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 第2327章 你这些年欺负他得太狠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今晚,顾之瞳和墨陌陪着覃清晴去了时家之后,墨梓奕又睡了一觉。

    她们回来的时候,他也才刚醒来几分钟。

    覃清晴她们回家得并不早,甚至在这样的季节是有些晚的。

    因为是她一个人进房间来,她一走到床前弯下腰,就被墨梓奕扣住后脑吻住了唇。

    也可是因为唐晋琛的电话,打断了他和覃清晴的亲吻。

    原本是有些情绪的,听见唐晋琛说的事情之后,他眉宇间被他打扰的不悦被一抹沉郁替代。

    “什么意思?”

    覃清晴平息了下心绪。

    见墨梓奕脸色不好,又隐隐听见是他表哥的声音,她轻抿唇.瓣在他床沿坐了下来。

    墨梓奕一手握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一手捏着手机,听着唐晋琛把今晚她们在时家发生的事讲给他听。

    他用眼神询问覃清晴。

    覃清晴轻轻点头。

    “当时人太多,时栋梁不太情愿的答应了让时珍明天早上登报向陌陌公开道歉。但不论是时栋平还是时栋梁都不是善茬。我和阿湛都担心他并不会真兑现承诺……”

    唐晋琛把叶湛的分析告诉了墨梓奕。

    以及时栋梁和时栋平的为人,做事风格。

    “我知道了。”

    墨梓奕沉默片刻后,声音沉沉地回答。

    ——

    时家。

    时珍被关起来之后又哭又骂又闹,吵着要出去。

    但没有时栋梁的命令,根本没有搭理她。

    就连她母亲也只是在外面安慰她几句,连水都不敢给她喝一口。

    时昔吃了些东西,又喝了杯牛奶之后,才端着一托盘食物和水来到她房间前。

    同样的,她被两名看守的警卫拦了下来。

    时昔没有纠缠,甚至没有和屋里声音嘶哑的时珍说一句话,只是冷冷地看了眼紧闭的房门,转身离开。

    下了楼,把手里的托盘递给佣人,时昔转身去找时栋平,结果房间里只有她母亲。

    听说她父亲和大伯去了书房。

    时昔又去书房找人,来到书房门口,还没抬手敲门,就听见里面传来她大伯的声音,“墨梓奕上次命大,这次我一定要把他和覃家一起消失……”

    隔着门板,时栋梁的声音减了几音贝,不减阴沉,像是从地狱里传出来的。

    带着森森寒意和肃杀之气,惊得时昔脸色一变,震惊的微微睁大瞳孔。

    里面的人还在说话。

    时昔却在震惊了几秒后回神。

    眼前闪过墨梓奕那张俊如上帝精心雕刻般的容颜,她紧紧地咬咬牙,轻手轻脚的离开。

    书房里时栋平和时栋梁太过专注于他们的阴谋算计,竟然没有发现时昔来过门外又走了。

    下楼梯的时候,时昔脚软的差点摔下去。

    连忙用手扶住扶手,她脸色又白了白。

    虽然上次事后也知道她父亲派人杀墨梓奕,但他只是受了伤,并无性命之忧。

    而且,总统先生还亲自去看了墨梓奕。

    时昔心里莫名的觉得,墨梓奕不是那么容易被除掉的,昊宸不是那么容易被吞噬的。

    “小姐,你去哪里?”

    佣人的问话被时昔无视。

    她跑到外面院子里,一阵寒风刮来,她冷得又打了个哆嗦。

    心里做着天人交战。

    是告诉墨梓奕,还是不告诉。

    考虑了几分钟,时昔掏出手机拨出墨梓奕的电话。

    可惜正在通话中。

    她拨了两次,都在通话中。

    ——

    G市。

    因为墨梓奕在帝都不愿意回家,昊宸又招时栋平下黑手。

    虽然有总统先生解围,墨修尘还是需要加班,应酬,一连两三天都回家晚。

    温然每晚都坚持等他回了家,才一起入睡。

    听见玄关处传来声音,她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迎上去接过他手里的公文包,看着他把外套挂在衣架上后,挽着他的手一起回到沙发前。

    “然然,我不是让你早点睡吗,你怎么不听话的非要等我回来?”

    墨修尘今晚应酬,喝了两杯酒。

    但没有醉意。

    只是说话时,带着些许酒味。

    温然微笑着回答,“你不回来我也睡不着,干脆就等着你回来了。”

    让他坐下后,温然给他倒了一杯温开水递给他。

    墨修尘说了声“谢谢老婆。”

    笑着喝了水。

    “这两天辛苦你了。”温然在他身旁坐下,侧了身,一脸温柔的望着面前这个即便五十多岁了,还依然令她魂牵梦萦的男人。

    只要他在身边,她就会觉得满心的幸福。

    “不辛苦。”墨修尘低头在她脸上亲一口后又说,“不过回公司上班肯定没有陪着你来得开心。”

    “那是自然。”温然嗔笑道,“等梓奕回来,你就不用再去公司坐镇了。”

    “那小子估计没有十天半月不会回来。”

    想到梓奕在电话里确实是这样说的,温然又忍不住笑,“你这些年欺负他得太狠了,他这是反抗了。”

    “然然。”

    墨修尘皱眉喊。

    喊完这声后,他自己又勾了嘴角,伸手将她揽进怀里,“他们不回来也好,我们可以过过二人世界。”

    “都老夫老妻了,还过什么二人世界。”温然瞪他一眼后,敛了笑。

    神色严肃地问,“修尘,你知道瞳瞳以前交往了几天的那个唐止弦吗?”

    “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墨修尘把身子靠进沙发里,揽在温然肩膀上的手不曾放开,霸道的拉得靠在他怀里。

    温然轻声说,“今天下午那个叫唐止弦的找到了医院。”

    “哦?瞳瞳不是出差还没回来吗?”

    “他不是来找瞳瞳,是来找我哥的,我当时正好在他办公室。”

    墨修尘听的重点一下子落在她后面那句话上,脸上浮起三分关切,“然然,你去医院做什么,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温然摇头,“不是我,是爸身子不舒服,我就陪他去医院看看,然后顺便去我哥的办公室,正好碰到唐止弦找上门来,说他当年不告而别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他对瞳瞳的喜欢这些年并没有有增无减……”

    “阿恺没把他赶出去?”

    “原本是要把他赶出去的,但后来,因为他说了一些事情,我哥就没有赶走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