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拜师九叔 > 第九百零一章:满月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满月酒的当天,一大早,整个许家就热闹了起来,在一阵阵鞭炮声中,满月酒的宴席拉开,客人来了很多。

    如今九叔在沣水镇中的名声地位很高,加上平日许父许母和许东升与田蓉本身也为人处事不错,所以来的宾客不少。

    林天齐一大早就和许东升师兄弟两人被安排站在门口迎客,许父和九叔等人则是在里面招呼安顿客人,随着太阳升起,宾客渐多。

    “哎呦,林小师傅,您回来了,这几日听大家说您回来了,我还专门去了一次林师傅店里可惜没见着您,今天可算看见了,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有劳周老先生挂怀了,没想到周老先生还记得小子,不过您这个字小子可不敢当,您老叫我小林或者天齐就行了。”

    “当得,当得,林小师傅您太谦虚了,上次僵尸的事情,多亏了您和林师傅,否则后果可真是不堪设想呐。”

    “哪里哪里,大家都是邻里相亲的,这些都是我应该的,周老先生太言重了。”

    “许小师傅,恭喜恭喜啊,恭喜你喜得贵子,恭喜恭喜。”

    “谢谢!谢谢!周老先生快里面请,里面坐。”

    “”

    宾客陆陆续续到来,都是镇子里的人,有老有少,纷纷向林天齐打招呼和向许东升道喜。

    师兄弟两人也是客客气气的将所有人都一一笑着招呼进大门,大门里面院子中宴席已经开始摆上,陆陆续续坐满。

    九叔、许父两人也是在里面忙碌着招呼客人,许母、许洁和四目、千鹤、柳青梅、麻麻地以及东南西北、阿乐等人在旁帮衬。

    又过了片刻,一对中年夫妇带着一个打扮得粉雕玉琢的小女孩过来,引得周围其他宾客侧目,纷纷打招呼道。

    “是任老爷,任老爷也来了。”

    “任老爷。”

    “任老爷好。”

    “任老爷也来了啊。”

    “任夫人好,任小姐长得真漂亮啊,这么小就这么漂亮,长大了肯定是个大美女。”

    “”

    却是来人正是任发和其夫人以及女儿任婷婷,手里拿了一个红色锦盒。

    “大家好,大家好”

    任发也是连连笑着和周围的人客气道,显得十分亲民。

    看着任发这般的样子,林天齐心中也是微微感叹,在沣水镇中一众地主老爷中,任发名声最好,这果然不是没有道理,就瞧人家眼前这待人的态度,就远不是一般的地主老爷可比的,不管心里是什么想法,反正脸上都对你客客气气,让人看着都心里舒坦。

    “许小师傅,恭喜恭喜啊,恭喜你喜得贵子,小小薄利,不成敬意,还望不要嫌弃。”

    和其他宾客打完招呼,任发又向门口走来,立马第一时间看着许东升笑着道,将手中拿着的红色锦盒递给许东升。

    “谢谢!谢谢!任老爷太客气了。”

    许东升当即笑着客气。

    任发也是笑着和许东升点头致意了几下,然后又看向林天齐笑着道。

    “林小师傅,好久不见,数月不见,林小师傅风采越来越盛了。”

    “任老爷过誉了。”

    林天齐当即一笑道。

    任发闻言则是笑容更盛,对于林天齐笑容态度显得显得十分热情,又拍了怕身边任婷婷示意道。

    “婷婷,还不叫人。”

    “林小师傅好。”

    任婷婷闻言立马脆生生的叫了声,一双扑闪扑闪的漆黑大眼睛一眨不眨看着林天齐,显得十分乖巧可爱。

    “你也好。”林天齐闻言也是对着任婷婷柔和一笑,然后又向任发夫妻两人夸道:“任小姐真乖巧,长得也可爱,长大了肯定是个大美人。”

    任发和其夫人闻言顿时眼中露出笑容,哪个疼自己孩子的父母不喜欢听人说自己的儿女好。

    任婷婷似乎也听懂了林天齐的夸赞,竟是脸上微微露出几分红晕,整个小脸露出几分害羞之色,顿时让在场一众大人又一阵欢笑。

    随后,又简单的聊了几句额,任发夫妻两人带着女儿进入大门,院子里面的九叔和许父看到任发到来,也是早早走了过来热情招待,相比之前的宾客,显得慎重热情很多,毕竟怎么说任发也是镇子里的地主老爷,身份地位摆在那里,自然要慎重一些。

    身份高低,这是在哪个年代都避免不了的问题,不可能做到人人平等,自有轻重高低。

    世界上也不可能有绝对的平等,不仅仅是因为权势、钱财、实力这些东西的存在,还因为,人本身就是不同的。

    个人的能力有高低强弱,这是事实客观存在的问题,而只要这一点存在,这世界就不可能做到平等对待,因为如果做到绝对的公平,这本身就是对那些能力强的人的不公平。

    打个最简单的比喻,一群人在同一家公司工作上班,有些人能力出众,追求上进,有些人能力低下而且游手好闲,这个时候难道给他们同样的工资同样的待遇就是公平,这明显不可能,对于那些有能力上进的人而言,就是一种不公平,他有能力做的更好凭什么得到的待遇还和那些能力低的人一样,这本身就是不平等。

    而如果不能做到这种一视同仁的平均,那么自然就会出现人与人的贫富地位差距,越拉越大,平等这些自然也就是天荒夜谭。

    所以,平等这个词,本身就是一个不可能成立的东西,因为本身就是一个驳论。

    院子中,任发的到来让整个宴席多了几分不一样的气息,九叔和许父两人亲自作陪,与任发同座一座,而任发妻子和任婷婷则是由许洁、柳青梅、许母三人作陪。

    不多时,镇长李钰也道来,不过没有带家眷,被安排到了任发同一座。

    随后,又陆陆续续来了几个镇子里的地主老爷的,都是安排在任发那一桌,九叔和许父亲自作陪。

    地主老爷有地主老爷的位置,普通人有普通人的位置,泾渭分明。

    按照沣水镇这边的风俗,满月酒需要摆一整天,宴席则是分早晚,上午一场宴席,下午也还有一场宴席。

    上午的时候宾客除了四目、千鹤、麻麻地和柳青梅等人之外,基本全都是沣水镇的人,不过下午的时候,田蓉的娘家那边则是来了不少人,一直到日落时分,整个宴席才慢慢散场。

    送走完宾客,则已经是天都黑了下来。

    田蓉的父母娘家人也是吃饭晚饭后就选择了离开,田家村距离沣水镇也不是太远,走路的话一个多小时的路程。

    满月酒结束后的第二天,柳青梅告辞离开,四目、千鹤、麻麻地等人倒是多留了一天,不过在第三天的时候,也都是选择了告辞。

    林天齐和许洁则是又待了近一周,时间进入五月下旬的时候,才选择了离开。

    九叔和许父许母、许东升、田蓉等人也都知道林天齐和许洁这次回去后就会出国去新嘉坡定居,这一去恐怕今后短时间甚至几年之内都未必回来了,特意将两人一路送除了镇子外十多里路。

    下午时分,林天齐和许洁回到广州,去新嘉坡的事情也当即提上日程,时间就定在了本月的三十一号,也就是本月的最后一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