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77节-互相算计
    蛊蝎不是寻常山蝎,而是苗家巫师亲自配种并培育的特殊蝎种,不仅个儿大,甲厚,精力十足,蝎钩更是剧毒,被撩上一下,没有苗医专门配制的解药,否则必死无疑。

    蝎毒价比黄金,是重要的药物原料,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制药公司上门收购,蝎壳富含几丁质,蝎子的内脏和富含异种蛋白的肉质都拥有极高的经济价值。

    不过有点儿像杂交水稻,只有一代存在优势,第二代就会迅速退化,变得平庸。

    因此这座苗家古寨的蛊蝎是独一无二的品种,为李白精心挑选的蛊蝎一个个足以有成年人拳头般大小,每只都有五两,比大闸蟹还大个儿,在调味面糊里一沉一提,张牙舞爪的丢进油锅,在嗞嗞啦啦的气泡包裹中,还想要试图爬出来,足见其生命力之顽强。

    幸好锅大油深,这才炸得外脆里酥,连钳子带尾巴,吃在嘴里就像是裹了鸡蛋的炸石蟹,满满都是美味的蛋白质。

    至于寄生虫,那是绝对没有的,蛊本身就是最大的寄生虫,在苗家巫师的培育下,怎么可能被其他虫蟊所趁。

    一大盆异香扑鼻的炸蛊蝎,有三十二只进了李白的肚子,还有十八只被清瑶妖女给劫了胡。

    论起抢吃,李大魔头居然还抢不过妖女。

    后者是一口一个,干脆利落,要不是他先发制人,指不定这盆炸蛊蝎大部分会落到谁的嘴里。

    即便被妖女抢食了一部分,三十来吃蛊蝎依然让李白吃的心满意足。

    等回头直接下单,把寨子里的蛊蝎全部包圆。

    一只蝎子400块,两百只才8万块,一年顶了天才二十万。

    至于制药公司和其他巫师,Who care?

    不服气的尽管找上门来!

    -

    在享用过一顿让人心满意足的晚饭过后,李白背着手在村寨里闲逛消食(巡逻?)。

    既然已经答应了老巫师,他就有责任临时庇护这座苗家古寨。

    部分经不住岁月侵蚀而坍塌的寨墙被重新修补,成年人也没有办法轻易攀爬。

    往日里的安逸平静不复存在,村子里弥漫着紧张的气氛,连喜欢在外面嬉闹的孩子们也被早早的赶回家里。

    日落时分,火把被早早点起,插在寨墙上和路边,寨门和巷口都能看到提着竹弓和苗刀的苗家青壮。

    跟着刘九会长作客苗寨的客人们都被集中到鼓楼。临时搭起竹棚,以便于老巫师照顾。

    老巫师坐镇鼓楼,李白在寨内游走,一动一静,防备着那位不知名的痋术巫师。

    夕阳落下后的黑暗中,似乎有一双眼睛正在紧紧盯着村寨。

    苗寨老巫师邀请的助阵援军还没有抵达,坏消息却提前传来。

    村寨外的出山小路发生至少两处局部坍塌,这意味着那些援军只能步行前来,而且村寨内的电动观光车也没有办法开出去接应,不得不掉头返回。

    既没有发生地震,也没有突降暴雨,莫名发生的坍塌并不正常,老巫师等人从中嗅到了一股阴谋的气息。

    在村寨里走了几圈,悄然留下一些法阵的李白便自告奋勇,前去接应那些应邀而来的巫师。

    老巫师原本想要反对,可是李白却认为自己可以充当诱饵将那个痋术巫师吸引走,并不会让村寨防备空虚被外敌所趁。

    经过深思熟虑后,老巫师和刘九会长最终还是同意了这个提议。

    这是一箭双雕之计,既能够调虎离山,也能够接应被堵在山外的援军。

    李白根本无惧痋术,是寨子里能够外出的最佳人选。

    换成其他人,恐怕没走出多远,就会遭到暗算。

    也不怕对方不上钩,一旦山外的巫师抵达村寨,区区痋术就不足为虑。

    恐怕对方还并不知道,村寨已经有了应付痋毒的解药,并不是一筹莫展。

    “阿力,你跟着李医生,要保护好他。”

    老巫师把自己最得力的助手派给了李白。

    苗家汉子重重拍了拍厚实的胸脯,斩钉截铁的说道:“大巫师,阿力一定会豁出性命,谁想要动李医生,先踏过我阿力的尸体。”

    他身上披着一件简陋的竹甲,腰间还挂着一支锋利的苗刀,背后还挎着竹弩,这是山里人拼命的最好装备。

    以前寨子里还有土枪,后来被公安收走了。

    “阿力,没人能伤到我,你要先保护好自己,明白吗?”

