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民国的春秋 > 第二百三十五章 猎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天的报纸刊登亚特兰大的两位女富豪第一纺织品公司的老板在珠宝店买珠宝如买白菜一样。报纸上登载海伦手掂着钻石手链目不转睛的看着,一旁的玛丽娜不高兴的鼓着小嘴。

    文章说女富豪夸海口赚钱就是用来花的,能花钱就能赚钱,区区几万元算什么。

    简直是女人中的精英,海伦和玛丽娜立刻受到纽约大都会女人的热捧,说出有钱女性心里的话。不过更多的话题流传在男人之间,首先是美貌其次是有钱最后才稍微谈论一下有赚钱的才能。

    卡罗塔控股的几份报纸详细介绍海伦和玛丽娜的第一纺织品公司在亚特兰大疯狂购进棉花合约的过程,一千两百多万的合约让第一纺织品公司已经稳赚了近一百万元。区区几万美元的珠宝对于这俩个女富豪来说真是九牛一毛。

    报纸介绍第一纺织品公司可能在美国兴建世界最大的丝绸工厂和纺织厂,俩人敏锐的目光发现丝绸将引领新的消费浪潮。

    纽约上层社会刮起了玛丽娜和海伦的热风,只要有聚会总有人提起这两个来自佐治亚州的美妞。很多人想认识这俩人但苦于没有机会。

    王长慧将起居室门反锁起来,一把推醒卡罗塔。

    卡罗塔从午睡中被推醒不满的说:“长慧什么事?”

    “嫂子你看,这俩个人疯了,几万美元的珠宝像买大白菜一样。”王长慧将手中的报纸递到卡罗塔眼前。

    说实话卡罗塔一点也不知道王小玫到底要做什么事,只是前一段时间陈永成请卡罗塔将报刊主编介绍给他认识。报刊控股是胡文楷借助卡罗塔名字完成的,卡罗塔对这些事也没有过份上心,只是打电话给报刊主编介绍陈永成,让主编在方便的限度内照顾到陈永成。

    对于王小玫她不太熟悉,只知道在国际贸易公司内负责纺织品和生丝业务。离开上海时在码头看见王小玫、陈永成和胡文楷在一旁悄悄的说话,她猜摸着王小玫肩负特殊任务。

    后来王小玫和丽娜在亚特兰大大手笔购买棉花合约风声鹤起,其中有四百万钱是卡罗塔在摩根银行转给陈永成的。当时她认为王小玫担负胡文楷在美国购买棉花的任务,但现在看着自己控股的报业大幅度的介绍第一纺织品公司时她感觉其中隐藏着一个巨大秘密。

    这两个人有点违反常理太过招摇了,生怕别人不知道她们有钱,故意展示自己才能,这报纸也在煽风点火推波助澜。

    “嫂子,这两个人毫无顾忌的花文楷哥和嫂子的钱,你看看这条手链叫星光之链,你舍得买嘛?王小玫眼睛眨也不眨就买了。还说什么赚钱就是用来花的,真不要脸。”

    卡罗塔心里也不舒服,放着谁也不高兴,花钱如流水还口出狂言,但她隐隐感觉到是胡文楷的影子。

    她用手指推开王长慧的脑门说:“王长慧,我对你说过多少次了,你要装着不认识这俩人。”

    “嫂子,这俩人买我们都舍不得买的手链。”

    “长慧,这王小玫是陈永成带过来的,途中闷在房间从不出来。她要有什么出格的陈永成早就找她去了,这里面还有一个你哥的小二狗腿丽娜。”

    “嫂子你还真能放心,我是看到这报纸就来气。”

    “长慧,你别把你哥事搞砸了当心他发火,他可是投了一千多万下去了。”

    “我哥?文楷哥?”

    “长慧你也不用脑子想想,谁能调动起一千多万美元。陈永成?王小玫?”

    “呀,嫂子不说了,当我不认识这两个人。等我回上海一定要将这条星光之链替嫂子拿过来。”

    “文楷哥什么时候到?”

    “会有一段时间,他先去澳大利亚处理铁矿石的事然后还要去南美最后才来美国接我回去。”

    王长慧哦的一声没有再说了,她看见卡罗塔情绪低落下来知道不能再提胡文楷的话题。

    在伍尔沃斯大楼的三十八层居所的王小玫手中握着一把邀请帖,她从中选出几张后将剩余的一把邀请帖扔进垃圾桶中。

    她挑选的是纽约艺术界的聚会,对于丽娜只要有好吃的去哪里都无所谓,反正她也不多话只是在一旁品味美餐。

    纽约艺术界聚会是每月举办一次艺术家的聚会,来自纽约各类型的艺术家在纽约艺术家协会下组织在一间小型剧场聚会。

    不过今天这场聚会是由第一纺织品公司赞助的,所有饮料、酒类和食品全部由第一纺织品公司出钱购买。

    难得有人赞助过一把奢侈生活,横在剧场中央的长餐桌上堆满了食物,两米高的香槟塔在餐桌顶端晶莹透彻,禾杆黄色的香槟酒在玻璃杯中色泽明丽。

    艺术家协会的头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纽约交响乐团的一名小提琴手,地中海的头上戴着一顶礼帽,散开的领带下端被塞进胸前上衣口袋。

