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80节-警告
    面对巫师们七嘴八舌的提问,李白有些招架不住,连忙直摇头。

    “我什么都没问,等公安局的人来了再说。”

    “你报警了?”

    年长的巫师一脸不可思议,其他人也是同样难以置信的表情。

    巫师之事,由巫师了,这是三湘之地不成文的规矩。

    善于借助自然之力的巫师怎能当作普通人来看待,戴上手铐,关进监狱?

    如果是有坚持有原则的巫师倒也罢了。

    对于那些心术不正,无法无天的巫师来说,简直可以肆无忌惮的搞事情,看守所和监狱三天两头就要出乱子,因此死个把人就和家常便饭一样。

    “不行吗?”

    李白直犯嘀咕。

    好对付的丢公安,难对付的扔后宫,这不是一贯的套路么,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怎么到了潇湘省这里还不好使了?

    苗族、土家族、侗族和瑶族的巫师们互相对视一眼,脸上不约而同的浮现出苦笑。

    他们此时此刻的心情,就和龙头寨老巫师发现李白没听说过痋术的反应完全一模一样。

    这家伙一定是假巫师吧?

    “李医生,你能看出来,那个巫师用的是什么巫术吗?”

    年长的苗家巫师便是龙头寨老巫师口中的吴佬官,他觉得把李白称呼为医生更加合适些,连最基本的巫术常识都不具备,被称为巫师实在是有些名不符实。

    “老的会驱使像苍蝇一样的虫子,个儿挺大,有我大拇指那么粗,口器像针一样,叫什么青虎虻,还会吹笛子驱蛇,小的是她孙子,用一支吹管发射猬刺,还挺厉害的,咦?你们怎么不走了?”

    李白连说带比划着介绍那个老巫婆和她孙子小虎的路数,说着说着,突然发现后面的人没有跟上来,一个个站在原地,就像见了鬼似的目瞪口呆状。

    “嘶嘶!”

    一众巫师满脸惊容的倒吸着冷气。

    “李医生,你说的可是青虎虻?”

    年长的苗家巫师吴佬官郑重其事的再次确认,似乎自己听到了不得了的信息。

    “没错啊!好多呢,飞起来乌泱乌泱的,怪吓人的。”

    李白点了点头,一群尖嘴大苍蝇而已,至于吓成这样吗?

    “应该是没错了!”

    一位土家族的巫师(梯玛,又称为土老司)与其他几人互相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仅仅是这些线线,就足以让他们分辨出老巫婆的身份。

    “是谁?”

    李白注意到了他们的奇怪反应。

    “青虎婆婆!你真的遇到了她?”

    吴佬官不住的上下打量李白,觉得他遇上青虎婆婆后,还能毫发无伤的站在这里,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青虎婆婆凶名极盛,惹到她的人极少能够留下全尸,显然这个年轻人完全打破了这个常例。

    年长巫师又不得不重新衡量这位李白医生的实力。

    李白十分肯定地说道:“如果那个老巫婆就是你们所说的青虎婆婆,没错,我遇到的就是她。”

    巫师们往往各有绝活,师傅和徒弟各自擅长的未必都是同一样本事,能放大苍蝇,还能驱蛇,应该没有多少人精通,再加上性别和年纪,圈子就更小了。

    “你用什么办法打败了她的青虎虻,那些蛇……”

    侗族巫师还是有些无法相信,被李白擒获的那个巫师就是凶名赫赫的青虎婆婆。

    之前微信朋友圈转发的那几张照片里,痋术巫师被群蛇困住,看到的人压根儿就没想到,居然会是青虎婆婆引蛇自困。

    这种反噬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那些大苍蝇?弱鸡的很,还没靠近我,就噼哩啪啦掉了一地,全死啦!然后那个老巫婆吹笛子召来好多蛇,可惜学艺不精,反而把自己给困住了,嗯,我就逮到了她的孙子,小屁孩子没什么用,两三下就打躺了。”

    李白觉得自己欺负了个熊孩子,怪没成就感的。

    尽管他说的轻描淡写,可是巫师们却没有一人敢就这样简简单单的当作故事来听。

    青虎婆婆被击败的经历,简直就像大学生被小学生给揍了,不仅打趴了,还给打哭了,整个过程怎么听怎么觉得荒诞不羁。

    “我们先去看看吧!”

    年长巫师吴佬官觉得自己还是亲眼目睹更放心一些。

    其他巫师齐齐点头,可别闹了笑话。

    不过无论如何,擅用禁忌痋术伤人的巫师也是死定了,没有巫师会放过这种败类,哪怕对方是青虎婆婆,尤其还是抓了个现行。

    一行人在水泥小路上徒步而行,又翻过了两座阻断交通的乱石堆。

    在两个小时后,终于看到了被群蛇围在中央的两个人。

    被李白亲手逮到的那个吹猬刺的半大小子已经醒了过来,他和奶奶青虎婆婆相距不到两步,却犹如天堑。

    老巫婆依旧不肯死心,仍然在吹着万蛇笛。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青蛟妖王的命令就像本能一样烙印在每一条蛇的骨子里,谁敢违背?

