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73节-苗家的妖怪
    出人意料的是,所有人的反应不再像之前那么热烈,反而一片鸦雀无声。

    只有寨子里的孩子们还在起哄,喊着想要看妖怪,却很快被爹娘揪住,啪啪啪抽在屁股蛋子上,不再敢吱声。

    四五米多高,比平房还高的金山够令人震惊吗?

    震惊!

    光线一明一暗,金山变出来又变回去,精彩吗?

    精彩!

    可是这震惊和精彩背后,却是深深的闹心和扎心啊!

    一次就够了,谁受得了再来一遍,没人敢保证自己会不会疯。

    变妖怪?

    您还是放过我们吧!

    毕竟大部分人都是理智的,但也经不起一而再的祸祸。

    蠢蠢欲动的青蛟正等着机会上场呢,要是知道这些人心里想的,多半忍不住把这些家伙都给吞了。

    不!应该是统统洗剥干净,下火锅!多放辣!要多,再多,更多……

    “这位巫师,请放过我们寨子吧!”

    老巫师苦笑着直摇头。

    他也不敢肯定,对方究竟是不是故意的,但是苗寨却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世外桃源般的村寨一旦被黄金迷了眼,天晓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李白的表演让老巫师感到不安,谁也没有想到,一句“想看金山”就会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众人的反应让李白有些失望,他只好耸了耸肩膀,大声说道:“真是太遗憾了,我还想让你们看看一头真正的妖怪,一头妖王!老厉害了!”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齐齐直摇头,显然是怕了。

    还特么妖王?

    大概后面紧跟的节目就是妖怪吃人吧?

    这也是因为李白的不专业才造成了如今的尴尬局面,作为表演艺术哪儿有这样简单粗暴的?

    如果换作刘九会长,绝对不会因为别人想看金山,就不假思索的给对方变出一座金山,肯定会想办法转移话题,改成合适的表演节目。

    他要是知道李白在异界被人称为大魔头,恐怕也会毫不犹豫的竖起大指拇,真特么的英雄所见略同!

    大多数人都经不起考验,像这样直接勾出人们内心深处的贪婪,简直就是魔鬼的手段,能够轻而易举的就把一个人给毁了,方才四五米高的金山差点儿群杀。

    带着一脸遗憾回到饭桌旁,李白刚坐下,苗家歌舞又再次上场。

    唱不完的歌,跳不完的舞,永远都挥霍不尽的快乐,这才是苗家的幸福,远远比金山银海更加珍贵。

    “小李,你是怎么做到的?”

    潇湘省反封建迷信协会会长刘九终于有机会问李白,他对突然变出一座金山,非常非常的好奇。

    有人变汽车,变飞机,变皇宫,变活人,甚至变长城,但是仔细去琢磨的话,总能有迹可寻。

    但是李白这一手,却如同雾里看花,无论如何也看不清楚。

    “就是这样做到的!”

    咣当!李白一挥手,一块砖头大小的金砖重重砸在桌面上,震得汤水酒水洒了出来。

    老巫师眼角直抽抽,还来?

    有完没完了!

    “……”

    作为业界翘楚的资深手彩大师,刘九不仅拥有过人的手速,同样也有过人的眼力,但是在这么近的距离内,他硬是没能看清楚这块金砖是怎么来的。

    “小李,你就不能别卖关子了吗?”

    老陈头终于忍不住了,他知道李白并不缺钱,真要诚心弄两块金砖囤着,也不是没可能。

    这并不别扭,黄金是国际通用的现金,购买力比美元、欧元和人民币都要好使,去欧美各国,携金砖出入境,根本没人拦,连海关都不查,如果换成白银或其他什么的,立马抽税。

    “这是秘密!要是让人知道了,还叫秘密吗?”

    李大魔头把所有人都钓足了胃口,然后……

    夜空中似乎有人在唱歌。

    我在仰望,月亮之上,有多少梦想在自由的飞翔……

    这是个天坑!

    一旦跌进去,恐怕永远都爬不出来。

    反正苗寨的老巫师是不想再招惹这个危险的年轻人。

    太可怕了,居然能够轻描淡写的直指人心。

    熊熊燃烧的篝火渐渐熄灭,曲终人散,只有那些不懂事的孩子还在抱怨着没有看到妖怪。

    来到苗寨的客人们分散到各家各户借宿,天气已热,只要一张床,一块毯,一只竹枕和一顶蚊帐就可以酣然入睡。

    屋外点着艾草编成的草绳,淡淡的青烟四处飘散,驱赶蚊虫小咬。

    夜深人静,习习山风穿屋入户,无需空调和风扇,空气温度和湿度自然而然的使人舒适。

    天边刚刚放亮,金色的晨曦穿过山尖上的嶙峋怪石撒入村寨。

    李白被屋外时不时一阵嘻嘻哈哈的声音吵醒,他睁开眼睛,看到几个小脑袋扒在窗台上,往屋里看来。

    因为被老巫师当作同行巫师来看,李白得到了一个独门小院,大概可以算作寨主套房的特殊待遇。

    在外面的墙头上,也同样坐满了半大小子,仿佛整个村寨的孩子都跑过来围观李大魔头睡觉。

    有什么好看的?

