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54节-深入秘境
    李白给清瑶妖女买的高配国产手机拍下来的画面虽然清晰,但是在巴掌大小的手机屏幕上回放,视觉效果还是差了些。

    他把视频文件弄出来后,直接在电视机上放了出来。

    就连李白也没有想到,清瑶妖女拍下来的画面,居然不是在水下,而是一个存在着空气和动植物的地下空间。

    放眼望去,是一片波光粼粼的蓝色湖泊,水下布满了五颜六色的珊瑚、贝类,还有各种水生动植物。

    在极远处,才隐隐约约看到岩壁的存在,镜头抬高,数百米高的穹顶上竟然长满了植物,有许多藤蔓垂挂下来,最长的几乎快要接近水面。

    随着镜头飞快移动,最引人注目的是,一颗硕大无比的透明晶体镶嵌在穹顶中央,释放出明亮的光芒。

    有光,有空气,有水,有动植物,简直正如新闻报道上所猜测的那样,是一处与世隔绝的远古秘境,比桃花源还要神秘的存在。

    不仅仅如此,在蓝色湖泊边上,还有一片面积不小的断崖高地,上面植被茂密,更令人吃惊的是,居然还有人工痕迹。

    粗糙巨石堆砌而成的高大建筑,残留着古老洪荒年代的沧桑痕迹,部分人工挖凿的痕迹甚至延伸到连接穹顶的石壁上。

    清瑶妖女拍摄的视频并不长,只有短短十几分钟,并不足以将地下远古秘境的全貌完全拍摄下来,但是这些画面却依然能够让人感到震惊。

    在看完视频后,李白毫不犹豫的将其全部删除。

    一旦流传出去,不仅湖西市会立刻成为全世界的焦点,连他自己也会惹上天大的麻烦,甚至远远超过赤色玉鲤引发的风波。

    “最近一段时间,你们不许再过去,连靠近也不行。”

    李白沉吟了片刻,严正警告两个妖女。

    史前泥盆纪霸主邓氏鱼活生生的出现在众人眼前,恐怕有无数的眼睛死死盯着“大蓝洞”,清瑶和洪璃两个哪怕再小心的隐匿身形,也依然难以保证不会被人察觉。

    “公子放心,奴家不会再带着洪璃妹妹去那里!”

    清瑶虽然莽撞,却不是笨蛋,知道李白方才的警告是因为自己拐带了傻乎乎的小红鲤去探那个“大蓝洞”,毕竟水下是洪璃的主场,就算碰到什么危险也不怕。

    李白敲了敲青蛟的脑袋,说道:“你心里有数就好!”

    却听妖女又笑嘻嘻地说道:“那个地方可不止一个出入口,公子想要去的话,奴家可以带公子从另一个地方进去。”

    “不止一个出入口?”

    李白有些意外地瞪大了眼睛,他一直认为九溪十八涧内的“大蓝洞”是唯一的出入口。

    “有一条裂缝连接到南湖的换水暗渠,距离我们这里不远,这可是洪璃的功劳,要不是她察觉到水流的变化,我也找不到这么隐秘的地方。”

    清瑶和洪璃的“大蓝洞”一行,似乎有不少收获,居然还能找到第二个出入口。

    nan湖区以湖西市最有名的旅游风景区南湖为名,水面辽阔,草木繁盛,景色怡人,就像东南沿海的一颗绿宝石,每年都会吸引无数的游客。

    在远古时期,南湖曾是一座海湾,随着沧海桑田的变化,渐渐与大海隔绝,经年累月,雨水积聚,最终变成了内陆的淡水湖。

    不过仅凭着周围的溪流雨水汇聚,依然不足以维持南湖的存在,随着时间推移,曾经多次出现过淤积堵塞,要不是一代又一代人的疏浚,险些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现如今南湖北接钱江,西连运河,从死水变成活水,再也不用担心出现淤积和水质恶化。

    “等吃完饭,带我去看一看。”