    就算坦克压过来,也休想让它们挪开半步。

    即使清瑶和李白离开了,蛇群也不是一支万蛇笛能够驱使的。

    笛声越来越苍凉,青虎婆婆也越来越绝望。

    “青虎婆婆,真的是你?”

    不远处一群人走来,其中有人三步并作两步,抢在前面,难以置信的指着被蛇群围困住的老巫婆。

    其他人也惊呆了,没想到竟然真的是凶名赫赫的青虎婆婆,如今居然毫无反抗能力的被困在这里,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吴佬官,你们是来看笑话的吗?哼!什么时候阿猫阿狗也敢踩到五老峰的头上。”

    青虎婆婆看清了来者,轻蔑地冷哼了一声。

    她有自己的骄傲,不容许其他人来践踏。

    “怎么说话的?老实点儿!来一百条蛇,把她孙子压住!”

    李白一瞪眼,指着老巫婆的孙子。

    特么的谁让你威胁我的家人,就先拿你的孙子开刀。

    被异界术道中人称为大魔头的家伙,神马尊老爱幼,统统没有的事,他就喜欢恃强凌弱,不择手段。

    只要念头通达,开心就好,管那么多干什么?

    缠在李大魔头脖子上的清瑶妖女看似不经意的吐了吐猩红色蛇信。

    蛇群立刻沸腾起来,上百条蛇蜂拥有扑上惊恐的半大小子,顺着他的腿往上爬。

    青虎婆婆的孙子小虎几乎快要吓尿了,他连连尖叫,不顾自己有可能被毒蛇咬到,拼命把爬到自己身上的蛇给扒下去,可是一双手怎么可能抵得过群蛇缠身,转眼间冰冷的蛇躯就淹没了他。

    每条蛇重约两斤左右,一百条就是至少两百斤,直接把小虎给压趴下了,只露出口鼻能够呼吸,四肢和身体完全动弹不得,而且身上大部分都是三角脑袋的毒蛇,一看就不好惹,生命危在旦夕。

    “不要!放过我的孙子,都是我的错!不要伤害他!”

    方才还傲视吴佬官等人的青虎婆婆整个人当场崩溃了,小孙子是她的命根子,宁可拼着自己的性命不要,也不能让小虎受到半点伤害。

    不老实就欺负你孙子,这一招老好使了。

    巫师们的眼睛都直了。

    大大您就不能撒点儿药,要不念几句咒语,好歹打几个手势也行,就这么冲着蛇群颐指气使,这些不懂人话的长虫能听懂吗?

    偏偏就这么不靠谱的事情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发生了。

    一百条蛇,特么的还会数数了,直接把青虎婆婆的孙子给来了个百蛇缠身。

    可以想像到青虎婆婆在发动万蛇噬人的时候,会是一副什么样的可怕场面。

    “需要学习一下我党的政策吗?”

    或许是因为老爹的关系,李白对这些无法无天的家伙感到神烦。

    “我服了,我服了,我再也不敢了!”

    比起五老峰的指令,青虎婆婆还是不得不面对现实,自己的孙子比任务更重要。

    “这一次下不为例,再有下次!哼哼,你懂的!”

    李白竖起食指,警告意味分明。

    异界的天宫之主,带领东土术道与武道对抗西人入侵和天外邪神降临的领袖,一旦郑重其事的发出警告,不容置疑的上位者气势就会重新显现出来。

    一股莫名寒意会毫无阻碍的侵入到灵魂深处,留下烙印,让人无法生出一丝反抗之意。

    不止是青虎婆婆,连其他巫师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在他们眼里,仿佛看到了一个踏在万千尸骸之上,凶焰涛天的大魔王。

    这是一位什么样的恐怖存在,简直太吓人了。

    恐怕连巫师都无法形容这样的存在,年长巫师吴佬官不得不承认自己走眼,低估了这个年轻人。

    “都散了!”

    仿佛言出法随,群蛇向四面八方游去。

    尽管其中相当一部分是青虎婆婆从别处带过来的,对于张家界的自然环境来说,短时间内会有影响,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很快就会融入进去。

    一些巫师注意到了李白脖子上的青蛇,有不少巫师是驱蛇的,意识到这条青蛇有些不同寻常,想到这里,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蛇群散去,半大小子脸色青白的瘫倒在地,人事不省,青虎婆婆连忙扑了过去,上上下下仔细检查了一番,终于放下心来。

    小孙子只是被吓晕了,并没有被蛇咬到。

    检查完毕后,青虎婆婆心中涌出深深的惧意,她从未见过有谁能够像这个年轻人一样,将群蛇驱使到这种程度,自己的万蛇笛在对方面前,简直就是个笑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