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吃货唐朝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套路是套聪明人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出现在禄东赞笔下的这幅画,是一座高山,上面是一座寺庙,前面是一个倾斜的大鼎,里面流水,向着东北方向,到了一根柱子前面止住了。

    画面上的题字是:

    谶曰:西南殇水,遇柱而止。逆流而上,获其高鼎。

    颂曰:八方汇六合,神庙有佛光。佛道不相容,玉旨冠其观。

    这幅画跟李淳风讲的吐蕃国运的那幅画,完全不同,那幅画明显的就是李淳风在糊弄人。

    那么,这幅画和碣语又是寺庙意思呢?

    李淳风给禄东赞讲了推背图的原理,禄东赞不可避免地用其来推算起来。

    禄东赞推啊,算啊,脑袋都想破了,仍然没有头绪。

    夜深了,他已经困倦了,只好躺下休息。

    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想”,禄东赞梦见吐蕃人经历了劫难,顿时被噩梦惊醒了。

    他有所感悟,披上衣服继续研究。

    他连续换了几个思路,最后决定反推。

    首先,他认为李淳风今天的表现有几个问题:

    其一,关于大唐和吐蕃国运的事情,是多么大的事情,李淳风怎么可能会对他这个第一次接触的人讲呢?

    交浅言深,此乃与人交往之大忌。

    其二,李淳风作为一个大唐的臣子,他竟然说唐朝的国祚比不上吐蕃的国祚绵长。

    其三,他不相信李淳风敢在李世民面前谈论唐朝国运的事情。

    总之,李淳风说的事情一定有问题,而且,李淳风为什么要弄出假的吐蕃国运的事情来呢?

    禄东赞认为,李淳风既然说的是假的,那么事情反过来看,就应该是吐蕃不是国祚绵长,而是面临危机了才对。

    唐朝已经出兵吐谷浑,显然是针对吐蕃去的,也就是吐蕃会面临危机。

    李淳风这是要麻痹自己啊,好让自己给吐蕃传递平安的消息,放松对唐朝的警惕。

    于是,禄东赞认为,李淳风隐藏起来的推背图中关于吐蕃的部分,一定就是吐蕃面临的危机。

    有了这个思路,他就开始往危机的方面思考了。

    禄东赞找对了思路,忽然就看出了问题。

    首先,图画上有高山还有平原。高山应该是吐蕃所在的位置。

    高山上的寺庙,可以解释为政权或者国家。庙堂本身就是政权的别称。

    大鼎应该是皇权,倾斜了意味着出了问题。

    流水应该是吐蕃皇权的影响力,朝向应该是吐谷浑。

    禄东赞越想越有道理,思路也越来越清晰了。

    有你这个思路,下面的谶曰:西南殇水,遇茱而止。逆流而上,获其高鼎。就好解释了。

    西南殇水,就是吐蕃的影响力。

    遇茱而止,就是遇到吐谷浑的那根柱子,就止住了。茱就是那根柱子,柱子就是有影响力的人物了。

    那么这个人是谁呢?

    吐谷浑有影响力的人就那么几个,禄东赞很快就明白了。吐谷浑人受汉文化影响很深,他们的名字后面,也有字,慕容乾的字就叫赢茱(柱)。

    也就是说,吐蕃的势力遇到了慕容乾就止住了。

    慕容乾这个人,禄东赞是熟悉的,此人性情残暴,颇有野心,吐蕃屡次向让他投入吐蕃,但是此人却迟迟不表明态度。

    禄东赞想到这里,越来越清楚了,

    谶曰:西南殇水,遇茱而止。逆流而上,获其高鼎。

    颂曰:八方汇六合,神庙有佛光。佛道不相容,玉旨冠其观。

    按照字面的解释,谶曰:就是吐蕃的势力遇到了慕容乾,就被止住了,而且慕容乾还有反噬吐蕃的可能性。

    颂曰:意思是,吐蕃尊崇藏传佛教,不重视道教,玉帝是推崇道教的。慕容乾是尊奉道教的。

    整个关于吐蕃国运的推背图的内容,慕容乾是关键人物,他能够影响到整个吐蕃的国运。

    结合目前的局势来看,正是如此。

    在吐谷浑现在有四大势力,唐朝、吐蕃、慕容乾和慕容钵,慕容乾的态度极其重要。

    如果慕容乾谋求自立或者投靠唐朝,对于吐蕃来说,都是个坏消息。

    按照推背图的解释,慕容乾是吐蕃的克星。

    禄东赞想明白了这一点,立刻修书,派人送往吐蕃,提醒松赞干布提防慕容乾。他建议,必要的时候除掉慕容乾。

    自古套路得人心。

    套路欺骗的就是聪明人。

    一个傻子一根筋,认死理,还真是不好忽悠。

    一个聪明人,自以为聪明,想得太多,正好被套路忽悠了。

    骗人的诀窍就在于让人看出破绽,人们往往就会忽略破绽后面隐藏的真正目的。

    李世民接到马宣良的报告,说禄东赞与李淳风见面后,紧急向吐蕃派出了信使。

    对于李佑的计划,李世民更增添了信心。

    李淳风和推背图的作用远远不止是对付吐蕃人的,里面还酝酿着一个更大的计划。

    西北高原上,白云悠悠。一望无际的旷野令人心情舒畅。

    李佑等人继续行军,他们的速度并不快,好似游山玩水一般。他们要给禄东赞的信使和慕容钵的细作留出时间来。

    这天,李佑骑着马和哈米德等人边走边聊天,忽然听到一阵乌鸦的叫声,接着就听到侯成骂道:“该死的乌鸦,真他娘的晦气。”

    李佑等人一看,顿时笑了起来,原来,乌鸦在飞过的时候,扔下来了几粒鸟屎,不偏不倚地打在了他的头上。

    侯成拿起弓箭,就要朝着树上的乌鸦射箭。

    “等一下。”李佑忽然说道。

    侯成一怔,不解地望着李佑。

    李佑对张宝贵说道:“叫队伍停下来吧。”

    张宝贵是这支队伍的头领,他喝道:“队伍停下。”大队人马就停在了路上。

    李佑指着路边的那颗大树说道:“看到树上的那个鸟窝了吧,你们中间谁会爬树,给我把这个放上去。”

    他从衣袋里掏出了一枚波斯银币,向众人示意。

    会爬树的官兵们都想在王爷面前露一手,纷纷举手示意。

    李佑说道:“我知道你们都可以爬上去,不过,我要的是一个能够很快就爬上去的人。”

    这下,举手的人少了很多。

    李佑指着一个士兵说道:“你,就你了。”说着,将那个波斯银币递给了那个士兵。

    那个士兵到了大树跟前,往手中吐了一口吐沫,朝着大树上面爬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