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75节-不明白
    拿一分钱硬币当作护身符来发,刘九会长江湖走马这么多年,就没见过骗人居然如此不走心的,十万头草泥马席卷而过,好歹也给弄个靠谱点儿的吧?

    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

    钱江省反封建迷信协会把这故事当笑话来听听也就罢了,老陈头也没想到李白居然会恬不知耻的公然拿出来忽悠别人。

    那些黑人信了也就算了,反正会议结束,回到非洲后,也祸祸不到哪里去。

    潇湘省的人居然也信了,真的想要让这小子出手,这乐子就大了。

    现在可不是能够滥竽充数的时候,这次的对手是穷凶极恶的巫师,可不是苗寨里那个好说话的老巫师,一不小心就会和杨胖子一样,满脸青灰色,生死不知。

    钱江省协会好不容易遇到这么有趣的活宝,退休老干部们没人愿意看到协会又回到原来死气沉沉的模样。

    老陈头能够有勇气自揭家丑,也在情理之中。

    刘九会长也没想太多,主要是因为一方面钱江省协会的人是客人,不宜让他们置身险境,另一方面听陈永这么说,让人哭笑不得,他苦笑着说道:“那还是算了!”

    老巫师缓缓说道:“你们……都看走眼了!”

    什么?

    刘九会长和老陈头一怔,带着惊讶,齐齐望过来。

    “他确实是一位巫师,实力恐怕还在我之上。”

    老巫师神情淡然,仿佛只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实。

    “啊!”

    刘九会长一时间无法完全相信。

    “不会吧?”

    老陈头也是一脸意外,这小子明明就是不着调的样子。

    “他说的一直都是真话,而是你们下意识的刻意忽略了。”

    老巫师目光如炬,看破了李白有意无意营造出来的认知障碍。

    明明说的是真话,旁人却坚定不移的认为是胡话,甚至是玩笑。

    产生这种诡异认知的人还不止一个,甚至还彼此互相影响,不断加深。

    “是这样吗?”

    虽然觉得苗寨老巫师龙老先生说的很有道理,但是刘九会长依然还是有些将信将疑。

    姜是老的辣,老陈头回忆了一会儿,似乎也察觉到了一些诡异之处,他咬牙切齿地说道:“好像还真是这样,这小子会催眠术,水平不差!”

    老陈头虽然知道李白擅长催眠术,但是却并不知道这家伙的水平已经达到了需要国家注册在案的大师级。

    “催眠术啊,难怪了!蛊术中有迷魂蛊,梦蛊……离魂蛊,降头术中也有失魂引、入梦杀……唤魂术,都与催眠术有关,自然能够算作是巫师。”

    仿佛老陈头的话印证了自己的猜测,老巫师一脸果然如此的点了点头,如数家珍般报出了一堆巫术名称。

    催眠术源自于祝由术,祝由术又被称为巫术,苗家巫术起始于蚩尤,同属炎黄一脉。

    因此李白的催眠术与老巫师的苗家巫术几乎一脉相承,两人偏偏又同样从事医疗行业,一个是精神专科,一个是苗医,说是同行,还真是一点儿都没错。

    老巫师可以被称为中医师,李白同学自然也可以被称为巫师,完全没毛病。

    老陈头之所以会认为扯淡,实际上他被自身的经验知识束缚,无法看到那些非常规的东西,自然不知道其实还可以这样解释。

    这个时候,又有人被送来,却是苗寨的村民。

    “阿彩,阿彩!”

    一旁的苗人汉子阿力脸色大变,他看到自己的妻子人事不省的被人抬了过来。

    阿力完全没有想到,居然是示警牛角的主人中了招,与杨胖子一样,脸色青灰,昏迷不醒。

    “又是一个,还是痋术,有人在故意针对我们。”

    老巫师重复了一遍在杨胖子身上的检查过程,叹了口气,再次捏碎了一个药丸子混着凉水,让阿力给自己的婆娘服下。

    犯禁巫师袭击的对象不止是潇湘省反封建迷信协会的人,还有苗寨村民,显然打算是一网打尽。

    “那就只有请小李帮忙了。”

    这个时候也只能把死马当活马医,刘九同意了老巫师的提议。

    小李真的是巫师?

