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锦堂归燕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龙凤呈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逄枭呆立原地,眼神发直,看的虎子越发觉得心惊胆战。

    “王爷,您……这是好事,您可别太过激动了。”

    逄枭摆手,沉默片刻忽而道:“你再安排一些人去金港暗中保护王妃。”

    虎子神色一凛,点头道:“是。”

    逄枭转身便大步流星的进了帐篷,面色凝重语速略快的道:“咱们要加快速度了。战事拖延的越久,对咱们就越不利。”

    季泽宇赞同的点头,仔细观察逄枭神色,便知他必定是知道了什么事,九成九是秦宜宁那边有消息了。

    “之曦,你怎么了?”

    逄枭心思早都快飘去秦宜宁身边了,闻言反应了一会儿才回过神,“宜姐儿快临盆了,大夫说这次又是双生胎。我想快些结束这场战争。”

    平日积压在内心不曾表露出的思念,在得知秦宜宁再度怀了双生胎,且近些日就要临盆后达到了顶峰。

    他哪里是不想念?只是每日忙着打仗,忙着收复失地,抵抗鞑靼,不得已才将对她的思念压抑着。她嫁给他,也没过上他自以为会给她的好日子,跟着他心惊胆战颠沛流离了这么久,现在她又要走一遭鬼门关,生产这样的大事,他却还身在天门关,根本不能陪伴着她。

    上一次秦宜宁生产时险象环生,逄枭如今一想,还会觉得头皮发麻。他是真的不想让秦宜宁出事。若是这一次秦宜宁有个万一他该怎么办?

    果真是需要加快速度,他才能早一点与宜姐儿团聚。

    见逄枭回答过了便又陷入了沉思,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季泽宇抿了抿唇,半晌方道:“既要快攻,便有快攻的法子,咱们可以这样……”

    逄枭收回心神,专心致志的与季泽宇几人讨论起来。

    而秦宜宁所在的府中,如今也将金港有名的稳婆请了来。

    “王妃,产房都已经预备妥当了。金港有名的两名稳婆也请来了,如今就住在咱们府上,加上有我在,王妃就只管放宽心,一定保证您和孩子们都平平安安的。”

    秦宜宁笑道:“有你在,我自然是放心的。”抚着沉重的腹部,秦宜宁觉得呼吸都像是胸口压了石头。越是临近生产,她的双腿和双脚就越发的肿胀。她现在连绣鞋都穿不上,因为她的双脚肿的至少大了两圈。

    但即便如此,每天还是要被寄云和冰糖一左一右的扶着出来走路。

    谢岳则是将筹备军备物资的事揽了过去,有什么事都与钟大掌柜当面去商议,再不让秦宜宁多操一点心。

    秦宜宁扶着寄云的手,走几步就要歇一歇,揉着酸痛的腰道:“我这些天就觉得不舒服,非但如此,还总是有不好的预感,你让惊蛰和精虎卫他们仔细将宅子再检查一遍,别叫人趁虚而入了。”

    一旦她要生产,大家说不定都忙的一团乱,混进人来许都没那么快发现。若是有刺客混进来行刺呢?再或者,若是有人潜进来要抢她的孩子呢?

    秦宜宁越想越觉得忧虑,眉头都紧紧的皱在一起。

    冰糖咯咯的笑:“王妃,您这话都嘱咐了好几次,惊蛰他们早都安排下去了。您放心,大家伙儿都在,绝对不会有事的。”

    秦宜宁闻言苦笑,道:“你不知道,我对一些不好的事情预感从来都很灵验,但凡是我想得到的,若是我觉得预感不好,事情便会往不好的方向发展。我也不像如此,可终究还是忍不住担心。毕竟我与王爷树敌太多了。我怕有个万一,我的孩子会受苦。是不是,可不能叫你们受苦啊,对不对?”

    秦宜宁说着说着,便又抚了抚高高隆起的腹部。她知道孩子听不懂这些,可她还是喜欢时常就与腹中的孩子交流。

    冰糖知道这就是即将临盆的妇人特有的现象,总是比平日里要忧虑。

    “您放心吧,不会叫人闯进来的。若真闹成那样,精虎卫和暗探都可以去面壁思过了!”冰糖故意逗秦宜宁笑。

    秦宜宁也配合的弯了弯唇角。

    只不过心情忧虑,也并不是旁人开解几句就能够缓解的。她不想让别人为自己担心,但要控制自己的情绪也不容易。

    她知道自己的状态不对,许是即将生产的缘故?待孩子平安降生,也就好了。

    秦宜宁这么安慰着自己,继续依着冰糖的要求走动。

    产期照比冰糖预计的要早几天,这天秦宜宁刚刚盥洗过,才刚预备入睡,便感觉到想出恭。她只好爬起来,由寄云扶着出去,可才走了几步,就察觉到了裙下一些异样。

    寄云见状,怕秦宜宁跟着自己紧张,也不敢大吵大嚷,只先扶着秦宜宁在一旁坐下,就快步出去找冰糖来。

    冰糖进门时,见秦宜宁的脸色略有缓和,查过才道:“王妃,孩子们要降生了。咱们移步去产房吧?”

