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大降头师 > 第713章 屠夫雷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壹中文网.1щ. 更最快的八一中文网

    我一头雾水,这又是搞什么?

    义阳真人见我发呆,笑说:“虽然这邪门东西来自异国,出自异国法师之手,但普天之下的法术大多原理相同,道家有道家解决问题的办法,你先不要多问,按照我说的做,对了,雷鸣脾气不太好,最好别顶撞他,不过他欠我一个情,你把这个交给他,看到这东西他就会跟你来了。”

    义阳真人从怀里掏出一块别致的玉递给我,估摸着是两人之间的信物吧。

    既然这样我只好告辞义阳真人下山找人去了。

    经过打听我很快找到了那个位于郊区偏僻位置的屠宰场,只是还没靠近屠宰场就听到猪的凄厉惨叫声,猪骚味和血腥气隐隐飘来,让我直皱眉。

    我站到了屠宰场大门口,只见里面灯火通明,地上污血横流,大量被宰杀的生猪挂在钩子上,看着怪血腥的,一只生猪被捆在案子上悲惨嗥叫着,屠夫手持锋利的宰杀工具正要下手,我赶紧背过了身去不忍细看,这一切让我很不适。

    这屠宰场卫生情况堪忧,屠宰的方式相当原始,八成不是正规的屠宰场。

    猪肉是我们餐桌上必不可少的食物,我也知道屠宰是怎么回事,但亲眼所见仍是难以接受,终究是一条生命,唉,以后还是少吃点肉食,算是积福报了。

    “喂,你谁啊,怎么进来的,出去出去。”一个穿着血污褂子的妇女操着本地方言过来驱赶我。

    我忙说:“不好意思,我是来找雷鸣的。”

    妇女将信将疑道:“你是谁,找大雷有事吗?”

    我想了想说:“我是熟人介绍来找他买猪的。”

    妇女这才“哦”了一声表示理解,跟着说:“大雷在屠宰场后面,你过去吧。”

    我向妇女道谢后就绕到了屠宰场的后面,只见屠宰场后面搭着一个棚子,里面点着一盏高亮的白炽灯,灯下就是一个猪栏,不过里面并没有几头猪,只见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彪形大汉光着膀子站在里面,他嘴刁香烟,右手提着一只似乎还是刚出生的小猪仔后腿,往地上不停的重摔,小猪仔估计都被摔晕了,连叫声都发不出来了,看着很残忍,也不知道这在干什么。

    彪形大汉一下又一下的摔着小猪仔,直到小猪仔一动不动了,他才停下了,摘下嘴角的烟,吐出一口浓郁的烟气,扔掉烟头,抹了一把汗,这时候他发现我了,呵斥道:“什么人?走开走开,是谁放你进来的。”

    我说:“请问你是雷鸣吗?”

    彪形大汉愣了下,点头说:“我就是,你是谁,我好像不认识你。”

    我客气道:“我叫罗辉,是义阳真人让我来找你的。”

    雷鸣诧异了下,自言自语道:“玉虚宫的老道?他让你找我干什么?”

    我说:“不太清楚,总之他让你去一趟玉虚宫。”

    我取出那块玉递给去给雷鸣看,雷鸣看到玉后皱了下眉头,似乎有点不高兴,但还是说:“这老道我忙的很他还凑热闹,你等下,我把手头的工作交待一下换套一副跟你走,真麻烦……。”

    雷鸣去换衣服了,我一时好奇跨进猪栏看了下那头小猪仔,小猪仔已经死了,还是刚出生的,身上毛都没多少,看着怪让人心酸的,我轻抚着小猪仔的背,无奈的叹了口气。

    雷鸣换好衣服出来了,看到我的举动,不高兴道:“你在做什么?”

    我好奇道:“雷哥,我多嘴问一句希望你不要介意,你为什么要把刚出生的小猪仔摔死?”

    雷鸣轻描淡写道:“这头小猪仔经过检测,无法长出足够的肉,赚不到足够的钱,所以这么处理,不然白白养它厂里要赔钱的。”

    我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就因为长不出足够的肉赚不到钱,就要将一只刚出生的小猪仔杀死,实在是太残忍了!

    我愣道:“这么做是不是过分了?”

    雷鸣不以为然道:“过什么份?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业内都是这么干的,还有些病猪直接送垃圾堆填区活埋掉,年轻人你也太没见识了,你以为你们能吃到那么美味的猪肉是怎么来的,就是优胜劣汰来的。”

    我无奈的笑了,在人类的经济原则下,一切底线都可以不守,猪跟人一样是哺乳动物,也是一条生命,就因为它比人低等,就该遭受这样的对待吗?我知道让人不吃动物不吃肉不太现实,但至少该人性点对待这些生灵。

    雷鸣不耐烦的催促道:“还不快走,我等下还要赶回来工作呢。”

    我也不想在这炼狱一般的屠宰场呆了,赶紧逃离了,在回玉虚宫的路上我向雷鸣打听他跟义阳真人的关系,雷鸣不太愿意说,但见我在等他开口,只能不耐烦说:“前些时我生了一场病,去医院怎么治都治不好,我老婆多事去玉虚宫求菩萨,我根本不信这些东西,都是女人瞎折腾,老道听说我这病后就主动下山找我,也不知道给我吃了什么药,又在我身上摸来摸去的说是做法,跟着这病就好了,我觉得是医院治的差不多了,老道来做法的时候正好医院的治疗起效了,让他碰巧撞上了,我对那老道没好感,但我老婆很信这些,非说老道是我的救命恩人,让我对他尊重点,我这是没办法才跟你去的,不然家里那女人知道我对老道不尊重,非跟我闹不可。”

    我似乎有点明白了,但还不是太确定,于是问道:“能冒昧的问一句你到底生了什么病吗?”

    雷鸣皱眉说:“其实我觉得不是什么病,但我老婆非说是病,医生又说是什么睡眠呼吸暂停综合症,后来一打听,妈的就是打呼噜,不过我可能太严重了,那段时间工作量特别大,每天要摔好几十头小猪仔,特别累,睡觉一睡就睡两天,打呼噜还特别响,我老婆还说我打呼噜就跟要断气似的,非让我去治疗,不过治治也好,不然老是精神不好影响工作。”

    手机端  .XW.ō  吸n 中 én 小 shuō ǎng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