    虽然不得不接受这个结果,老陈头依然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连李白自己都不知道,精擅于催眠术的人,往往会在不知不觉间将自己的意志融入到平常一举一动中,形成某种暗示。

    这种细微之处的影响,可以携带极大的信息量。

    比如说,李白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从异界回归的秘密,那么偶尔在不经意间漏出的马脚,就会因为无时不刻的暗示而让察觉到的人自行脑补歪楼。

    飞剑?那是磁动悬浮飞行器,跟磁悬浮火车一样。

    雷法?一定是计算好天空中的雷云电荷,暗中布置了引雷针,激发放电现像。

    把人变成小狗?一定是幻觉,自己眼花。

    飞起来?背后说不定吊着威亚呢?

    明知道不靠谱,却深信不疑的案例在现实世界中屡见不鲜,哪怕真有人说屎是香的,说不定会有一堆人跟着喊真香,真香……

    专业的催眠术大师就像拥有无形的个人领域,任何踏入其中的人,都会身不由己的受到影响。

    非专业的社会上层人士却往往会因为意志格外坚定和自信,从而形成某种特殊的势,例如上位者的气势,个人感染力,也会对他人造成一定的影响。

    再弱一级,便是气质,因为掌握某种东西,在不经意间表现出来,同样也是通过细节让其他人感知到。

    正在给孩子们变零食把戏的李白对村寨外面的号角声并没有任何反应。

    他压根儿就不知道其中的含义。

    苗家的娃子们只顾着眼前的各种零食,也没有在意那些号角声。

    天塌下来反正有大人顶着,他们也帮不上什么忙,零食要比妖怪和金砖有趣多了。

    “变”出来的零食不少,倒也不用担心孩子们你争我抢的打起来。

    只有那些对零食已经有一定抵抗能力的大孩子,才会皱起眉头听了一会儿后,飞奔着离去。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李白不再往外丢零食,接起了手机。

    来电显示是老陈头。

    “李白,你去哪儿了?赶紧到鼓楼这边来,出事了!”

    电话刚接通,就听到老陈头的声音。

    “出事了?”

    李白还没来得及问,老陈头就急匆匆的挂断了电话。

    他很快联想到了之前村寨外的号角声,随手拉住一个正在用力撕扯包装的孩子,问道:“外面的号角声是什么意思?”

    七八岁的小鬼手脚十分利索,已经把包装袋扯了个大开,正准备动手,随口道:“那是喊人帮忙的号角声,不是遇到野猪,就是被蛇咬了,要不就是摔了,刚才那声是阿彩姐姐的号角。”

    急急忙忙掏出一块夹心饼干,美滋滋的塞进嘴里。

    果然是出事了!

    李白站起身,在下一秒,消失在孩子们的面前。

    “呀!”

    “人不见了!”

    “飞走了吗?”

    “去哪里了!”

    孩子们东张西望,没有找到李白的身影。

    李白很快来到村寨中央的鼓楼前,那里是一大片空地,也是昨晚举办篝火宴会的地方。

    几张竹床摆在长板凳上,一字排开。

    许多人围在附近,留在村里的大人几乎都赶过来了。

    苗家古寨里的老巫师,潇湘省反封建迷信协会的会长,“鬼手”刘九,还有老陈头都在床边。

    “小李,小李,出事了,你快来看看!”老陈头一看到李白赶到,连忙把他拉到一张竹床边。

    “杨胖子?”

    李白看到竹床上那个光头胖子,脱口而出。

    “怎么说话的,你至少也得喊一声杨叔叔,或者杨主任。”

    老陈头没想到杨律在李白这小子的心目中居然有这么个歪名。

    他想生气又气不起来,话说,还真的很形象。

    “别管什么叔叔,还是主任,叫胖子也没关系,李医生,你给看看,能不能治?”

    作为会长,刘九压根儿就没想过计较,胖子就胖子吧,本来就胖,叫秃子也行,事实如此,算不上诽谤。

    至于胖子本人是怎么想的,他就管不着了。

    “中毒了?”

    光看杨胖子的脸色,李白就猜了个差不离。

    这是正常人的脸色吗?

    是个正常人都能看出来吧?

    老巫师郑重其事地为李白解释道:“是痋术的痋毒!李医生,你可有办法解开?”

    “藤树的藤毒?噢,我明白了。”

    李白摸着自己的后脑勺,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他满脸写着不明白。

    老陈头与刘九互相对视一眼,心里凉了半截。

    连老巫师的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说好的巫师呢?怎么连痋术都没听说过!混假的吧!

    李白还真就没听说过。

    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二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三者齐备的青蛟妖女,能比她还要毒的玩意儿,恐怕天下罕有。

    是不是痋,还是毒,对于李白和清瑶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痋毒是什么,能吃吗?鸡肉味儿吗?

    “我再想想办法!”

    老巫师觉得自己之前有些想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