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249,伊莉雅与狂战士【求月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卫宫士郎嘴巴半张,呆滞良久,才讷讷道:“Archer……应该是射手才对吧?”

    远坂凛双手环抱胸口,俏脸紧绷,极力作出一副云淡风轻模样,淡淡道:“我的Archer,是传说之中的隐藏兵种——近战弓兵。近战弓兵强无敌,这便是圣杯战争的隐藏设定!”

    卫宫士郎茫然:“还有这种……隐藏设定吗?”

    远坂凛用眼角余光,斜睨卫宫士郎:“所以说,你这种半吊子三流魔术师,什么都不知道还跑来参加圣杯战争干什么啊?”

    “我也不想的……”卫宫士郎喃喃说着,忽然浑身一个激灵,终于反应过来:“Saber!你怎么样了Saber!”一脸惶急、大呼小叫地冲进了林子里。

    卫宫士郎一走,远坂凛终于绷不住了。

    她先是跳起来用力挥了一下拳头,接着飞跑到常威面前,一跃而起,双手搂住他脖子,两腿盘在他腰上,啊呜一口,亲在了他脸上。

    “……”常威莫明惊诧:“有必要这么激动吗?”

    远坂凛树袋熊一般挂在他身上,俏脸通红、眉飞色舞地说道:“当然有必要!那可是Saber啊!最强英灵Saber啊!你徒手就打赢了Saber,我现在根本想象不到,还有哪个英灵会是你的对手!赢定啦!这场圣杯战争,我们赢定啦!”

    “淡定。”常威淡淡说道:“打败Saber并不能代表此战必胜——她的御主如你所说,只是个半吊子魔术师,无法为她提供足够的魔力,以至于她一身本领,根本无从尽情发挥。所以,现在还没到庆祝胜利的时候。”

    远坂凛从善如流:“好吧,你说有道理,现在确实不是得意忘形的时候。呃……”

    话说到这里,她终于意识到了自己此时的状态,本就兴奋得通红的脸蛋,顿时变得更红了,连耳垂和玉颈,都染上了层层红霞。

    又呆滞了一秒,她方才忙不迭地松开双手双腿,从常威身上跳了下来,转过身去背对常威,望向那片小树林,故作淡定地说道:

    “不知道Saber还能不能再站起来哈!那么漂亮又仪态完美的Saber,要是就这么出局,未免也太可惜了。”

    常威道:“放心,我留了几分力。她自己也在关键时刻,作出了近乎完美的应对——用剑格档攻击的同时,主动顺势抛飞,卸去了至少一半的冲击力。她之所以抛飞那么远,只有一半是因为我的攻击,另一半是她自己有意为之。”

    身为胜利者,凛毫不吝啬地给予对手高度评价:“不愧是Saber,魔力供应不足,实力无法全面发挥的情况下,面对那种攻击,居然还能作出最合适的应对。可惜,摊上了个半吊子御主。这可真是不幸啊!”

    “是啊,倘若御主换作凛的话,Saber不知要比现在强上多少。”

    “嗯嗯!”

    凛先是连连点头赞同,之后微微一怔,猛地回过头,仰起俏脸看着常威面庞,一脸紧张地解释道:“那个,Archer你别误会,我可不是对你不满意,我对你很满意,真的,非常满意。只是稍微有点替Saber感到不值而已。嗯,就是这样。”

    “呵呵。”

    常威云淡风轻地一笑,伸出大手,按住凛的脑门,揉了揉她的秀发,说道:“我当然明白你的意思。放心好了,我大……嗯,本座胸襟宽广,雅量恢弘,那可是有口皆碑的。”

    远坂凛松了口气,轻轻拍了拍胸脯,笑道:“你不生气就好。”

    “凛你天天那么辛苦为我补魔,我怎么会生气呢?”常威爽朗地笑着:“对了,我现在魔力挥霍一空,拜托帮我补魔吧。”

    “啊?”凛愕然:“你刚才跟Saber打的时候,好像并没有怎么用力呀!怎么就……”

    “战斗风格。”常威提醒:“忘了吗?昨天告诉过你的,就算全力以赴,也要装出游刃有余的样子,误导敌人。”

    “是这样么?”凛狐疑地眨了眨眼。

    “真是这样。”常威表情要多诚恳有多诚恳。

    “那好吧……看在你打败了Saber的份上,今天我就大出血一次了!”

