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一见倾心:盛宠嚣张嫡女 > 第41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欣怡,欣怡,你就是欣怡,你就是我的欣怡!”明如镜抱紧了唐宝宝,勒的唐宝宝几乎无法*,她咳嗽着,看着柳西的打斗越来越艰难。

    “我答应你,我留下来陪你!”唐宝宝停止挣扎,看着柳西的方向,*道,“你让他们住手,住手!”

    “狐狸,必死!”明如镜冷然的吐出这几个字,一瞬不瞬的看着柳西的方向,抱着唐宝宝的手,也松了几分。

    唐宝宝回头,看着他的影子,离他身体三尺的地方,果然是一块颜色较深的凸起。

    这魔物果然和妖和人都不一样,他们的影子才是他们真正的原形,而死穴也就是在这原形上面。

    “明如镜,你放下我,我有话要对你说!”唐宝宝镇定的看着明如镜,口气微喘。

    明如镜看着怀中的唐宝宝,也不说话,只是弯下腰将她放下,在他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唐宝宝飞快的抽下发髻上的簪子,朝着他影子三尺的方向极速插去。

    簪子插在地上,没有丝毫反应。连发簪的尖头,都被生硬的地迸出一个炖的弧度,唐宝宝看着这一切,愣在了那里,镜妖依旧一动不动的站着看着唐宝宝,似乎一切根本没有发生过。

    “欣怡……”镜妖的声音,带着哽咽,他似乎想象不到,欣怡真的想要杀了他。

    “对不起,我只是,只是想要帮柳西!”唐宝宝站在那里,手足无措,她手中拿着发簪,瑟瑟发抖。

    明如镜回头,看着一边愣着的柳西和魔物,冷声,“杀了狐狸,剥下狐狸皮……”

    众魔物顿时出手如风,柳西被打回了原形,一条雪白的小狐狸,站在原地打转,似乎想要逃,却怎么都逃不出这个包围圈。

    唐宝宝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手中的发簪,依旧瑟瑟发抖,为什么镜妖没事?为什么?

    柳西不会骗她,他不会拿自己的生命骗她。

    眼看着一团火球,朝着柳西雪白的身体飞去,唐宝宝尖叫一声,“不要!”

    她飞奔上前,扑在了雪白的狐狸身上,火球燃烧着击在她的胸膛,她脸色惨白,吐出一口鲜血,一股烧焦的糊味在她鼻尖蔓延,她想要开口说话,却不能发出任何声音,鼻息间,口腔内,都是猩红的鲜血。

    “宝宝,宝宝……”柳西大叫一声,恢复人形,他抱住虚弱的唐宝宝,看着她瞳孔放大,没了生气,他咆哮一声看着镜妖,站起身,飞速的朝着天界飞去。

    那些魔物还想继续追去,却被明如镜阻止。

    欣怡,终究还是为别的男人挡了这一下啊……

    她不是属于他的,三千年前不是,现在,依旧不是……

    天界,太上老君的兜率宫,一只浑身雪白的狐狸驮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少女,跑步快如闪电。

    “你是那里来的妖,竟然敢闯兜率宫?”童子看着柳西恢复原身,故意刁难。

    柳西站在那里,声若泣血,“师傅,师傅,救命啊,师傅……”

    童子忽视了一眼,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指了指里面道,“师傅在丹房,你快进去找他!”

    柳西纵身,飞入了丹房。

    太上老君看着眼前这奄奄一息的女子,捋着胡子,摇头道,“这女娃可真是奇怪,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都没有死……”

    “师傅,别研究她怎么没死了,快救救她,救救她啊……”柳西摇着太上老君的胳膊,额头上都是鲜血和汗水。

    “你脸上的血……”太上老君诧异,指着柳西额头上的血迹。

    “不是我的血,都是她的,她吐了好多血,师傅你快喂她几颗丹药!”柳西急的跳脚,这老糊涂的师傅,他究竟分不分得清事情的严重性?

