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81节-苗寨的担当
    把蛇群统统赶走后,李白觉得脖子被清瑶妖女勒得慌,非常不满的扯了下来,像大风车似的一阵乱转,飞快卷成一团,随手塞进口袋里。

    大热天的冒充什么围巾啊!

    巫师们几乎有些看傻了。

    青蛇应该是蛇王吧?

    像这样粗暴对待,不会生气咬人吗?

    咬啊!怎么不咬?

    更不能给惯着!

    苗家的年长巫师吴佬官不得不承认,这个年轻人如果是巫师的话,绝对是一位大巫师。

    难怪龙头寨的大巫师龙乞康会认可对方的巫师身份,而不是称呼其为医生,自己此前显然是想差了,心底立刻忍不住一阵惭愧。

    幸好这个年轻人没有计较。

    等青虎婆婆将自己的小孙子弄醒,李白一点儿也不耽误时间,催促道:“走了!别磨蹭。”

    他没想过把对方捆起来,或者下什么禁制。

    根本没必要!

    自己的警告就是最好的束缚,直入心神,一般人很难生出对抗的心思,更何况这个老巫婆已经斗志全无。

    苗族、土家族、侗族和瑶族四族的巫师们原本还有些担心,却没想到青虎婆婆凶焰不复存在,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老老实实地跟着李白往龙头寨方向走去。

    青虎婆婆的小孙子,半大小子小虎看到李大魔头已经有了心理阴影,丝毫不敢生出半点逃跑的心思。

    要是能够有机会逃走的话,老巫婆恐怕早就突然暴起,带着孙子趁机开溜,可是李白带给她的压力,如同一座大山,蛮不讲理的狠狠镇压下来,将所有的东西蹍得粉碎。

    逃?无处可逃!

    反抗,只会有粉身碎骨!

    巨大实力差距让人不由自主的心生绝望。

    不需要人吩咐,地上的那些零碎很快被跟着几位巫师的年轻人收拾了起来并且带走。

    一行人在夜幕下,凭着几支手电筒灯光,距离龙头寨越来越近。

    十分几钟后,前方火把与手电灯光交错。

    苗家古寨派了人出来迎接,很快将李白一行人迎进了村寨里。

    100瓦的LED矿灯亮起了十几盏,将苗寨鼓楼前的空地照得犹如白昼。

    听说抓到了罪魁祸首,整个寨子的所有村民都齐齐汇聚到鼓楼前,想要看看这个使用痋术害人的巫师究竟长了几条胳膊,几条腿,竟敢如此胆大妄为。

    一张竹篾席铺在地上,一老一小垂头丧气的坐在上面,似乎已经认命。

    老巫师请来的巫师们三三两两的分散在附近,有意无意的将竹篾席上的青虎婆婆和她的孙子小虎围在中央,防备这个老太婆暗施毒手伤人。

    五老峰的名头在三湘四水之地,还是有一定的威慑力,只不过在此之前,双方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很少发生交集。

    更何况五老峰里的都是大能,压根儿看不上分散在各个村寨,做些祈福祭神,问卜治病的巫师。

    “就是这两个人。”

    跟着李白出寨接人的阿力有些羞愧,自己什么忙都没有帮上,还老是陷入险境,差点儿拖了李医生的后腿。

    以前总觉得自己是寨子里最能打的汉子,多多少少有些傲气和膨胀,现在看来,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稍不小心就会有性命之忧。

    “你是青虎婆婆?我们之前有何仇怨,为什么要害我们龙头寨的人?”

    已经从李禾和其他巫师那里得到了竹篾席上的老人名号,苗寨的老巫师感到十分棘手。

    要不是情非得已,他也不愿意惹上这样的凶人。

    “我们没有仇怨,这是五老峰的意思!”

    青虎婆婆早已经认命,只要能够保住孙子的性命,她不在乎自己的生死。

    用痋术的是她,害人的也是她,按照巫师的规矩,应该不会迁怒到小虎。

    除了那个人……

    青虎婆婆看了一眼不远处正趴在方桌上,脑袋一上一下点着豆子的年轻人,目光中带着深深的忌惮。

    其他人在她眼里都是渣渣,只有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家伙才会让人无法生出反抗的心思。

    这也是老巫婆能够老老实实的接受画地为牢,待在这里接受质询,却丝毫不敢逃走或异动的原因。

    “五老峰?”

    老巫师一脸震惊,龙头寨位于深山中的偏僻之地,几乎与世隔绝,怎会招惹上五老峰?

    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他转过视线望向自己的村民,大声道:“有谁最近惹到外面的人?自己站出来。”

    龙头寨的苗民们在一阵骚动后,彼此面面相觑,集体陷入鸦雀无声。

    半晌,都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寨子实在是太偏僻了,很难与外面的人发生交集,村民们更是不会随随便便与外人发生冲突。

    老巫师疑惑地再次望向青虎婆婆,他相信自己的村民,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在这种事情上,不会有人隐瞒,更不会有人说谎。

    村寨就这么大,随便有点事情,都会传的满村皆知。

    “呵呵,呵呵!”

