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大唐技师 > 第44章 传国玉玺(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惊非同小可,李牧差点没从马上摔下来,赶忙抓紧缰绳,确认问道:“娘娘所言当真?”

    “当然是真的,我乃前朝皇后,陛下遇害之时,玉玺就在我的手中,被我藏在了一个稳妥处,这普天之下,除了我之外,再无第二个人知道。”萧皇后的语速又快又急,道:“你若送肯送我去利州,我便把传国玉玺的下落告诉你,你把传国玉玺献给唐皇,必能因此封侯,怎么样?”

    李牧从震惊中冷静下来,道:“娘娘为何要去利州?”

    萧皇后见李牧没有直接拒绝,心中升起了希冀,道:“利州都督武士彟之妻杨氏,乃前隋宗室女。昔年我对她多有照顾,我想去投奔她。我已经到了这个年岁,只求安度此生,再无所求了。”

    李牧道:“娘娘到了长安也是一样啊,陛下必会善待你的。”

    “大人聪敏,何苦故作不知呢?我相信唐皇会善待我,但我这小孙子……你能保证唐皇也会善待他吗?隋已覆灭,只剩下这一个血脉,我若保不住他,九泉之下有何颜面去见先皇和列祖列宗。我知大人心中所忧,到了利州之后,我祖孙二人必隐姓埋名,绝不会再出现于人前,请大人怜悯!”

    “这……”李牧没有回答,他倒不是心中没有答案,而是他没弄明白萧皇后是怎么想的。李唐已统天下,利州就不是大唐领土了?她提起的利州都督武士彟之妻杨氏,如果没记错,应该是武则天的母亲,《武则天传奇》李牧还是看过的。她虽然是前隋宗室之女,但她敢不敢收留萧皇后,也未可知吧。就算她念及旧情,想要收留,武士彟是大唐应国公,他会答应么?还是说他有什么把柄在萧皇后手里,能确保祖孙二人到达利州之后,武士彟不会把他们的行踪禀报给李世民。

    一时间,李牧还真有点想不明白了,只好使了个拖字诀,道:“兹事体大,容我好好想一下,这样吧,等到了马邑,我给娘娘一个答复。”

    萧皇后不疑有他,道:“那我便等待大人的消息了。”

    李牧点点头,含糊应对。一路无话,眼看快要到马邑了,李牧来到车队末尾,与王虎并肩而行。

    “王大哥,我问你点事儿?”

    王虎正在发愣,听到李牧的话,反应慢了半拍,茫然应了声,道:“什么事,你说。”

    李牧愈发觉得他奇怪了,道:“陛下有说过,献传国玉玺封侯的事情么?”

    “传国玉玺?”王虎微微蹙眉,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李牧也没瞒着,把刚刚萧皇后说的话对他复述了一遍。王虎皱起了眉头,道:“关于传国玉玺,我倒是耳闻一些。这话说起来就长了,据传当年宇文化及本不想背上弑君的污名,只是想逼迫炀帝退位而已,炀帝本已答应,但就是因为交不出传国玉玺,让宇文化及觉得被骗了,才惨遭杀害。炀帝死后,传国玉玺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太上皇立国之后,曾传谕各郡州县寻找。找到了几枚,均被认定为假,后来也就不了了之。陛下登基之后,又下旨寻找了一次,还是没找到。陛下深感遗憾,只好刻‘受命宝’代之。至于献传国玉玺封侯之事,好像是当年太上皇传谕四方的时候,在告示上那样写过。陛下有没有这样说过,我还真确定不了。”

    李牧点点头,王虎以为他意动,道:“李牧,此事不管是真是假,决不可为。萧皇后和杨正道身份敏感,就算你献了传国玉玺,但要让陛下知道了前因后果,也免不了治你的罪。”

    “我只是好奇,并没想要答应。”李牧笑道:“这种犯禁的事儿,我的一贯原则都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说着,他看向王虎,道:“倒是你,王大哥,从出了城开始,我就见你魂不守舍的,想什么呢?”

    “我……”王虎张了张嘴,话都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摇了摇头,道:“我没想什么,就是有些乏了。”

    “乏?”李牧哑然失笑,道:“王大哥,你我相识虽不太长,但这一个月来,也算是每日相见,我就从来没见过你‘乏’的时候,定是有心事,快跟我说说,说不定我能帮你出个主意。”

    “真的没事……”

    “难不成是拿我当了外人?”

    “这……”王虎是个不善言辞的人,被李牧拿话一挤,登时不知道说些什么了,重重地叹了口气,道:“罢了,我还是告诉你吧。其实今天,公子一共收到了两封信,另一封来自灵州。大将军来信告知公子,义成公主纠结了几百突厥余孽,欲取道定襄,去往吐谷浑。公子知道以定襄的守卫力量,恐怕难以守住城池,所以隐瞒了消息,让你带着萧皇后先走一步。”

    李牧大惊:“那他怎么办?”

    “公子身为大唐县令,有守土职责。再者说,他是大将军的儿子,家门荣耀也不容许他弃城而逃。公子说,此番算是遂了他的心愿,若义成公主真的来攻,他必据城而守,若城破,则以身殉城!我刚刚神情恍惚,是在想怎么跟你说,才能既瞒住你,又能返回去。我受大将军所命,保护公子安全,焉有把他置于险地自己先走的道理?”

    王虎说罢,像是卸掉了一个包袱似的,道:“说出来我也松了口气,也不用想怎么跟你说了。我这就回去了,你带着兄弟们,一路小心。”

    “站住!”李牧一把拉住王虎的缰绳,道:“是要有人回去,但回去的是我。”

    “不行!”王虎道:“莫负了公子一番心意,我孤身寡人一个,大将军如同我的父亲,公子如同我的手足,我有留下的理由,你没有,还是我回去,你快松手!”

    “我回去!”李牧盯着王虎道:“我知道你担心思文兄,但大丈夫做事,岂能感情用事。思文兄让你护卫萧皇后去长安,兹事体大,你回去了,谁来护卫?若路遇不测,谁来负这个责任?思文兄以兄弟之义待我,我岂能遇难而逃?还是我回去,王大哥护送萧皇后去长安,照顾好我娘和巧巧,李牧感激在心。”

    “李牧!”

    “王虎!”李牧断喝道:“我是县丞,比你官大,现在我说了算,你若不听命,我就叫人把你绑了!你若敢走,我就自刎在你面前!我再说一遍,我回去!你护送萧皇后去长安,好好照顾我娘和巧巧,若我一去不回,你带我娘和巧巧去找唐俭大人,他答应过我,会照顾我的家人!”

    王虎还要说话,李牧抓住他的手,再松开时,一袋银子放在了他手里。

    “替我交给巧巧。相信我,我既然能在突厥大营逃出来,福大命大,就算最坏的情况,我也能带思文兄从定襄城逃出来!”

    李牧说完,拨马就走,他没有给王虎再说话的机会,也没有和孙氏和白巧巧告别。男儿在世,很多事情必须去做,这时儿女情长,除了扰乱心思,再无用处,还不如集中精神解决问题实在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