    李白为了证明自己的话,还把软趴趴像面条似的青蛟拎了出来。

    真是很让人怀疑,这条宠物蛇能保护谁?大概只能下锅吧!

    “嗯嗯!阿力知道了。”

    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装的,阿力一个劲儿的点着头。

    出了寨门后,阿力提着一支手电筒,释放出雪亮的灯光。

    他对附近的一草一木了若指掌,哪怕是水泥小路上的一条裂纹都清清楚楚,有没有手电筒完全没有任何区别,专门带了手电,却是为了给李白照亮脚下的路,一边照着,还一边提醒。

    “李医生,那个巫师会偷偷溜进寨子里吗?”

    离开寨子后,阿力便有些担心。

    如今寨子里的防备力量弱了一筹,就怕那个痋术巫师趁虚而入。

    “你说咱们俩这里好下手,还是寨子里好下手?”李白没有回答,却反问了一句。

    阿力的手电筒灯光忽然乱晃了一下,沉默了片刻,瓮声瓮气地说道:“好,好像是我们俩!”

    对付两个人容易,还是对付整个村寨的人容易,这个答案显而易见,就算是憨直的阿力也能够立刻作出判断。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真是让人无可奈何的答案!

    阿力十分清楚这一路不会太平,还是毫不犹豫的选择拼尽全力保护李白抵达出山的地方,与那些远道而来的巫师会合。

    这关系到村寨的生死存亡,哪怕牺牲自己的性命也是值得的。

    “首先,你要先保护好自己,只有这样才不会给我添乱,免得不小心把你也给一起灭掉了。”

    李白看到了前方坍塌的乱石,量并不大,堆起一米多高,却覆盖住了整个路面,足以让车辆无法通过。

    很显然这是刻意的针对行为。

    如果想要重新疏通,至少得等到明天天亮后才可以,一晚上的功夫足以发生很多事情。

    “是,是!”

    阿力一脸诚惶诚恐,他也不想被李白失手干掉,简直是太冤枉了。

    吱儿!

    一声轻啸夹杂在附近的虫鸣声中。

    走在前面,正准备翻越乱石堆的李白突然回转身,伸手在阿力面前一捉。

    “什么?”

    阿力陡然一惊,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人暗算!”

    李白晃了晃手上的一支细针。

    不知是什么材料制成,十分轻巧,黑中透红,前端十分尖锐。

    “猬刺?”

    跟着老巫师久了,阿力也耳濡目染的学了不少东西,能够分辨出一些不同寻常的奇怪事物。

    当他看到李白方才拦下的那支细针,脑门上立刻冒出一片冷汗。

    猬刺便是刺猬背脊上最坚韧的那一小搓细刺,别看密密麻麻的尖刺彼此没什么分别,其中还是有一些细微的不同,质地更加坚韧,更加笔直。

    经过特别饲养的刺猬身上提取的那些特殊细刺往往还带有螺纹,不仅可以往空心的刺体内注入毒剂,以吹管发射出去后,不仅无声无息,甚至还能够钉在铁板上。

    要不是李白拦了这一下子,这支猬刺说不定会从阿力的面部,射入他的脑子里,后果不堪设想。

    仅仅就在这么一瞬,阿力便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圈。

    好险!

    苗家汉子终于明白过来,李医生为什么一定要再三提醒他先保护好自己。

    他对无声无息袭来的猬刺完全没有任何防备能力。

    “出来!”

    李白捡起几块石头,狠狠掷向猬刺飞来的方向。

    疾飞的石块携带力量极大,在啸叫声中砸入草丛,擦碰到的枝叶无不粉碎。一条条通道被生生砸了出来。

    如果砸到人的话,一块石头说不定能够从前胸砸到后背。

    对方既然使用了如此歹毒的暗器,那么李白也不再留手。

    但是当他出手反击的时候,对方在一击不中后,已经立即悄然撤退。

    那些石头除了砸翻一些花花草草,完全徒劳无功。

    “人不见了!”

    看到那些一片狼藉的草丛,阿力将竹弩端在手中,暗暗心惊。

    这得多大的手劲儿,才能造成这么可怕的破坏。

    “可惜了!”

    李白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俯身捡起一块石头,轻轻一捏,立刻碎成均匀的小石子。

    他一边继续前行,一边时不时将一粒小石子弹入草丛中。

    若是在异界,他的琉璃心可以笼罩半径一百五六十丈,如果有什么东西藏在附近,根本无所遁形,也不会用到打草惊蛇的小手段。

    “咦,什么味道?”

    阿力吸了吸鼻子,突然脸色大变。

    当他意识了什么,却已经来不及了,眼皮子莫名变得重若千钧,头脑昏昏沉沉,一头栽倒在地。

    嗡嗡!嗡嗡!嗡嗡!

    黑暗中响起低沉的振翅声,数个指头大小的东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飞扑向李白的后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