    如果能够避人耳目的话,李白倒是不介意到那个远古秘境里一探。

    毕竟“大蓝洞”散逸出来的灵气虽然比不上异界的秘藏洞天,甚至也远远不如任何一个灵气汇聚之地,但是在如今这个灵气枯竭的世界里,就变得异常难能可贵。

    李白可以猜到,洪璃小妖女之所以会出现在九溪十八涧,而不是和清瑶一样出现在他的身边,多半是下意识的受到了水性灵气的吸引,最终偏离了那么远的距离。

    不过一人二妖究竟是如何跨越位面的,他们依然一头雾水,完全没有任何线索。

    “有洪璃带着,只要是有水的地方,就可以随便去。”

    洪璃妖女得逞了,为自己拐带洪璃找到了借口,在李白这里成功过关。

    -

    混浊的江水缓缓流动,不时有一条鱼摇头晃尾的顺流游过。

    一个直径近丈的气泡包裹着李白在水下飞快穿行,青蛟盘在他的肩膀上,身前一尾红鲤悬浮在空气中,操控着气泡引动水流。

    尽管有一枚拳头般大小的光球释放出濛濛白光,亮度不亚于100瓦的白炽灯,但是在水下,却依然照不到两米开外,全凭洪璃小妖女的天赋本能轻而易举的逆水而行,不会像没头苍蝇一样乱撞。

    气泡看上去十分柔弱,在前行中微微晃动,却始终没有让一滴水接近一人二妖。

    用法术让自己的身形变得恍惚,与周围的影子彼此交联,避开无处不在了城市监控摄像头,李白带着大小妖女在南湖的一处换水暗渠口附近,直接纵身入水。

    在水下的活动能力,即使是拥有破劫境妖王修为的清瑶,也依然比不过低一境的真丹境大妖洪璃。

    潜行了约一个多小时,水流缓缓变得清澈起来,光球照亮的范围扩张到十余米开外,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个澡盆大小的地洞正源源不断喷涌出清水,将混浊的钱江水生生排开,形成一片清水区。

    要不是两个妖女发现水流的异常变化,也不会找到除了九溪十八涧,这里竟然也会暗藏着一个咸水涌出口。

    “就是这下面!”

    清瑶妖女曾经留下过自己的印记,确认无疑。

    “洪璃,带我们下去。”

    李白抱臂任由变得细长的气泡裹着自己窜入澡盆大小的地洞内。

    地洞内十分狭窄,仅容一人钻过,水流速度也比“大蓝洞”迅疾许多,不过对于洪璃来说,都根本不是问题。

    气泡裹挟着一人二妖逆水而行,丝毫不受任何影响,一会儿左转,一会儿右转,地洞内的空间忽大忽小,时而可以容下一辆大巴,时而仅有杯口大小,需要洪璃控水冲击,生生扩大,才能让李白穿过。

    半个小时后,地下空间豁然开朗,却变得如同迷宫一般,一根根粗短不一的石柱,短的有一米高,长的足有四五十米,四面八方都是幽蓝色的咸水,几乎分不清上下左右,偶尔可以看到一些水生动植物。

    气泡的速度越来越快,七拐八绕之后,从一条粗长的地缝内冲出,上方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丝亮光。

    随着不断上升,周围的咸水越来越明亮,从黑色变成了墨蓝色,又变成了深蓝色,气泡内的气压自始至终都没有变化,不会出现因为快速上升而造成的减压伤害。

    数分钟后,水声哗啦作响,洪璃带着李白和清瑶终于冲上了水面,仿佛正午的明亮光芒从头顶洒下来,光线中还蕴藏着一丝丝的热量。

    那颗比房子还要大的神奇晶体就是整个地下空间的生命之源,如果没有它,这里就不会存在大量的动植物在近乎于与世隔绝的环境里繁衍生息。

    当亲自抵达实地,与从电视机屏幕上看拍摄到的视频,又有很大的不同。

    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咸腥味,十分潮湿,不时有水滴从穹顶飘落,那些垂挂的藤蔓还起到凝聚水份,代替云朵降雨的作用,形成了特殊的气象循环圈。

