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铁骨 > 第189章 箱馆的选择
    “陆地!”

    随着从了望台上发出的喊声,船上顿时热闹了起来。

    甲板上响起了一大阵脚步的奔跑声,即便是还没有走出船,但是王杰仍然能够听见人们跌跌撞撞地从水手舱里跑出来,他也和其它人一样,从舱中走了出来,他的速度不快,直接站到了前桅帆的下面,从那里,他可以看到船长赵金多和医生一道冲到了露天的船首。

    终于到了!

    所有的人员都聚集在那里。他们的双眼盯着前方,海上的雾带已渐渐散去了。在他们的西南方,他们看到了一座低矮的小山,小山的下方,就是一个海湾,那里正是他们的目的地。

    盯着那个海湾,王杰的呼吸显得有些急促,他看着周围的人的时候,仿佛还有一种在梦中的感觉,因为直到现在他还没从那天在酒馆里的震惊中缓过神来。

    这是真的吗?

    那天,因为朋友的死去,灰心丧气的他在酒馆里说了那番话。

    “除了朝鲜,还有其它地方啊!为什么不去那里?”

    “还有什么地方?”

    大家都这么问他。然后他说出了这个地方,所有人都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并不是大明的地方,而是日本的地方。日本的港口能进去吗?

    然后我听到赵金多船长发布命令的声音。“老猎手号”和“大鹏号”以及“金鸡号”组成的船队眼下正沿着距离目标不到三里的航线行驶着。

    “喂,弟兄们!”

    作为船长的赵金多看着船上的水手们说道,这时所有的帆脚索都已扣紧。

    “你们中有谁曾经见过前面的这块陆地?”

    “我见过。”

    “我见过!”

    “我也见过……”

    “可以说,几乎所有人都见过这里!”

    赵金多有些激动的说道。

    “几乎所有的捕鲸人都知道了这个地方,鲸鱼群每年都会从这里经过,我们也曾无数次从这里驶过,湾东部有山,山前为港,湾内水深,是天然良港,而且是终年不冻……”

    这里就是箱馆,早在两三百年前,就是本州被废贵族、罪犯的流放地。当时津轻豪族河野政通在当时被土人称为“乌斯克斯”的渔村兴建宅邸,因建筑的外观像箱子,故以“箱馆”作为地名。在几十年前,这里开始有日本移民定居,从事渔业和农业。

    可是人数极少,不过只百余人。

    “但是,你们告诉我,即便是我们经常经过这里,可是谁曾到那里?你们告诉我,谁曾到过这个岛上,到过这个湾里?到过那座山上?”

    接连的问题从赵金多的口中道出,然后他又说道。

    “我这里有一个名单!”

    赵金多拿出了一张纸。

    “纸上写着的是这些年,在鲸港因为风浪在归航的时候,撞在防波堤上的船,你们看看,看看是不是能找到你们知道的那些船,也许,你们的朋友、伙计就死在那些船上。”

    当高个子赵大,那个改汉姓的土人接过这张纸上时,他的眼睛在眼眶子里朦了起来,他看到了自己弟弟的那艘船了。然后,纸被一个接一个的传了过了,很多人都找到了自己熟悉的船名,那些船上有着他们的朋友甚至亲人,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已经死去了。死在了鲸湾的狂风巨浪之中。

    在接过那张纸的时候,王杰只觉得的胸膛里的心脏在剧烈跳动着,他的呼吸变得急促,他找到了他的那艘船,他似乎看到了自己的朋友,弟兄,只是他们现在已经死去了。

    在这一瞬间,王杰的心里只有一个冲动,他想冲进这个风平浪静的港口,然后……从此之后,他们就再也不需要在冬天时忍受鲸港的狂风巨浪了。

    “现在大家都知道了,这些年,我们的在鲸湾忍受的是什么,是弟兄们的死,是一次又一次死亡的威胁,这种日子,你们过够了吗?”

    “过够了!”

    “还想再过下去吗?”

    “不想!”

    “好,不想,可是在鲸港,咱们就必须要过那种日子,现在有一个地方,可以让咱们不再过那种日子,就是这里!”

    赵金多指着前方的港湾说道。

    “就是这里,这里不但比鲸港暖和,终年不冻,而且还有两个半岛阻挡西北的季风,再加上海湾本身挡住了海上的浪头,那怕就是个面狂风巨浪,湾内也是风平如镜,没有比这里更多好的地方了,至于对于咱们这些捕鲸人来说!”

