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王首辅 > 第652章 街上偶遇
    徐晋掀起帘子下了马车,发现眼前这家福庆客栈门面还算干净,当即便决定在此住下了。

    福庆客栈那名咨客见到徐晋衣着华贵,随从众多,两个丫环还是如花似玉的孪生子,显然非富即贵,所以不敢怠慢,点头哈腰地上前招呼道:“公子住店还是打尖?”

    徐晋微笑道:“住店,给本公子安排一间上房,下面的人也给安排一下,手脚麻利些,少不了你的赏银。”说着随手丢了一块碎银过去。

    咨客手疾眼快地接住碎银,发觉竟有五钱之多,笑容更加灿烂了,热情地道:“公子,崇德县虽然是个小地方,不过咱们这家福庆客栈可不小,后面有三座独立小院,如今正好有一座还闲着,公子要不要一来座?住着也舒服,而且方便。”

    到底方便干什么,咨客没有说,只是暧昧地扫了徐晋身后的两名俏婢一眼。

    徐晋向来不会亏待自己,听闻有独立小院,自然是求之不得了,当即点头道:“好,就住那了。”

    咨客大喜,马上便带徐晋入住,至于二牛和赵大头等亲兵自会有其他人招待。

    福庆客栈后面果然有三座并排着的独立小院,另外两座都有人入住了,咨客把徐晋带到西边空着的那座小院外面,一边开门一边介绍:“中间那座院子最是宽敞,不过被一名阔绰的富商包下了……徐公子,里面请。”

    徐晋正想迈进院子,结果隔壁院子的门却是打开了,一名四十岁许的男子行了出来,身后还跟着八名青衣奴仆和两名婢女,排场不是一般的大。

    那名中年男子一身绫罗绸段,双手均戴了一枚翠绿欲滴的玉板指,头戴一顶**统一瓜皮帽,一副土财主的架势。

    此人目光首先落在初春和初夏身上,瞬时露出惊艳之色,不过当他看到徐晋时,顿时愕住了,本来神气地挺直的腰杆瞬间塌了下来,快步上前行礼道:“鄙人徽州罗龙文见过……”

    徐晋没等他说完便笑着打断道:“原来是罗员外,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眼前这名土财主打扮的中年男子赫然正是徽州大墨商罗龙文。话说罗龙文虽然徽商商会的,但他做的是徽墨生意,并未曾参与许栋和王直的走私买卖,所以没受到两人牵连。

    罗龙文也是机灵,见到徐晋一身便装,而且还跑到民间客栈来下榻,显然是不想声张暴露身份,说不准是跑来崇德县微服私访的,所以立即改口笑道:“是啊,巧了,没想到在这种小地方见到徐公子。”

    徐晋眼神嘉许地微笑道:“不知罗员外来此做什么大买卖?”

    罗龙文摇头道:“哪里是什么大买卖,呵呵,只是王绿珠王大家正好巡演至此,所以鄙人便赶过来给她捧场而已。”

    徐晋不由恍然,看来这位罗员外也是追星一族,笑道:“原来如此,王绿珠大家的口技确实堪称一绝,在下有幸见识过一回,至今难忘。”

    罗龙文嘿笑道:“原来徐公子也是王大家的拥趸,鄙人此刻正准备去观看王大家表演,徐公子可有兴趣一道同往?”

    徐晋虽然有些意动,但是刚坐了四个小时的马车,实在提不起精力来,还是先洗个澡,然后再睡个午觉来得舒适,所以摆手道:“在下有些乏了,罗员外自便,下次有机会再说吧。”

    罗龙文闻言暗暗吁了口气,近日有风声传出王绿珠有隐退从良之意,瞬时吸引了不少豪商大贾前来追逐,他罗龙文便是其中之一。

    由于外界已经公认三届花魁王翠翘已经被钦差徐晋收入了私房中,所以罗龙文担心徐晋这次微服跑到崇德县是有心把王绿珠也收了,现在听闻徐晋没兴趣参加王绿珠的演出,自然是大松了口气。毕竟若钦差大人对王绿珠有意,那就没有他们这些商贾什么事了,钱再多也斗不过权力!

