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66节-湘西
    连李白也没有想到,一个响指和一个眼神能够携带的信息量竟然这么大,他也就只是随便一试,没想到居然成功了。

    要怪就只能怪曹孟德的徒子徒孙们多多少少都沾了点儿贼性,俗话说做贼心虚,心理防御值都是负的,连点儿像样的反抗都没有,一触即溃,空门大开。

    即使是普通催眠师也能够轻松搞定他们。

    魔鬼般的手段引出了那些年轻人内心深处的邪恶……

    “我要o泡,我要o泡,给我o泡,给我o泡,喝o泡果奶,把健康抱抱,喝o泡果奶,把好喝抱抱,我要o泡,我要o泡,给我o泡,给我o泡,o泡果奶要要要……”

    居然还整齐一致的蹦跶上了,也不晓得他们是从哪儿学来的,满满的广场舞套路。

    谁说只有阿三会群舞来着,这些年轻人也不差啊!

    所有人的眼角都在直蹦。

    卧槽!这什么情况?

    装逼冲液氮澡的曹孟德从来没想过自己玩装神弄鬼,竟然会真的碰上了鬼神。

    这手段,不科学!

    “邪,邪术!”

    嚣张劲儿在眨眼间烟消云散,不复存在,仿佛从未出现过,此时此刻的眼中只剩下满满的惊恐。

    “那么你呢?”

    李白依然抓着曹孟德的拳头,手腕扭转,让对方整个身子不自然的扭着。

    以点带面的关节小技巧将对方压制的死死的,就算是顺势翻滚,也赶不上李白扭转手臂的速度。

    看到自己带来的徒子徒孙就像着了魔一样,在那儿蹦着唱着,曹孟德颤声道:“咱们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井水不犯河水,就此揭过如何?”

    “想的挺美,去领唱吧!”

    李白瞪了这位退休贼王一眼,顺手一推。

    “我,我不要,我不要,我,我要o泡,我要o泡,给我o泡,给我o泡……”

    很难想像,一个四十多岁的糙老爷们儿,扯着钢丝嗓子,凄厉的嚎叫变成了一本正经的唱广告歌,这我不要无缝转到我要,简直是神了。

    对抗政府是作死,对抗心理医生是死的不能再死。

    如果同时挑战两者,呵呵,第七人民医院后宫欢迎你!

    北京欢迎你歌词里的“北京”二字替换成“后宫”,嗯,可以想像一下……再坚强的三观也会崩。

    无良的大魔头搜索到广告音乐,在一旁热心的给他们伴奏。

    酒店大堂里的人默默拿出手机,开启了视频摄录功能,连潇湘省反封建迷信协会会长“鬼手”刘九也不例外。

    单曲循环三个回合,催眠术效果终于解除。

    涨得老脸通红的曹孟德威风不再,更无脸见人,带着一众徒子徒孙灰头土脸的往酒店外走去。

    还没走到自动转门前,大堂经理将他们拦了下来。

    五星级酒店正占着理,根本不怕这些家伙,二指宽的条子递到衙门里,这些来闹事的家伙统统都得吃牢饭。

    “各位,想走的话,先赔了钱再说!”

    退休贼王乱倒液氮,超低温不仅冻坏了许多观赏植物,最终洒落到地上,还把花盆和大理石给冻裂了,酒店方损失不小,怎么可能让罪魁祸首就这样跑了。

    “多少钱?”

    曹孟德拉不下这张老脸,想急着走人,可是酒店大堂经理却没打算放过他。

    “这需要工程部核算才能知道,你们现在不能走!”

    曹孟德低吼道:“给个数,一万块钱行了吧?”

    “现在还算不出来,要不这样,你们把身份证抵押在这里,到时候把赔偿金额计算出来,免得找不到人。”

    酒店大堂经理看出来,自己再拦着这些家伙,说不定得挨一顿打。

    “给你!”

    尽管气得直咬牙,曹孟德从钱包里抽出了自己的身份证,递了过去,转过头对那些徒子徒孙们说道:“把身份证给他!”

    其他人也蔫头搭脑的拿出了身份证。

    交完身份证,一伙人狼狈不堪的鱼贯而出,一场闹剧算是落下帷幕。

    “老陈,你们的这位会员不简单啊!”

