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146,勾心斗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邪极四魔个个武功极高。

    尤其背负独脚铜人的“倒行逆施”尤鸟倦,更是位列魔门八大高手之一。虽排名最末,与祝玉妍、石之轩存在较大差距,但也绝不是拿来凑数的无能之辈,其一身武功,绝对对得起他在魔门高手中的排位。

    此刻,邪极四魔齐盯常威,单是目光带来的巨大压力,就足以令普通高手彻底崩溃。

    就连完全没有被他们放在眼里的独孤凤、侯希白,都在他们无意间散发的气场压迫下,不由自主地头皮发麻、喉咙干涩、手脚发软,几乎生不起一丝一毫的对抗之心。

    这不能怪他们弱,纯是因为他们还太年轻。

    倘若再过几年,等独孤凤成长为独孤阀第二高手,侯希白成长为名闻江湖的“多情公子”,纵然还是不能力敌邪极四魔,至少一对一亦能有几分胜算了。

    如今的独孤凤、侯希白,连邪极四魔气场余波都难以禁受,而身处四魔环伺之中,被四魔虎视眈眈的常威,却只将他们那极其侵略性的目光、宛若实质饱含压迫力的气场,视作拂面轻风。

    他双手甚至没有离开铜罐,仍然手按铜罐,接受着邪帝异利散逸出的精神异力洗礼,就连眼皮都没有抬上一眼,似乎都不屑瞥邪极四魔一眼。

    这等不可一世的傲慢作派,自是令邪极四魔心中恼怒。

    不过方才常威一声雷吼,便破掉金环真音攻之术,令金环真还未与他交手,便受了内伤,此等功力,亦令邪极四魔心存忌惮,不敢贸然出手。

    无声对峙一阵,金环真咳嗽两声,开口说道:“小哥儿,这邪帝舍利,是我们师父留下的宗门至宝,理当为我们所有。你不若将它交给我们,姐姐给你甜头哦!”

    说着,还朝常威抛了个媚眼儿。

    然而常威不搭腔,甚至看都没看她一眼,场面一时十分尴尬。

    尤鸟倦冷哼一声,道:“冥顽不灵!死有余辜!”

    手提巨大剪刀,头戴帝冠的“大帝”丁九重嘿嘿一笑,残忍道:“小子,听说过人彘吗?老夫这铁剪,正好可剪去你的四肢,将你做成一头人彘!”

    身披僧袍,矮胖壮实的周老叹亦威吓道:“顽抗到底,死路一条!小子,想活命,便将邪帝舍利交出来,否则必让你受足七天七夜的折磨,活活哀嚎至死!”

    常威充耳不闻,直视邪极四魔如无物。

    金环真轻哼一声:“尤老大,丁大帝,周老叹,这大胡子冥顽不灵,又武功极高,咱们师兄妹四个,若还是勾心斗角,互相坑害,莫说拿到邪帝舍利,怕是连命都难保住。依小妹看,咱们还是先联手杀了这大胡子,再来决定邪帝舍利归属。”

    丁九重冷笑道:“说得轻巧。咱们四个联手,怕是大半精力,都要用来互相提防,一身武功,能发挥出五成就不错了。环真妹子你说联手,如何保证联手之时,不互相暗算?”

    “这个可没法子保证呢。”金环真嫣然一笑:“只能凭各自良心了。”

    “真是好笑。”尤鸟倦用他那仿佛钢刀刮蹭瓷器,直令人毛骨悚然的难听声音说道:“咱们四个,哪个是有良心的?我若是信了你们的良心,怕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那如何是好?”金环真皱着眉头,作思索状,忽然一拍手掌,笑道:“有了!不若咱们互相下毒,以各自独门奇毒彼此牵制,谁若敢反水,便教他毒发身亡,如此可好?”

    “好主意!”身披僧袍,矮胖壮实的周老叹点头称赞:“此计甚妙!如此一来,至少在联手之时,不必担心互相坑害、彼此暗算了。”

    丁九重、尤鸟倦亦是微微颔首,显然觉得这个主意还算是有点可行性。

    独孤凤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万万不敢相信,这四个魔头,居然互相提防到了这种程度,居然要用下毒来彼此牵制,这才敢联手对敌。

    他们不是同门师兄妹么?

    天下间居然还有这样的同门师兄妹?

    此时此刻,便是魔门弟子侯希白,也不由得满脸惊诧他此时已经认出了邪极四魔,知道这就是师父曾经跟自己提过的,邪帝向雨田的四位弟子。不过他师父还真没对他说过,邪极宗四位师出同门的高手,居然彼此勾心斗角到了这种程度。

    尤令独孤凤、侯希白感觉荒谬的是,这四个魔头还真不是说说而已,而是当真拿出了各自的独门毒药。

    “环真妹子,咱俩交换毒药,彼此握着对方性命,可好?”周老叹对金环真笑道。

    “好啊。”金环真笑嘻嘻应允。

    两人正要交换毒药,尤鸟倦忽然嘶声说道:“等等。周老叹服金环真的毒药,金环真服丁九重的毒药,丁九重服我的毒药,我服周老叹的毒药。如此更有保障。”

    丁九重亦沉声道:“尤老大说得没错,就照他说的办!”

    周老叹冷哼一声:“尤老大还真是疑心病重,何必搞得这么麻烦?”

    金环真则不动声色,笑嘻嘻说道:“既尤老大的法子更有保障,那就照你说的办吧。”

    四个魔头正要依尤鸟倦的提议,进行毒药牵制时,常威终于放下铜罐,抬起眼皮,瞥了四人一眼,慢条斯理地开口了:

    “没必要这么麻烦。在本座手底下,你们哪里会有机会彼此暗算?不要说本座不教而诛你们唯一的生机,就在于彼此信任,若能毫无猜忌地将后背交给彼此,或可有一线生机。”

    “狂妄!”丁九重冷笑一声,邪气森森的双眼紧盯常威:“以为音攻之术厉害,就吃定我们了么?你小子才多大年纪?不要以为留了把大胡子,就能充武林前辈!”

    金环真吃吃笑道:“我等多年不曾行走江湖,看来名声已被世人遗忘,已经唬不住人啦。”

    周老叹冷冷道:“哼,都被人如此小瞧了,尤鸟儿你们还不出手?你们究竟要忍到何时?难道还要任由这轻狂傲慢的后生小子冷嘲热讽么?”

    尤鸟倦淡淡道:“周老叹你既如此自尊,不若第一个出手,替我们试探一二?”

    周老叹眼角抽搐两下,慨然道:“好,我周老叹今天便豁出去,做一回开路先锋!”

    话音一落,他喉中蓦发出一记蛙鸣般的怪声,左足踏前一步,右手自袖内探出。

    手掌探出之时,他整只右手竟如同充气一般,神奇地膨胀变大,霎时间变大一倍,手上皮肤亦化作赤红之色,如同涂满了鲜血。

    与此同时,周围空气亦像是受到无形之力吸摄,尽投入他掌心之中。之后他一掌拍出,掌力挟裹空气,化作一道腥臭灼热,仿佛焰流一般的滚滚气浪,排山倒海般击向常威。

    正是周老叹绝学,赤手掌!

    这一掌,直看得独孤凤、侯希白胆战心惊,均觉以自己如今的功力,若挡在那排山倒海的灼热掌力之前,必会一击之下,便经脉寸断、五脏俱裂,死得不能再死。

    然而直面这道掌力的常威,却是连目光都未曾波动一下,保持着盘坐姿态,轻描淡写一掌拍出。

    亢龙有悔!

    【求勒个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