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引凰为后 > 第一百四十九章 谁逼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相较于准儿媳的硬气,妻子的突然倒戈更让赵璟猝不及防。

    他只觉眼前一阵眩晕,身子跟着晃了晃。

    太子妃虽然方才和太子顶撞了几句,但她心里其实远远达不到想要和丈夫翻脸的程度。

    见赵璟像是快被气晕了,她本能地伸出手想要搀扶他。

    孰料赵璟一甩衣袖,让她的手扶了个空。

    太子妃有些尴尬,只好讪讪地把手收了回来。

    赵璟冷笑道:“看来司徒六姑娘是不打算承认了?”

    凤凰儿不以为然道:“臣女可没有往自己身上泼脏水的喜好。”

    “好、好、好!”赵璟用手指虚指了凤凰儿几下:“果然是司徒家的姑娘,真是好教养,和长辈顶嘴的本事无人能及!”

    太子妃见他明明都快气晕了,竟还如此咄咄逼人,心里懊恼不已。

    她方才是在做甚?!

    明知太子殿下早已经不是几十年前那个俊俏温柔的少年郎,她还在幻想什么!

    她往前迈了一步挡在凤凰儿身前:“殿下乃是一国储君,为何丝毫不顾及身份,非要和一名十几岁的小姑娘过不去?”

    赵璟提高声音道:“本宫并没有刻意针对谁,而是要不起这等不懂礼数,不顾名声的儿媳!”

    太子妃用更大的声音道:“殿下一定要这般苦苦相逼么?”

    凤凰儿见太子妃这般护着自己,心里真是由衷地替赵重熙感到高兴。

    其实太子妃心里还是有阿福的,这一世他一定不会再落得一个爹不疼娘不爱弟不恭的结局。

    不过,被人护着的感觉虽然很不错,但她却不想让太子妃因为自己受到更大的委屈。

    她往旁边挪了一步:“太子殿下究竟是听信了何人的谗言,竟一口咬定臣女做了出格的事情?”

    太子妃恍然,自己真是被气糊涂了,竟忘了问这个!

    她也沉声道:“殿下必须给臣妾和箜儿一个解释。”

    赵璟一噎。

    方才苻氏说他对她们苦苦相逼,可瞧这架势,分明是她们在逼迫自己!

    他怒喝道:“苻氏!你非要这般同本宫过不去么?!”

    太子妃道:“不敢,只是这件事有些蹊跷,妾身怕殿下受了奸人蒙蔽。

    为了咱们一家人的和睦,还请殿下对妾身说实话。”

    赵璟一张脸涨得通红,有些含糊道:“那人……自然是本宫十分信任的,她如何能是奸人……”

    见他是这样的表现,太子妃和凤凰儿如何还能猜不出那人是谁。

    不是那个太子十分宠爱的方侧妃才怪!

    太子妃忍着怒气道:“既然殿下不肯说,那妾身只能带着箜儿去御前讨个说法,以证清白。”

    凤凰儿忍不住暗暗挑了挑大拇指。

    阿福的亲娘果然还是有几分本事的,只要她不在执着于从前的感情,对付一个渣太子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把事情捅到御前,她自然是不怕的。

    虽然不清楚阿福有没有把去燕国的实情告知圣上,但圣上分明对司徒家的那个所谓的秘密十分感兴趣。

    只要自己应对得法,圣上绝对不会生气。

    反观太子一方,他本就不是什么有担当的男人,都不用圣上逼问,他立马就能把方侧妃给卖了。

    所以他一定不敢因为这件事去面圣。

    当然,这种情形下她自然不能随便插话,默默看着太子妃娘娘表演就好。

    不出她所料,赵璟一听“御前”两个字,立刻就怂了。

    他温声道:“苻氏,父皇日理万机,咱们如何能用这些小事去叨扰他?”

    太子妃嘴角弯了弯:“这等内宅中的阴私,的确不能污了父皇的耳朵。

    但这件事情绝非殿下所说的小事。

    毕竟这人的目的是蓄意破坏皇长孙的婚事,此风断不可长。”

    赵璟心里多少生出了些怨念:“苻氏,你……”

    太子妃打断他的话:“所以殿下最好还是把那背地里拨弄是非的人交出来,让妾身好生教导她一番,以免今后再生是非。”

    一时间势成骑虎,赵璟不得已只好把方侧妃给卖了。

    “这些话是……是那方氏告诉……”

    太子妃和凤凰儿对视了一眼。

    果然是那方侧妃在作妖!

    她暗暗握了握拳头:“那烦请殿下派人去把方氏请来,事情最好还是趁早说清楚为妙。

    殿下以为如何?”

    赵璟面色越发难看:“你是东宫的女主人,教导妾室本就是你分内之事,又何必来问本宫。”

    太子妃笑了笑:“是,那妾身这便让人去请方氏。”

    太子想了想又道:“方氏有孕在身,看在孩子的份儿上,你千万别……”

    太子妃懒得搭理她,唤人进来如此这般地吩咐了几句。

    三人重新落座,太子妃不愿意再搭理赵璟,只和凤凰儿说笑。

    大约两刻钟后,方侧妃在丫鬟们的搀扶下,挺着已经显怀的肚子到了。

    太子妃并不是个喜欢磋磨妾室的人,加之方侧妃情况特殊,她也怕沾惹不必要的麻烦。

    不等方侧妃行礼,她先笑道:“方妹妹不必多礼,坐下说话。”

    方侧妃先看了赵璟一眼,见他微微点了点头便放下了一半的心。

    “谢过殿下和姐姐。”

    丫鬟们很有眼色地将她扶到太子下首落座。

    方侧妃此人凤凰儿听赵重熙提过。

    但她来东宫的次数有限,方侧妃只是个侧妃又身怀有孕,平日里少在人前露面。

    所以说起来这还是凤凰儿第一次同她见面。

    她抬眼细看了一番。

    方侧妃出身密州士族方氏,年纪和阿福相差不大,也就是十七八岁的样子。

    长相算不得绝色,但皮肤极其白皙细腻,并没有因为怀有身孕而受到影响。

    虽然已经显怀,身子却并不显得笨拙,依旧是一副柔弱娇怯的模样。

    比起太子妃,她的容貌多有不如。

    但她始终是比太子妃小了十多岁,自然更合太子的心意。

    就好比此时,她才刚一落座眉头就是微微一蹙,太子立刻就心疼了。

    见此情形太子妃一阵心寒,冷笑道:“方氏,你在殿下面前都说了些什么?”

    方侧妃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身子微微抖了抖:“太子妃姐姐指的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