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民国奇人 > 第五十三章 可还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涛啊?

    小木匠想起了那个满脸笑容的王总管,以及那天他躲在房梁上听到的那些话语。

    这家伙,居然千里追杀,赶到了这儿来,最终将马道人给拿下。

    当真好手段。

    只不过,金府和华青帮的当务之急,不是应该找回金九小姐么?

    那毕竟是关系到金府与唐大帅联姻的大事儿。

    为什么他会这么有空,带着一票人马杀到这龙虎山来,将马道人给端了,还把龙虎山给得罪了呢?

    这家伙,为什么会对天乳灵源这么执着?

    小木匠脑子飞快转着,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淡淡说道:“哦,是么?那家伙在龙虎山的地盘上撒野,就没有人能够治得了他么?”

    何老牙干笑着说道:“龙虎山当前的局势呢,您也清楚了,据小道消息,那位张天师的大限之期,也就这几天,整个龙虎山上上下下,最大的心思,是下一代的张天师,这名头归属何人头顶上。至于别的事儿,都是小事,能管的,估计也就马道人的师父,以及几个交好的同门而已。另外因为龙虎山的变故,这地界也是暗流涌动,我听说咱们这赣中地界上,好像来了许多江湖人物,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都有,也不知道是什么目的,总之是乱得很……”

    小木匠说:“张天师之位而已,这是龙虎山的内部斗争,与旁人何关?怎么会有人跑到这儿来呢?”

    何老牙笑着说道:“龙虎山毕竟天下道庭,与道门许多宗派都有关系,另外小天师与老五的争端,也牵涉到他们支持的那些人,所以谁能坐上那位置,关系还是挺大的——另外,我听说,这……”

    他故意停顿了一下,在感受到了小木匠凶狠的眼神时,不再卖关子,而是说道:“我听说,龙虎山元老一派,似乎也有想法,好几个修为高深的老道,似乎联合了外人,一个叫做什么厄德勒还是啥的帮会,似乎要整合国内各种宗门,形成一个统一联合体啥的……总之就是乱得很……”

    小木匠听了,感觉这局势,当真是乱成了一锅粥。

    他在想,江老二和南海剑怪那两人,跑到庐山去,会不会也与这一次的龙虎山内乱有关系呢?

    很复杂啊。

    小木匠能够预感得到龙虎山这边的乱局,但对于他来讲,他唯一关心的,是那一块藏得有天乳灵源的石头。

    这玩意,能够帮着顾白果恢复人形。

    而只有她恢复了人形,才会避免今日这样的麻烦。

    他长舒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想活下来的话,就跟我走吧,带我去那个什么西华山。”

    何老牙一愣,说:“啊?”

    小木匠立刻眯起了眼来,缓声说道:“哦,你是打算让我把你灭了口,弄死在这里不成?”

    何老牙知晓自己此刻已经陷入这泥潭中,唯一能够活着挣脱的,就是帮着对方找到马霆峰此人,并且等到现任的张天师死去,对方安全了,他才能够得以存活。

    早知道对方手段如此高强,自己就不趟这浑水了,现如今落到如此下场,都是活该啊。

    何老牙满脸沮丧,说道:“好,我带你去,不过……能不能让我跟下面的人说几句,安排一下他们的事情?”

    小木匠笑了,说你当是去踏青呢?

    何老牙瞧见对方生气了,不敢再讨价还价,低头认栽,随后与小木匠悄悄出了门,又带着他和外面望风的顾白果往东走去。

    他们来到了一家关了门的铺子,那是一家车马行,敲开门之后,何老牙找里面的掌柜借了一辆骡车,套好了骡子之后,便赶着车,朝着上清镇方向行去。

    小木匠与顾白果待在车厢里,舒舒服服地坐着,而被打得鼻青脸肿、满脸是血的何老牙,却苦兮兮地赶着车。

    他一边流泪,一边挥着马鞭,心中懊恼无比。

    夜里赶车,不敢太快,何老牙战战兢兢,总算是在下半夜的时候,赶到了上清镇。

    那家伙在本地是地头蛇,到了地方之后,却是来到了一家剃头铺子,将门给敲开之后,里面走出来一个满脸凶相的男人来。

    何老牙朝着那人拱手,说劳二哥,不好意思,半夜叨扰。

    那个剃头匠斜眼看他,问:“咋了,被谁打了?”

    他一边打量着鼻青脸肿的何老牙,一边神色不善地看着后面的小木匠,仿佛只要何老牙一句话,那人就要扑上来一样。

    是个凶人。

    何老牙苦笑着说道:“不是他。咱们老交情了,我也就直说了——我和这兄弟过来,是找滇南的那帮人,听说他们进了西华山?”

