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特战之王 > 第十一章:征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

    没有人能回答李天澜的问题。

    大局是什么,这一直都是一个简单而又复杂的问题。

    简单的一目了然,复杂到随时变幻。

    中洲的大局是稳定,是团结,是任何东西。

    这其实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以大局为重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注定会伤害到某一个人,或者某一个势力的利益。

    所以在被牺牲或者被迫牺牲顾全大局的人心里,所谓的大局,就是妥协。

    李天澜不想妥协。

    所以是谁的大局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不会妥协。

    “放肆混账小畜生”

    唐万森因为激动而变得有些含糊暴怒的声音不停的想着,他死死的盯着李天澜,眼神怨毒,咬牙切齿道“当初早知如此,就应该将你们李氏的叛国贼全部抓起来处决”

    李天澜看着他,眼神依旧温和“您的话太多了。”

    唐万森瞪着一双眼睛,看上去恨不得活活咬死李天澜。

    全场没人说话。

    李天澜或许不知道唐万森为何如此过激,但在场的人在看到唐万森在这次会议的受邀名单的时候就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唐家是幽州的豪门,虽然不算顶尖,但却从来不会被人小看。

    真的追究根源的话,幽州的唐家,可以算是北海唐氏最强的分支之一,而北海唐氏,不要说在中洲,就是放眼全世界,都是首屈一指的豪门。

    唐氏如今的千金唐诗,便是北海王氏继承人王圣宵的未婚妻,年纪轻轻,如今已经开始掌握北海王氏的经济大权。

    唐万森原本是个极有野心的人,而这些年来,因为他的野心,幽州唐家与北海唐氏的关系也极为微妙,他曾经历任北海军团副军团长,中洲军部副秘书长,副部长,多年前他离任之前,本是想与齐北苍争一下常务部长的位置,以他当时的年纪和资历,并非没有希望。

    只不过到头来他还是没有压制住齐北苍,竞争失败后不得不离开军部。

    他离开军部的原因很复杂,往大了说,当时李氏叛国案的余波未了,东南集团正忙着整顿内部,无暇扩张,除了这个原因之外,北海的唐氏没有给予他足够的支持也是很重要的原因。

    幽州唐家与北海唐氏的关系!    "

    系自那一刻起几乎就进入了冰封状态。

    他对唐氏无疑是有怨念的,甚至对于帝兵山,也有怨念。

    巨大的怨念让他不动声色的改变了选择,开始朝着王青雷靠近,并且顺利得到了王青雷的承诺。

    唐家的下一代普遍中庸,但唐万森对家族依旧充满希望,他将家族的未来全部放在了他视若亲子的女婿身上,而他的女婿也极为争气,不到中年,就已经进入了北海军团的高层,成为了王青雷的心腹,唐万森可谓志得意满。

    然后。

    然后他的女婿就死了。

    死在了去东欧镀金的过程里,死在了李天澜手里。

    雪舞军团的前任次帅陈青鸾,就是唐万森的女婿。

    对于唐家来说,此仇简直就是不共戴天。

    混乱的咒骂声中,唐万森死死的盯着李天澜,含糊道“小畜生,等你死在帝兵山,整个李氏都会为你陪葬。”

    那一瞬间,李天澜眼神微微眯了眯。

    他的表情依旧平静,但一种若有若无的危险却直接扩散到了整个会议室。

    他的眼神静静的,但却凛冽如刀,锋芒四射。

    目光从唐万森身上转回来,他看着全场,又重复了一遍他问了好几次的问题“谁告诉我,什么是大局?”

    还是没人说话。

    这一刻的李天澜平平静静。

    但在所有人的感觉中,他就像是一个疯子。

    他确实是疯了,如果没疯,怎么会上帝兵山?

