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 > 第975章:别考验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说:“大姐啊,话可不能这么讲,不去阴庙怎么给你治邪病?不解决那个守庙人,我们怎么脱身?所以这些事都是由你们俩引起的,我和高老板还有阿赞布丹都是受害者,他收的那三万块钱,还不够冒风险的呢!”双方越说越呛,表哥打圆场岔开话题,这顿饭也吃得很尴尬。这时我手机响起,是个北京的陌生号码,接听后有人问我是不是田老板,在泰国卖佛牌的。

    “有什么事?”因为刚吵完,我态度也不怎么好。

    对方说:“我想成功,有没有这方面功效的泰国佛牌?”我说能助事业的佛牌很多,看你能承受什么价位。对方说成功不见得就是事业,也包括很多事情。

    我想了想,回答:“也对,那就是成愿呗,所有的成功都是愿望。”对方说没错,来回聊了几句,他让我把资料发过去看看。挂断电话后我开始在手机里找图文资料,对表哥他们俩说你们慢慢吃,我先忙着。

    表哥的女友看来也很希望我不在场,就把手一摆说你去忙吧,我俩在这就行。我心想我还没说走呢,不过也行,看到他们俩我也闹心,于是站起来打招呼就走。没想到表哥又把我叫住:“这就走了啊?”我奇怪地问那还要给你俩跪安不成,表哥笑着说你先结账啊,是你请客。

    我这才想起来,结完账往家走,路上从手机里翻出几条能转运旺事业的正牌和阴牌,给刚才那个北京的号码发彩信过去。到家后,对方回了电话,问我哪个效果最好,我说:“要论效果来得快些,肯定是阴牌,比正牌快。”

    这人说:“那就要阴牌,我前几天去过你的佛牌店,那个女店员不太专业,我信不过她,她给了我一张你的名片,让我来咨询你。”我心想那就是小冯了,说我只是佛牌店的高雄顾问,那店不是我的,老板另有其人。

    “管他老板还是顾问,”这人说,“专业就行,我就怕遇到骗子啊!你有实体店,这我就敢相信你。有个老同学,喜欢去泰国旅游,两口子一年最少要游三回,每次都往家买好几条佛牌,都几千上万的。他俩是做生意的,不知道是不是佛牌的原因,生意还挺好。”我说有可能,但也有可能是心理作用,现在商业牌太多,真牌很少有上万的。

    这人连忙说:“所以我没听他的介绍呢!这两口子都是直接去什么寺庙找和尚,但我听说好多寺庙也是中国人后修的。”我笑着说你还挺明白,没错,那是特供中国游客的。这人问我在不在北京,最好面谈。我说那得过几天,我人在沈阳,回泰国的时候会路过北京,到时候再约也行,你也可以先请牌,反正我这没有假货。

    可没想到这人非要跟我面谈,说要多方了解才能下手,我也只好答应。

    过几天,高雄告诉我货已经托那位老客户从广州港口出发,运到了曼谷港,但他不太会用,而且也没有说明书。我说:“不对啊,说明书就在包裹里呢!”高雄说根本没有,看来,肯定是那个快递员把机器抱走打包的过程中,将说明书给弄丢了。我立刻联系商家,让他给我补发说明书,对方表示没有多余的,最多只能给我拍照。将拍的几张照片传给高雄,这老哥是个典型的电子盲,对稍微复杂点儿的电子产品完全不通,又怕把机器弄坏,非让我去曼谷。

    我心想在河北穷村和沈阳总共呆了一个来月,也该回去处理正事了,就从沈阳来到北京。先去佛牌店看了看小冯,再给那位北京的客户打电话,让他过来面谈。下午五点,这人开着车来到佛牌店门口,是辆日产轿车,这人看穿着打扮还挺得体,坐在休息区,跟我讲了他的诉求。这人姓金,满族人,在某事业单位上班,好像还有点儿家底,自称住在“四九城”,我也不知道四九城具体是什么意思,可能是住在北京内环吧。最近金先生相中了一个姑娘,追了几个月,到现在也没能成功。

    “我明白啦,”小冯笑着说,“您请佛牌是想让对方也喜欢您,那得请能增加异性缘的佛牌吧?那个效果更好。”

    金先生说:“你看,我就说你不专业吧?不是让她也喜欢我,而是让她别再考验我了!这让我很心烦。”我没明白,追问怎么回事,金先生告诉我们,那个姑娘也对他有意思,但可能是以前被伤过,非要多方考验他不可,五六个月过去,还在考验他的诚心。我笑着说现在的女孩都这样,主要是很多男人都不靠谱,也正常。

    把我之前发给金先生彩信中的那几条佛牌都从柜台中拿出来给他看,另外还有两条店里没有。金先生拿在手里,仔细地看,边看边摇头,说都不对眼缘。还说:“我这人特别相信眼缘,第一眼看上去行,那就行。”

    我说:“没错没错,泰国佛牌也这样,第一眼有感觉的,这佛牌跟你就有缘分,供奉起来效果也更好。”金先生说还是手机里那个图不错,问我多久能发到,泰国到北京是不是很慢。我告诉他不用急,现在都不走国际快运,而是托泰国航空公司的空姐把货直接带到广州或者北京,再由机场货运公司的熟人发快递出去。

    金先生立刻说:“那太好啦!我可以开车去机场取啊。”这就没有问题了,双方谈妥,金先生爽快地在店里的pos中刷卡付过钱。按我的报价,利润有两千元,因为不是店里的货,所以我能得八百,也不错,这趟北京中转站没白来,明天就可以轻松地转机去曼谷了。没想到,金先生非让我在北京多呆几天,因为他收货的时候希望我在场。

    “这没必要,”我回答,“我在不在场,佛牌也不会变成假的,你要是怕有假,我可以让北京机场货运站的朋友发同城快递到佛牌店,你在店里当场验货,发现有假就赔十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