    或许是气压比较大的缘故,空气有些闷热,穹顶距离水面大约有数百米高。

    顺手放出一支飞剑,李白踏剑飞向发现岩石建筑的断崖。

    前脚刚离开,水下浮现出几个巨大的身影,缓缓游来,不过还是晚了一步,等赶到出水处时,飞剑已经落在了那处断崖上。

    许是因为空气压力变化,近乎于垂直的崖壁上,还留有清晰可见的水痕、密布的贝类和珊瑚。

    可能是因为九溪十八涧挖出了“大蓝洞”,压力宣泄,空气膨胀,把远古海水层的咸水挤出了一部分,使水面下降了足足有十余米。

    李白在半空中看到的断崖顶部面积,比清瑶妖女用手机拍下来的画面里更辽阔,许多植物都是古老的蕨类,或许是因为这样的环境更适合蕨类生长,其间还能看到不少高大的银杏。

    与崖下的咸水湖泊相比,崖顶的面积大概只占了整个地下空间的三成,隐隐暗合了地球表面七分海洋,三分陆地的比例。

    几座高大的岩石建筑散布在参天大树中间,其中一座似乎是由整颗巨石掏空而成,完全看不到半点儿堆砌痕迹。

    “这里以前曾经有过人类生存。”

    李白在已经被苔藓和真菌占领了粗犷建筑物内外发现了不少石器,陶器,甚至是青铜与铁器。

    这意味着这处远古秘境里不仅仅有史前生物,甚至还有人类,只不过随着时间推移,生活在这里的人类族群渐渐消亡了。

    最直接的证据便是在岩壁上留下来的壁画,一点点雕琢出来的线条痕迹,中间还涂抹了赭红色的颜料,即使是时间和植物,也无法完全消磨掉它们的存在。

    虽然没有文字,但是形象生动的壁画却比任何文字都要更加清晰准确的记录下了这里的一切。

    人类部落在断崖上种植,采集,捕猎,祭祀,争斗,直至消亡,如同画卷一样,在李白眼前徐徐展开。

    不知道是哪个时间,两个规模庞大的部落在这一带征战厮杀,尸横遍野的战况激怒了天神,向人间投下了一座雪山,瞬间摧毁了一切。

    当劫后余生的少数幸运儿苏醒过来,发现天地崩毁,无尽的天空,无尽的大海,无尽的陆地,统统都消失了,只剩下他们眼前能够看到的一切。

    残留下来的人不再分部落,开始在这里刀耕火种,慢慢延续血脉,生活是极其艰难的,食物匮乏,但总算是能够勉强延续下去。

    人口总在增长,但是每当断崖上的空间和储物不足以让所有人都生存下来时,部落就会组织捕杀大鱼,整个过程更像是一种祭祀,老弱为饵,勇士奋力攻击,在死去一批人的同时又能得到充足的食物,这个因为天神惩罚而被捏合到一起的部落以这种残酷的方式维持着人口和生态的平衡。

    然而随着时间推移,天神似乎又下了诅咒,部落里的人开始出现残疾或痴呆,人口越来越少,最终只剩下几个人,部落从此消失。

    在壁画的尽头,那些越来越粗糙的线条变得杂乱无序,更加抽象化,意味着最后一位画者的智力已经不足以延续这种高等文明的行为,最终彻底消亡了。

    断崖上的人类文明或许延续了四五百年,在整个地下空间里仅仅是短暂的过客,一晃眼就消失了。

    尽管没有文字,只有壁画,李白还是发现了一些反复出现的符号,尤其是壁画上显示天神降下毁灭性天罚之前,两个交战部落的首领头顶上方都各有一个特别的符号,其中一个还反复出现在断崖部落的一些特别人形头上,或许代表着首领的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