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68节-羊活
    “赔钱!赔钱!不赔钱不许走!”

    “我们辛辛苦苦养大的羊,娃子读书添个书包都指望着它,你们把它撞死了,就要赔!”

    提起锄头是民,拿起刀枪是匪,上了战场便是猛士,一个村子的青壮嗷嗷叫着,挥动手里的家伙,虽然没有真个儿伤人,只是在原地摆开架势,却给刘九等人带来了莫大的压力。

    大小九辆车上的人不少,但大部分都是老胳膊老腿儿,能打的没几个,真要是出什么事,恐怕许多人的这把老骨头就要丢在这儿了。

    老汉已经自报家底,几代人之前就是坐地虎,男女老少从骨子里就天生自带着一股子肆无忌惮的匪气。

    在新中国成立后,政府多次剿匪收枪,最有名的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故事原型就在潇湘省的湘西一带,剧情里的土匪比鬼子还难对付。

    现如今,山寨里逍遥自在的土匪山大王们已经不在了,但是骨子里的悍勇依然还是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下来,仿佛烙印一般不可磨灭。

    杨胖子凑到刘九身旁,小声道:“会长,怎么办?真赔钱?那可是十万啊!要不报警吧,就说是遇上拦路抢劫的。”

    如果不要现金,所有人凑一凑,十万块钱还是能够凑出来的。

    就算是刘九自己,也能拿出十万块钱。

    可是帐不是这么算的。

    就算是咬着牙真给了,反封建迷信协会的脸面还要不要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迟早会传出去。

    更何况这些村民如此贪婪,万一给了十万块钱还不满足,想要一百万,一千万,到时候给还是不给?

    羊只是小事,却给了三河村拦路抢劫的借口。

    就算是报了警,本乡本土的公安会站在谁这边,都还不好说,或许会让情况变得更糟。

    到时候矛盾激化,引发重大群众事件,潇湘省反封建迷信协会肯定要背这口黑锅,成为政府维稳需要的替罪羊,协会刚成立恐怕就要凉。

    这个结果绝对不是潇湘省协会会长,“鬼手”刘九想要的。

    他不动声色地对杨律说道:“别慌,再想想办法!”

    副会长蒋忠凑过来说道:“老刘,要不给得钱了,咱们凑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他知道再拖下去,恐怕会有很多变数。

    刘九无可奈何地说道:“知道了,你先去凑凑,能凑多少就先凑多少,我这儿继续说说。”

    “好吧,你这里小心点儿,别一个人硬撑,有我们呢!”

    蒋忠拍了拍刘九会长的肩膀,开始找人去凑钱。

    “老先生,您也是一位讲道理的长者,十万块钱一只羊,合适吗?要不这样,我赔您一只羊,不,十只羊,可以吗?”

    刘九也是一脸苦笑,他如果真的按一只羊来赔偿,对方手里的黄铜嘴儿烟杆绝对会毫不犹豫的砸过来。

    跃跃欲试的三河村百姓立刻冲上来引发一场大战。

    “当然不可以!普通的羊能跟我们三河村的羊相比吗?我们村的羊从小吃着无公害无污然的有机庄稼长大的,还有山里的贵重草药,价值高的很,十万块钱一只羊,这是良心价,一分钱都没多算你的,要不是你们态度好,换成其他人,五十万都别想轻易囫囵着走人,到底想不想给钱,给句准话,老汉我没关系,村里的年轻人可没有那么多耐心。”

    当慈眉善目变成了面目可憎,老汉口口声声的讲道理,但是黄铜嘴儿的烟杆子快要戳到刘会长的鼻子上。

    在路边上啃食吸收了汽车尾气的野草,算是哪门子的无公害无污染,偏偏道理在对方那里,根本没有办法辩驳,张嘴就是讨打。

    闻到黄铜嘴儿上的腥臭气,刘九气得脸色铁青,对方是铁了心要坑他们。

    他的语气也变得生硬起来,强压着怒意说道:“我们手上没那么多现钱,能不能先留个欠条?”

    “钱不够?老汉我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有多少给多少,这辆大车先留下,什么时候凑齐了钱,什么时候来领车!”

    老汉翻着三角眼,话说的滴水不漏。

    一辆豪华大巴车,哪怕折旧,价格也在十万之上,看似让了一步,实际上却是得寸进尺。

    谁说乡下人不精明,这笔帐真是算的比谁都精。

    刘九终于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对方自始至终都是咄咄逼人,他怎么可能把车留下来。

    “刘会长,我的车可不能被扣在这儿,你得帮帮我,我一家老小就指着这辆车吃饭呢!”

    撞死山羊的大巴车司机也慌了.

    这辆大巴车是他今年贷款刚买来的,还没开满三个月,如今还差着四十多万贷款,要是落到这些村民手里,说不定会变得面目全非,甚至连只车轱辘都剩不下。

    没了车,还有一大笔欠债,让一家老小怎么活?

