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家娘子猛于虎 > 第356章 互相伤害
    王家并不只剩下王十二娘的侄子,还有其他年幼被流放的,王夫人自己个儿亲侄子侄女都已经成人,被处死的处死,能流放下来的也都是她侄孙辈儿的。

    王夫人的意思,是拿着这些钱给残留了王家根苗分了,她也就只能顾到这里了。

    “……咱们以后,再没有娘家了,好歹你也留些傍身银子,别都贴给别人。你那男人不是个靠谱的,朝中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也不见他回来,未来也不定能不能靠得上。你那儿子是谢家的根苗,谢家不会亏待了他。你呀,还要多顾些自己个儿。”

    王夫人这话掏心掏肺,谢老三让她看清楚太多事。

    可是谢母的作为,也让她看得更清楚谢家的行事作风。想来谢老三就是个异类,和十二娘那男人倒是一类的货,指不上。

    说罢,让大丫环又从嫁妆里支出了五百两交待给王十二娘手上。

    “这是给你的,你别傻的都给旁人贴补出去。”她再三嘱咐。

    王十二娘直抹眼泪,“姑母疼我,我知道。”

    再三道谢,才回了二房,将五百两收起来自用,剩下来接下来几天便将银子都分到了王家余下的子侄手中。

    不可能买太多仆人给他们带去,她是将心腹的嬷嬷给自家侄儿带去了,可若想给他们都带仆从就得另外在外面买,都从谢家带,一来皇上知道好说不好听,万一再被参个谢家与王家余孽过从甚密,那可拔出萝卜不止带出泥,连坑都给拔出来了。

    再者,能活下来被流放的都是年纪小不经事的,在外买仆人跟过去,指不定被他们奴大欺主,得不偿失。

    王十二娘尽心竭力,能做的也就这些了。

    再多做,万一连累谢家,她便不只是王家,还是谢家的罪人了。

    便是这些,王家小郎及小娘子也足以铭感五内,一世感激不尽了。

    ###

    将王家诸事交待给王十二娘,王夫人便全力筹备萧凝的及笄礼。

    国丧期间不便大操大办,但萧凝毕竟是未来皇后,此事却马虎不得,至少在谢府内总要让人过得去眼。

    尤其王家覆灭,王夫人行为更是小意谨慎了许多。

    六月二十三那日,正是萧凝及笄之日,谢家大家大族的,无论是赞者、有司还是正宾都是谢家自己内部消化完成。

    谢家并没有大肆宣扬,可到了那日依旧抵不住各家送来的贺仪雪片一般的涌进来。

    令萧宝信意外的是,居然萧敬爱亲自上门前来相贺。

    其实今日本来也是萧御史的生辰,萧宝信是想上午参加完萧凝的及茾礼,在晌午的时候回娘家与爹娘会合,一道去萧御史府上。

    都早与萧凝打好招呼了,她俩现在是一道无辣不欢的吃货小伙伴。

    说实话萧宝信做梦都没想到和萧凝建立起来亲密的友谊是从吃上开始的。

    萧宝信不是大嘴巴的人,和自家姐妹不对付还不至于四处跟人说,以至于萧凝看在小伙伴儿的份上,又因知道杨劭是永平帝的心腹臣子,便待萧敬爱更为亲近,没过半个时辰两人便唤起了彼此的闺名。

    其实萧敬爱只要不发起疯,存心想要讨好人的时候,她是很讨人喜欢的。

    首先我见犹怜的长相便给她加分,相貌秀丽柔美,全不似萧宝信那般美的张扬犀利,尤其一双杏目盈盈若秋水一般,便是同为娘子瞧了都不禁喜爱。

    要不然,前世萧宝信也不至于受他蒙骗,男人被她骗到床上去都还不知道。

    萧宝信一想到这个就膈应。

    她倒不是多看重杨劭,萧敬爱做的事恶心人。

    刚想出声打断,人家萧敬爱见好就收,已经跟萧凝告辞:“家父生辰,往年便没有铺张的习惯,和大伯父一般,都是自家人小聚。今年我才出嫁,离了父母亲,更不能晚了。”

    “只是大娘子与阿姐一向亲厚,我却是不能不来。”

    “……我最是喜欢大娘子亲和爽朗的性子,倒是与我阿姐颇为相似,怪道你二人能相处的这般好。”萧敬爱抿嘴一笑。

    萧凝初来乍到,还没等融入建康的贵女圈就定下了新安王,紧接着宫廷政变突起,她摇身一变就成了未来的皇后,都没和贵女们打过交道,也不知众人是个什么脾性。

    可她不知道,谢婉却知道啊,萧家两姐妹闹的不可开交在建康城都不是新闻了。

    只是不好当着萧宝信的面揭短而已。

    萧宝信嘴角噙着嘲讽的笑,她不主动提及并不表示她有义务配合萧敬爱演戏:“你有心了。二叔的生辰,我们还是快些去吧。”

    “你这么孝顺,定然不愿让二叔等的。”

    谢姗几个姐妹在旁作壁上观,都知道萧凝是要做皇后的,所以也不敢在她面前张狂,很有几分拘谨。

    就因为她们的拘谨,倒令萧宝信消停不少。

    萧敬爱听了萧宝信含沙射影的话跟没听明白似的,娇笑着挽着萧宝信的胳膊就往外走。

    萧宝信若不是怕抻到肚子里的孩子,真要当场甩开她。

    也就不用听萧敬爱心里难听的咒骂声了。

    “怎地,二娘子放弃一国之母的雄心壮志,终于甘心当一个臣妇,相夫教子了?”萧宝信边走边压低了声音说道,想存心膈应她没门。

    好歹她得给还回去。

    果然一下子就戳中萧敬爱的痛处,当时脸色都变了。

    来啊,互相伤害啊。“……谢显倒是没入狱,可你知道他的身体,也没几年”

    话没说完,萧敬爱就觉得胳膊一痛,萧宝信已经拧着她的胳膊往后别:“啊你做什么?!你想当着谢家人的面打我吗?”

    “你也不怕别人笑话萧家!”

    两姐妹在谢府游廊上走着,偶尔也有三两丫环往来,萧敬爱之所以敢说出这样的话,也都在她心里呢,这是谢家,萧宝信的婆家,萧宝信再张狂也不至于当场与她翻脸,让婆家人看笑话。

    就没想到萧宝信是个不管不顾的,居然在婆家也敢动手。

    她脑子是让驴踢了吗?

    还是怀了身子智商为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