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谋断九州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回家
    十几名范门弟子聚在一起饮酒,原本是为消遣寻乐,喝着喝着却变成了发泄不满。

    “先生一走,咱们都成了弃儿。思过谷被外人占据,这么多同门,竟然没一个人能夺回来。”

    “冠师兄,唉,一言难尽,尹师兄,唉,不提也罢。可叹的是范门数百弟子,除了这两位师兄,再找不出一人能站出来捍卫正统。”

    众人唏嘘不已,甚至痛哭流涕,悲情助酒,酒助悲情,越说越伤心。

    于瞻在门中以性格暴烈闻名,眼见一众师兄弟泪流不止,不由得大怒,拍案而起,高声道:“大好男儿,拜的是当今名师,学的是圣贤之道,何以如妇人一般哭哭啼啼?其实我早已想明白,没夺回思过谷,与辩才无关,全是因为咱们上头无人。徐础受到庇护,便是口头上输给咱们,也未必会遭驱逐。比如这一次,谷中明明生出妖草,将徐础之罪彰显得明明白白,邺城是怎么做的?派一名老道前去除妖,敷衍至此,全无半点诚意。”

    众人虽然脸有醉意、心存怨怒,这时却没有一个人敢接话。

    于瞻更怒,冷笑道:“一说到邺城,诸位就怕成这样?怪不得范门弟子一直不得重用。圣贤之道用来治国平天下,咱们却困顿沟渠之间……”

    安重迁是这场聚会的主人,劝道:“于师弟少说几句吧,乱时求武、治时用文,原也正常,何况尹、寇两位师兄不是已在朝中了吗?”

    “尹师兄领的是闲职,形同养老,冠师兄更是自降身份,甘愿在湘东王府中做一名幕僚,与仆隶无异。”酒意推动怒意高涨,于瞻再也管不住嘴巴,“要我说,思过谷生长妖草,警示的不止只是徐础一人,还有整个邺城,乃到整个冀州:牝鸡司晨,早晚会导致城内生草……”

    两边的人急忙起身捂于瞻的嘴巴,安重迁脸色大变,一个劲儿地道:“于师弟喝多了。”

    宴席草草散场,众人纷纷告辞,生怕惹祸上身。

    于瞻被仆人带回家,倒头便睡,梦中兀自怒斥,次日一早醒来,他已不记得昨天说过什么,但是心中怒意仍在,左思右想,也不找同门师兄弟商量,自己骑上一头驴,带些应用之物,命仆人守家,自己孤身出城,直奔思过谷。

    芳德郡主人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山谷里,哨所官兵刚刚因此受到训斥,对进出人等查得极严,就算是范闭复活,没有上头的许可,也不能从正门进谷。

    于瞻被拦在外面,就在哨所外面找个地方,栓好驴,拿出一张无背交椅,坐在路边看书,大声诵读。

    原本这是一件小事,邺城一向优待读书人,官兵虽不许他随意进谷,却没有驱逐,可是到了傍晚,小事渐渐有扩大的趋势。

    妖草侵占思过谷一事已经传得沸沸扬扬,经常有人过来看上一眼,如今官兵不让进去,这些人只好停在外面,几乎立刻就被大声读书的于瞻吸引过去。

    于瞻对谁都是不理不睬,只管读手中的《论语》。

    有人认得他,自愿为他“解说”,向其他人道:“范门弟子来要思过谷了,范先生虽已仙逝,门下骨气未失。”

    入夜之后,于瞻仍然不走,看不清书上的字,他就背诵。

    颇有些人敬重这位范门弟子,为他搭建了一座简易的棚子。

    于瞻席地而睡,次日一早醒来,发现身边多了一些食物,也不问是谁送来的,吃过之后继续读书。

    围观者越来越多,哨所官兵开始感到不安,派人去向上司请示。

    邺城派来一名文吏,他想出一个主意,让一名士兵进谷通报,如果谷里的人认可于瞻是来客,就放他进去,如果不认,则客气地请他回城。

    徐础承认这位“同门”是客人,于瞻获准进谷,他却没有因此满足,反而提高要求:“不止我一个,来者都是客人。况且思过谷从前没禁止任何人进入,徐础既然自称正统,不应该改变旧规。”

    文吏不能做主,小声奉劝对方适可而止,于瞻严辞拒绝。

    他孤身出城时,本已存了有来无回之心,这两天颇受支持,不仅有人搭棚、送食,对他还都十分敬佩,无论年长年幼、熟与不熟,都要拱手而拜。

    于瞻心志越发坚定,这已不再是他一个人的鲁莽之举,而是代表众意。

    他又在哨所外面住了一个晚上,简陋的棚子扩大了几倍,五名年轻的书生留在他身边。

    到了第三天,安重迁、严微等范门弟子赶来,他们一来声援,二为劝说。

    “于师弟做了一件范门弟子早该做的事情。”安重迁以师兄的身份奉承几句,转而道:“如今大家都已明白于师弟的意思,官府也已放行,于师弟还守在这里,却是为何?”