    青虎婆婆不住的冷笑,她却望向潇湘省反封建迷信协会会长,“鬼手”刘九。

    察觉到老巫婆的瘆人目光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刘九登时背后寒毛直竖。

    特么的居然跟自己有关系?

    他只记得曹孟德跟自己过不去以外,五老峰这个名字却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咳嗯!”

    有咳嗽声传来,青虎婆婆一惊,连忙收起目光,低下头。

    李白已经终于支撑不住,趴在桌面上打起了呼噜,方才是在睡梦中无意识的清了清嗓子,把老巫婆给吓了一大跳。

    “龙老先生,应该,应该是我这里的原因。”

    当注意到青虎婆婆在盯着自己后,虽然有些难以相信,刘才会长还是意识到很有可能是因为自己的缘故,才把五老峰的巫师给招来。

    前有曹孟德,后有五老峰。

    现在看来,潇湘省反封建迷信协会自成立之初,已经触动了一部分人的利益蛋糕,成为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这才招来痋术之祸,也牵连了苗寨。

    “你这里?”

    苗寨老巫师皱起眉头,这是他在此之前一直都没有想到的。

    前来助阵的四族巫师们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如果不是龙乞康亲自相邀,要是知道潇湘省反封建迷信协会在这儿,他们都不一定肯来。

    算起来,反封建迷信协会跟巫师是对立的,甚至是来砸饭碗的。

    只不过大家都心知肚明,巫师们至今仍然能够有一口饭吃,除了族人们的情怀和千百年来延续的传统以外,还有就是一定的观赏价值,在很多时候都被看作为表演艺术。

    “抱歉,我会给龙头寨一个交待。”

    刘九会长也没有想到会闹成这样,居然让苗寨受到牵连。

    有些事情已经失控了,并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刘会长,你这是看不起我们寨子,只要在这里,只要是寨子的客人,无论发生什么事,苗家人都不会坐视不理,不必多说,这件事,我们龙头寨扛了。”

    老巫师冲着刘九会长一摆手。

    青虎婆婆的痋术差点儿要了反封建迷信协会成员杨胖子的小命,也同样波及了寨子的本地村民。

    无论哪一条理由,龙头寨都不可能置身事外。

    如果因为害怕五老峰,就这样将刘九会长等人赶走,龙头寨恐怕立刻就会变成三湘四水的笑柄,村民们都休想再难抬起头来。

    老巫师斩钉截铁的话赢得了其他巫师们的一致赞同,龙头寨是个有担当的寨子。

    “龙老……”

    刘九会长十分感动,他刚想要再说什么,却被老巫师打断。

    “什么都不要多说了,刘会长,你们先去休息吧,我们还要再合计合计,尽管放心,五老峰再霸道,只要我们团结一心,就不怕他们。”

    老巫师面对五老峰的威胁,老成持重的并没有乱了阵脚,而是积极想办法应对。

    三湘四水的寨子虽然弱小,但是如果拧成一股绳,五老峰哪怕再霸道,也得掂量一下。

    龙头寨的老巫师打的也是这个主意。

    各家寨子哪怕不是同一族,若是遇到事情,依然能够十分团结,谁若是想要置身事外,将来就会失去别人的支援,自己倒霉就怨不得别人。

    老巫师的态度十分坚决,其他巫师也表示了支持。

    刘九会长没有办法,只好打发其他人先去休息,自己找了个角落,开始打电话寻求解决办法。

    老巫师指了指鼓楼旁的一间竹棚,对青虎婆婆说道:“青虎婆婆,你的事情,我们明天再说,希望你在寨子里不要有任何轻举妄动。”

    “一人做事一人当,只要你们不伤害我的孙子,我可以认栽,任凭你们发落。”

    青虎婆婆已经死心,当即带着困倦不堪的孙子直接走进竹棚。

    老巫师点了点头,手指轻轻敲击着藤杖,鼓楼内响起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上百只拳头般大小的赤红色毒蝎爬了出来,围住竹棚。

    有两位巫师招来随行的年轻人,在竹棚前放下一只纯净水桶般的木桶和一口木箱。

    两位巫师打开木桶封口和箱盖,随手向周围抛撒了一些药水药粉。

    手指粗细的青背蜈蚣和鸡蛋般大小的毒蜂涌出来,将竹棚围了个严严实实。

    青背蜈蚣弹跳力极佳,纵身一跃足有一米多,纷纷扑在竹棚墙壁上,密密麻麻的触目惊心。

    毒蜂们直接在棚檐下抱成球,似乎打算就地筑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