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48节-水涌
    除非有谁想要成为全民公敌,否则没人敢在这种事情上玩狸猫换太子的把戏。 .

    王继杰依然是本人,如假包换。

    不过他的状态却有些古怪,精神萎靡,目光躲闪,脚步虚浮无力,佝偻着身子,重心飘忽不定。

    从头到脚完全看不出一个修炼有成的武者应有的精神面貌和自信,像是在看守所里吃了不少苦头。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周院长听到了李白的惊讶声。

    “嗯,有点儿不对劲!”

    在其他人的注视下,李白径直走到王继杰面前,上下打量了一遍,转过头向迎上来的一位警官问道:“有人跟他接触过?”

    “有,武术界的邵老先生,何老宗师请他把王继杰处理了一下,以防万一。”

    别人不一定能听懂这位警官的话,但是李白却听得明白。

    武术界出手了,还是何老宗师的意思。

    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给第七人民医院接手,扫除了一个后悔。

    “明白了!”

    李白随即向周院长和王副院长点了点头,说道:“没问题了,可以接收。”

    “这就好了?不会有事吧?”

    周大院长壮着胆子靠了上来,却依然躲在李白的身后。

    “不用紧张,这家伙的武功被废了,您都可以打赢他。”

    李白毫不客气的一脚踹跪王继杰,扯破他身上的衣服,背后赫然露出了一只淡淡的掌印。

    告诉他情况的警官眼角狠狠跳了一下,好毒辣的眼睛,竟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察觉到异样所在。

    昨日下午,湖西市武术界的两位名家宿老“百步神拳”何老宗师和邵东波老先生联袂而至,前来探望最近惹下若大风波的王继杰。

    临走前,邵老先生看似随意的拍了拍王继杰的背,留下一句“好自为之”,便摇了摇头,与何老宗师离开了看守所。

    谁也没有想到,仅仅隔了一个晚上,准备移交第七人民医院的王继杰整个人精气神便开始不对劲,仿佛几天几夜没有睡过觉似的,面色困倦,身体摇晃虚弱,如同变了个人一般。

    看守所上报了这一异常,不过也很快得到了回复。

    邵老先生在临走前往王继杰背后拍的那一掌有个名堂,叫作“五百钱”,又叫“下码子”,由清代康熙年间武当内家一脉字门八法拳宗先师余克让所创,属于打穴技,可伤人于无形,传承时收学费以五百钱学点死,五百钱学点生而闻名,一直流传于江东省一带,因为收放不易,过于狠辣,能够得到真传者并不多。

    不过话说回来,《五百钱秘传绝技》曾于1987年在中国客家武术协会出版,共十四篇,像这样的武学秘技公开出版的有不少,当日李白说自己的武技都是网上下载的,哪怕就算是说从新华书店买的,图书馆借阅的,都不会有人觉得奇怪。

    光有秘笈是一回事,能不能练成是另一回事。

    不少武学就像“百步神拳”一样,对于天份资质要求极为苛刻,除此之外,还得有配合的吐纳法,内壮法,器械,师傅引导等许多复杂的修炼条件才能够小有成就,傻乎乎的埋头去练,能够练出来的概率微乎其微,最多耳聪目明,身体强壮,很少生病,不小心还会练出一身的伤病。

    中了邵老先生一掌“五百钱”的王继杰变成了一只泄了气的皮球,虽然在表面上只有一个浅浅的掌印,但是实际上根基已经遭到重创,筋骨受损不说,连五脏六腑都受到了暗伤,一身武艺直接去了十成十,好不容易继承的绝学“百步神拳”荡然无存,恐怕这会儿连拳头都捏不起来。

    随着时间推移,他的体质会越来越差,直至真的变成手无缚鸡之力,虽然死不了,却不会比一个虚弱的普通人强到哪里去。

    正因为“五百钱”过于阴损歹毒,邵老先生极少会动用这种伤人于无形的秘技,要不是何老宗师亲自请动,也不会用到王继杰的身上,在某种程度上,这次探视相当于清理了门户。

    不过“百步神拳”又将面临着失传的危险,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侠以武犯禁,同样侠义心怀天下,总不可能为了传承而枉顾国法。