    杨胖子又凑到陈永身旁。

    老陈头得意地说道:“我之前不是早就说过,小李是我们这边的秘密武器”

    虽然表面上这么说,他心里还是吃惊不小,小李的惹事能力和摆平麻烦的能力同样出人意料。

    “多谢,钱江省的小友拔刀相助,老杨,不给我们介绍一下。”

    潇湘省的反封建迷信协会会长“鬼手”刘九走了过来,他继承的是传统手彩艺术,所以一言一行还带着老底子的作派,向李白和陈永拱了拱手。

    附近其他人纷纷围了上来,既有潇湘省反封建迷信协会的会员,也有参加成立大会的各路代表。

    之前曹孟德闹事,自泼液氮的手段实在是匪夷所思,差点儿让“鬼手”刘九下不了台,给潇湘省反封建迷信协会的成立大会蒙上一层阴影。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如此尴尬的局面竟然化解的如此之快,甚至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一杯凉水破局,一个响指就让曹孟德等人丢盔弃甲,落荒而逃。

    如此虎头蛇尾的闹局,在场的人都有些哭笑不得,这位退休贼王是来搞事情的,还是来送脸的。

    “会长,这两位是钱江省反封建迷信协会的代表,李白,另一位是钱江省的副会长,陈永。”

    杨胖子作为潇湘省反封建迷信协会的骨干,连忙给会长“鬼手”刘九做介绍。

    “果然长江后浪推前浪,江山代有人才出,好,好!这次多亏了两位,不然我这张老脸要给人抽得啪啪的,请老弟不吝指教,曹孟德用了什么法子,让液氮倒在自己身上,却能毫发无伤。”

    “鬼手”刘九心怀感激的再次与老陈头和李白握手,同时不耻下问的虚心求教。

    在后来,他也看出了一些名堂。

    一杯平凡无奇的凉水破掉了曹孟德的所谓九转光明身,这个玄门正宗的秘法,恐怕有待商榷了,现在看来,多半是江湖骗子的手段。

    老陈头看向李白,耸了耸肩膀,老实说,他也没看明白,双方过招完全没头没脑。

    “其实曹孟德什么法子都没用,液氮也是真正的液氮,就这样直接倒在自己身上,换成任何一个人都能做到,液氮与皮肤温度相差两百来度,在接触的瞬间会形成稳定的蒸汽层,将液态氮气隔绝开来,不过这个持续时间会很短暂,最多不会超过十秒,一旦皮肤温度降低到与液氮的温差过小,蒸汽层就会消失,到时候流下来的就不是飞快蒸发的液氮而是一块块冻肉,这个叫作莱顿弗罗斯特效应,把手放进液氮也是同样的原理,如果不快点儿拿出来,哈哈哈!”

    李白哈哈一笑,为刘九和老陈头等人解释起来。

    一边用科学拆穿别人的装神弄鬼,一边自己偷着用法术,又当裁判,又上场踢球。

    这种碾压式的欺负人,实在是让人感到莫名的爽快。

    自己的快乐果然还是应该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李大魔头绝对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

    曹孟德要是知道这个年轻人有这样的恶劣爱好,哪怕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如此贸贸然送上门来找抽,太tm缺德了,缺大德了!

    听到李白最后说到不快点儿把手拿出来,刘九等人忍不住笑了起来,难怪曹孟德只是把手伸进装着液氮的塑胶盆里搅了几下,然后装模作样的插进枝条。

    “现在的骗术越来越狡滑了,真是让人防不胜防!”

    “鬼手”刘九苦笑着直摇头,自己就差点儿上一回恶当,让潇湘省反封建迷信协会在成立之初闹出个大笑话,成为星城的笑柄。

    与钱江省反封建迷信协会的天生地养,自生自灭不同,潇湘省的协会是有财政拨款的,虽然没几个钱,但是蚊子再小也是肉。

    如今财政开支审批越加严格,每年都有定数,有人多吃一口,就有人少吃一口,每一笔经费争夺的十分厉害,就算是反封建迷信协会的这点儿小钱。

    说不定有人正等着看刘九他们的笑话呢!