    “你这个小”

    “好了。”

    李华成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唐万森的咒骂。

    他皱着眉,眼神从东南集团的几位议员和巨头身上扫视了一下,缓缓道“唐老,注意您的措辞,天澜同志是中洲的元帅,他做什么,都应该有合理的解释,我希望大家都克制一下。”

    唐万森的嘴角动了动,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王青雷。

    王青雷脸色还有些苍白,他低头喝着茶水,不动声色。

    唐万森安静下来,不再说话。

    “好了,天澜,说说你上帝兵山的事情。”

    李华成看着李天澜,不咸不淡的问了一句。

    李天澜眼神中划过一抹暖意,无论

    他加入豪门集团后跟!    "

    学院派的关系是多么微妙,最起码这个时候,李华成看似不咸不淡的态度,实际上是在给他找台阶下。

    只是他不需要这些东西。

    从进入会议室的那一秒钟开始,李天澜就已经下定决心。

    这个舞台他站上来,除非他死,否则就不会下去。

    “原因我已经说过了。”

    他轻声道“王天纵要给本帅一个交代,关于恶魔军团,关于雪舞军团的损失,关于他跟罗斯柴尔德的合作。”

    “李帅,你所说的这些都是捕风捉影,没有证据,不算理由。”

    叶东升声音冷淡。

    李天澜笑了笑,看着叶东升,面无表情道“不算理由?那又怎么样?”

    叶东升愣了一下,突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是啊,就算这不算理由,那又怎么样呢?

    他早已说过了,理由不够就不够,但他不想在找了。

    他只是想上帝兵山,无所谓什么理由,随便扔一个出来,大家无论是否接受,但他就是要上帝兵山。

    “李帅,没有人可以否认,也没有资格否认,中洲的稳定大于一切。”

    齐北苍慢条斯理的抬起头,看着李天澜,眼神凌厉“你目前的态度,没有人认为你是去上帝兵山喝茶的。”

    李天看看着他,眯着眼嗯了一声。

    “嗯是什么意思?”

    带着和缓笑意的声音不急不缓的响了起来。

    嗯有很多意思。

    这个字本来就很有意思,随着音调的起伏,能表达出不同的情绪。

    但有人当面问出来,这还是第一次。

    李天澜转头看过去。

    那是会议室最中间的位置。

    李华成身边是陈方青。

    李天澜一个一个看过去,最终在第五个位置上停顿了下。

    中洲理事,监察部纪文章部长含笑看着他,等着他的答案。

    李天澜嘴角扯了扯。

    曾经的东南集团很大,曾经的李氏也很大,曾经的李鸿河眼光很高。

    在当时东南集团属于李氏的阵营中,李鸿河在政界最看好的其实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吴正敏。

    而另一个,就是纪文章。

    李氏坠落尘埃二十多年的!    "

    时间里,一直被认为是李氏心腹的纪文章始终平步青云,最终成为巨头。

    李天澜点点头,又嗯了一声。

    这天没法聊了。

    纪文章愕然了一瞬,笑着摇了摇头,感慨道“还是太年轻了,年轻气盛啊,天澜,我不建议你去帝兵山,因为无论是什么结果,都会破坏中洲的大局。”

    “此举不妥。”

    向来跟纪文章共同进退的副总统万青云语气简短。

    “子虚乌有的事情,何必求证什么?”

    王青雷云淡风轻的开口。

    “我不同意李帅上帝兵山。”

    叶东升直接表明了态度。

    “年轻人,还是稳一稳比较好。”

    陈方青看着李华成笑着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李天澜的脸色依旧平静,但眼神中已经出现了不耐“我今天来是参加会议的,不是来征求各位的意见的,你们可以发表你们的观点,也可以考虑我是不是有继续担任元帅的资格,这没有关系。”

    李天澜双手撑住桌面,看着在场的每一个人“我去帝兵山,跟你们没关系,跟我是不是元帅也没有关系,我是东皇宫的宫主,我用的也是这个身份,去跟王天纵要一个说法。”

    全场猛然一静。

    已经安静了一会的唐万森猛然站起来,尖叫着咆哮道“叛国!这是叛国!狗屁的东皇宫,处决他,这个该死的小杂种,我提议表决”

    “够了!”

    李华成猛然间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他狠狠的瞪了一眼李天澜,又瞪了一眼唐万森,沉默了很长时间。

    所有人都在看着他,等着他的决定。

    表决李天澜是不是叛国或许不可能。

    但撤掉李天澜的军职,就眼下来看,一场表决足够了。

    “总统先生。”

    陈方青缓缓道“不如”

    李华成摆了摆手。

    他深呼吸了一口,端起了茶杯,半晌,才平静道“散会。”

    说完这句话,他推开了椅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嘈杂了一瞬,又安静下来。

    陈方青想了想,笑着摇摇头,也跟着离开。

    越来越多的人懂得了此时散会的

    意思。

    !    "

