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72节-变金山
    所有人看向潇湘省反封建迷信协会会长刘九的目光都充满了惊讶和崇拜。

    这位手彩表演艺术家尽管看上去不务正业的去捣鼓什么反封建迷信协会,但是手艺却并没有半点退步,反而更加精湛和惊人。

    恐怕在刘九露过这一手后,之前那些说风凉话的人多半会懊恼的闭上嘴。

    “‘鬼手’不愧是‘鬼手’,技精近于道,让我们大开眼界。”

    苗家老巫师却又望向李白,说道:“这位年轻的巫师也能不能露几手,让我们开开眼?”

    老巫师果然小心眼儿,自己的活死鸡被人破去后,还一直惦记着李白,想要探探他的深浅。

    “李医生,如果不会也没关系!”

    刘九会长知道李白的专长是给人看病,而不是和自己一样擅长表演,怕他陷入尴尬,提前打了个圆场。

    “来一个!来一个!”

    苗家人跟着起哄秧子,一浪高过一浪的齐声呐喊,整个寨子都回荡着整齐一声的呼喝声。

    “小李,不要勉强!”

    想要看李白玩脱的老陈头到底还是心软了,劝了一句。

    一个待在门诊室里的医生怎么可能与久经舞台的表演艺术家相比,其中有太多的门道,否则也不会有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的说法。

    连刘九会长都出言打圆场,希望小李不要头脑发热,贸贸然上场出糗。

    “……来一个!来一个!来一个……”

    苗寨里的呼喊声更加响亮,更加整齐,一些客人也身不由己的跟着喊了起来。

    老巫师虽然什么都没有多说,也没有刻意暗示苗家人,但是现场的气氛和节奏却牢牢的掌握在他手中。

    “好,既然大势所趋,人心所向,那我就满足大家的愿望。”

    李大魔头似乎有点儿喝高了,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虽然表面上依然不动声色,老巫师心里却有些惊诧,这个年轻人看似有些冲动,但是张口一句话就点透了当前的形势。

    眼下可不正是人心所向,让人身不由己嘛!

    换成其他人,恐怕早就不得不硬着头皮被赶鸭子上架,这位倒好,不仅已经看了出来,居然还跃跃欲试的顺水推舟,压根儿就没想过找借口推辞。

    老陈头捂着脸,不忍直视,都提醒了让你低调点儿,非得弄出点儿事情来。

    自己丢人就算了,要是弄砸了,钱江省协会也会落下笑柄。

    让一个毛头小伙子充场面,岂不是意味着协会里无人?

    别看其他老头一个个退休后开始学着清静致远,与世无争。

    可别忘了,当初在单位里任职的时候,狼可是吃肉的!

    “小李不会有问题吧?”

    看到老陈头一脸无奈,杨胖子心里也开始打起了鼓点儿,可别闹笑话就好。

    “只有天知道!”

    老头翻了个大白眼。

    要是以前在公门里碰上这么个楞头青,非把这小子摁死,当一辈子小科员不可,让这样的二货爬上去,整个部门都得遭殃。

    李白将碗里的米酒一饮而尽,来到饭桌与篝火之间的空地上,那里是刘九会长表演手彩的地方,也是现场视角最好的地方。

    李白冲着众人拱手一揖,直接放声道:“大家想要看什么?呼风唤雨,降魔除妖,统统都可以。”

    “噗!”

    这家伙可真敢说!

    刘九会长直接把刚入口的米酒当成了漱口水,扭头喷了一地!

    “变出一座金山来!”

    有人大喊。

    “要金山,要金山!”

    财帛动人心,还真特么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

    满寨子嗷嗷直叫。

    难怪有首歌唱的好,北京的金山上……喂喂!麻烦百度一下,北京有金山吗?

    “金山?卧槽,小李有麻烦了。”

    正当刘九会长哭笑不得的时候,杨胖子目瞪口呆。

    这谁啊?需要这么狠吗?

    “随他去!自己惹的货,自己填!”

    反倒是老陈头淡定了,横竖都是个死,临死前还不如摆个POSE。

    “要看金山?真的吗?要看的举手!”

    没用麦克风,李白的声音却清晰响亮的传入每一个人耳中。

    “要看!”

    齐刷刷的,视野之内一片如林立般的胳膊。

    一块儿来作客的代表和嘉宾们也很没给面子的叛变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变金山,这样的稀罕事儿可不常有。

    就算是魔术,也该有个道具和藏东西的地方,临时即兴表演魔术,相当考较技艺。

    “没问题!准备好,三,二……”

    李白拍了拍手。

    刘九会长饶有兴致的看着李白的动作。

    “……一!”

