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65节-威胁
    作为有着三十年盗窃资历的贼王,如今依然没有蹲在牢里唱铁窗泪,反而能够逍遥自在的金盆洗手,施施然洗白。 .

    可以看得出来,这个曹孟德不仅一直游走在法律的边缘,而且对法律条文十分熟悉。

    只有那种不管不顾的楞头青,才会一次性把自己弄进大牢,洗干净屁股把牢底坐穿。

    从一开始,曹孟德带头闹事,就没有给刘九等人抓住把柄的机会,只要不伤人,警察来了也只会和稀泥。

    酒店大堂里一阵惊呼声不断。

    那几棵分崩离析的植物意味着方才那只塑胶盆里不断冒着白雾的东西温度低得吓人,瞬间就把枝叶冻脆了。

    液氮!

    刘九倒吸了一口冷气,瞪着曹孟德喝道:“你疯了吗?”

    那可是液化的氮气,浇到钢铁上,都能把钢铁给冻酥了。

    “是液氮?姓曹的真豁出去了!”

    杨胖子和老陈头彼此面面相觑。

    两人都是有见识的,像这么咕嘟咕嘟的冒白雾,不是干冰,就是其他什么液化气体,温度起码在零下五六十度以下。

    如果真的是液氮,那更是得奔着零下两百度而去。

    别说零下两百度,就算是零下二三十度,像曹孟德这样光着膀子的汉子都受不了,那可是滴水成冰的温度。

    万一把人冻住了,决不会比苏打饼干结实多少。

    说不定稍稍一碰,就像那些植物一样四分五裂,甚至连一滴血都不会流出来。

    曹孟德带来的人洋洋得意,刘九等反封建迷信协会的人和酒店大堂里的工作人员无不脸色发白,竟然有人真得无惧超低温的液氮。

    “怎么样?师兄,我这可是正儿八经的玄门正宗,你搞得什么反封建迷信协会,根本就是伪科学,赶紧散了吧!”

    曹孟德又接了一塑胶盆液氮,在众目睽睽之下,径直徒手伸了进去,幅度很大的用力搅了好几下,白雾剧烈翻涌,随即拿出手来,得意的甩了甩,竟然毫发无伤,依旧柔软完好。

    酒店大堂内惊呼声此起彼伏。

    他又折了根枝条,伸进塑胶盆,待拿出来时,冰霜覆盖,随随便便的敲了敲盆沿,柔韧的枝条断成了四五截,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这一回惊呼声更大了。

    曹孟德发出狂笑声。

    就见“鬼手”刘九脸色铁青,一指酒店大门,气道:“姓曹的,你这些都是歪门邪道,真是够了,给我滚出去!”

    别人玩冰桶挑战,这个姓曹的更狠,直接液氮加身,为了打击潇湘省反封建迷信协会,真是舍得豁出去,不惜亲自上阵。

    “正宗的玄门秘法,九转光明身!臭老九,你还有何话说!”

    曹孟德根本没有理会刘九的愤怒,仿佛吃定了对方。

    只要把潇湘省反封建迷信协会打击得一撅不振,他的一箭双雕目的就达到了。

    站在反封建迷信协会的尸体上,九州玄学会将名声大振,届时还不是财源滚滚。

    哗啦!

    冷不丁一股凉水从斜刺里泼了过来,不偏不倚浇了曹孟德满头满脸。

    “谁,谁干的?”

    正在兴奋头上突然被打断的曹孟德气急败坏的往水飞过来方向望去。

    跟着他的那些年轻人表情迅速变得恶形恶状起来。

    杨胖子连忙耸了耸肩膀,摇摇头。

    他现在是光杆儿屁民一个,可惹不起九州玄学会的谁谁,更何况曹孟德还是贼王。

    有句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像杨胖子这样刚退下来的,可不就怕贼惦记嘛!

    万一弄出点什么事情,平平安安的养老是别想了,自个儿老老实实的去纪委报到吧!

    曹孟德重重的冷哼了一声,目光从杨胖子身上移开,落到老陈头身上。

    陈永十分无辜的往身侧看去

    李白手里拿着一只空纸杯,无辜的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手滑!要不您继续?”

    鬼才相信你手滑,根本就是在搞事情!

    老陈头不由自主的往旁边挪了一步,自己老胳膊老腿儿的,没办法再像年轻时候那样折腾了,尤其是还有骨质疏松,一不小心就得躺上两三个月。

    反应极快的杨胖子早就躲远了,至于李白,年轻人,开心就好!

    “你,你是谁?”

    曹孟德恶狠狠的瞪着李白,走了过来。

    特么的还怎么继续?他又不是傻,身上被浇了一杯水后,再往自己身上倒液氮,那就是找死了!

    绝对是碰到哪儿,哪儿就是一整块冻硬的肉往下掉。

    一塑胶盆液氮倒完,自己估计就只剩下骨头架子了。

    “钱江省反封建迷信协会会员,李白!”

    把潇湘省的会长逼进角落里的无赖恶人,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随手给惹了,李白的一杯水,算是替钱江省的协会扬名立万了吧?

    他有些不太好意思说自己是湖西市第七人民医院的医生,对方多半会立刻暴跳如雷。

    正常人从不跟精神科医生聊天。

    老陈头有些呆了,你这样算是给王老头对他们拉仇恨吧?

    应该是吧!

    “你知道我是谁吗?”

    曹孟德来到李白面前。

    李白不由自主的说道:“你可以到我这儿挂个号!”

    好熟悉的感觉!

    不止一个人曾经这么问他,他也是不止一次这样回答,都快成条件反射了!

    “你什么意思?”

    曹孟德脑门上的青筋直蹦 ̄皿 ̄。

    “你不知道自己是谁?得看医生啊!你有病,我有药啊!”

    李白医生一脸理直气壮。

    老陈头不忍直视!

    话说回来,李白这样的回答还真没毛病!

    “你找死!”

    气崩了的曹孟德一拳头狠狠挥来,作为被称作贼王的老前辈,被年轻人这般戏弄,怎么可能咽下这口气。

    他和刘九一样从父亲那里学了手上的本事,但是当贼这么多年,如今还收了徒子徒孙,还多了一样打架的本事。

    做小偷眼要准,偷的到,手要勤,捞的多,脚要快,逃得掉,心要狠,人上人。

    连架都不会打,怎么争业务地盘,不然早就被同行排挤的没饭吃。

    啪!

    硕大的拳头被李白捏在手心。

    “呃!”曹孟德的喉咙里发出古怪的声音,他的胳膊不由自主地被偏转,整个人往边上倾斜,竟是被硬生生拗翻。

    “年纪大了,火气不要那么大!讲真,我是精神科医生,很有名的。”

    李白不开口也罢了,这么一说,当场就让这位退休贼王给气崩了,真当劳资有病哪!

    老陈头算是亲眼见识了李大魔头的惹事能力,真心是防不胜防啊!

    “楞着干什么,揍他!”

    跟着曹孟德的那些年轻人立刻围了上来。

    搞事情归搞事情,还没有上升到持械寻衅滋事的程度,毕竟手里有没有家伙,法院的宣判结果是截然不同的,像曹孟德这伙人,铁定得加半年,要是伤人过重,恐怕得三年起步。

    所以李白面对的是一群赤手空拳的年轻人,脸上从容不迫的浮现出微笑。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