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82节-移交
    巫师们都进入鼓楼议事,这座顶部可以俯瞰全寨的高大建筑物内同样灯火通明。

    除了守护鼓楼和监视竹棚的十几个青壮外,大部分人都陆续散去。

    紧张了整个下午和前半夜,听闻用痋术害人的巫师被抓到后,许多人心头一松懈,很快感到精疲力竭。

    空旷的平地上,只剩下李白一个人小呼噜打得震天响,没人去叫醒他换地方睡。

    一方面是担心打扰了睡眠,惹来对方的巫术手段,另一方面也需要他继续留在这里,让竹棚内的青虎婆婆有所忌惮。

    天亮时分,被各种鸟鸣唤醒的李白伸着懒腰,他这才发现自己身上不知何时盖了一张毯子,因为水汽凝聚,外侧还能看到一些晶莹剔透的露珠,随着抖动,纷纷滚落,滋润了地面的泥土。

    为他盖毯的人动作十分轻柔,不带任何恶意,使得琉璃心在微有所动后,便不再有任何反应。

    鼓楼内却一夜无眠,没有人能够像李白一样安然入睡。

    龙头寨大巫师和其他几位巫师时而愁眉不展,时而互相争执的面红耳赤。

    直到天亮时分,楼内才渐渐恢复了安静,似乎终于有了定论。

    听到李白已经醒来,龙头寨的苗家汉子阿力和他的婆娘阿彩各提着一只藤篮来到了鼓楼下。

    一只藤篮装着铜盆和洗漱用品,另一只装着早饭,热气腾腾的白粥、荤素包子、红腐乳和几样下饭的咸菜,简单却不简陋。

    “其他人呢?”

    在铜盆里浸透毛巾,提出来也不绞干,直接用力擦完脸,李白注意到关于老巫婆的发落,巫师们并没有通宵夜审。

    “大巫师他们觉得五老峰不好对付,准备联合更多的寨子,向对方施压。”

    作为昨晚的守夜人之一,阿力知道的不少,也没有向李白隐瞒,更何况对方也有资格知道巫师们讨论的内容。

    “联合?五老峰有这么难对付吗?”

    李白眨着眼睛,似乎有些难以相信,谁这么无法无天,敢在华夏的土地上恣意妄为。

    “听说五老峰里面,至少都是大巫师,还不止一位,没人敢惹。”

    提起五老峰,阿力就有些小心翼翼,仿佛是一个三湘四水之地的禁忌般存在。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能够知道五老峰存在的人,没有不万分忌惮的避之不及,哪个敢胆边生毛,去主动招惹。

    “切,政府还有导弹,不止一颗!”

    李大魔头可是见过大场面的。

    华夏的土地上还有谁能够比政府更强大,当初可是从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江山。

    屁个巫术,问你云爆弹和燃烧弹怕不怕,几万大军的枪林弹雨席卷而过,什么都留不下来。

    政府有三宝,群众,军队,核弹。

    基层群众解决不了的,军队上,军队解决不了的原子弹上。

    在通常情况下,几乎绝大多数的社会问题都会在第一阶段得到解决。

    能够让政府启动第二阶段的,现如今也就只有老天爷了。

    “是是!”

    阿力挠着后脑勺,憨厚的笑着。

    这位李医生有着大巫师的手段,连青虎婆婆和她的孙子都是对方亲手擒下的,丝毫不敢有任何反抗或逃跑的企图,自然有资格嘲讽五老峰。

    “那个老巫婆怎么处理?”

    李白注意到了不远处被蛊蝎,蜈蚣和毒蜂包围的竹棚,老巫婆和她的孙子应该就在里面。

    不过他的关注重点不在里面的人,而是在蜈蚣和毒峰上,不知道好吃不好吃。

    有听说过蜈蚣肉比鸡丝还鲜嫩,好想尝一尝。

    “巫师们说交给警察,因为人是您抓的,又提前报了警,所以尊重您的意见。”

    阿力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不是李医生的主意吗?

    青虎婆婆被决定移交公安部门,老巫师们在很大程度上还是看在李白的面子上,不然一碗巫药强灌下去,三日三夜犹如千蛊蚀心,万蚁噬骨,口不能言,目不能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最终哀嚎凄绝而死。

    “嗯,交给警察好,就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

    李白还以为这些巫师们会直接用私刑弄死那个老巫婆,毕竟对方擅自动用了禁忌的痋术,犯了巫道的大忌。

    国法大于家法,交给法律去审判,更为合适一些。

    不过老巫婆的年纪摆在这儿,即使不吃枪子儿,这辈子恐怕也休想从大牢里活着出来。

    临近中午时分,两辆蓝白色警用微型面包车来到了村子。

    在天刚放亮的时候,就有小型挖掘机开始作业,在机械的帮助下,只用了二三十铲子,就把堵住水泥小路的乱石全部清除干净,让龙头寨与外界恢复了交通。

    两辆微型面包车就是跟在挖掘机后面,一路来到苗家古寨。

    警用微型面包车上下来的几位警察,按照正规流程登记立案,不过他们却没有打算铐走青虎婆婆,而是拿了个塑料簸箕,抖着石灰,往村寨中央的空地上洒了个白色大圈,又在中央画了个大大的白色工字,还用水浇了一遍。

    这番奇怪的举动让所有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难道这年头连警察都学会了巫术,一个大圈,里面一个工字,这是在布什么怪阵?

