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78节-王一样的妖女
    突然大作的嗡嗡声极具迷惑性,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忽前忽后,位置仿佛飘忽不定,让人难以捉摸。

    然而那些小黑点即将触碰到李白时,一抹青芒乍闪即逝,所有的嗡嗡声戛然而止。

    “呸呸呸,什么玩意儿!”

    青蛟妖女施施然的缠在李白脖子上,一边宣示自己的主权,一边往外面吐着什么,小声抱怨着。

    魑魅魍魉也敢来抢她的东西!

    原以为飞过来的这些小东西会和苗寨的蛊蝎一样好吃,结果让清瑶大失所望。

    早知道一通风刃,将它们直接乱刃分尸,白白浪费了那么多期待。

    “苍蝇?”

    当那些会以声惑人的小飞虫进入李白的琉璃心三尺之地后,他在第一时间感知到了它们的模样。

    模样看上去就像加大号的苍蝇,每一只足有成年人的拇指那么大,口器却是一厘米长的尖刺,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

    这绝对不是普通品种的苍蝇,而是苗家的蛊,但是拿“苍蝇”育蛊,李白觉得对方简直就是巫师界的奇葩,拿什么当蛊虫不好,非得拿苍蝇,难道是为了产量大?

    至于是不是痋虫就不得而知了,对于一人一妖而言,反正都没有任何区别。

    李白检查了一下倒在地上的苗家汉子阿力,只是中了毒香,晕了过去,一时半会儿不会有生命危险,便放下心来。

    李白不知道藏在暗处的对手有几个,他干脆先拿言语来激将,大声道:“出来吧?你再躲着,我就带着阿力回去了。”

    “我的青虎虻呢?”

    远处一个令人寒毛直竖的阴森声音传来,随即又有轻微的嗡嗡声响起。

    听声音像是一个老太婆。

    李白看了一眼满地支离破碎的虫尸,说道:“你买过保险吗?”

    “你什么意思?”

    对方的思维显然没能跟上李白的节奏。

    “恐怕你没的赔了!”

    李白耸了耸肩膀。

    “……”

    仿佛直接气崩了,对方好半天才再次开口,勃然大怒道:“你这是在找死!”

    青虎虻可不是苍蝇,培养起来并不容易,一眨眼的功夫就损失了七八只,让青虎婆婆肉痛不已。

    青虎虻蛊繁殖起来虽然产卵数量不少,每只母蛊可以一次产卵800-1000粒,但并不是每一只母蛊的卵都能成功孵化.

    一千只母蛊,往往仅有一只母蛊的卵才能成功孵化,其他的都是死卵,在孵化的那数百粒卵里,也只有十分之一才是青虎虻,其他的都是平凡虻类,最终会成为羽化成虫后的青虎虻兄弟的口粮。

    “对啊!我正在找,你有吗?”

    李白这话大概算是不知死活吧?

    “小辈,你好大的胆子!去,给我把他撕了!”

    老妇话音刚落下,嗡嗡声猛然大作,如同铺天盖地般的上千个小黑点仿佛发现了鲜美可口的血肉,在夜幕中蜂拥着扑向李白。

    以虻为蛊,这是一种十分残忍的蛊虫,虻贪食血肉,可以轻易将人畜叮食的遍体鳞伤,血痕累累,成为蛊虫后,更加变本加厉。

    千余只性情凶猛的青虎虻飞行速度极快,令人防不胜防,一拥而上的扑咬足以将一个大活人瞬间撕扯得皮开肉绽,浑身不见一块好肉,甚至露出森森白骨。

    虻类飞行声音极具迷惑性,又被人们称为“瞎碰”或“瞎虻”,但是虻却往往会趁机偷袭成功,撕下一小片血肉后逃之夭夭。

    这东西咬人向来是钻心的疼,而且还会携带病毒,使人畜引发疾病,由巫师精心饲养的青虎虻蛊更是绝非善类,若是被咬上一口,恐怕会和中了痋毒的杨胖子一样,有生命危险。

    空气中突然毫无征兆的响起一片裂帛般嗖嗖嗖轻啸。

    密密麻麻的青虎虻如雨点般坠落,落地时便已经是四分五裂的残尸。

    聚风成刃,削铁如泥,数量密集的风刃屏障对付一些青虎虻,简直是牛刀宰小鸡,双方完全不在一个数量极上。

    完全不费吹灰之力的解决了那些烦人又难吃的小虫子,清瑶妖女丝毫没有任何成就感,自顾自懒洋洋的打着呵欠。

    这些小东西都不能吃,真是没诚意!

    “我的青虎虻!”