    “其实也是信息差的缘故,古人认为在上天入海,呼风唤雨,掌控雷霆,甚至毁天灭地,这些都是神仙手段,但是现在,飞机上天,潜艇入海,气象仪器呼风唤雨,发电厂制造雷电,大量的电器消耗这些电,发光,发热,制冷,一日千里的奔走,原子弹和氢弹能够轻而易举的毁灭世界,我们这些人照样还是肉体凡胎,吃五谷杂粮,生老病死,除了平均年龄比古人长点儿,也没见得成为神仙,我还见过玩超大型磁悬浮线圈的假道士,要不是揭穿的早,说不定过不了多久还能见到真的飞剑和还有法器。”

    李白扯淡的本事又见涨了,引得周围众人齐齐点头赞同。

    湖西市的清凉观差一点儿就把高科技玩成黑科技,距离成功只差临门一脚,没想到惹上了李大魔头,结果真的清凉了!

    “还是得多读书!”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顿觉获益匪浅的“鬼手”刘九长叹,浑然不知自己已经站在坑底仰望星空。

    两省反封建迷信协会在此,却不知道最大的封建迷信就在眼前,已经成功打入我党内部,还把所有人忽悠的一楞一楞的。

    一场闹剧来的突然,去的也突然,并没有给潇湘省反封建迷信协会造成什么麻烦,反倒是让曹孟德等人跌了个大跟头。

    有人已经把“我要o泡”的魔性歌舞传到了网上。

    盗贼界的同行们目瞪口呆地望着自己手机屏幕上那个正在领舞的老前辈,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连六扇门都无可奈何的贼王,这是肿摸了?

    天心区、岳麓区和开福区公安系统的老少爷们儿都快要笑疯了,贼王居然有这一天!

    气急败坏的曹孟德在回到家后,得知自己在酒店大堂跳舞的一幕被人传到网上,他已经成为了盗贼界甚至整个星城的笑料,当时就吐了血,随即被女儿女婿喊来徒子徒孙,七手八脚地直接送进了医院。

    一场元气大伤算是逃不了。

    这还仅仅是明面上的波澜。

    只顾着计较自家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平头老百姓并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在乎,但是对于曹孟德背后的九州玄学会来说,却意味着不小的麻烦,相当于被人随手一巴掌狠狠抽翻在地上。

    九州玄学会覆盖了南方十三个省和两个直辖市,会员超过五千人,虽然比较松散,彼此联系并不紧密,但是与刚刚成立的反封建迷信协会相比,仍旧算得上是一个庞然大物。

    哪怕钱江省和潇湘省的反封建迷信协会会员加到一起,都不够九州玄学会的一个零头。

    偏偏就是这样的大家伙,却被刚刚成立的反封建迷信协会给教育了,这口气怎么可能咽得下去。

    参加潇湘省反封建迷信协会成立大会的会员和嘉宾至少有两百多人,将酒店提供的一间大会议厅坐得满满当当。

    一遇到开会,李白就像中了诅咒似的,精神萎靡不振。

    那些老干部,就算是退了休,打起官腔来依然不减当年,这报告文学各种高大上,精神思想什么都不少,一二三四,头头是道。

    呵欠!

    好困!

    趴在面前的桌上,没一会儿功夫就打起了呼噜。

    老陈头颇为无奈,尤其是察觉到附近有不少人时不时将目光投过来,关注这位昨日替潇湘省协会解围的年轻人,顿觉颜面无光。

    特么的少睡一会儿会死啊!

    钱江省协会的脸都让这货给丢尽了!

    潇湘省文化部门领导发言,文联的代表发言,艺术家协会代表发言,每个人都能上台露脸讲几句,演示用的ppt做的一个比一个精致,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

    次日一早,六辆豪华大巴,两辆十一座丰田考斯特和一辆奥迪a8l像长龙一样停在酒店门口。

    成立大会不止是在五星级酒店听领导发言和听各种报告演讲,还有深入潇湘省民间,考察天下闻名的湘西巫术。

    这大概算是以理论联系实际,来证明反封建迷信的重要性和意义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