    李白身后熊熊燃烧的篝火突然毫无征兆的一暗。

    整个空地上的光线骤然暗了下来,只剩下附近的电灯和煤油灯,亮度一下子只剩下原来的十分之一。

    所有人齐齐发出一片惊呼声。

    然后在一两个呼吸后,篝火再次恢复了原来的亮度。

    又是一片压抑的惊呼声。

    就在李白的身边,一座四五米高的金光灿烂平空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金砖,金条,金元宝,金币,各种各样的金色物品堆成了小山,还真是一座金山。

    如果这些真的是黄金,那就更加惊人了。

    “这是……”

    咣当!一直未曾失手的酒盅在“鬼手”手中跌落,摔成了八瓣儿。

    刘九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那座突然出现的金山,全然没有在意自己的失手。

    他压根儿就没有发现,这座金山究竟是怎么出现的?

    作为专业人士,自然十分清楚这种大型场景式的魔术表演需要做哪些准备,难度有多高,构思得有多少巧妙。

    可是他却可以保证,在对方在此之前根本就没有来过这座苗寨,更不用说在场地内动手脚。

    这可不是随身藏了一只鸽子那么简单,自己的“鬼手”和对方这样的手笔相比,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连“鬼手”刘九都如此失态,更不用提其他人。

    “卧槽!这是金山!”

    杨胖子一脸懵逼,使劲儿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在篝火亮光照耀下,金光灿烂的小山实实在在的不曾消失,不曾移动,就像它原本就在那里,他和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到罢了。

    杨胖子很想揪住老陈头,特么说好的是医生,怎么会摇身一变,又变成了魔术大师,这一手魔术太惊人了,简直就像随身携带了一座百宝仓库,要什么就有什么。

    哪怕在下一秒,对方还能再变出一艘航空母舰来,也不会让人觉得奇怪!

    好吧!

    李大魔头可变不出航空母舰,光头胖子明显是想多了。

    “真的假的!”

    老陈头原本打算捂眼睛的,却发现气氛不对,再定睛一看,同样被吓了一大跳。

    “哈哈,真正的金山哟?”

    李白捡起两块金砖,乒乒乓乓互相对撞了两下,铿锵有声,表示货真价实,如假包换。

    这可是他从异界带回来的战利品,总算有机会拿出来臭显!

    幸亏观众们想要金山,这还是很容易办到的,如果让他变出一辆法拉利或者摩托车,储物纳戒与妖女的储物龙鳞内都没有的东西,搞不好真的要出糗。

    听到响亮的撞击声,许多人眼睛都直了,他们没想到居然是真的,不是障眼法的虚影。

    苗人和客人们终于反应过来,一片哗然,有人冲上来,想要去搬金砖,打算狠狠咬上一口。

    “好了,看看就好!不要太贪心。”

    李白的声音再次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其中蕴含的奇异影响力让狂热的情绪迅速冷静了下来,如同当头棒喝。

    他倒不是差这点儿黄金,但是财帛动人心,一时贪念爆发,会让人做出一些非常不理智的事情,甚至因此后悔终生。

    场面霎然一静,理智重新占据了上风。

    距离金山还有三步的几个人停下了脚,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阵后怕,几乎很难想像自己刚才的心态,就像着了魔一样。

    他们毫不迟疑的扭头就走,既然这座金山如此邪性,恢复了清醒后,再借十个胆儿,也不敢靠近。

    其中一人还是苗人,当他察觉到老巫师在看着自己,立刻羞愧满面,脸色涨的通红,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客人们可以被黄金诱惑,作为纯朴的山里人却更不应该意志如此不坚定。

    “让我再把金山变回去吧!”

    李白的话赢得了一致的赞同,热烈的掌声回荡着篝火附近

    金钱财富固然好,但是让人失去理智就不好了,一颗本心才是最重要的。

    “三,二,一!”

    李大魔头故伎重施,火光再次一暗,甚至比之前更加黯淡,几近完全熄灭。

    金光灿烂的金山就像出现时那样,又毫无征兆的消失在场内。

    看到惑人心智的金山消失,笼罩在心头的压力莫名消失,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至于金山去了哪里,又藏在何处,没人知道,也没人想知道。

    “还想要变什么?变个妖怪怎么样?”

    正在兴头上的李白又开始花样作死,绕着篝火大声吆喝。

    老陈头终于控制不住自己了,指着李白,浑身直哆嗦,特么的还有完没完!

    “了不得,可了不得!”

    杨胖子直勾勾的盯着李白,庆幸这位能够变金山的大能是钱江省的,不是潇湘省的。

    不然会长的“鬼手”威名都要被打压的抬不起头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