    走到剧场前台对着麦克风,用不锈钢汤匙敲击高脚香槟酒杯,发出清脆的敲击声。

    “各位,我们今天要感谢第一纺织品公司的老板海伦小姐和玛丽娜小姐为本次晚会提供丰盛的食物和酒。”

    “让我们用掌声表达我们发自内心的感谢,两位风华绝貌小姐亲临晚会让晚会平添色彩。”

    “奏乐,晚会正式开始。”话音刚落音乐响起,刚刚聚在一起的人各自散开寻找感兴趣的人群。

    丽娜围着长形餐桌寻找可口食物,身着一件鹅黄色的晚礼服,脚蹬黄色鹿皮高跟小皮鞋,配这长长的金色大波浪卷发,蓝色的碧眼。她的一举一动吸引着四周年轻的男性艺术家的目光。

    搞艺术的不泛浪荡游子,摸一摸中分的头发手拿香槟走过来。

    “嗨!你好,美女。”

    “嗯,你也好。”玛丽娜随意的举起香槟酒咪了一口又低头挑选食物,在她眼中可口食物的魅力远远大于俊男。

    四五个碰壁的家伙聚在一起讨论,这美妞是不是太冷了,用尽常用的方法全不奏效。

    王小玫端着酒杯站在一副油画前和油画的作者讨论起油画中的中央公园。

    她眼神留意到一位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一件亚麻西装口袋已经磨出线头来,这位男人具有英俊潇洒的外貌、从容高雅的气质以及高大、坚定、刚正不阿的气概。

    虽然看出贫困但给人正气凛然、*高贵的感觉。王小玫眼神一亮,她匆匆的结束和画家的交谈。端着酒杯装着漫无目的晃到这男人身旁。

    她举起酒杯示意,那男人露出腼腆的微笑附和着举起手中酒杯喝了一口。

    “见到海伦小姐真荣幸。”

    “嗯?你认识我?”王小玫笑着看着他。

    “海伦小姐应该是全纽约的男士都知道你。”

    “噢,先生能否自我介绍一下嘛。”

    “哦,我叫维克多,在百老汇是一名不知名的话剧演员。”维克多从西服口袋里取出皮制烟盒,从中取出一根香烟递给海伦。

    “不,我不会抽烟。”海伦摆着手。

    维克多讪讪的缩回手中香烟自己叼上,很有味道的单手打着手中打火机点燃香烟。

    “维克多你演那些剧目,我和玛丽娜特别喜欢看话剧,能否送我们两张前排的剧票嘛。”

    “海伦小姐要是光临我们剧场,我很乐意提供两张前排的剧票。”

    “玛丽娜,你过来一下。”海伦向玛丽娜招手。

    玛丽娜端着酒杯脚步轻盈的像只小鸟来到海伦身旁。

    “海伦姐什么事啊。”

    “玛丽娜你不是喜欢看话剧嘛,这位维克多先生是一名话剧演员,刚才答应送我们两张前排的戏票。”

    丽娜一头雾水她可从不喜欢看话剧,说来还特别反感话剧,不知道王小玫怎么回事居然说她喜欢看话剧。她正准备说王小玫搞错了她不喜欢看话剧,但多年的训练让她回过神来,既然王小玫说她喜欢看话剧肯定事出有因。

    “维克多先生幸会,我很向往和海伦一起观赏你的话剧。请问你下一部话剧是什么?”

    “玛丽娜小姐,谢谢你的夸奖,我们剧社后天在百老汇上演哈姆雷特,我明天送戏票给两位小姐。”维克多显然受宠若惊。

    “谢谢维克多先生,明天晚上我和玛丽娜等你共进晚餐。”王小玫从手提包中取出一张名片递给维克多,算是敲定和维克多的约定。

    维克多愣在那,他呆住了他哪有什么钱和这两位千万豪富女一起共进晚餐。剧社已经三个月没有发薪水,他只是凭着对话剧的热爱支撑着。今晚为了体面的参加聚会,他自己动手将这件已经穿了三年的西服熨烫一遍,口袋里只有十五美元。

    等他准备向海伦建议将戏票交给门房时,却发现海伦和画家讨论起中央公园油画的价格。他随即打消这念头还是和朋友借钱吧。

    丽娜开着车,风从车窗外涌进来将她金色卷发吹的飘舞起来。

    “海伦你明明知道我讨厌看话剧还让我装出感兴趣的样子,对了你是不是对这男的有意思。”

    “有你个大头鬼,也不看看他多大了。”王小玫弯腰脱下高跟鞋。

    “那你怎么回事?”

    “不该你问的事就别问,专心开好你车,你能表现的淑女点好不好,一晚上就看见你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