    剃头匠笑了,不答反问:“怎么,青冥那老道,求到你这儿来了?”

    何老牙一脸苦相,说道:“那家伙眼高于顶,哪里能理会咱这种捞偏门的小角色。”

    剃头匠说道:“那是谁?”

    何老牙说:“不聊这事,你把情况跟我讲就行了。”

    剃头匠笑着说:“嘿,我就是闹不明白了,那个姓马的,到底从滇南弄回了什么宝贝来,能够让滇南的人跨越千里,追杀到这儿来?就连你这个平日里只是吆喝买卖,通风报信的主,都撸着袖子,亲自上阵了?”

    何老牙叹气,说:“别问,问了也没办法告诉你。”

    剃头匠眯眼打量着他,又看了一会儿他背后的小木匠,却是笑了:“傍晚的时候,青冥带着龙虎山外五门的几个高手已经进了山,不过他们未必能够找得到人,只有我,能够摸到那帮家伙的尾巴。不过嘛……”

    何老牙知晓他的性子,问:“你想要什么好处,直说。”

    剃头匠说道:“我也不跟你聊钱,咱们哥俩的感情,聊钱忒俗了——这样,我带你们去找人,到时候事儿办完了,东西我分一半,如何?”

    何老牙瞪大一双眼,问道:“什么东西?”

    剃头匠笑了,说那帮人有什么东西,咱们就分什么东西,如何?

    何老牙没想到对方来这么一手,恼怒得很,而这时旁边的小木匠却果断干脆地应了下来:“没问题,你那一半,剩下的,我和老牙分。”

    剃头匠睁开一双牛眼睛,瞪着小木匠,说道:“当真?”

    小木匠伸出手来:“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剃头匠拍手笑道:“好,好,爽利。”

    他当下也是将骡车给弄到了院子里,随后又回房收拾一番,这才出来,对两人说道:“那帮人一进镇子,我就感觉不太对,所以就找人在其中一人的身上动了手脚,凭借秘术,一天之内,我能够找到人;如果在过一天,气味淡了,可能就难找了……”

    说完,他向小木匠拱手:“劳民财,江湖上的人送了个匪号,叫做劳一刀。”

    小木匠回礼,说道:“甘十三。”

    两人寒暄两句之后,小木匠说道:“劳二哥你是使刀的好手?”

    他是按何老牙的称呼来叫人的。

    那剃头匠笑了,说道:“哪里啊,我用的,是给人剃头的刮刀,给人刮头皮,从来都只是一刀,干干净净……“

    小木匠与对方交流两句,能够感觉得出此人有些本事,但擅长的并非是与人交手,而是某些不足外人道的术法与手段,并非什么正宗法门。

    这个叫做“人以群分,物以类聚”。

    能跟何老牙混在一块儿,称兄道弟的,自然不是什么厉害之辈,但正所谓“猫有猫路,鼠有鼠道”,在某些事情上面,反而是这种人更加靠谱一些。

    那剃头匠劳一刀带着小木匠与何老牙离开了镇子,朝着西华山的方向走去。

    两边相距不远,没多久就进了山。

    路上的时候,劳一刀与何老牙旁敲侧击着,试着询问起那马道人的事情。

    何老牙一来碍着小木匠在旁边,二来他也并不知道为什么,所以说话吞吞吐吐,藏藏掖掖,很是不爽快。

    劳一刀恼了,说道:“老子是看有油水才接的这趟差事,你要是这样的话,老子就回去睡觉了。”

    这家伙倒是个贪婪的人,小木匠自然不能让他走,于是说道:“我们其实也不是很清楚,但大概听说了,那家伙是摸了一些南洋的翡翠原石来,那玩意以前不咋地,但现在可值老鼻子钱了……”

    这话儿说得劳一刀呼吸都粗了,激动地问:“真的么?”

    小木匠说:“我还骗你不成?”

    劳一刀又想起另外一件事来,说道:“我看那帮滇南人,个个都不好惹的样子,老牙我是知道的,逃命的本事有,跟人相斗,差太多了,你们敢追上来,可是甘兄弟你的本事不错?”

    小木匠点头,说对,还行。

    劳一刀有些不放心,问:“有多行?”

    如果本事不济的话,追上去了,也只有灰头土脸地跑路,所以劳一刀格外关心此事。

    小木匠瞧见他满是疑虑的眼神,没有接话,而是往前走了两步,手往怀里一模,随后猛然朝前一挥,随后又收手回来。

    而这时,山路上一棵粗壮的樟树,直接倒落下来。

    小木匠淡淡说道:“你看,可还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