    凛咬咬牙,拿出一颗宝石,一边从宝石中汲取储备魔力,一边为常威补魔。

    正补魔时,卫宫士郎扶着Saber,从树林里走了出来。

    阿尔托莉亚美如画的脸蛋上,沾染了不少灰尘,还有着斑斑血渍,看起来有点灰头土脸的样子。走路也不怎么利索,脚步有些蹒跚。

    如果她的御主,是个稍微给力点的魔术师,马上就能消耗魔力,帮助她快速治疗伤势。

    可惜卫宫士郎魔力不多且运行不畅,阿尔托莉亚那本来并不算太重的伤势,就只能暂时拖着,等着进食恢复了。

    “Archer,为什么手下留情?”她看着常威,疑惑问道。

    “我可没有手下留情,是你自己应对得当,才逃过一劫。”常威半真半假地说着:“既然你幸运地挡下了我的大招,那今天就到此为止吧。下次有机会,再来一决胜负。”

    “好,下次,一决胜负!”阿尔托莉亚深深地看了常威一眼,在士郎搀扶下,往公路那边走去。

    “喂!”远坂凛叫道:“卫宫士郎,下午放学以后不要走!”

    “哈?”卫宫士郎回头,苦着脸说道:“Saber已经受伤了,今天就不要再打了吧?”

    “不是约架啦!”远坂凛道:“看你对圣杯战争一无所知的样子,应该还没有到监督者那里注册吧?今天放学以后,我带你和Saber去注册。只有完成注册,才算是正式参加了圣杯战争。”

    “监督者么?”卫宫士郎迟疑一阵,点点头:“那我放学后在校门口等你。”

    两人走后,远坂凛又为常威补了一会儿魔,直到他示意份量足够了,这才停了下来。

    她这次是用宝石的储备魔力为常威补魔,本身魔力消耗地并不多,没有出现虚脱无力的症状,补魔结束后,她仍然精神饱满,体力充沛,并且情绪仍延续着之前的兴奋状态。

    “Archer,带我飞去学校。”

    “白天飞行?不怕被人看到吗?”

    “你可以飞高一点嘛!”

    “既然你都不介意,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以公主抱将凛抱在怀中,常威御风而起,腾至高空之中,向着学校飞去。

    “呐,Archer。”凛脸儿红红的偎依在他胸口,小声道:“刚才那个……可是我的初吻哦。”

    “亲脸不算的吧?”

    “怎么不算?”凛没好气地在他胸膛捶了一拳:“除了小时候亲过爸爸的脸,我还从未亲过任何异性的脸呐!这不是初吻又是什么?”

    “……好吧,勉强算是吧。”

    “记住,你夺走了少女最宝贵的初吻,便要实现你的诺言:用你双手,实现我的梦想!”

    “……是我夺走的吗?”

    “就是!”

    “……试图跟女孩子讲道理还真是我的错啊!”

    “知道错了就好。总,总之,我的梦想,就拜托给你了!”

    “啊,这个没问题,记得随时补魔就好。”

    “……”

    就在常威带着凛往学校高速飞去时,正在卫宫士郎搀扶下,沿着林间小路,往公路上走去的阿尔托莉亚,忽然小声说道:“抱歉啊士郎,初战就失败……还是在近身战中,败给了Archer这个远程兵种。我果然还是太没用了……”

    “这不怪你,Saber。”卫宫士郎神情凝重:“这一次失败,不是因为你弱,而是因为对手超常规。”

    阿尔托莉亚愕然:“怎么讲?”

    “我们遇上的,根本就不是寻常的Archer。”

    卫宫士郎沉声说道:“他是圣杯战争的隐藏设定——近战弓兵!传说之中,近战弓兵强无敌!碰上这种隐藏人物,失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哈?”阿尔托莉亚一脸呆滞:“还有这事?”

    “不错!”

    卫宫士郎郑重点头:“这是远坂凛告诉我的——她是出身名门的贵族小姐,见多识广,对于圣杯战争的了解,远远超过我这个半吊子魔术师。她告诉我的秘密,应该不会有错!”

