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67节-湘匪
    大小九辆车组成的车队离开了五星级宾馆,很快驶上高速公路。

    作为内陆省份,潇湘省的面积是钱江省的两倍,四个小时的车程足以贯穿钱江省南北,但是对于潇湘省来说,只不过才走了三分之一的纵横距离。

    中午时分,车队刚一下高速公路,便遇到了漫天大雾,不过头前带路的奥迪A8L驾驶者是一位老司机,当即打起了双跳灯减速。

    换作其他地方,哪怕再大的雾,通常在日出之后,气温逐渐升高,便会自行消散。

    可是在这里,明明已经是正午十二点钟左右,却依旧昏昏沉沉,浓到化不开的雾气挥之不散,只能依稀看到十几步开外,能见度极低。

    如果不是所有的车辆不约而同的开起了大灯和雾灯,同时开启双跳,勉强将醒目的光亮送到更远处的地方,恐怕所有机动车辆都将寸步难行。

    即便如此,省道上的车辆都变成了龟爬,也就比人步行稍微快点儿,哪怕前方是直道,也没人敢在这个时候开快车。

    行人可以知道危队,但是道路两旁的动物们却不知道。

    省道不是高速,路边上没有多少东西拦着。

    万一撞上头牛呢?或者是其他猫狗鸡鸭什么的,车头撞烂是小事,万一惹到附近的老百姓,麻烦可不小。

    要知道三湘四水多猛士,湘勇之名天下闻,太平天国厉害吧?差点儿亡了大清朝,却架不住湘勇们一波流推过。

    曾剃头剃平了洪秀全,朝廷也怕了,前脚刚灭了太平天国,后脚再来个曾氏王朝,特么的日子还过不过了,赶紧下旨麻溜解散湘军。

    小鬼子来了也没能讨到好,学德国闪击华夏,一年时间打到潇湘省,还想继续推来着,但是就在星城到站了。

    抗战十四年,有四年倒是在星城过的,七次会战,全城拼光了,硬是没怂。

    由此可见湘江之地即便是普通老百姓也不是好惹的,哪位领导干部如果不服气,尽管可以试试。

    星城出现像曹孟德这种气势嚣张的贼王,所以并不奇怪,潇湘省出个贼算什么,真正的特产是土匪好吧!

    好在下了高速后,前方路况不错,没有多少车辆,倒是一路平平安安。

    一阵白色雾气席卷过车队,原本只能看到十步,立刻缩短到两三尺距离,四下的光线暗了下来。

    老陈头看到车窗玻璃上立刻就像下过毛毛细雨似的细密水滴,惊叹道:“好大的雾!”

    他从未见过这么浓密的雾气,扑天盖地,把整个世界都笼罩了进去。

    “有妖气!”

    李白打着呵欠,百无聊赖的望着窗外。

    现在倒好,可视距离和琉璃心一样。

    “妖气?有妖怪!在哪儿?在哪儿?”

    见识过李白收拾曹孟德等人的手段后,老陈头对他有一种盲目的信任感。

    不科学的事情一定是没有找到对应的理论印证,就算李白当场给他引道雷下来,老陈头第一时间也不会往法术方面去联想,多半认为是仔细观察了气象变化,设下避雷针什么的巧合,是概率性成功,或者附近在其他的布置。

    李白随口一说,不止是老陈头,连其他人都有些紧张起来,这么大的浓雾,还真有点儿诡异。

    一阵大风卷过,雾气翻腾不休,车体微微摇晃,仿佛真有什么妖物在雾中作祟。

    “哈哈哈!”

    看到众人的表情变化,李白没心的大笑了起来。

    “好小子,你开玩笑的吧!一定是的。”老陈头很快反应过来,听出了笑声中恶作剧的意味。

    给点阳光就灿烂,真要是信了这小子就上当了。

    潇湘省的人倒是没几个被吓到,杨胖子笑着说道:“这里是张家界的区域性特殊小气候,山区多雾,不过这样的还是很少的,一年难得几次,正因为水汽滋润,张家界盛产药材……”

    杨律如数家珍般还没说完,就听到嘭一声大响,车体剧烈震动,紧接着是急刹车,所有人在惊呼声中往前扑去。

    “就你乌鸦嘴!”

    老陈头瞪了李白一眼,随后与杨胖子面面相觑,该不会真说中了吧!

    大巴司机拉住手刹,用对讲机通报了一下情况,随后骂骂咧咧的打开车门。

    李白跟着几个人一起下了车,这才看到大巴车真的撞到了东西。

    这一片的雾气又散了些,能见度可以到十几米开外,车头两三步远的地方,一头公山羊脖子不自然的扭曲着横躺在路上,脑袋上的羊角一支歪的,一支断了顶端一小截,嘴巴里的血汩汩而出,已经没气了。

    “特么的!真晦气!”