    “呵呵,既然如此,那鄙人便不打扰徐公子休息了,告辞!”罗龙文又和徐晋客气了一句便离开了。

    客栈那名咨客见到连罗龙文这种富商都对徐晋毕恭毕敬的,自然更加不敢怠慢了,无微不至地安排了徐晋住落,再三确认徐晋没有其他要求了,这才小心翼翼地离开。

    这座小院并不大,连上院子估计也就百来平方的样子,但胜在环境优雅,小院中种植了花树,还有独立的厨房和茅厕,确实相当方便。

    两名俏婢喜滋滋地收拾布置好住处,然后服侍徐晋洗了个清凉的冷水澡,顺便羞答答地帮老爷缓解了下三路的问题。

    这三伏天气洗个冷水澡无疑十分舒服,身心俱悦的徐老爷吃完午饭后,便躺在竹席上沉沉睡去了。

    初春轻轻地掖好蚊账,一边低声道“初夏,咱们带的皂角用完了,我上街去买些回来,你看着老爷。”

    初夏刚刚服侍老爷荒唐了一会,此刻懒洋洋的不想动,点了点头道:“顺便买些肉菜回来,今晚咱们自己开火煮饭,客栈的饭菜一点也不可口,老爷不爱吃。”

    初春嗯了一声便带上银子出门去,两名锦衣卫连忙跟着,这位可是大人宠爱的侍婢,可不敢出了意外。

    初春虽然是崇德县人氏,不过出身贫苦家庭,小时侯也很少有机会入城,大多数时候都待在海边的盐场帮家里堵盐,后来两姐妹被卖进了城中一家青楼,不久又被魏国公府的管事买走,带回京中调教。

    所以,初春对崇德县城其实也不是很熟悉,逛了一大圈才买齐了东西。当初春提着菜肴从菜市行出来时,街边一名肮脏的中年乞丐眼前一亮,神色古怪地盯着初春打量。

    初春并没有发觉乞丐的目光异常,只是甜甜笑着,一边走路,一边盘算今晚煮什么菜式给老爷吃。自从和老爷负距离亲密接触后,这俏婢的全身心里装的都是自家老爷。

    “干什么呢?站住!”见到那名乞丐竟然站起来试图靠近初春,两名跟在后面的锦衣卫立即上前,凶神恶煞地喝斥他。

    那名乞丐吃了一惊,惊惧地往后退开,初春这才注意到那名乞丐,善良的丫头只为这乞丐想向自己乞讨,连忙拦住两名锦衣卫,并且给乞丐的破钵中丢了几枚铜钱,微笑道:“拿去买吃的吧!”

    初春说完便转身盈盈走了开去,两名锦衣卫目光凌厉地警告了这名乞丐一眼,这才跟着初春后面离开。

    乞丐脸上惊恐之色瞬间便敛去了,捡起破钵中的几文钱抛了抛,看着初春远去的背影,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最后拿起破钵,远远地蹑了上去。

    乞丐漫不经心地从福庆客栈门外经过,往里面瞄上一眼,然后辗转出了城门,在城门洞外与另一名瘦小乞丐碰头了。

    “老茅,城中情况咋样?”瘦小乞丐低声问中年乞丐。

    中年乞丐嘿然道:“没啥异常,不过近日那秦淮名妓王绿珠到了城中巡演,吸引了不少肥羊到此,身价十万两以上的就有好几个。”

    瘦小乞丐眼前一亮,低笑道:“这就叫啥?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这一票咱们要发了,走,回去通知老大。”

    中年乞丐皱了皱眉道:“你先回去,老子还有点私事要料理一下。”

    瘦小乞丐疑惑地道:“什么事?遇上仇人了?要不要帮忙?”

    “关你屁事,赶紧滚吧!”中年乞丐在瘦小乞丐的屁股上踹了一脚,后者赶紧捂着菊花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