,最多百分之一。”

    天外邪神还是退让了,祂手上的底牌若是再多一些,也不会像这样跟对方谈条件。

    “七成!”

    李白不为所动,直接狮子大开口,事实上得到对方的九成本源,他才会真正的放心。

    天外邪神愤怒道:“你怎么不去抢!最多一成!”

    “我正在抢,六成五!”

    李白老实不客气。

    “一成半!”

    “六成,这样也没意思,五成如何?”

    “想都别想,两成!失去本源,本神就会元气大伤,这是本神的本源,不是你的本源。”

    “四成,我的耐心有限!”

    “两成半,你要是想动手,最好就趁现在,不然谁都别想好过。”

    谁都不是软柿子,开价,试探,威胁,彼此攻守出招,谈判结果最终还是趋于一致。

    李白死咬着四成不肯松口,开始放客厅里丢灵晶,一只只大木箱被放了出来,蕴藏着淡淡的灵气波动,很快将他身周堆得严严实实,至少有上万斤的数量。

    他没有多说什么,直接以实际行动向天外邪神示威,对方如果不傻的话,应该能够感受到数量惊人的灵气隐动,彼此呼应,几乎要影响到小范围内的天地规则。

    “四成!双方都打入自己的烙印,除非你我都同意,否则谁也动用不了这份本源。”

    从一开始,主动权就不在天外邪神手上,只不过祂不想再困守于当前的局面,最终还是作出了极大的让步。

    “成交!”

    李白暗地里松了一口气,他在赌对方并不知道双方的底牌其实半斤八两。

    “成交!”

    天外邪神也是松了一口气,祂也不想自己被对方强行炼化掉。

    红云再次涌动起来,缓缓分出了一部分,相当于原来的四成,一大一小两团红云飞快收缩,最终变成了两颗暗红色的珠子。

    李白也同时控制着混沌青莲缓缓降低祭炼强度,没有天外邪神的羁绊,他所能够发挥出来的战斗力自然也就越高。

    天外邪神没有五官,也没有身躯和四肢,整团红云就是祂,同时也是本源,在达成谈判结果后,便自行分裂成了两颗珠子。

    邪神的意识依附于稍稍大上一圈的珠子上,而相对小一圈的珠子则残留有祂的烙印。

    李白轻诵《摩诃钵兰经》,凝聚精神力烙印,并且缓缓打入那颗代表着天外邪神四成本源的珠子里,这颗珠子立刻与他建立起了一丝联系,随着烙印加深,这份联系会越来越紧密。

    双方的烙印同时存在于珠子内,互不排斥,互不干扰。

    只不过天外邪神的烙印如同一颗坚硬的石头,而李白刚施加上去的精神力烙印却像是一缕虚影,对于这颗本源珠子的影响力,显然不及天外邪神的原本烙印。

    想要真正对这颗本源珠子形成控制权限,还得继续送入精神力,将烙印固化才行。

    被分裂出来的那颗邪神本源珠在李白的精神力缓缓推动下,被移动到了混沌青莲下方。

    一股强烈的吞噬汲取**从混沌青莲传了过来,细长的根须刚要有所行动,就被李白以无上的意志制止。

    他察觉到,这件先天异宝对天外邪神的本源珠的渴求隐隐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

    李白很快反应过来,并且想到了这种熟悉感的缘由。

    天外邪神曾经偷偷投放到异界的那些带有极微量邪神本源的邪神丹,便是混沌青莲最喜欢的口粮。

    当初李白之所以能够肆意挥霍混沌青莲生成的剑光,正是因为有这些邪神丹的支持,直到现在,在储物纳戒里依然保存有数颗邪神丹,其中有几颗格外巨大。

    不过他却不会拿出来提醒天外邪神,尽管这颗本源珠子同时带有双方的烙印,无论天外邪神是否留了一手,注定了它依然会成为混沌青莲的最佳补品。

    李白没有提醒天外邪神的想法,乐见其成的任由对方被蒙在鼓里,事实上对他来说,也是一张制约天外邪神的新底牌。

    一旦双方翻脸,直接放任混沌青莲吞噬这颗本源珠子,骤然失去四成本源,天外邪神的反扑必然会大打折扣。

    “感觉如何?我是言出必行。”

    有了对方的本源珠子在手,李白倒是真的信守诚诺,除了不把天外邪神的那颗大本源珠子放走外,对祂祭炼被降低到若有若无的程度。

    “你若守信,本神也不会食言。”

    天外邪神究竟是暗藏鬼胎,还是言而有信,双方都心知肚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