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拜师九叔 > 第七百九十八章:回广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解决掉李莲和李信,林天齐便没有了再多留的打算,谢绝了吴大富和一众三河镇镇民的盛情,拿到该有的钱财报酬后,便带着许东升离开。25shu

    吴大富出手倒是颇为阔绰,足足给了一百大洋,算是他们这一行少有的丰厚报酬,须知这个年代,一个大洋的购买力差不多就能买三十斤大米,一个普通苦力工人平均月工资也就是几个大洋,而术士这一行,驱鬼治邪,算平均下来一次也就是十来个大洋左右,所以这次算是大报酬。

    不过林天齐也不会因为这一百块大洋而高兴什么的,别说只是一百块大洋,就是十万、百万他都不会多在意,因为到了他这个层次,这些普通的金钱对他而言早已失去意义,给他再多,也不过是一个数字罢了,当然,林天齐也没有大方的说不要,因为这是生意,生意就要一丝不苟。

    毕竟升米恩斗米仇,他这次要是大方的不要了报酬,那么如果再有下次,恐怕自己师傅或者师弟做生意就不好做了,毕竟他这次如果免费了,或许会暂时得到人家的感激好评,但是也会给人一种请他们做事不用钱的潜意识,再有下次要人家再给钱,彼此落差反而可能让人心里不快。

    所以,林天齐从不随意展现自己的善,因为人性是最复杂了,有善也有恶,我们不能否定人性的善,但是也绝不能低估人性的恶,过度的善,有时候反而还未必是好事,因为善意太多,很容易就让人习以为常,而任何事情,最怕的就是习以为常,因为他会潜意识觉得你的善是应该。

    在上一世,有过这么一篇新闻报道,一位92岁的英国老人跳桥自杀,而原因就是因为被所捐逼上了绝路,老人从16岁开始参与慈善活动做慈善,一做就是七十多年近八十年,一生的家当除了自己日常的生活外也几乎是全部都捐在了慈善上面,但是最后,因为自己年纪大了,年老体衰再无多余的能力钱财做慈善,选择停止了慈善,但是外界却是依旧无休止的向她索捐,最后老人被无休止的所捐逼的到了绝路,选择跳桥自杀。

    一生做慈善善事,但是最终却是反而因为自己的善把自己逼的自杀,不得不说,这事一种可悲,自己的善,却反而成了逼死自己的东西。

    但是无疑,这件事情血淋淋的反映出了世界的现实和最真实的人性,就像是有一句话说的那样,人性的善有多圣洁,人性的恶就有多丑陋。

    世间有真善美,也有假恶丑,所以,林天齐一直觉得,在这种善恶并存的世界,一个人活着,最重要的就是分清善恶,如果难以分清,那么就要守好自己的心,做好自己本分就行,绝对不要随意拿出自己的善,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你的善到底是给了一个善人,还是一个恶人

    鲁迅先生说过——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人生在世,以德报德,以怨报怨,才是正确的行事准则。

    好吧,其实林天齐也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鲁迅说的,但是他知道凡事不知道是谁说的话全部推到鲁迅先生头上就对了。

    夜色下,师兄弟两人向沣水镇返回,林天齐一路闲庭信步,许东升就显得有些狼狈了,一路都是小跑气喘吁吁,因为林天齐走路的时候看起来像是闲庭信步,但是实则运用了五行术法中的缩地术,每一步走出都是直接走出数米,一步相当于普通人的好几步,许东升要跑着才追得上。

    所以,一路上,林天齐十分悠哉,但是许东升可苦了,一路都是小跑,一开始的时候还好,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就感觉有些吃力了,毕竟沣水镇到三河镇也是几十里的路,普通人正常步行的情况下也是三四个小时的路程,就算是跑着,没有一两个小时的时间也别想跑完。

    当然,林天齐这般也并非是故意整许东升,毕竟他好歹也是个师兄,怎么可能整自己师弟,最多也就是锻炼自己师弟。

    所以,一路上,林天齐也是这般对许东升说的。

    “师弟啊,修行之路,如逆水行舟,唯有吃得苦中苦,方能有所成就,师兄我之所以能有今日成就,也就是因为能忍常人所不能,而要能吃得苦中苦,最主要的就是需要强大的毅力,师兄我现在就趁着回去的路上磨练磨练你的毅力,一定要咬紧牙关,跟紧师兄我的步伐”