    看着众人,赵金多说道。

    “也许,你们会说,这里不是咱们的地方,就凭咱们,咱们就是一群渔夫,怎么个就痴心妄想想要打下这里,这不是老虎嘴里拔牙……找死吗?万一要是日本官军打来怎么办?怎么办?到时候,有朝廷在,朝廷还能不管咱们?即便到时候,朝廷让咱们退出来,肯定也会占他们点便宜,至少,会让日本人把这个港给开了,到了冬天的时候,咱们可以进港修整一下,可以在这里度过冬天,而且不耽误咱们的收成……所以,这就是咱们这次来的目标。”

    “船长,别说了,弟兄们既然愿意来,都是自己个愿意的,是弟兄们抽的生死签过来的!弟兄们知道为啥来!”

    都是自愿的,也都是抽生死签过来的!

    因为所有的捕鲸手都知道,来这里是他们的机会,是他们将来返航后,能够安全回家的机会,没有退路,也没有选择。没有人想死,可没有人想每次航行的时候,看到家的时候,都要担心会不会被浪卷着撞上防波堤!

    “谢谢你,兄弟!”

    赵金多点点头,然后说。

    “我知道弟兄们是为啥来,可是我还是要问你们,谁不愿意上去,要是不愿意的话,你可以不上去,姓赵的决不强求。”

    “他么的,咱都是大海上的好汉,谁都不是缩头乌龟!”

    可以肯定,有人这么一嚷,自然不会有任何人会选择退回去。甚至有的人已经开始拿起了火铳,当然,也有人开始操作着火炮,捕鲸船上也有防御海盗的火炮,虽然只有区区四门,可是即便是如此,仍然足以对付岛上的日本人。

    “好!既然如此,咱们今天就打下这地方!”

    说罢,赵金多,就转身对着舵手大喊道。

    “走,弟兄们,杀进去!”

    在船朝着海湾驶去时候,手握着火铳的王杰几乎不能遏制地颤抖起来,他的心跳在加速,他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

    “啊,”

    赵金多盯着海湾,然后说道。

    “这地方可真不错,你瞧这个海湾,可真静……这里要是咱们大明的,那该多好啊,王杰,得亏你小子想到这,这一次,咱爷们,也要给大明开疆拓土了。什么时候,指不定史书上也得写上一笔来,一会,你当我的旗手,带上一面大明的旗子,你随身带上,咱爷们,要给大明开疆拓手了。”

    说完他拍了拍王杰的肩膀,然后便走到船艉,在甲板上,然后与聚在后甲板上的几个人在那里谈着话。

    “有船驶来了!”

    尽管海湾里只有一艘单桅帆船,但是看到有一艘小船驶来的时候,王杰的脸色略微一变,但他很快控制住了自己。

    “弟兄们,准备好家伙!”

    王杰的声音很大。

    “只要他们一动手,咱们就只管放铳,开炮,别忘了,死在鲸港的弟兄!”

    所有人都拿起了火铳,炮手操作着火炮。

    那艘日式的小舢板越来越近了,船上的人似乎对于这些明船的到来感到很诧异,尤其是当他们看到船上的明人,都拿着“铁炮”瞄着他们的时候,尽管他们谁都没流露出惊愕的表情,可是谁都能看到他们眼中闪过的惧色。

    “你们是什么人?”

    尽管恐惧,可是明一太郎也没提高嗓音,他说的是生硬的汉语。他曾在寺院里与僧人学过汉语。

    “我们是明人!”

    赵金多站在船舷边,对这个会说汉话的日本人说道。

    “我有话要对你们官长说,想来,你们对我们也不陌生,我们经常从这里经过。我们也已经看上的这个地方了,正是我们所需要的,而且我们都知道,日本人是众所周知的、非常慷慨的,而且这个地方,也不一是日本的,不过,你们早来几年,我们也讲究个先来后道,所以,和你们打着招呼,这地方,我们要了……”

    虽说只是一个普通的捕鲸船长,可是赵金多的语气却是气势十足。

    “刚才我说的话,你回去告诉他,要是他不交,也成,我知道,他是地方官,守土人责,你放心,船上的每一个弟兄,都会让你们尽责的,从上到下你们所有人都尽到了你们的职责,到时候,刀枪有眼,生死有命!”

    瞬间,明一太郎整个人都傻了眼,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这个明国人是什么意思?

    “对,你们不交出来,就让你们尽责!”

    在明国水手的喊声中,明一太郎的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他们不介意让这里所有的日本人尽责……他们喊声,被赵金多平息下来后,然后又听他说道。

    “怎么样?是打,还是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