    司机阴沉着脸,往地上吐了口唾沫,他已经开的够慢了,不仅瞪大了眼睛,还大灯全开,没想到还是撞上了东西。

    这是所有司机最不愿意遇到的情况。

    撞死一头山羊,大巴车也不是毫发无伤,右侧大灯撞了个粉碎,叶子板开裂,保险杠一段变形,看来损失不小。

    大巴车哪怕开的再慢,也是重达十来吨的大家伙,再加上坐满了人,小小的山羊随便碰着擦着,都是筋断骨折,一命呜呼的下场。

    再看路边,十几只山羊正在不紧不慢的啃着野草,对于同伴误上公路被当场撞死浑然全不在意。

    整个车队都停了下来,不少人都下车来看。

    有人看了看死羊和路边的羊群,又看了看撞到羊的大巴车,提议道:“把羊弄上车,赶紧走了!”

    “走不脱!有苗家的小鬼看到了。”

    司机仍然黑着脸摇了摇头,就在下车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窜进小路里的少年身影,衣饰像是苗家的,不用猜都知道,对方肯定看清了车牌,现在去喊大人了。

    他倒是真想跑,不过跑了以后,如果被当地人找到,绝不是赔点钱那么简单,搞不好连车都要砸掉,人也打断腿。

    报公安?只要不死人,有少数民族政策压着,有理还好一点,没理就更惨了。

    “嘶!等着吧!”

    “走不掉了。”

    “要有麻烦了,最好能讲理些。”

    赶过来的其他几个司机也垂头丧气起来。

    三湘四水之地,民风彪悍,最不怕闹事,就怕事不够大,要是以为自己可以发个狠吓唬人就能把事情摆平,那就大错特错了,事态结果很有可能会发展的超乎想象。

    果然还不到一刻钟的功夫,就听到一片嘈杂声传来,当地百姓来的很快,而且还不少。

    司机们脸色一白,来了!

    潇湘省反封建迷信协会会长刘九大声喊道:“待会儿我来跟他们交涉,你们什么都不要说,也不要报警。”

    显然有几个人正在拨号报警,听到刘会长的话,当即停止了动作。

    作为江湖经验丰富的老前辈,和那些本地百姓打交道,总比那些冒失莽撞的楞头青要强,也不容易说错话。

    “到哪个山头说哪个山头的话,各位没走,这个面子我们三河村领了。”

    看到撞死山羊的大巴车没走,领头的老汉有些惊讶,他的脸色也好看了不少。

    跟在后面那些闹哄哄的汉子们安静了下来,手里的棍棒农具纷纷放下。

    车队里的人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真是千钧一发,看对方气势汹汹的模样,他们差点儿以为会当场打起来。

    “多谢老先生宽宏大量,这只羊我们会赔的。”刘九拱着手,羊是小事,对方的态度很重要,一句话说错,直接上演全武行也不是没可能。

    车队里出面的刘九说话既中听又顺耳,领头老汉也没说那些威胁的狠话,直接开门见山。

    “能够撞上也是缘分,不过想要过我们苗家的村子,只有两个办法。”

    “请老先生讲!”

    刘九隐隐感觉不太妙,他不怕暴脾气,暴脾气都是顺毛驴,讲几句好话,捧一捧,服个软,再给点好处就过去了。

    但是就怕这种表面上看似好说话,实则心思深沉,肚里极有主意的老油子,从一开始就会牢牢占据主动,步步为营,滴水不漏,硬逼着别人进自己挖的坑。

    “好,痛快!老弟是个实在人,我也不兜圈子,放在一甲子前,我们这里就是开山种树的好汉,虽然是祖祖辈辈的营生,但是现在也不讲究那些,两个法子,第一,这头羊赔十万,钱到走人,彻底了结,下回来了,我老汉请喝酒,第二,你们让这羊活过来,同样两消,各不相欠,我们三河村决不二话。”

    当领头老汉把条件提出来后,刘九等人的脸色都变了。

    这老头不是个省油的灯,句句威胁,这个村子竟然是世代祖传的土匪窝,第一个办法就是明抢,第二个干脆就是不讲理,甚至是为第一个做铺垫,两个方法玩的是黑红脸的把戏。

    “老先生,能不能便宜一点,要不五千?”

    刘九的脸色十分难看,没想到自己的不安被证实了。

    说实在的,一头羊的价格两千都高了。

    “呵呵,我这儿也不是开店的,没有讨价还价这个规矩。”

    老汉慈祥和蔼的笑容变得皮笑肉不笑。

    山大王的刀口下只有喊饶命的份,哪儿有还价这个故事。

    三河村的村民们越来越多,开始鼓噪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