    “哦,不是你的血?”太上老君再次捋起了胡须。

    “师傅求求你快救救她,她就要死了!”柳西急的差点跪下,恨不得自己立刻去丹药房偷几枚仙丹。

    “这丫头,没法救,她的命不在五届之内,我的丹药也没用!”太上老君叹息,站起身子,定定的看着唐宝宝。

    天庭饱满,地阔方圆,福相啊福相,可是也是多劫多难的相……

    “那怎么办?若是她死了,徒儿一辈子都不安心!”柳西跪在唐宝宝身边,握住唐宝宝的手。

    这个蠢丫头,她做什么替他挡那么一下?她是人,他是妖,他受那一下,不会死,可是她会死……

    “人各有命,柳西,你再担心什么?”太上老君回头,看着焦灼的柳西,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师傅不肯救宝宝,却拿人各有命的话来糊弄我,算了,柳西愿意用自己的内丹换宝宝一命,只求师傅能帮助宝宝,早日醒来!”柳西说完,就站起了身子,张口吐纳,一颗圆润的珠子出现在眼前,他握住珠子,捏开唐宝宝的嘴巴,说话间就要将内丹喂入唐宝宝口中。

    “住手,柳西,你看清楚,这位姑娘体内,已经有了蛇王七千年的内丹,你再拿你的内丹给她,只会害死她……”太上老君肃穆,无奈的看着柳西。

    “那怎么办?”柳西急的坐起来,抱住唐宝宝已经越来越冰冷的身体,俊俏的脸颊,贴在她冰凉的脸上。

    “东海龙王那里有颗续命珠,说不定,会对这位姑娘有用,为师先帮你保存着这位姑娘最后一口气,你速速的取了续命珠回来!”太上老君冷然,将一枚药丸,放在了唐宝宝口中。

    “师傅……”柳西急的手足无措,定定的看着唐宝宝。

    “这颗药丸融化,这位姑娘就没救了,你还不速速离去?”太上老君斜眼看着柳西,手中的拂尘一撩,柳西已经消失在了兜率宫。

    子桑烨在琴心别院,心神不宁,刚刚心脏蓦地痛了一下,然后是胸口火灼般的难受,他皱眉,是宝宝遇见危险了。

    他的内丹在宝宝身体里面,可以随时感受到宝宝的危险,看来这一次,宝宝遇见的危险不小,他必须立刻去找唐宝宝。

    可是正要在他转身离开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丫鬟的声音,那丫鬟焦急的道。“公子,不好了,不好了。小姐她晕倒了……”

    子桑烨皱眉,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晕倒?

    他推开房门走了出去。看着那丫鬟道。“好好的,怎么会晕倒?昨日见她不是还在花圃菜花露吗?”

    “是啊,小姐自从失了一部份血之后。就身子孱弱,只是她性子倔强,不肯告诉公子。现在……”丫鬟泫然欲泣。似乎要哭出来的样子。

    “带我去看看她……”子桑烨冷声,阔步走了出去。

    丫鬟带着子桑烨来到颜如玉房中,只闻见她房间一股浓浓的药味。他皱起了眉头。“如玉她这几天都在服药吗?”

    丫鬟摇头。“没有,小姐她只是最近一直煎药。倒是不见她服药……”

    子桑烨看了一眼还在沸腾的药炉,并不说话。

    颜如玉脸色苍白的躺在那里。满头的青丝,似乎又平添了几缕发白,子桑烨走了过去。抚摸她发间的一缕青丝,眉头紧张。

    “烨,烨,不要离开我,我是欣怡,我是你的欣怡……”颜如玉忽然呓语了起来,她的手削瘦,从白如削葱根,看着她挥舞的手,子桑烨一把握住,不管怎样,她是因为他,才变成这个样子,不然她不会还有十年的寿命,不然,她不会这样白白的等了他三千年。

    可是三千年过后,他的感情已经不在,他该怎么办?他的心里,已经有了另外一个女子,他真的如凡人说的那样,是一个见异思迁,背信忘义的负心人吗?

    十年,她只剩下十年的寿命了,可是宝宝才豆蔻年华,宝宝还有更长的生命,他可以先陪着她十年,将欠她的一并还清,然后再去找宝宝,最后带着宝宝双宿双栖。

    对,这样想没错,他必须把欠下的债先还清……

    想到这里,他更加紧紧的握住了颜如玉的手,脸上出现了一些温柔之色,他轻轻的摇晃着她,抚摸她的小手,“如玉,如玉,你醒醒,我没有离开,我在这里。”

    颜如玉似乎陷入梦靥,她额头上出现一些汗水,不停的尖叫着,“蛇,有蛇,烨,你身后有大蛇,小心……”

    她的嘴唇干裂,似乎不断在挣扎,眼睛有泪水溢出,全身紧绷,似乎面临着危险。

    子桑烨实在不忍,索性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吩咐丫鬟道,“拿毛巾过来,你们小姐发烧了,你们平日是怎么照顾的?”

