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叶哥的传奇人生 > 第479章 残酷而艰难的选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原本今天的会议为蔡家等六方专设,两个入股华远的名额早就被六方预定,如何分配,全凭六方内部协调,是林建业抵不住利诱,瞒着所有人以一亿的价格,卖给了欧阳家一张与会的门票。

    在林建业想来,欧阳家无非是想要拿到一个入股华远的名额,竞争由六方增加到七方,至于结果如何,和他林建业一点关系都没有,反正事先他已经和蔡家六方解释过了,是碍于谢家的施压,蔡家六方固然有气,却只能将这股子气瘪在心里,难不成找谢家理论?

    说句不好听的,蔡家六方还不够资格。

    一个亿入的是自己腰包,蔡家六方与欧阳家谁斗得过谁,不牵扯自己一毛钱的利益,自己只需居中看戏就好,何乐不为?

    这便是林建业的如意算盘,然而现在,他发现自己错了,错得离谱,欧阳家胃口大得惊人,又不按常理出牌,一方面盯着入股名额不放,一方面又把主意打到秋若雨个人身上,采取拆东墙补西墙的策略,一旦成功,此消彼长之下,欧阳家利马会成为与秋若雨,陆海燕比肩的华远三大股东之一,而蔡家六方除了失去一个被视为囊中之物的入股名额外,还要被迫看齐欧阳家开出的入股条件,否则,怕是难以通过董事会集体表决这一关。

    道理很简单,你手上有两包烟,一毛卖了十块,你会不会当着买主的面将另一包以八块的价格卖掉?

    还不止于此,秋若雨的一切资产在林海沧向林家求援之后,就被林建业视作了林家之物,眼下,秋若雨要是答应了这桩交易,等于是替林家做了主张,百分之十华远股份何止十三点五亿,二十三点五亿都嫌卖得低了,一转眼功夫,林家的损失十个亿不止,这让林建业怎么个心情?又让他如何向家族交代?

    左口袋装进一个亿,右口袋掉出去十个亿,这败家的速度还能再快点吗?

    “欧阳总裁,买卖一桩归一桩,你和秋若雨的私下交易等会后你们再具体谈。”这边,秋若雨还没急着表态,林建业就跳了起来,一指屏幕中的欧阳振华,语气不善地道,看那架势,要是彼此在一个会议室里的话,就该直接动粗了。

    也怪不得他不顾场合,不顾形象,实在是利益得失过大。

    “林总,我和秋总做买卖,这似乎和你无关吧?”欧阳振华面色镇定,缓缓地道。

    林建业脸色一变,两变,三变,然后一咬牙:“秋若雨是我林家的人,她手头的股份要出售,需得我家老爷子点头才行。”

    林建业知道欧阳家与谢家沾亲带故,这会儿,也只能将林老爷子抬出来镇场。

    欧阳振华微微讶异,目光移向秋若雨,显然是在向后者求证。

    秋若雨板着脸,睫毛轻轻颤着,似在努力压抑心头的火气,沉默了小片刻,才道:“欧阳总裁,华夏是讲究法律的,以买卖双方签署的合约为准,这个道理我想在座的每一位都懂。”

    欧阳振华露出恍然的神情,而林建业则是一张脸黑成了锅底,他绝不允许秋若雨在他的眼皮底下“糟蹋”属于林家的资产,目光一转,逼视秋若雨的眼睛,一把扯下虚伪的面具,威胁道:“秋若雨,这件事你做不了主,如果你非要任性的话,我只能现在就把你带回林家面见老爷子。”

    秋若雨眸子眯成两道危险的弧度,林建业这般做派是在挑战她的底线。

    “林建业,请你搞清楚,秋总如何处理自己名下股份全凭她个人意愿,你也别抬你家老爷子的名头出来吓人,上会前我和我的老丈人通了电话,他老人家对我的收购计划表示支持,另外,就你这间会议所在的小楼外边,谢家的专车还停在那里...”欧阳振华双眼微眯,如猛虎将眠,面色无悲无喜,却自带了一股子无形的威严,一番话说得平淡如水,落在与会所有人的耳中却犹如惊雷炸响。

    欧阳振华的老丈人不就是谢老爷子嘛,谢家的专车就停在秋若雨等人所在的小楼外头,这分明是早有预谋,或者说,欧阳振华早就预料到了会和林建业发生矛盾摩擦,方方面面的准备提前都做好了。

    此刻,林建业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胸膛有节凑地一起一伏,足见里头的怒火烧得有多旺盛,是仅存的一丝理智,让他没有失态。

    “小雨,你考虑清楚了,你把股份转让出去,回头老爷子那里你不好交代。”林海沧还算比较冷静,在认清形势后,缓沉地提醒了一声。

    秋若雨看都不看他一眼,自顾沉默。

    “秋总,我们风华集团是抱着十足的诚意向你提出收购的,十三点五亿现金如果不方便打到你名下的话,甚至可以替你存进瑞士银行的小金库里。”欧阳振华乘热打铁地补充道,现在是一锤定音的时候,是否将林家彻底得罪到死,会不会引起蔡家六方的不满,有足够的利益当前,一切都不重要。

    欧阳夏青冷冷地看着父亲,指甲掐进了肉里,她可不会傻到,认为她父亲是好心想要帮秋若雨一把,从某种意义来说,她父亲和林家人是一个目的,那就是逼着秋若雨就范,为己方谋求巨大的利益。

    不过,这一次,她没有再与父亲公然唱反调,因为她知道只会徒劳,况且,相比于林家想要将秋若雨软禁,吞掉秋若雨全部资产的野心昭然若揭,她父亲的胃口要小了许多,甚至秋若雨提出些额外要求的话,应该也会满足。

    两者相害,也只能取其轻了。

    秋若雨揉着太阳穴,心中也是纠结万分,如今她的处境和孤家寡人没什么区别,在外人眼中既没有强有力的家族靠山,又抱着一座价值几十亿的金山,不遭人惦记才怪呢,要是林家人不先跳出来,或许还能掩人耳目,可现在,不光是蔡家六方,连欧阳家也按耐不住了,背后很可能还有着谢家的一双眼睛,此外,还有没有其他家族暗中觊觎?答案是肯定的,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秋若雨知道,这种局势仅凭她个人的力量是无法抵抗的,与勇气无关,而是不容回避的现实,眼下,她就面临了一个艰难而残酷的选择,林家与欧阳家都是狼,都张开了大嘴,都亮出了锋利的牙齿,就看她最终决定被两匹狼中那一匹咬上一口,当然,这绝不是最终结局,而只是一个开始。

    就在与会众人将目光齐聚向秋若雨,默默等待她最后的决断之时,华远主会议室的门被从外推开了,由于过分的安静,门把手转动的“咯吱”声清晰可闻,随后,一道略带怨气的叹息声传了进来:“哎,你们在座的每个人都至少几千万,过亿的身家,怎么就不懂得好好享受生活,不懂得知足常乐,不懂得感恩,非要折腾个没完呢?”

    (本章完)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