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混子的挽歌 > 第一一二七 让我离开,可以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杨涛的事?”周桐听完我的话,思考了一下:“关于杨涛的事,我好像没什么要对你说的。”

    “真没有吗?”我对周桐笑了笑,用手机调出了一段视频,这个视频,就是当初明杰给我看过的那一组照片的截取视频,视频的拍摄地是一个超市,而摄像头的画面一角,刚好能照到公司侧面的一个角落,视频上,杨涛模糊的身影一闪而过,坐进了路边的黑色奔驰轿车之中。

    周桐看见视频,有些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你该不会认为,画面上的杨涛,是我假扮吧?”

    “我还没傻到那种地步。”我同样笑了笑:“但今天下午,我让殷小鹏去找了这家超市的老板,他对殷小鹏说,这个探头,本来是照不到盛东公司的,但是忽然有一天,探头就歪了一点,刚好能拍到那边,他认为是风吹的,所以也没在乎,但你好像忽略了一点,在你能改变这个探头角度的时候,别人家的探头,也能拍到你。”

    我手指微微滑动,调出了下一个视频,这个视频也是一个监控画面,但是拍摄地是在超市的对面,视频中的时间在深夜,平静了几秒钟后,一个男子走进了画面中,举起一根棍子,轻轻移动了一下探头,随后抿着衣怀离去,整个过程不足三秒钟,视频播放完毕以后,我放下了手机:“其实有些事情,就像是塔罗牌一样,只要露出一角,接下来等待的,便是全盘崩塌,我是在确认了老马诊所管道里有血之后,才想到了监控探头的事,没想到,还真的查到了端倪,你说,一个努力想把别人暴露在他人视线中的人,会是什么身份呢?”

    “呼!”

    周桐看完这个视频中的画面,做了个深呼吸:“当初索强跟你去诊所的时候,我的确偷听了你们的谈话,也知道了你要去找冷磊寻仇,可是你当初跟索强说,你在寻仇之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东哥他们,我以为公司的人都回去抓冷磊,所以才把消息递了出去,但是我真没想到,你竟然骗了索强,自己去跟冷磊拼命了,飞哥,如果我知道你当时的打算的话,是一定不会把这个消息透出去的,我真的没想害你。”

    “索强呢?”我并未理会周桐的话,继续问道:“林海刚对我们说,他跟一伙陌生人接触的时候,见他的都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瘸子,但是我让殷小鹏调了那里的监控,发现跟他接头的瘸子,是一个正常人伪装的。”

    “索强已经死了,你们俩在老马诊所见面的当天,我就把你的消息递了出去,据说他是被房鬼子的人抓了,房鬼子那边,本来还想留着索强别作他用,可是后来你带着林璇跑了,房鬼子那边的人,就想用索强套你的消息,据说索强没同意,所以被除掉了,可是他究竟是死在了谁的手上,我真的不知道。”周桐顿了一下:“至于跟林海刚见面的那个瘸子,的确是伪装的,当初这个计划,本来不是这样的,用一个假的索强跟林海刚见面,是房鬼子那边为了保护我,想转移掉你的注意力,当时房鬼子安排人跟林海刚见完面以后,本想找人删掉快餐店里的监控,可是没想到,那个监控竟然跟一家保安公司有云端储存,根本无法删除,这样一来,他们反倒弄巧成拙了,而咱们抓到了林海刚以后,我知道他只要招供,就一定会引出假索强的事,所以才会在枪战中,冒险对他开了枪,谁知道这个王八蛋的命居然这么大,胸口挨了我一枪,竟然没死。”

    “你既然知道林海刚醒来,索强的事情会败露,为什么没有离开?”

    “我离不开。”周桐露出了一个苦笑:“自从我同意做盛东的内奸开始,就注定没有回头路了,所以我只能冒着巨大的风险留下来,尽力把事情推在杨涛身上,说实话,今天你带我来步慈山的时候,我心里也很没底,因为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已经开始怀疑我了,直到你把压满了子弹的枪递给我,让我除掉杨涛,我才放下了戒心,否则,我是绝对不会通知房鬼子的人过来的。”

    “你就那么有把握,能把事情推到杨涛身上吗?”