    每个人都若有所思。

    只有属于北海王氏的议员和巨头脸色有些难看。

    严格来说,李华成此时散会,并非全部都是在偏袒李天澜。

    太子集团,特战集团所有人都接受了这一点,是因为他们也在观望。

    李天澜要去帝兵山。

    他在帝兵山上会得到一个什么结果,直接决定了这场会议的走向。

    李天澜很强。

    但他去的是帝兵山。

    没人认为李天澜会赢。

    他就算不会输,但绝对不会赢。

    甚至他有可能会直接死在帝兵山。

    只要李天澜一死,就算给他一个元帅军衔又如何?

    他死后,在座的无数人注定不会心软,李氏必将覆灭。

    就算李天澜侥幸不死,只要锐气手搓,北海王氏全力反扑的时候,他们也可以顺手拿走李天澜现在的一切。

    元帅军衔,雪舞军团,乌兰国。

    什么都保不住。

    李华成和学院派对他无疑是抱有希望的。

    然而更多的人,现在已经开始在等着看李天澜的笑话,也是在看北海王氏的笑话。

    李天澜笑了笑。

    他的身影在会议室里扭曲了一下,下一秒已经出现在了会议室外。

    阳光明媚,蓝天白云。

    秋意笼罩下来。

    夏末的炎热已经带上了初秋的清凉。

    李天澜独自一人向前走着。

    碧水,蓝天,绿树,青草。

    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好。

    这一日这一刻,他终于将李氏完整的扛在了自己的身上。

    这是他的李氏。

    隐龙海的大门近在眼前。

    李天澜静静看着雍亲王府的方向。

    阳光之下,他伸出了手掌。

    雍亲王府的卧室里陡然响起一声嗡鸣。

    一直放在李天澜床头的巨大剑盒彻底炸碎。

    漆黑的轩辕锋凌空而起。

    日月星辰已经暗淡。

    但巨大漆黑的剑身依旧充斥着无与伦比的威严。

    一种淡的有些不清楚的雀跃情绪充斥在房间里。

    巨大的剑身猛然一震。

    清晰的!破碎声中,明亮的玻璃碎成了粉末。

    漆黑的巨剑刹那之间穿越了整座王府。

    这是一把已经消耗了所有剑气但却仍旧有着灵魂的剑。

    它在虚空中归于虚无,撕裂了空间,如同一道透明的流光。 id="nasace5"

    "特战之王"请访问 千千看书1717570

    她真的不懂武道,因此感受不到剑气,也看不到那道透明的流光。

    可剑盒破碎的瞬间,整个庄园却都被一种难以形容的凛冽充斥着。

    那种凛冽的感觉越来越远。

    秦微白沉默了一会,轻声道“他出发了。” id="nasace10"

    "特战之王"请访问 千千看书1717570

    卫昆仑坐在沙发上,头也不抬道。

    “不确定。”

    秦微白摇了摇头“但是他不让你去,你去了,他会生气。”

    “你只担心他会不会生气,而不担心他的安全?”

    卫昆仑看着秦微白问道。

    “这是在乎。”

    秦微白沉默了一会,平静道“我在乎他的意志。胜过一切。”

    卫昆仑看了他一会,突然呵呵笑了起来“还真不像。”

    他说道“差远了。”

    秦微白眯起了眼睛看了她一眼,命令道“让军师来见我。”

    卫昆仑玩味的看着秦微白,半晌都没有说话。

    秦微白挑了挑眉,整个人陡然之间变得清冷锋锐。

    卫昆仑低下头拿起茶杯,淡淡道“他和我不一样,军师是宫主真正的心腹,让他来见你?”

    他摇了摇头,淡淡道“我认为你应该去见他才对。”

    秦微白转过头,看着隐龙海的方向。

    那是那道剑光的归途,亦是。

    似乎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阳光中,那道透明的流光撕碎了旧时代所有的余晖,带着新时代的璀璨,落在了李天澜手上。

    巨剑虚无。

    李天澜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看着自己脚下的道路。

    他已经走出了隐龙海,走出了那条防卫森严的胡同。

    车水马龙带着世间繁华的盛世幽州在他眼前一点一点的展现出来。

    李天澜看着北方,看着北海王氏的方向。

    这一刻,他的脚下,尽是征途。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