    真是闻所未闻!

    巫师们和龙头寨的村民们还没能看明白,几分钟后,远处群山之中传来嗡嗡声,空气正在被什么东西用力搅动着,越来越响亮。

    那几个警察站在白色大圈外,双手拿着暴闪蓝光和红光的发光棒,冲着天空不断挥舞。

    巫师们隐约猜到了什么。

    在下一刻,一架白底蓝条,带着“公安”字样的直升机飞掠过山头,越来越近。

    居然是派了警用直升机前来接人,这个手笔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足见警方对青虎婆婆的重视,或者说对五老峰的重视。

    很显然,公安系统对五老峰的存在并非一无所知。

    地面上的警察虽然动作有些不熟练,但还是有条不紊的协助了警用直升机的降落。

    螺旋桨掀起的巨大气浪扑向四面八方,让许多人几乎快要睁不开眼睛。

    地面上那个工字圆圈的作用终于揭晓,竟然是指引直升机降落的着陆场,浇了水的石灰与地面牢牢粘结在一起,即使狂风席卷,也没有破坏地面上的印迹。

    巨大的圆圈恰好将整个螺旋桨围了进去。

    警用直升机刚刚停稳,舱门打开后,四个穿着桔红色密封衣的人跳了下来,手里还提着像是灯笼一样的东西,上半部六边形蜂巢状的网孔内白烟袅袅。

    一股奇异的恶臭在仍未完全停止旋转的直升机螺旋桨带起的气流中扩散开来。

    许多人不得不捂着鼻子倒退,忍不住一阵恶心。

    鼓楼和关押青虎婆婆的竹棚内外,响起一片吱吱呀呀的细碎尖叫,许多蛊虫惊慌失措的乱爬。

    龙头寨的老巫师连忙撒出大量药粉,才安抚住这些受到恶臭惊吓的蛊虫。

    四个穿着桔红色密封衣的为首之人走向年纪最大的老巫师。

    “你们是谁?”

    突然出现的警用直升机倒也罢了,但是散发出恶臭白烟的烟炉和密封衣打扮,却让老巫师等人感到不安。

    这些人分明是有备而来,而且是针对巫术和巫蛊。

    “我们是507所的,这是工作证!”为首之人在自己密封衣的拉链口袋里掏出一本黑色工作证,递向龙头寨老巫师。

    隔着透明的防弹PC材质面罩,可以看到一张清癯消瘦的脸,看上去约四十多岁样子。

    老巫师接过黑色的工作证,仔细看了看,除了照片,姓名,入职时间,三级研究员以及动物科外,就是围绕着五角星的华夏人民共和国507所的五角星钢印和签发者红色印签章。

    他没有看出什么特别之处,又将工作证递了回去。

    事实上,工作证只是组织关系的证明,方便外界的核实工作。

    507所自始至终都不是一个对外公开的部门,甚至连可以找到的信息都十分简陋。

    巫师们不知道,自然也毫不意外。

    老巫师问道:“你们是来带走青虎婆婆的吗?”他更相信对方身后的那架警用直升机。

    在华夏的领空,敢冒充警用直升机,那绝对是活腻了,百分百会被防空导弹给打下来。

    收回工作证的钱永宁大声问道:“是的,她在哪儿?”

    直升机的喧嚣仍未平息,双方都不得不扯着嗓子大声说话。

    “就在里面!”

    老巫师向其他几位巫师打了个手势,操控蜈蚣和毒蜂的巫师连忙使用巫术,收回了蜈蚣和峰群。

    因为空气中弥漫着让蛊虫不安的恶臭,逃回木桶和木箱里的速度竟然比平时更快一些。

    一个巫师冲着竹棚里喊道:“出来!”

    片刻之后,满脸倦容的青虎婆婆拉着孙子走了出来,老巫婆竟然也是一夜无眠,或许是担心小孙子的未来。

    钱永宁和三个同事很快围住了这一老一小,提着烟炉上上下下,一起绕起了圈子。

    这股恶臭让青虎婆婆皱起了眉头,小虎露出嫌恶的神色,紧紧捂住自己的口鼻。

    就在这个时候,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发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