    而许东升对于自己师兄的话也还是深信不疑,大觉自己师兄说的有道理,所以一路不管再苦再累,也还是咬紧牙关紧跟着林天齐。

    最后,原本普通人步行三四个小时才能到的路程,师兄弟两人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而许东升也是被林天齐给忽悠瘸了,是真的瘸了,走起路来都一拐一拐的,腿抽筋了。

    来到府邸门口,林天齐又将之前吴大富给的报酬和许东升两人五五分,随后师兄弟两个分开,许东升一瘸一拐的回了街对面百米处的一处院子,林天齐也是推门进屋,已经睡下的九叔和许洁听到外面的动静,也是从房间中出来,随后简单的询问交谈了几声,又各自回房。

    随后的几天,生活又平静了下来,林天齐和许洁又在镇子里待了几天,一直到九月底,差不多在镇子里待了半个月,小两口两人才再次动身返回广州,因为有着白姬在广州坐镇的原因,所以林天齐也不担心出什么事情。

    “哐当”“哐当!”“”

    马车声阵阵,下午时分,广州城的街道上,林天齐架着马车,载着自己媳妇,不急不缓的向着洋楼别墅赶去。

    一进城的时候麒麟会的人也是第一时间注意到了林天齐,如果若是其他有身份地位的人这般架马车很多人肯定会感到惊奇,不过对于林天齐这般架马车的模样麒麟会的人早已见怪不怪,毕竟已经不是第一次见,甚至觉得林天齐架马车的样子都别有一番风度气场。

    这就像是后世流行的那句话,你长的帅了,玩泥巴人家看你都觉得你是不怕脏不怕累,别有风度,但是你要是长得丑了,哪怕是穿着正装精心打扮喝咖啡人家都觉得是爆发富

    颜值高了,一切都有特权,颜值低了,呼吸都是错的。

    这个看脸的世界,就是这么真实。

    小两口一路行过,也是吸引一路行人的注目礼,麒麟会的人看到林天齐自己驾着马车当即也是没有人上来打扰,只是将消息传了回去。

    天空阴沉沉的,黑云压得很低,不时的刮起了大风,一副要下雨不下雨的样子。

    所以相比平日,街上的行人也要少一些,而且多是行势匆匆,担心下大雨。

    看着天色似乎快要下大雨的样子,林天齐赶着马车的速度也是加快了几分。

    “哈利路亚!”

    “哈利路亚!”

    “哈利路亚!”

    “”

    行了一段,前面的街道上,又出现一支队伍迎面而来,为首一个神父打扮的外国中年男子,后面一群二十几个信徒打扮的人,有男有女,其中队伍里面大半的人还都是中国人,一路上口中齐声念着哈利路亚,还不时的向周围行人发宣传,就像后世发传单一样。

    “是传教士?”

    听到声音,许洁也是从马车中探出头,疑惑看着迎面走来的队伍。

    自第一次来到广州碰到过之后许洁也从林天齐这里补了不少关于西方教会方面的知识,所以此刻也是一眼认出这些人。

    “圣安教堂不是塌了,那个神父不是也失踪了吗,怎么这些人又弄起来了?”

    许洁疑惑道。

    上次因为血族的事,尼古拉斯凯文和凯迪两兄弟的大战,将圣安教堂打塌了不少,而原本圣安大教堂的神父凯奇也是死在那一场大战中,导致广州的教会在那一次之后也沉寂了下来,却没想这次又出现了。

    “因该是新的传教士来了吧。”

    林天齐则是道,倒是并不意外,这个年代,是整个西方对中国入侵的年代,不仅仅只是在军事、经济、文化上,宗教上也是,很多西方的传教士都来到了中国传教,尤其是香港、澳门、广州、上海等这一代中国沿海大城市,更是西方宗教的主要传教地点。

    之前的凯奇神父死去,过去了这么一段时间有新的传教士过来并不稀奇。

    不过唯一让林天齐有点好奇得是,对方身上的气息,传教队伍中最前面那个领头的神父,林天齐明显感觉到,其体内有某种力量,但是又不同于他们修士的魂力或者武者的肉体力量,倒是有点类似于香火之力,但是又有点不同。

    实际上,在之前死去的那个神父凯奇身上林天齐也感受到过,不过凯奇的很淡,而眼前这位,更浓。

    “难道是西方宗教修行的力量?”

    林天齐心头思忖,不过脸上神色不变,赶着马车直接前行。

    他觉得,这个答案后面去找一下嘉丽、安妮、汉娜和朱莉四个问一问会有答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