    “……”阿尔托莉亚嘴角微微抽搐两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

    到了学校,远坂凛赶去上课,常威则来到天台,继续魔力炼体、魔力解析。

    他与Saber一战,其实并没有消耗多少魔力。因此得了远坂凛宝石补魔,他的魔力储备格外充足,修炼了整个上午,才将魔力耗尽。

    而这一个上午的修炼下来,他的炼体终于大成,战斗力恢复至巅峰状态。只是魔力解析尚未竞全功,还不能自行补充魔力。所以战斗力虽恢复了,但他续航能力仍有不足。

    不过……

    “炼体完成,就算没有魔力,单凭这副魔力肉身的筋骨气力,我也敢和狂战士硬刚!只是打不出那么多花样来罢了。”

    他的三分归元气、降龙神掌的隔空掌力、护体气罩、音波功,以及操控水流等能力,都需要消耗魔力。

    没有魔力的话,这些技能便放不出来。

    不过即便如此,单凭炼体完成后的体魄肉搏能力,他也能发挥出极强的战力。只是那样子战斗的话,看起来就跟狂战士没什么区别了。

    “凛晚上要带卫宫少侠去注册,不知道会不会遇上狂战士……唔,如果遇上的话,倒是可以测试一下,这副魔力塑重的肉身,炼体大成之后究竟有多么给力……”

    ……

    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

    远坂凛带着卫宫士郎,以及通过暴饮暴食恢复了伤势的Saber,往冬木市教堂走去。途中为他简单科普了一下圣杯战争的常识。

    常威隐身跟随在凛身边,注意观察着周围。

    然而去教堂的路上,并没有看到一只银发红眼的萝莉。

    直到凛带着卫宫士郎,在教堂完成了注册,原路返回,经过一处两边都是树林的空旷之地时,才看到一位身着紫色风衣,戴着紫色圆帽,银发红瞳的萌萝莉,背着双手,走着儿童步,哼着歌儿迎面走来。

    “咦,这么晚了,怎么还有小朋友一个人到处逛?”

    卫宫士郎爱心泛滥,刚想上前询问,就被Saber上前一步拦住:“小心,士郎,那个小女孩不是普通人!”

    卫宫士郎一怔,猛地想起,自己几天之前,似乎也是在晚上,隔着公路见过这小女孩一次。

    而远坂凛也神情肃穆,看着银发红瞳的萝莉:“这种发色、瞳色,难道是……”

    “晚上好。”

    正猜测时,银发萝莉已停下脚步,提起风衣下摆,行了个欧式宫庭礼:“凛。我是伊莉雅。伊莉雅斯菲尔.冯.爱因兹贝伦。提起爱因兹贝伦你一定会明白的吧,凛?”

    “果然!”凛如临大敌,手里已暗自攥上了几颗宝石:“是爱因兹贝伦家的!只是,这么小的小女孩,也是来参加圣杯战争的御主么?”

    正怀疑时,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响起,伴着脚步声的,是一阵荒古巨兽般的低沉呼吸声。

    那低沉呼吸,甚至驱散了萝莉身后的雾气,令一条巨大的阴影,映入远坂凛等人眼帘。

    “那,那是……”

    远坂凛瞳孔骤缩,看着那起码有三米高,肩背宽阔得好似一堵墙,赤膊上身,下身亦只一副裙甲,提着一口似斧非斧,似剑非剑的巨大“斧剑”,宛若怪兽一般的黑红皮肤男人,紧张说道:

    “仅仅只看气息的话,那怪物好像……比Archer还要强一点!它……就是爱因兹贝伦的从者吗?”

    “嗯,一看就是狂战士。”常威的声音,在凛身边的空气中响起:“不过你说他比我强一点,我可是很不满意哦!”

    凛嘴角微微抽搐一下:“只是气息!它的气息给我的感觉,就是如此啊!”

    “那只是因为我还没有变身罢了。”

    说话间,常威现出身形,站到了远坂凛身前。

    远坂凛则对旁边已经被狂战士的体型,惊得目瞪口呆的卫宫士郎说道:“卫宫同学,对方的目标似乎是我,这场战斗,你能跑就跑吧。”

    “怎,怎么可能抛下你们逃跑啊!”

    卫宫士郎声音发颤,但双拳紧握,半步不退:“你,你们是带我们来注册,才遇上了这么可怕的对手,要我独自逃跑,这,这我根本做不到啊!不过话说回来,那家伙真的是人类吗?人类怎么可能长到三米出头那么高!”

    常威解释道:“英灵之中,有不少身具神血的半神。所以无论长成什么样子,都是有可能的。”

    卫宫士郎恍然:“原来如此……”

    “另外。”常威微微一笑:“其实人类也能变成三米高,甚至更高的。”

    “哈?”卫宫士郎诧异地看着常威,满头雾水。

    凛、Saber也是莫明其妙。

    这时,伊莉雅萌萌地笑着,用纯真的童音说道:“商量好了吗?商量好的话……巴萨卡,开杀啦!不用客气,把他们都砸成碎片吧!”

    【求勒个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