    “怎么会早了?”秦宜宁担忧的道,“莫不是孩子有什么问题?”

    “哪里会,您可别胡思乱想。”冰糖忙道,“好了,您现在情况很好,趁着这会子有力气,咱们便多走几步吧。”

    寄云道,“要么还是让他们预备一下,让王妃乘滑竿去吧。”

    “那可不成,王妃能自己动弹,为何要乘滑竿?王妃,您听我的,这会子越是勤快,稍后生产时就越是容易。莫说现在不能乘滑竿,待会儿您还是要多走动才行。”

    秦宜宁点点头,感受到腹部忽然抽痛一下,不由得停下脚步。难以忍耐的疼痛蔓延,幸而秦宜宁素来懂得忍耐,才没有一下就尖叫出声。忍过了片刻,她才又步履缓慢的走向早预备妥当的产房。

    两名稳婆与冰糖一同服侍着秦宜宁吃了催产的汤药,便给她换了一身衣裳,扶着她在屋内走动。

    秦宜宁时而好些,时而就疼的厉害。

    “王妃,您若是难受就嚷出来,嚷出来就能好多了。”冰糖看秦宜宁如此,担心又心疼的劝说。

    秦宜宁摇了摇头,“嚷出来太费力气了。”

    一滴汗从她下巴滑落在衣襟,将浅绯色的对襟宽袖外袍染出小小的深色痕迹。

    冰糖想了想又道:“厨房给您预备了补汤,稍后多少用一些,免得没了力气。”

    秦宜宁点头,抓了帕子擦了一把脸上的冷汗,就继续依着冰糖与稳婆所说的来做。

    相比起生昭哥儿和晗哥儿时,秦宜宁此番生产要略顺利一些,可依旧是疼了一整日,到了次日的傍晚,内宅里才有孩子响亮的哭声传来。

    谢岳与钟大掌柜这两天也无心做正经事,都在担忧秦宜宁的情况。钟大掌柜可以说是看着秦宜宁长大的,谢岳对逄枭又重心耿耿,两人都为了各自的主子,也都明白只有王妃与王爷和睦了,他们这些随从才都有好日子过。

    是以当听到第一声哭声传来,满地打转宛若陀螺的两人不约而同的停下脚,焦急的往内宅方向看去。

    他们虽然都是秦宜宁与逄枭的亲信,可到底男女有别,他们又不好直接去问。

    直到不过片刻,又传来第二声响亮的大哭。

    谢岳与钟大掌柜一时间都有些呆愣,简直不可置信的道,“难道王妃又诞下了一对双生子?”

    钟大掌柜与谢岳对视了一眼,同样的喜上眉梢。

    “快,咱们快打发婢女去问问!”

    “对对对,快去问问!王妃的情况如何了?是公子还是小姐?”

    谢岳和钟大掌柜催着婢女去内宅询问,不多时就带回了好消息。

    “两位先生,王妃诞下了一对龙凤胎,这会子王妃情况不错,公子和小姐也健康的很!”

    “当真!”谢岳一拍手,“快,给我磨墨,我要告诉王爷!快快快!”

    多子多福才是福气,王爷与王妃伉俪情深,不愿意纳妾,子嗣上本就单薄,加之家里又出了那么多的事,将来一旦王爷登上大位,子嗣上再单薄下去可不行。到时候就算王爷不打算再拥有别的女子,他们这些人也是要劝说的。

    只是没想到,王妃居然这般争气,在诞下一对儿双生子后,又有了一对龙凤胎!

    王爷如今情况正紧张的时候,一对龙凤胎就是个龙凤呈祥的好兆头!说不定他们所期待的,真的能够实现!

    谢岳想起当初逄枭将他们这几个信任的幕僚聚集在一起,说出秦家人与姚家人假死脱身的事时,那信任的眼神,想起逄枭平日对他们的器重与知遇之恩,又想起逄枭不论经历任何危险,都不会轻易放弃他们任何一个人。

    如此仁主,如今又有了一对儿龙凤胎,这是上天对他的恩赐,这是他应该得到的好报!

    谢岳的眼眶都不由得湿润了。

    当日得知秦家人与姚家人秘密远走他乡只是为了保命,他就已欣慰不已。如今再知逄枭已经有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他就更加欢喜了。

    抖着手,墨汁因他过于激动滴落在信纸上也不自知。

    谢岳将自己的激动心情写下,命人快马加鞭的送往前线。

    而秦宜宁这边,也同样松了一口气,将喜讯传去了前线。

    是以当逄枭收到两封信,知道秦宜宁竟诞下一对儿龙凤胎时,当即就欢喜的振臂一呼,丢开长刀就在校场里跑了一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