    一个近乎于废人的王继杰让所有人心里的大石头落了地。

    或许自知逃脱无望,颓废的王继杰在临时解除镣铐和换上特制束缚衣的过程中,丝毫没有任何反抗,老老实实的被送进了住院部最深处的重症看护区,让第七人民医院顺利完成了接收过程。

    湖西市的著名景区之一,九溪十八涧突然不再对游客开放,一头一尾立起了隔离墙和大门,处于封闭状态。

    市政府在最短的时间里火速通过了九溪十八涧的疏浚改造计划。

    以近乎于倒贴报价拿下招标工程的专业公司刚办理完相关的合同和手续,甚至连政府部门的工程预付款都没来得及收,一大堆工程器械便轰隆隆冲进景区,埋头猛干。

    才两天的功夫,往日里溪水潺潺,草木的九曲十八弯就已经被大大小小的挖掘机给刨得坑坑洼洼,一片狼藉。

    景区内的柏油路面承受不住重型车辆的反复碾压,纷纷支离破碎,好在改造计划也包括了道路修建工作,等到工程结束,所有道路都会重修一遍,比之前更好。

    几个戴着红色或白色工程帽的人聚在一起,冲着一张展开的图纸上指指点点。

    远处有人在喊:“放炮了!三,二,一!”

    轰隆一声巨响,地面微微震颤,一股灰烟冲腾而起,夹杂着不少泥土和碎石洋洋洒洒落下。

    九溪十八涧景区里还散布着一些茶园和菜地,频繁的爆破活动损伤了不少茶树,不过看着赔偿金的份上,附近的百姓倒是没有太过于计较,只是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疏浚改造项目,非得到处埋雷管,炸得七零八落,连平时爱到茶园里撒野的狗子都不敢来了。

    “这是第三百二十二次爆破,再炸上一百多次,就可以进行下一个环节了。”

    西装革履,戴着白色工程帽的年轻人在自己的硬面抄上,又记了一笔。

    附近的彩钢瓦棚屋内,几块显示屏上波纹荡漾,似乎正在采集爆破造成的冲击波数据。

    从开工以来,短短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九溪十八涧景区就挨了三百多炸。

    好在没有进行深度爆破,每次炸完只会留下一个直径半米的浅坑,饶是如此,硬生生将整个景区变成了战场一般,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弹坑。

    被众人围在中央的一个白色工程帽中年男子指着纸图上某个位置,说道:“地质结构已经探清楚了吗?这里,这里,还有这里,深入挖掘一下,今天会有钻探设备和人员抵达,先钻一个位置试试。”

    这张比a3格式还要大上一圈的图纸是一张三维透视图,不仅包括了九溪十八涧地区的地面地形,还有地下百余米深度的地质结构。

    连日来持续不断的小规模爆破,就是利用震波在收集地面下方的情况。

    一个戴着红色工程帽的现场调度说道:“好的,估计两天时间就能有一个初步结果。”

    “工程要抓紧,我们的时间不多,实在不行就三班倒,这里不是市区,不用担心扰民,人工费都是小事。”

    为首的白色工程帽对当前的进度依然不满意。

    “明白!”

    “知道了,我会催紧的。”

    其他人纷纷点头。

    突然间,轰隆一声闷响,地面微微摇晃,竟比方才的爆破威势还要猛烈些。

    “还有爆破?”

    为首的白色工程帽想了想,他并没有听到有人喊准备爆破的号子,这声巨响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不对,下一次爆破,应该在半小时后。”

    在做爆破记录的年轻人皱着眉头,方才地面的震荡幅度未免太强了些,就像地震一样。

    “地陷了!”

    “快跑!快跑!”

    很快有人在喊,原本忙碌的工地上一些人影在乱跑。

    呜吼吼吼

    也不知是哪里传来的怪吼声,居然压过了所有施工器械的声音。

    越来越多的人跟着跑了起来,不少人虽然不了解情况,但是身不由己的被裹挟在其中。

    正在惊疑不定的为首白色工程帽失声道:“不好,出事了!”

