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147,虚空掌力,无敌防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龙吟声起,真劲爆发。

    一道虽是半透明,但肉眼可见、鳞爪俱全的龙形气劲,挟滚滚龙吟,自常威掌中狂飙而出,若真龙降下的投影一般,撞向周老叹的赤手掌力。

    轰隆!

    掌力隔空碰撞,声若霹雳惊天。

    对撞余波横扫狂飙,在山庙之中来回扫荡,将整座庙宇震得轰轰震颤。庙中四根梁柱,咔嚓一声齐齐折断,本就被尤鸟倦撞出一个破洞的庙顶,更像是被一只无形大手,从底下推了一把,朝着上方冲飞而起,哗一声四散迸裂,八方抛洒。

    周老叹赤手掌力,与常威降龙掌力,在这激烈对撞之下,齐齐消散一空。

    周老叹见双方掌力拼了个“同归于尽”,不禁得意冷哼:“不过如此!”

    话音刚落,方才二人掌力对撞、齐齐消散之处,忽又平空浮现一道龙形气劲,似有一条真龙投影,自虚空中陡然蹿出一般,闪电般向他冲击而来!

    “什么?”周老叹面色陡变,尤鸟倦、丁九重、金环真亦是齐齐变色。

    他们何曾见过这样的武功?

    明明已经截下了一道隔空掌力,怎可能又平空生出另一道掌力来?

    这道掌力,之前究竟藏在哪里?

    这便是常威“降龙十八掌”的奥妙了。

    他如今的降龙掌法,在融合了各种武功,又受长生诀“阴阳互易”之道的启发,已经变成了一套全的掌法。

    不过,掌法运劲发力之法,虽已与洪七公传授的降龙掌法截然不同,但每招每式的核心纲领,仍保持着原来的特色。

    比如这一招“亢龙有悔”,精髓在一个“悔”字,讲究藏劲、留劲。原本这藏劲、留劲的法门,无法用于隔空掌力之上,只能藏劲留劲于肉掌,但以常威如今的武道高度,已可以做到货真价实的“藏劲于虚,蓄力于空”。

    一记隔空掌力打出时,明面的掌力之下,还有藏于“虚空”的第二重掌力。

    若第一重掌力被截下,则第二重掌力便会应激而发,继续攻击。

    若没被挡下,则第一重掌力击中敌人之后,还有第二重掌力接踵而来,令敌人看似只中一招,实则相当于连中两掌,伤上加伤,一命呜呼。

    为何身怀不死印法,号称“打不死”的石之轩,都不敢与常威兑招换伤?

    就因为他那极之敏锐的灵觉,令他即使不明常威掌法奥妙,亦能察觉出常威平平无奇的掌法招式之下,那连不死印法都不可能完全化解的可怕掌力!

    此时此刻,以为常威“不过如此”的周老叹,被那平空蹿出,仿佛真龙投影的第二重掌力,打了个措手不及。掌力临身之际,已然无从闪避,只能怒吼一声,竭力挥出“赤手掌”,与第二重掌力相抗。

    嘭!

    第二重掌力轰击在周老叹膨大一倍的赤红手掌之上,爆出一记闷雷般的轰鸣。这一次没有余波四散横扫,所有的劲力,都集中于周老叹手掌之上爆发出来。

    噗!周老叹狂喷鲜血,向后抛飞出去,直将山庙左侧墙壁,又撞出一个人形大洞,抛跌出山庙之外,方才重重落地。

    以掌对掌,一招之下,就将邪极四魔中,掌力最强的周老叹打得吐血抛飞,尤鸟倦、丁九重、金环真三人见状,无不骇然变色。

    尤其金环真,心忧周老叹安危,心中已隐生退意:“此人不可力敌,欲图邪帝舍利,须得另寻良策!”

    然而尤鸟倦身为魔门八大高手之一,虽也有见机不对、闪身就退的避险本能,但邪帝舍利就在眼前,就此退走的话,实在心有不甘。

    “就算要走,也得先交手几招,探一探此人的底细!”

    尤鸟倦心意已决,缓缓摘下背上的独脚铜人,阴恻恻说道:“周老叹在装模作样。他的伤,根本就不重,之所以作出那般夸张作派,就是想装作重伤袖手旁观,好让我们先与此人拼个你死我活,他再来黄雀在后。”

    金环真不阴不阳地说道:“哦?尤老大的意思是,这大胡子武功也就一般般?”

    尤鸟倦道:“比周老叹强,但也强得有限。”

    丁九重冷笑:“那尤老大不若来打头阵,让我们也见识一番尤老大的威风?”

    尤鸟倦怪笑一声:“你们倒是打得好算盘。我尤鸟倦才不会……动手!”

    话音尚未落地,尤鸟倦脚不动、腿不弯,身形却已闪电般弹射至常威面前,一两百斤重的独脚铜人,挟雷鸣一般的风啸之声,冲常威当头砸下。

    以他功力,以独脚铜人的沉重,便是一尊通体铁铸的人像,在他这一击之下,铁头也要被生生砸成铁饼!

    与此同时,丁九重斜掠至常威右侧,大剪刀咔地张开,若一张鳄吻,噬向常威脖颈。

    他这一击,看似简单,只是平平一剪,实则暗藏无数精妙后着。一旦应对失当,必受重创。

    而金环真亦鬼魅般疾掠至常威左侧,右手呈爪,狠狠抓向常威腰眼。

    她五指纤细,肌肤娇嫩,看似柔弱无力,实则几十年精纯功力灌注之下,她这一爪可轻松抓碎坚石,便连军中大将的精制铁甲,亦要被她一爪洞穿。

    这三人方才互相冷嘲热讽、彼此撺掇之际,竟是不知用什么暗号达成了协议,在尤鸟倦一声喝令下,配合尚算默契地发动了联手攻击!

    面对三魔联手合击,常威仍是端坐不动,似连起身都不屑。

    他没有去管丁九重那暗藏精妙后着的截颈一剪,亦没有理会金环真抓向他腰眼的手爪,只左手划圆,施展降龙掌法唯一守着:见龙在田。

    “见龙在田”一出,真劲弥漫之际,爆出一条龙形气劲,蛇盘在他身上,将他从头到脚,包裹得严严实实。

    铮!

    丁九重那能将臂粗铁棒一剪而断的铁剪刀,剪在龙形气劲之上,竟发出一记金铁交击声。

    龙形气劲应声而破,但铁剪劲力亦给消去七成之多,余下三成劲力,剪在常威颈上,竟只飞溅出一片耀眼火花,常威脖颈竟是毫发无伤,只多出两条白印,反是丁九重的铁剪刃口,被崩出了几道米粒大的缺口!

    同一时间,金环真的手爪,亦抓在了龙形气劲上。

    她赤手空拳,先又受了内伤,攻击力远逊丁九重,这一击竟连龙形气劲都未抓破,反被一股强劲的反震之力,震得五指剧痛,身形巨震,踉跄后退!

    丁九重剪刀无功,金环真踉跄后退。

    尤鸟倦的独脚铜人,却已轰破常威头上护体罡劲,继续砸向常威头顶。

    以尤鸟倦功力,以独脚铜人这等“重武器”一两百斤的沉重份量,若能击中常威头颅,还真有可能击破他的防御,给他造成一定的损伤。

    然而……

    力劈而下的独脚铜人,眼看就要轰中常威颅顶时,一只闪烁着金属冷光的大手,无视铜人之上足以破岩碎铁的可怖巨力,噗地一声,轻松抓住铜人首级,五根手指更若洞穿朽木一般,皆齐根没入铜人首级之中!

    【求勒个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