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匠心 > 288 何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师父我是个修复师。我有没有跟你讲过,修复最早的缘头是什么?”连天青注视了他一会儿,缓缓问道。

    连天青并没有跟许问讲过,许问正要摇头,突然想起了在那个世界看过的一本书开头的内容,灵光一现,叫道:“是制赝!”

    制赝就是制作赝品,也就是完全地复制一件物品,达到以假乱真的结果。

    连天青的确没有跟许问讲过,问完那个问题就准备自己回答。听见他的话,他意外地看了许问一眼:“你竟然知道。”

    “在一本书里看过……”许问有点心虚地说。

    连天青工作间里好几本书都提到过这件事,许问能看见表示他用功。连天青的脸色终于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点头道:“不错,正是制赝。复制与修复,是一根藤上开出的两朵花,无论哪朵,都有一个原型,新制或者在原型上打磨出来的最后作品,都要求与原型完全一致,不得有误。”

    “这是因为原型完美无缺,毫无改进的余地吗?”连天青的笑容消失,注视着许问问道。

    “不是……”许问迟疑着回答。

    旧木场这种地方,一直会从外面送来很多零零碎碎的破烂。

    大部分是真的破烂,除了木料一无可取,但也有一些东西“有点意思”,连天青就会琢磨着把它修复出来。

    这些东西即使就许问的眼光看起来,也有诸多不足之处,但不管是什么,连天青都会原样复原,非迫不及已——通常都是东西残缺到判断不出来原型了,绝不会轻易进行改动。

    其实回忆起来,连天青当初教他修复孙博然那座雀替的时候也有提过这样的事情,正好与许问记忆中文物修复“修旧如旧”的要求一致,但可能是因为他学的东西比较基础,连天青教的更多是技法,并没有过多地强调这个概念。

    而且在许问想来,在某种统一的规则要求下当然应该这样做,但连天青做的这些都是个人修复,没有任何约束,但他还是这样做了,这是为什么?

    许问陷入了深思,一时间不得其解。

    “你好好想想吧。总之你这次考试换了我的话,绝不会给你这种分数。”连天青站了起来,把图纸往他面前推了一推,淡淡地道。

    许问盯着图纸,脑子里回忆起不久前摆放在原型旁边拿到一百分的那个成品模型,久久没有说话。

    连天青站在原地看了他一会儿,道:“修复与制作是两条完全不同的路子,走哪条路都可以,但是要走哪条路,你该好好想想了。”

    话音落处,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门口。

    连天青走出门,进了院子,这里引了一眼水,开了一条溪,溪水清透如同泛着波纹的水晶,溪畔的湖石与兰草在波纹中轻轻摇晃,几条红色的小鱼穿梭在阴影中,处处带着江南园林特有的意趣。

    他盯着草尖上的一只蜻蜓看了会儿,抬起步伐,走到旁边一株樟树下。连林林正坐在那里,托着腮看着石桌上的一样东西,有些出神。

    “看出什么来了?”连天青走过去问。

    听见爹爹的话,连林林转过身来,露出面前的东西。

    正是许问在院试中制作的那个模型。不仅是图纸,连实物也一起到了连天青的手里。

    “……真的很巧。”她一边说,一边用手指着那座模型,“变写实为写意,在这里、这里、这里、还有这里进行了细微的调整,把上扬的线条和形体变成了下垂的,加强了凋敝、衰败等比较负面的感觉。整座庭院的气质,也就在这些细节里被强化了。”

    她说话的时候用的基本上都是肯定句,神态里充满了自信,跟她平时絮絮叨叨招呼师父徒弟们起居的样子完全不同。

    连天青赞赏地望着她,直到最后才把目光移到那座模型上,点头说:“你说得不错。”

    “这院子改得太漂亮了,你夸了小许吗?”连林林声音一顿,盯着她爹问。

    连天青也顿了一下,摇了摇头,把他刚才对许问说的话对连林林又重复了一遍。

    “啊,你太过份啦!”连林林一听就嚷了起来。

    “师父训诫徒弟,是理所当然之事,有什么过份不过份的。”连天青不以为意地说。

    “小许他才十五岁!十五岁拿到三试物首,尤其府试和院试还是一年里接连拿到?,这很牛了好吗!牛大发了!人高高兴兴地回来跟你报喜,你当头一顿训斥,你不过份谁过份!”连林林不爽地嚷嚷。

    在这个时代,女儿基本上不可能像这样跟父亲说话,太大逆不道了。但连林林说得很自然,显然平时就已经习惯了。

    “胡闹。”不过就算是连天青,这时候也要拿起架子来训斥女儿了,“越是这个时候,越是要磨磨他的性子。不然心态虚浮,如何成就大才?你不要再说了,好好把这东西收起来,再去收拾收拾……”

    他看了眼天色,淡淡地道,“不久就要上路了。”

    连林林扁着嘴,对着他的背影扮了个鬼脸。

    连天青头也不回,走到厢房外面,正要回去自己的屋子,脚步突然顿了一下,嘴里喃喃道:“十三岁……”

    他脚步一个转折,走到许问的窗外,透过虚掩的窗扇去看。

    时将落暮,屋子里光线非常黯淡,隐约只能辨出人形。

    他先前出门时许问坐在桌子旁边,现在仍然坐在那里,双手抱着头,似乎已陷入了苦思。

    他面前团着一团漆黑的影子,应该是他养的那只猫。

    这孩子从初见起就沉稳得不像一个孩子,也就这个爱宠能透出一点少年心性。

    他看了一会儿,直起了身子,喃喃道:“男人一生中总要经过这些坎,女人就是不懂……”

    说到这里,他的脸色突然沉了下去,腮旁有一根青筋隐隐跳动,仿佛想起了什么令他极为不悦的往事。

    夕阳的红光照在他的侧脸上,他侧着头,眼睛隐没在了晦暗的阴影里。

    片刻后,他无声无息地消失在了屋檐下。

    就在他离开的那一瞬间,许问抬起了头,伸手碰碰面前的黑猫,无声地说了句话。

    奇妙的波动充斥在厢房之中,刹那间,球球变成了一团黑雾,把他裹了进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