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公主喜嫁 > 第四百二十八章 脚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天刘琰起晚了。

    这也不奇怪,平时自然有人按时辰唤她起身——其实很多时候不用别人来唤,刘琰自己就醒了。

    但是昨天游园劳累,回来后心神不宁又折腾了半夜,刘琰今天把早膳就给睡过去了,险些把午膳也睡过去。

    一睁开眼,银杏她们上来伺候的时候说:“娘娘打发人给公主送了一道汤,一道点心来。”

    刘琰正在梳妆,问了一句:“什么汤?”

    “送汤来的人说这汤清淡滋补,公主倘若用膳没胃口,倒不妨尝一尝这汤如何?”

    刘琰说也好。

    李尚宫进来送了一件新的斗篷,斗篷上带着一圈细致缀珠围领,十分别致。

    针工局送来的斗篷上是没有珍珠的,珍珠是李尚宫后来加上去的,用的是安和宫的珍珠。本来昨天公主出门就想让她穿着,可公主说晚上要走许多路,还是穿一件更轻便的。

    今天可一定得穿了,要不然出了正月可没人穿这么厚的锦缎斗篷,这件衣裳就只能压箱底了,有些可惜。

    李尚宫还带来了一个新消息。

    “五公主昨天也想出宫观灯的,不过才到公主府她就伤了脚,太医看过了说没大碍,没伤着骨头,幸好也没有破皮流血,只需要好好休养个十天半个月。”

    刘琰转过——结果头一动就扯着头发了,幸好桂圆扯的不紧,也不怎么疼。

    “她怎么伤了脚的?”

    李尚宫已经打听清楚了:“说是天太黑,路又不熟。”

    这也不奇怪,本来刘雨就没去过几次福玉公主府,昨天观灯天黑,人若是只顾着抬头看灯不顾脚下,那摔伤绊倒都很寻常。

    昨天晚上听说也有人踩了旁人的脚、丢了随身的帕子首饰,不过倒没有听说象刘雨一样摔伤的。

    “那用过饭我去看看她。”

    刘琰过去的时候刘雨正在书房写字,她想起身,刘琰赶紧说:“你坐着吧,脚怎么样?疼的厉害吗?”

    “不怎么疼。”刘雨把裙子拉高一点,让刘琰看见她裹着的右脚:“不动不碰的时候一点都不觉得疼。”

    “怎么就伤了呢?”

    刘雨看起来有点不大好意思:“全是我自己大意了,倒不能怪跟着的人。”

    昨天她伤了脚回来,冯尚宫已经将跟从她出门的人都罚了一顿,还要扣他们的月例,刘雨讲情也没有用。

    不管她受伤是谁的错,终归是奴婢们伺候不周,一定要罚的。

    虽然冯尚宫处罚了他们,可是高太监、可晴她们也没有怨言,毕竟冯尚宫罚得不重,要是让内宫监的人来罚,一人二十板子跑不了,最轻也得打得人一个月爬不起身来。

    “原来以为你不去了,要是知道你也想去,咱们就可以一块儿出宫,有个照应好多了。”

    刘雨微微低下头:“我也是突发奇想。”

    其实真正的原因,刘琰心里能猜着。

    她俩虽然没有过去那么针锋相对,嗯,大多数时候都是刘雨针对她,不过刘琰也不惯她这脾气就是了。虽然没有再针锋相对,但是她俩的关系还是不怎么亲近,主要是脾气性情差得多,她们平时除了一起在程先生处学习,一起去宜兰殿请安,其他时候两个人不会主动凑到一起,因为她俩没什么话说。

    刘琰不觉得这是自己的问题,她朋友不少,姐妹间关系也都不错。

    刘雨正相反,她一个交好的人都没有,可以说和谁都没交情,甚至还有不少的小仇怨。

    想象下要是昨天她俩一起去公主府,路上不乘一辆车还可以避开,到了公主府她们如果还不走一路,怕是旁人看了要议论。要是同路,她俩都难受。

    不如分开的好,各玩各的。

    不过刘雨的脚伤就不在预料之中了。

    刘琰和刘雨的关系,大概也就是这样了。大家和和气气,同时也是客客气气的,面子上都过得去也就行了。

    刘琰给刘雨带了礼物。

    一小箱颜料,里头的颜色很齐全,这么全的颜色可不易得,这还是过年的时候刘琰收的礼物,不过她自己明白自己,她那画技到了现在这个水平也就止步了,不可能再有什么进益,这些颜料都是上好的,她用了浪费。所以这些颜料被她分了两半,一半给赵磊,一半本来没拿定主意,现在送刘雨也合适。

    “你脚伤了不方便走动,写写字,画几张画打发打发时间。”

    除了颜料,还有一套上等画笔。

    吃喝穿戴这些东西不用送,反正刘雨也不缺。

    从麓景轩出来,豆羹问:“公主打算去哪儿?要去宜兰殿请安吗?”

    刘琰随口应了一声好。

    可是步辇没走多远,刘琰又说了声:“停。”

    步辇立刻停了下来。

    刘琰坐在那儿,神情有些犹豫不决。

    这让豆羹都很意外。

    公主很少有这样的时候,看上去象是有些烦恼,拿不定主意。

    刘琰其实没什么大烦恼。

    只是又想起了昨天晚上那个人,那件事。

    她在想着,这件事情……要不要告诉母后呢?

    她心里挺乱的,想找个人说说,可是能说这件事的人有谁呢?

    她第一个想到母后。

    可是母后要是知道了,刘琰有点不大能预测出她的反应。

    当然,刘琰不是担心自己会受训斥,这个断然不会,她心里明白。

    但母后会不会生陆轶的气呢?

    一般人生气,顶多骂几句,可要是母后生了气,那陆轶肯定要倒霉的。

    要是不说……

    刘琰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心虚,总觉得她在怀里揣了一样不能被别人发现的东西,可是又觉得旁人看她的目光都若有深意,仿佛已经将她想掩藏的秘密给看得一清二楚了。

    刘琰不发话,步辇就这么在宫道上停着。

    过了片刻她说:“继续走吧。”

    豆羹心里确实有揣测,但他完全想到另一个方向去了。

    公主从麓景轩出来就心事重重的,难道是五公主又闹什么花样儿了?

    豆羹一直觉得洗心革面痛改前非这话不怎么可信,这世上大概没几个人做得到。要是能做到,就不会有人说浪子回头金不换了,正是因为少,所以才说金不换。要是人人都能轻易的改变,那浪子回头可不值钱。

    回头他得好生的打听打听,到底五公主和自家公主都说什么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