    光是想想就足以让人崩溃。

    “别急!事情会妥善解决的。”

    刘九既然决定出面,就没打算置之不理。

    按照道理来说,他完全可以甩手走人,将司机和他的大巴车丢给三河村的人。

    但是这种事情要是做了,他和协会的名声就彻底坏了,其他大巴车司机说不定会抱团,直接罢工,让协会进退不得。

    大巴车司机急得抓耳挠腮,他也知道羊是自己撞的,没办法逼着刘会长他们替自己扛,可是眼下让他上哪儿去找十万块钱。

    “小李,你在干什么?”

    原本还在担心李白会蹦出来搞事情,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老陈头并没有看到他上前去凑热闹,反而蹲在人群后面,在那只没人理会的死羊身上戳来戳去。

    城里的孩子吃过羊肉,没见过活羊倒也是有的。

    “这羊好像还活着呢!”

    李白拿出矿泉水,给再也合不上的羊嘴倒了些。

    “都已经撞死了,还能活过来不成?”

    老陈头没好气地说道,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似的。

    既然这么喜欢羊,等回头买一只活的当宠物养,过年的时候,还能宰了炖肉。

    这年头连猪都能当宠物养,养只羊算什么。

    可是他的话音刚落下,眼睛突然瞪直了,横躺在地上,气息全无的公山羊突然脖子鼓了起来,又收了回去,连续三下,发出一声极为响亮的咩叫。

    附近闹哄哄的人群瞬间雅雀无声。

    “羊活了!”

    之前放羊的少年惊喜的叫了起来。

    倒在地上,脖子扭曲,口吐鲜血的死山羊在发出叫声过后,一翻身站了起来。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这一幕,难道这只公山羊之前只是被撞昏过去,虽然看上去很惨,实际上还活着。

    怎么就活了呢?老陈头眨着眼睛,看了看又站起来的山羊,又看了看李白,不知道这个年轻人用了什么手段,让这只羊又活过来。

    真是邪门了!

    李白微微一笑,自己瞎捣鼓了一番,果然还是有效果的。

    异界莽国的白蛮人擅长巫咒之术和傀儡术,李白与白蛮巫王、黑蛮天巫交好,又成为了蛮人圣庙的长老,得了些传承,其中恰好就有蛮人的不传之秘傀儡术。

    傀儡术拼凑动物肢体和器官,制作出各种古怪的傀儡,李白头一次使用巫术,还用在一只普通的死山羊身上,却出乎意料的得到了成功。

    “它还活着,活的,没死。”

    原本走投无路的大巴车司机指着又活过来的山羊,语无伦次。

    潇湘省反封建迷信协会会长“鬼头”刘九反应极快,当即说道:“老先生,我们选择第二个办法,羊没死,我们可以走了吧?”

    这一回轮到老汉的脸色变得难看了,他冲着一个本村的年轻人打了个眼色。

    那人当即毫不犹豫地挥起锄头就要砸向那只刚刚活过来的公山羊。

    这个举动已经是赤|裸|裸的不讲究了,一心要把羊弄死,只有羊死了,三河村才能顺理成章的敲刘会长的竹杠。

    但是在一片惊呼声中,那只公山羊似乎察觉到了危险,突然低头冲向那个年轻人,纵身跃起。

    “哎哟!”

    锄头还没有落下,那个年轻人被狠狠拱中了肚子,家伙什脱手,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手机拍下了吗?”

    刘九问身边人。

    “拍下了!”

    不止一个人回应,从纠纷一开始,就有人用手机全程拍了下来。

    “老先生,这样的吃相也太难看了吧?不好意思,既然羊没死,我们该走了!”

    三河村的行为彻底激怒了刘九。

    羊死,那么道理在对方那边,羊活,道理反而在自己这边,他也不再顾忌什么,准备直接甩手走人,就算现在真的打起来,也丝毫不怕。

    道理是把双刃剑,就看把柄握在谁的手里。

    “不准走!”

    几个三河村的村民想要冲上来。

    “统统住手,让他们走!”

    老汉喝住了村民,表情十分古怪。

    刘九会长一声令下,所有人纷纷上车,司机们驾着车辆扬长而去。

    “村长,怎么能让他们走了?”

    “就是,还没赔钱呢!”

    村民们十分不甘心。

    “你们懂什么?”

    老汉面色凝重的琢磨着,村民们都没看出来公山羊活过来实在有些蹊跷。

    “羊,羊又死啦!”

    放羊的少年又叫唤了起来。

    众人一惊,齐齐向那只山羊看去,只见它不知何时又躺倒在地,没了动静。

    诡异的是,浑身羊毛全数脱落,皮肉萎缩,仿佛变成了干尸。

    现场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不少人终于明白过来,村长为什么放那些人走。

    三湘之地有几种人惹不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