    又不是睡美人!

    如果这个时候能有个妹子把他亲醒,或许李白会考虑给一个奖励。

    可惜没有!

    妖女要不要?

    清瑶妖女自然是乐意的,李白的回答当然是滚粗,这玩意儿咬人

    “醒了,醒了巫师醒了”

    窗外一片欢呼声。

    “给变个妖怪要妖怪”

    “要金山”

    “变架飞机”

    有几个胆子大些的孩子七嘴八舌的叫了起来。

    这些小崽子们,果然没有一个会轻易死心。

    哪怕昨晚被爹娘抽了屁股,一夜过去,也依然不肯放弃。

    李白从床上坐了起来,揉揉眼睛,懒洋洋地说道:“想看妖怪吗?还想看其他的?”

    妖怪有,金山也有,飞机倒是没有,要不换个飞行法器凑合一下?

    “要要要”

    小院子里的孩子们就像炸了锅一样,兴奋的叫了起来。

    “好吧,先来个吃人的妖怪吧”

    走出屋门的李白正准备放妖怪。

    “干什么呐一大清早的看什么妖怪滚,都滚,回家吃早饭去”

    突如其来的暴吼,吓得李大魔头一哆嗦。

    一个年方五八的中年妇女突然出现在孩子们的身后,膀大腰圆,一手一个,抓起两个孩子直接拎了起来,看上去就像要吃人了。

    这大概就是苗家村寨的妖怪了吧

    李白也不知是怎么想的,笑眯眯地说道:“请看,妖怪”

    直接一指那个苗家中年妇女。

    孩子们先是一楞,随后反应过来,一阵大笑,笑声中带着尖叫,四散奔逃,转眼前逃得无影无踪。

    在这些孩子们看来,中年妇女比妖怪还要可怕,一定是母老虎变的。

    “李先生,您别开我玩笑了,早饭已经好了,您过去吃,还是给您送过来。”

    苗家的中年妇女丝毫没有因为被李白指为妖怪而生气,她也知道是哄孩子的玩笑话。

    “我待会儿过去吃。”

    李白开始打水,准备洗脸刷牙。

    “行,我带您过去。”

    苗家中年妇女完全将李白当作巫师来对待,语气格外尊敬,哪怕对方的年纪比自己还要小。

    “不用不用,我一会儿自己过去”

    李白指了指西边,那里正有食物的香味儿飘过来。

    村寨里统一提供早餐,大量食物凑在一起散发出来的味道,隔着老远都能闻到。

    尤其是在空肚子的时候,人的嗅觉敏感度会自动x。

    “行行,有什么事情尽管招呼我,就在左拐第三家,门口有石磨的就是。”

    中年妇女笑着点了点头,她丝毫不担心李白找不到自己,因为第二家是牛棚,再加上石磨,好找的很。

    李白点了点头,他的嘴巴被牙膏沫子给填满了。

    早饭过后便是统一活动。

    潇湘省反封建迷信协会会长,“鬼手”刘九与老巫师早就协商好的,为所有的客人们展示苗家赶尸和巫蛊之术的秘密。

    当然,除了赶尸,巫蛊之术只是一些简单的育虫,放虫及苗医草药之术,若是复杂了,客人们也看不懂。

    也就是身份地位十分超然的大巫师可以这么做,换成其他的普通巫师要是敢这样贸贸然把苗家的秘密公诸于众,恐怕早就被苗家自己人给直接弄死了。

    没有了秘密的苗家秘术,还能叫作秘术吗?

    即便有大巫师的亲自演示,但是一些苗家的不传之秘依然还是不能让外人知道。

    作客苗寨的人们也只能走马观花般看个皮毛。

    不过在看过之后,等同于打了预防针,再有人想要用神神鬼鬼的东西来骗他们,几乎很难被骗到了。

    苗家山寨原本就打算开放旅游业,赶尸、巫蛊和降头之术渐渐转变为表演艺术,作为活招牌的老巫师如此配合刘九会长,也是为了预演开业,在村寨正式营业前找出更多的问题,完善服务和旅游项目。

    苗家老巫师的生动演示,反过来衬托出反封建迷信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因为无知而被愚弄,给社会带来的负面影响不利于个人,也不利于家庭,反而会成为社会动荡的潜在不安定因素。

    上午统一观摩苗家的巫蛊之术,下午则是自由活动,可以在村寨内闲逛,也可以三三两两跟着苗民们进山,采集草药,野菜和菌类,甚至是打猎。

    活动项目有许多,可以满足所有人的不同喜好。

    然而下午四点多钟,村寨外面突然响起号角声。

    正在忙于活计的村民们不约而同的放下了手中的活,向号角传来的方向望去,一些青壮甚至直接冲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