    青虎婆婆听到自己的虻蛊振翅声突然消失,立刻意识到了什么,凄厉的怪叫起来。

    加上之前损失的那几只,她带出来的这一千多只青虎虻全军覆没,甚至没有多撑一秒钟,就像义无反顾的冲进了绞肉机,无一幸免。

    对于一位巫师而言,不啻于断去了一臂。

    青虎虻繁育不易,幼虫期十分脆弱,温度和环境变化过大都会造成大面积死亡,必须泡在特殊的药水里,以蜂王浆为主食,每隔一段时间喂食巫师的精血才能顺利长大(虻的幼虫还真是吃血的,以血喂蛊便是出自这里)。

    羽化后的寿命不超过四个月,每个季度也就成功育了一千五百只左右,耗费极大,运气不好的话,也就两三百只的样子。

    要不是幼生期培育不易,虻蛊倒是一种非常完美的蛊虫。

    损失了全部的青虎虻后,青虎婆婆满脸狰狞的拿出一支骨笛,放在嘴边吹了起来。

    清亮尖锐的笛声忽高忽低,附近突然沙沙声大作。

    “怎么了?”

    李白嗅到夜风中卷来一股腥气,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接近,四面八方悉悉索索声大作

    “她在唤蛇!”

    倒是清瑶妖女察觉到了笛声中的异样。

    “哦!”

    李白的反应立刻变得平淡起来,反而好整以暇的等待着。

    一群蛇而已!

    哪怕来得再多,也只不过是被做成蛇肉羹,椒盐蛇段,红烧蛇肉……

    好吧!

    李白还真没放在心上,又不是没吃过!

    笛声越发急促,诡异的沙沙声越来越近,将李白和躺在地上人事不省的阿力围在中央,草丛里的唧唧虫鸣也尽皆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知道是被群蛇给吓到,还是直接被吃了。

    李白捡起掉在地上的手电筒,往四周围照去,各种各样的蛇类出现在光斑内,一个个吐着信子,触目惊心。

    它们互相纠缠,压住了野草,缠上了灌木枝条,攀爬上了岩石,方圆十几丈内一下子变成了蛇的世界,有无毒蛇,也有一口致命的毒蛇,银环,五步,眼镜蛇,应有尽有。

    笛声暂时中断,黑暗中的老妇狞笑道:“小辈!你现在求饶还来得及!”

    “老太太,你抢我台词了,麻烦你了解一下自己身边?”

    李白好心的提醒对方。

    天地良心,他是真的好心。

    “什么?”

    青虎婆婆突然发现,不知何时,自己也被那些蛇给围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

    笛声中的指令明明是让蛇群围住那个狂妄的年轻人,为何会将双方都围了起来。

    青虎婆婆想不明白,李白却是从容不迫。

    特么的喊蛇群来威胁自己,这不止是班门弄斧,关公面前耍大刀,还是在派出所里耍流氓,碰瓷120救护车。

    青虎婆婆不甘心的再次吹奏骨笛,蛇群骚动,许多蛇直立起身子,微微摇晃,作出了反应。

    可是在下一刻,密密麻麻的群蛇却是将青虎婆婆围得更紧了,反倒是李白这边没有了包围圈,他好整以暇的站在圈外,作为一个专业的吃瓜群众,给这个老巫婆点赞,喊六六六。

    引蛇自围,画地为牢,实在是没有比这个更离谱的事情了。

    李大魔头默默的拿起手机,打开闪光。

    拍照!

    咔嚓!咔嚓!将老巫婆惊惶不安的丑态上传到微信朋友圈里,这里的信号还真好!

    十几秒后,苗寨里的老陈头点赞,并且回复:“抓到人啦?”

    随即杨胖子点赞,回复:“替我报仇啊!”

    潇湘省反封建迷信协会会长,“鬼手”刘九:“干的漂亮!”

    无以为报,点赞送上。

    苗家古寨的老巫师的微信用不太利索,没有吭声,倒是一堆加好友的请求蹦了出来,密密麻麻有上百个。

    有潇湘省协会的会员,有外省的嘉宾,还有寨子里的苗人。

    “你又在搞事情?”

    钱江省反封建迷信协会会长的王老头居然还没睡觉,直接在照片下面劈头盖脸就问,还不忘跟着点赞。

    随后副会长邹学平点赞,

    干事席建国点赞,

    干事巫诚点赞,

    干事宁思勇点赞,

    干事司马照点赞,

    退休老干部们一个都没睡,队形那是相当整齐,硬是一个都没少。

    “李白,你遇到鬼啦?”

    这是美女主播董可妍,她不应该在睡美容觉么?也来凑什么热闹!

    李白很少发朋友圈,当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惹来那么大的动静。

    “小子,是不是你搞的鬼?”

    借着李白手电筒的亮光,青虎婆婆气急败坏。

    这老巫婆自己心里就没点儿逼数吗?

    “不不不,跟我没关系!”

    李白像是个老实孩子似的直摇头。

    清瑶妖女化蛟前便是化形境的青蛇妖,一百万支骨笛都抵不上她的一个小眼神儿。

    如今血脉进化,蜕去凡种蛇身,曾经又成功升龙,即使如今回返蛟身,却比其他蛟类更加强横几分。

    听骨笛的,还是听青蛟妖王的,蛇尾巴都能想明白的道理,青虎婆婆却依旧被蒙在鼓里,头顶上空仿佛飘着一个大大的“冤”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