    “思过谷乃范门学问重地,如今又是先师墓庐所在,我等身为范门弟子,想进就进,想出就出,为何需要‘许可’?先师在日,求学问道者络绎不绝,先师何曾拒而不见?我不是来做样子的,我要让思过谷恢复旧貌。论辩才,我不是对手,论靠山,我更是轻若鸿毛,唯有一身固执,我不争,也不抢,但是除非我死了,绝不后退一步。”

    “于师弟何必呢?即便用这种手段夺回思过谷,又能怎样?”

    “怎样?”于瞻眼中露出一丝鄙夷,“我没有本事,不能弘扬先师之学,但也不能拱手相让,眼睁睁看着外人坐据先师旧庐吧?安师兄不必相劝,你在城中有家有业,行事应当谨慎,不像我,无亲无友,一人做事一人当。”

    安重迁颇为窘迫,看向严微,希望能得到帮助。

    严微向以口才闻名,这时却保持沉默,向师兄轻摇下头,不打算出头。

    安重迁无法,只得告辞,回城向官府承认自己无能为力,令他意外的是,三名随他而来的范门弟子,竟然选择留下。

    路边的棚子逐渐蔓延,坐在里面的书生已达十四人,围观者来来往往,一直不断。

    到了第四天,哨所官兵终于撤去一切障碍,任人进出。

    这是一场小小的胜利,众人欢呼,让到两边,请于瞻第一个进去。

    于瞻也不客气,一手握书,一手牵驴,大步走向山谷,经过这几天的经历,他对夺回山谷已有九分把握,只后悔没有早些采取这一招,让徐础白占思过谷半年有余。

    谷里茂盛的野草依然惹人瞩目,却没有众人想象得那么“妖异”,于瞻此前来过,心中更觉意外。

    助威者虽然不少,真愿意冒险的却只有于瞻一位,他一步不停地进入谷中,身后的追随者渐渐放慢脚步,离他越来越远。

    于瞻也不回头,穿过草中小径,进到山谷里,见到熟悉的旧屋以及陌生的一幕:从前众多范门弟子习礼的地方,如今变成一座巨大场地的一部分,马匹在上面驰骋,代替朗朗读书声的是一阵高似一阵的叫喊声。

    十名骑士正在打马球,另有数人站在附近旁观。

    于瞻先是大惊,随即大怒,站在那里,半晌说不出话来。

    徐础是旁观者之一,迈步走到于瞻身前,笑道:“前天通报,今日才到,阁下绕到哪里去了?”

    于瞻想起自己的来意,冷冷地说:“我不是来拜访你的。”

    “嗯,阁下是来……”

    “思过谷属于先师,也属于众多范门弟子,我这是‘回家’,而且我要祭拜先师,守庐三年。”

    “好啊,欢迎,谷中尚有空房,你选一间吧。”

    徐础越是随和,于瞻越是警惕,将驴栓在附近的木桩上,迈步向书房走去,“先师的房间就是我的房间。”

    于瞻走远,徐础转身看向草丛中若隐若现的众人,大声道:“诸位也要守庐三年吗?谷里的房屋可不够用。”

    没有人再进谷,反而步步后退,消失在草丛里。

    老仆走来,小声道:“那是公子的书房,就这么……让出去啦?”

    “那是范先生的旧屋,非我专有。”

    “公子说的算,还有一件事,做饭时算他一份吗?”

    “算,总得讲几分待客之道。”

    “公子前几天让我准备茶酒,用来待客,结果只来了这一位,看样子,他可不认为自己是客人。”老仆摇头走开。

    于瞻顺利进入先师旧屋,看着一直未换的旧席,心中感慨万千,再看凌乱的书桌与堆积的书籍纸张,不由得悲愤交加。

    徐础进屋时,于瞻正在翻看军报,抬头怒道:“圣贤之宅,都被这些无用之物污染。”

    徐础笑了笑,“阁下是叫于瞻吧?”

    “怎么,假装不认识我吗?”

    “于公子进谷的时候,谢过守谷官兵了?”

    于瞻一愣,“无故受其阻拦数日,我为何要谢他们?”

    “奉命行事,怪不得他们,最终放行,倒是颇显大度,于公子应当谢他们一句,以显邺城尊贤重士,也可为自己赢得几分好感。”

    于瞻又是一愣,随即冷笑道:“这等揣摩上意的工夫,我甘拜下风。”

    “请坐。”徐础先坐下,“‘揣摩’这门功夫,我受之于范先生,入门而已,尚未精熟。”

    于瞻刚要坐下,马上挺身,“先师圣贤,才不学这种东西,更没有传授给你。”

    “于公子不必动怒,你能进谷,一是邺城执政者大度,二是对我已失耐心,很快就会派人过来重罚于我。于公子即将‘大仇得报’,还能看我揣摩得对不对。”

    徐础面带微笑,绝不像是将受“重罚”的样子,于瞻道:“你是邺城执政的贵客,谁敢动你?”

    “想要打个赌吗?我说不出三日,邺城必然来人,将要对我不利。”

    于瞻没想太多,脱口道:“邺城果有此举,算我此前看错,不仅向你认输,还要向官府认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