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玄天造化功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大灾劫的源头

第四百三十五章 大灾劫的源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金刚法师的对决波澜不惊,但却极为精彩。这种无声的尖峰对于旁观者收益颇多。

    剑三也隐约有些明白白衣为何能无视金刚法师的攻击。

    并不是金刚法师的攻击没有效果,而是因为白衣破了金刚法师的道!

    只不过现在白衣只是双指一指,飞出一道轻飘飘的剑气来。

    剑道对于剑三来说再熟悉不过了,可是李一却说白衣的剑是念?

    剑三看着发出的明明就是一道普通之极的剑气。

    他的仙剑都没能破开金刚法师的防御,这道剑气可以吗?

    听到李一的声音,一直淡漠地凝视着金刚法师的白衣,眼眸微动,竟略带讶异地看了一眼李一。

    被那白衣这么看了一眼,李一感觉似乎面对着传说中的菩萨一般,那股淡漠而悲悯的神情,让李一心脏直跳。

    为何修道如此冷漠,克制人性?

    李一被白衣如此状态下只看了一眼,感觉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

    这个女人实在太恐怖了!甚至比自己梦里遇见的人都要恐怖。

    李一不知道她的顶点在哪。

    恐怕会是仙临大陆有史以来的最强者!

    李一对自己这个突然冒出的想法,震了一惊。

    要是寻常之人在白衣如此神异的状态下看了一眼,道心都会失守,修为也会永远不会存进。

    可是李一却不一样。

    他的念是守护。

    或者说李一的道心就是守护自己的想要守护的东西。

    玄天宗待李一不薄,甚至那些金丹长老们心甘情愿牺牲生命,换取李一他们生还的希望。

    他们心里难道一定笃定李一他们会来光复玄天宗吗?

    他们慷慨赴死的时候一定没想过这个问题。

    他们心里想的是如何将玄天宗延续下去!

    因为那是他们的生命啊!是他们值得用鲜血守护的东西!

    李一也是从那刻起,感受到了因果之道,也真切地感受到了那比生命更可贵的东西。

    所以李一的道心无比坚固,甚至产生了一丝错觉。

    白衣虽然极为强大,可是为了获得强大,值得这么做吗?

    李一不清楚,或许这就是她的念吧。

    剑三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李一,刚刚白衣的眼中带有一丝深意。

    白衣为什么要这么做?

    剑三不明白,看着那白色剑气向自己刺来的金刚法师也不太明白。

    他的神通竟然对白衣无效!

    金刚法师的内心远没有他脸上表现的那般镇定。

    可是紧握住的拳头上传来的力量让他稍些安定下来。

    因为法术对于白衣无用,可是身体内的力量可是实打实的。大不了放弃神通,以肉身相搏。

    而且金刚法师对自己的身体有绝对的自信。

    相到这,金刚法师不禁双拳紧握,身体外的金气更盛。

    “去死吧!”金刚法师在那白色剑气刺来时,直接踏空而行,双手提握在腰间。轰隆的脚步声,仿佛要将这片空间踩踏一般。

    “你还不明白吗,你的力量已经背叛了你。”白衣摇了摇头,目光中带有一丝怜悯。

    “破!”金刚法师火冒三丈,一拳击在团白色剑气之上,口中重重地斥道。

    沙沙……

    如同羽毛落在草地上发出的声音。

    那白色剑气落在了金刚法师的拳头之上。

    又是诡异的平静,没有一丝波动。

    这次金刚法师脸上露出了一丝恐惧之色,甚至连行动也变的缓慢起来。

    “那剑气到哪里去了?到哪里去了?”剑三看的目不转睛,可是那金刚法师拳头上没有一丝的破绽,不由地惊叫出声,那模样和路边看热闹的常人没什么两样。

    李一双眼微皱,他也无法知道那脸色和金刚法师的拳头相撞的那一瞬时发生了什么。

    只知道金刚法师依旧是被耀眼的金色所覆盖。

    可是从金刚法师的表现来看,他明明受到了重创,步履蹒跚的如同一个行将就木的老者。

    噗……

    金刚法师只迈动了三步,就从空中跌落下来,口中鲜血喷射而出。

    “这……”看到金刚法师如此诡异地被白衣击败,雷云子也不由地面容抽动。

    他完全不知道白衣如何不破开金刚法师的防御直接伤害到他根本的。

    “这就赢了?”看到金刚法师喷着鲜血从天空中掉落下来,剑三还有些不敢相信。

    白衣也从那奇异的状态回复过来,变成冷冰的模样,身上再也没有那股强大的压力。

    “这女子日后一定是我教最大敌人,此行再大的收获也没有意义了。当初他们正道修士联合起来坑杀邪剑皇,这女子我们也得如此做了!”躲藏在暗处的杨血杀看到白衣如此轻松便秒杀了修为高过于自己的金刚法师,心中胆颤不已。