    那丫鬟唯唯诺诺,去取了热毛巾,子桑烨一看,将毛巾递了回去,冷声道,“她发烧了,还要热毛巾吗?去,拿冰镇一下……”

    丫鬟为难,这个时候,去哪里找冰块?可是也不敢违背他的话,只是去打了清凉的井水,然后将毛巾浸湿。

    子桑烨抱着颜如玉,不停的摇头着她,轻声安慰道,“如玉,你快醒醒,醒醒……”

    可是颜如玉始终没有醒来,直到她敷热了好几个毛巾,一直到第二日,才在子桑烨怀中悠悠转醒。

    她缓慢的睁开眼睛,映入眼睑的,就是子桑烨那冰刀般的下巴,完美的弧度,单是从下往上看,都美的不可思议。

    这样宽阔紧实的胸膛,她愿意一辈子都依靠着啊,可是这个男人的心,却始终不是在她这里。

    不过她懂得审时度势,她相信,终有一天,她会博得他的心,让他给她一辈子的厮守。

    “烨……”她张开嘴巴,发现自己的嗓音干涩暗哑,子桑烨的脸上却多了一些怜惜,他放下她,眉头紧皱,“好好的,怎么会生病?”

    颜如玉摇头,“因为担心你会离开我,所以担心的生病了!”

    子桑烨看着如此坦白的她,低头,“如玉,是我对不住你!”

    “没有,烨,是我不好,我应该守着这个秘密,直到我死去,可是我实在忍不住,每当我看见你和宝宝如胶似漆,我的心就好痛,你是我的,本就该是我的烨啊……”颜如玉哭了起来,泪流满面。

    “热才刚刚退去,好好的,怎么又哭了起来?”子桑烨伸手,拂去她脸颊上的泪痕,眸光却一直都不肯落在她的眼睛上,他害怕看见女人的泪,特别是颜如玉这种。

    “烨,你不会走,会陪着我,走过最后的十年,对吗?”颜如玉握住了子桑烨的手,紧紧的看着他,仿佛害怕他会随时消失。

    子桑烨有些被动的,轻轻的点头,“嗯”了一声。

    “太好了,烨,我始终都不敢相信,我有这么好的运气,能够活三千年,最后还是遇见了你!”颜如玉起身,依偎进了子桑烨的怀中,脸颊上满是真心的笑意。

    “别说傻话了,我去帮你拿药!”子桑烨起身,拿去已经煎好的药汁,倒在一个碗中。

    端着药过来,颜如玉皱眉,“这个药……”

    “就是你自己煎的,我昨晚一直热在暖炉中,现在可以喝了。”子桑烨将药碗递在颜如玉的唇边,眸光除了怜惜,似乎还有些无奈。

    “这个药不是我的,是我专门采了花露,帮你煎的……”颜如玉微笑,将药碗推至子桑烨的唇边,眼睛微眯,全是笑意。

    子桑烨愣住,他好好的,吃什么药?再说,他是妖,哪里需要服这人类的药草?这不是笑话吗?

    “这个药可不是普通的药哦,是我跟山上的方丈大师求来的,三千年前你身受重伤,我也是找他求的药,可是那位大师修炼了三千年,却始终没有成仙,你说岂不奇怪?”颜如玉歪着脑袋,定定的看着子桑烨,脸上容光焕发,跟刚刚生病的样子,似乎不是同一个人。

    子桑烨微笑,收回药碗,摇头道,“不用了,我的伤已经无碍,我出去请个大夫给你瞧瞧!”

    “烨,你是要离开我吗?”颜如玉脸色苍白,拉住子桑烨的手,紧紧的,不肯放开。

    “没有,我只是去请个大夫,你病的这么重,总是该服下几幅药吧……”子桑烨眼神温和,没有波澜,跟看着唐宝宝时候的眼神,完全不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