    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从那些工人们的反应上看,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他的话音刚落下,就听到嘣一声惊天动地巨响,一道粗大的蓝色水柱冲天而起,生生将一台挖掘机顶向了半空,随即又重重砸落下来,将附近的一辆重型卡车砸得四分五裂。

    好在两辆工程车里都没有人,损失的只是一些设备。

    水柱冲起足足有百余米高,白色泡沫汹涌而出,湿润的水汽涌向四面八方,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到一股咸腥的湿气将自己推得跌跌撞撞。

    之前的怪吼声不知何时消失,只剩下水花翻涌的声音。

    地面又震荡了一下,瞬间下陷,好几辆工程车都被陷了进去,同时陷进去的还有几棵参天大树。

    “后退!后退!”

    为首的白色工程帽被其他人架起,仓皇逃窜。

    片刻的功夫,整个开挖的九溪十八涧工地上人影皆无,所有的工人逃得一干二净。

    大部分人都聚集在工地的大门外,有少数能跑的,竟跑到了六七公里外。

    冲起百余米的水柱持续了足足一个小时,这才缓缓平息了下去,许多被挖开的大坑全部都变成了水潭,依然有大量的水流涌出工地,顺着沟渠向远处宣泄。

    警车很快封锁了工地,公安部门的技术人员放出了无人机,对九溪十八涧内进行观察。

    通过传回来的视频,可以清楚的看到,被挖得面目全非的九溪十八涧内,原本一个个丑陋的大坑出人意料的变成了一颗颗湛蓝色的宝珠,再由工程车碾压过无数次的泥泞道路串在一起,就像天神遗失在人间的珠链,呈现出一种异乎寻常的美丽。

    混浊的水渐渐清澈,变成一种奇异的蓝色。

    位于九溪十八涧的正中央,一个直径近百米的大圆坑出现在无人机的镜头内,一些工程车辆就像玩具一样,或半浸在蓝色的水中,或者干脆整个人沉在水下。

    岸边原本是一片山坡茶园,如今整个儿陷了进去,许多茶树在水底,就像水下新开辟了一片茶园。

    圆坑中央,仿佛深不见底,水色由蓝转深蓝,最后变成黑色。

    为什么会突然喷出这么多水,而且还是蓝色。

    围在显示屏幕前的人们心里充满了疑问。

    湖西市地下水资源丰富,藏着不少含水层,能够从地下喷出水来并不稀奇,稀奇的是,竟然是蓝色的水,这就十分罕见了。

    承包了九溪十八涧疏浚改造项目的马本良老板在第一时间赶到后,整个人就莫名变得异常亢奋。

    他用与赔本倒贴没什么区别的价格拿下这项工程,为的就是最近一段时间与九溪十八涧有关的各种传闻。

    钱对拥有丰厚身家的马老板来说,如今已经只是一个数字,这么大年纪,有钱任性一把也不算什么,万一有什么收获呢?岂不是全部都赚回来了。

    只要再挖出一条神奇的玉鲤鱼,这些付出完全不值一提。

    马老板指着无人机镜头下方的巨大蓝色水坑,对着身旁的秘书说道:“马上,马上派人进去!那个坑里一定有东西!”

    “老板,地质专家说,现在的地质结构还不稳定,等过了七十二小时才能派人进去。”

    秘书显然十分尽职,在老板提问之前,就把方方面面打探的清楚。

    “七十二小时?这怎么能行,一定会有人抢在我们前面,偷偷溜进去把宝贝偷走,我不管,多花点钱,安排可靠的人进去,把工地给我看好了,没有我的允许,连只苍蝇都不准放进去。”

    马老板怎么可能甘心就这样被拦在外面,自己花了好大的力气和人脉才抢到这个项目,他知道有不少人早就心生窥觑,所以决不能大意。

    说不定这个七十二小时的说法,就是被人暗中指使的结果,正希望他傻乎乎的待在外面,任人偷走藏在九溪十八涧内的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