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后手 > 第七百六十九章 合谋
    川崎弘残杀中国人,只是为了泄愤,真正参与哄抢面粉的,一个也没抓到。

    然而,消息还是传了出去,日本人主动放的风,要的就是中国人的恐惧感。

    “彪老火,听说了吗?宪兵分队胡乱抓中国人,只要进了宪兵分队,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张保头看到朱彪的胶皮摆在路车,也将车子摆到他旁边,放下车子后,低声嚷嚷着说。

    “听说了,这些该死的日本鬼子!”朱彪重重地吐了口唾沫。

    日子越来越艰难,可他们还在杀人。

    “今天面粉一袋21元了。”张保头坐到车把那里,伸手递给朱彪根烟。

    幸好他抢回4袋面粉,要不然,以目前拉车的收入,自己都吃不饱。

    “听说法租界只有15元,但限购,每人只能买一袋,还必须是法租界的居民。”朱彪叹息着说。

    他昨天晚上虽然也抢了面粉,但抢来的终究会吃完。

    如果海沽的粮食短缺无法解决,接下来所有没有存粮的人,日子都会过得很悲惨。

    可以预见,今年海沽饿死的人,将会成倍增加。

    “去年水灾时,面粉一代8块5,当时以为,这是这辈子最贵的面粉了。没想到,现在15元一袋的面粉,还要抢着买。”张保头低垂着头,他有家室,如果粮食价格依然暴涨,以他的收入,根本无法养活一家人。

    “得想个办法才行,要不然,我们很快养不活自己了。”朱彪缓缓地说。

    “看来脚力钱要涨点价才行了,可是,那帮老爷,又怎么会让我们涨价呢?”张保头叹息着说。

    涨价不是说说就可以的,必须人力车协会提出,市公署和工部局批准才行的。

    如果私自涨价,会连仅有的收入都没有了。

    “不要想了,不会让涨价的。”朱彪摇了摇头,连自来水、电费涨价,都费了很大周折,遑论他们这些苦哈哈。

    “我们拼尽全力,起早贪黑,赚的钱依然不能解决温饱。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张保头很迷茫,他现在天没亮就出车了,吃了晚饭后,还会出来跑几个小时。

    回去之后,家人都睡了,而他一身疲惫,什么都不想做,倒头便睡。

    可就算这样,每天赚的那点钱,也无法让一家人吃饱穿暖。

    现在立春了,天气越来越暖和,如果天气寒冷,他无法保证家人不挨冻。

    “只有把日本人赶走,我们才能过上好的生活。”朱彪突然说。

    “怎么赶?你找到他们了?”张保头眼睛一亮,他之前也跟朱彪说过,如果有机会,他们要参加抗日组织,跟小日本干。

    所谓的“他们”,自然指的是抗日组织。

    “找他们难得找,不如咱们自己干!”朱彪缓缓地说。

    “怎么干?”张保头凑到朱彪面前,低声问。

    “我们能接触到的汉奸有哪些?”朱彪环顾四周,没有发现异常后,轻声问。

    作为一名人力车夫,平常也没什么人会注意他们。

    只有别人要叫车的时候,才会发现,他们畏缩在路旁。

    “宪兵分队的特务,偶尔会坐我的车,还有路承周。”张保头想了想。

    他能想到的汉奸,只有宪兵分队的特务。

    至于市里的汉奸,就算他们坐了他的车,张保头也分辨不出来。

    “就对路承周动手如何?”朱彪顿了顿沉吟着说。

    “他……他……不太好吧。”张保头迟疑着说。

    “是不是你得了他的小恩小惠,现在下不了手?汉奸就是汉奸,既然你想抗战,就不能手下留情。”朱彪冷笑着说。

    “他是汉奸,我跟他不是一路人。”张保头摇了摇头,坚定地说。

    他被路承周迷惑了很长一段时间,以前对路承周交待的事情,总是尽心尽力。

    当他得知,路承周是日本特务后,感觉受到了极大的欺骗。

    “那就干他。”朱彪像是下定了决心。

    “怎么干呢?”张保头知道,朱彪脑子要比自己更灵活。

    “在他家动手!”朱彪想了想,说。

    路承周一个人住在二十四号路15号,如果干掉他,都没人知道。

    “他有枪怎么办?”张保头担忧地问。

    路承周在警务处时,就配有枪的,到了宪兵分队,身上更是随身会带枪。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朱彪嘿嘿笑道。

    **要暗杀路承周,军统要暗杀路承周,他都能理解。

    同时,也能提前作出防范。

    可是张保头和朱彪也准备暗杀他,路承周还真是想不到。

    晚上回家时,路承周看到后面的巷子里停着两辆胶皮,他当时也没在意。

    英租界有八千多辆胶皮,这个时候也正是他们回家吃饭的时候,将人力车摆在小巷子里,就是不想拉客。

    “路先生。”路承周正准备开门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脆生生的喊了一句。

    马婶自从去了估衣街后,路承周就没让她回来。

    马厚谷天天待在中西大药房,需要有人照料他的生活。

    在门口听到有人喊自己,他还真有些不习惯。

    “张保头啊,找我有事?”路承周回头一看,发现是人力车夫张保头。

    “有个事想求路先生。”朱彪突然从后面走过来,说。

    “进去说吧。”路承周不以为意地说。

    “唉。”朱彪点了点头,路承周的回答正合他心意。

    “说吧,什么事。”路承周进去后,掏出烟,给他们递了一根。

    今天的朱彪和张保头都有些拘谨,一只手接过烟后,躬了躬身,连话都不会说了。

    “怎么,手受伤了?”路承周从来没想过,这两个人会存着杀自己之意。

    “没有,没有。”张保头连忙掏出手,他口袋里插了把刀,随时准备动手的。

    “现在粮价上涨,你们能吃饱饭么?”路承周关心地问。

    “现在能不饿死就行了,哪还能吃饱饭啊。”朱彪的手,也从口袋里慢慢拿了出来。

    “是啊,现在想吃顿饱顿实在太难了。这样吧,今天晚上我请你们下馆子。”路承周微笑着说。

    “多谢路先生。”张保头感激地说。

    虽然他认为路承周是他所痛恨的汉奸,但面对路承周时,却怎么也恨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