    “其实这次的事情,并非是我不够谨慎,只是你回来的太不是时候了,如果你不回来,凭现在盛东的局势,以及二黑和薛明杰的多疑,只要发现端倪,根本不需查证什么,就会为了大局斩草除根,而且我既然敢把事情推在杨涛身上,自然有让他洗不清自己的理由,因为杨涛,也不干净,其实我早就发现了杨涛跟一伙陌生人见面的事,而且他们见面的频率很高,而我向外递消息的时候,全都挑在了杨涛跟那些人见面的时候,这样一来,只要有人去查,那么最先暴露的,肯定是他。”周桐顿了一下:“所以我虽然是鬼,但杨涛的底子也不干净。”

    听完周桐的话,我抿着嘴唇没有吭声,因为我知道周桐没有说谎,以杨涛的智商,如果不是他自己愿意的,别人是无法做局让他三番五次钻进套里面的,想到这里,将车窗微微降下去了一些,呼吸着外面新鲜的空气:“杨涛是谁的人,你清楚吗?”

    “我不知道。”周桐很直接的摇了下头:“我背后的人,是万佳集团的岳明辉,而房鬼子手下的几个人,岳明辉、冷磊、骆洪苍,还有新晋的小万等人,其实彼此之间都不合,所以是不会互通消息的,我向岳明辉问过杨涛的事,但是他也不清楚,他说如果杨涛真的有问题,很可能是其他几个人安插的内线……其实除了安壤这几次事,咱们在大连出事的那一次,也是我放出的消息,还记得你在宾馆看见我的那一晚吗,我对你说,要去祭奠我母亲,其实我是去找了于志广,当时我给了他二十万,让他背下了这个黑锅。”

    之前我听周桐讲话的时候,心理都没什么波动,因为他说的一番话,跟我的调查以及猜测都能契合在一起,可是听说我们在大连出事,也是他卖的消息,我有些惊愕:“大连那一次事,你差点把命都丢了,这个代价,有点惨吧!”

    “我说了,我是岳明辉的人,不是冷磊的人,在这件事情上,我是有立场的。”周桐说完这句话,想了想,自嘲一笑:“一个内鬼,也许不配说出立场这两个字,但我投奔岳明辉,的确有自己的私心,这么多年来,不管是骆洪苍还是冷磊,都伤害过咱们,但是岳明辉不同,起码我不恨他,正因如此,我才选择了跟他合作,在大连的时候,我虽然把咱们的行踪透露给了他,但是我跟冷磊,却并不是一伙的,他也不知道我的身份,所以才会对我动刀,可当天我看见淮阳为了保护我,受了那么严重的伤,是真的急眼了,甚至忘了咱们遭遇的惨状,都是我一手造成的,一心只想着跟冷磊拼命,没想到,我的一时冲动,竟然博得了你们的信任,至少在东哥这次出事的事情上,二黑和薛明杰首先的怀疑对象,全都不是我,因为之前几次递消息的时候,我还处于养伤的阶段。”

    “所以,东哥这次出事,消息真的是你递出去的,对吗?”

    “对。”周桐点了点头:“当天出发之前,我的确给岳明辉打了一个电话,但是只说了要出发,并没说目的地是哪,毕竟我也不清楚东哥要干什么,但是也无所谓了,因为当时房鬼子的人,已经接触上了蒋健手下的林海刚,有了我跟他里应外合,这件事已经铁定能成了,还有,当天我之所以递消息,是因为杨涛也跟其他人见了面,在这之前,我已经摸清了他跟那伙陌生人见面的时间和地点,所以已经用那个监控探头拍了他很长时间,当时我还天真的认为,只要东哥当天晚上死了,那么凭明杰查出来的消息,还有国豪的火爆脾气,一定能直接除掉杨涛,这样一来,我的身份就能彻底被掩盖了,没想到,房鬼子手下那群废物,并没有拿下东哥,而且国豪也意外被捕,这样一来,我计划中最关键的一环,就算彻底落空了。”

    我坐在周桐旁边,听他对我讲述完这一切之后,心中已经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你出卖盛东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么?”

    “我说过,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了,如果你真想知道什么的话。”周桐顿了一下,神情有了些许的黯淡:“我不后悔,我不后悔混了社会,也不后悔做了叛徒,我只从没认为自己错做了什么,只是时运不济,赌输了而已。”

    看见周桐执迷不悟的样子,我一阵心寒:“可你知不知道,你这一输,输掉的会是什么?”

    ‘刷!’

    周桐听见我的问题,猛然抬手,把五四手枪的枪口顶在了我头上:“飞哥,我已经说过了,整个盛东公司,我最不愿意面对的人,就是你,也请你别逼我……让我离开,可以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