    当年他们魔道的邪剑皇天赋可以说的上是风华绝代。

    年纪不过半百变成为了劫变修士。和邪剑皇同时代之人,无不被他死死压制,哪怕是正魔两道所有的年轻之辈加起来都不够和邪剑皇比的。

    要知道半百岁数成就元婴便是天资卓越,更别说以半百年纪成就仙临大陆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劫变修士。

    劫变比元婴可是高上三个层次。而且劫变也是仙临大陆最强战力,这其中差距无法用言语表述。

    只可惜邪剑皇英年早逝,让他们魔道一统的念头落了空。

    此刻白衣在杨血杀眼里危险程度提升到了和当年邪剑皇相当的程度。

    当年所谓正道修士在邪剑皇成长之时,耗费了几乎所有底蕴和算计,才成功给邪剑皇下套。

    此刻杨血杀哪里还有和白衣对战的心思,只想着立刻从这众神空间里逃出去。

    “你是如何办到的……”

    杨血杀悄悄从这众神空间里潜走,那金刚法师的尸体上飘升起一道金色的元婴。

    略带怨恨的眼神里,更多地是怀疑,不是怀疑别人,而是金刚法师怀疑自己。

    “自己修来的始终是自己的。你们金佛寺早就错了,而且错的太深。”白衣恢复了本来状态,没有那层圣洁高高在上的光芒,变的和寻常女子无异,只是太过完美漂亮了一些。

    “唉,若是白衣去菩萨早日指点我,老衲……”那金刚法师的元神听到白衣如此说,已经心服口服。

    “我还有什么资格称自己为老衲。你不是想要取我性命吗,来取罢。”金刚法师双手伸直,面露死志。

    被人如此击败,金刚法师的佛道之心已经碎的连渣都不剩。甚至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

    “你此刻已经有所悔改,毁掉你的肉身只是对你横行的惩戒。你若是想要活命的话,可以进入我之莲台,听我诵经一百岁月,一百岁月后,再放你自由。”白衣看到金刚法师如此模样,却从自己身体飘出一道灵台来。

    “谢白衣菩萨!谢白衣菩萨!”金刚法师听到白衣此语,瞬间涕泪而下。

    此刻他的表现和他第一次进入佛门没什么差别。

    看着金刚法师进入白衣的莲台中,剑三立马上去恭贺白衣。

    可是李一却感觉这似乎就是一种循环罢了。

    金刚法师还是没有改变对力量的向往,若是真大悟的话,也会拒绝白衣,而不是激动的涕泪横流。

    李一一直对于佛教保持警觉态度,因为太过极端的东西总会有极致的弱点,此刻的场景让李一更加印证了心中的想法。

    白衣如此克制金刚法师恐怕也是如此。

    “白衣菩萨果然道法高深,在这一代的佛道论道中,白莲庵又胜出了。”在李一脑海中思索之时,那雷云子的声音徐徐传来。

    白衣听到雷云子恭维的话,脸上并没有任何波动。

    “雷云子道长谬赞了,晚辈先行告退了。”

    白衣飘然而去,此次的众神空间之行可以说是失败的。

    “白师姐!”剑三看见白衣飞走,在后面急声叫道,也跟着飞了上去。

    李一知道这是自己最好的离开时机,也架起遁光一同飞出。

    李一和剑三他们关系不浅,这是雷云子所知道的,白衣刚刚展露了如此强大的修为,他已经没有把握能讨的好去。

    雷云子眼睛一直暴突着,紧盯着李一的离开,咬牙切齿,身体却并没有任何的动作。

    “白衣师姐我们此去何处?众神空间内我们可没探够呢。”剑三追着白衣跟了上去,有些嬉笑地开口道。

    “剑三师弟,请留步吧。此次出世,师祖派我出世是因为隐约感受到大灾劫的诞生。可是深入众神空间内,我发现大灾劫的源头并不在这,看样子我需要去外界寻找了。”白衣望着一脸希冀目光的剑三,手掌平伸止住了剑三的步伐。

    整个仙临大陆唯一可能造成大灾劫的地方就是这地底的众神空间,可是白衣却发现不是空间这里。

    那活着的神和那天扇仙子的魔念并不是源头,他们短时间也出不来。

    “大灾劫?”剑三听到白衣的话,也不禁眉头深锁。

    白衣口中的师祖也定然是劫变修为的强者,修炼佛道的本来对于灾祸的感应极强。

    “既然祸源不在此处,那师姐一人独自寻找定然极为危险,不如我陪着师姐,两人也好有个照应?”剑三可不会放弃和白衣同行的机会,依旧死缠烂打起来。

    白衣看到剑三如此态度,知道他性格难缠,不禁有些头痛。

    “我或许知道那个大灾祸在哪?”李一听到白衣口中所说的大灾祸,心中突然飘过一个画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