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一见倾心:盛宠嚣张嫡女 > 第199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小洛感觉到自己的大脑当机了,她不是死了吗?

    怎么还会和夜子冥在这里那啥?

    她抬头环顾四周,居然还在这种破地方,好没有情调啊。

    似乎不满意她的分心,夜子冥使坏的发狠,顿时让白小洛惊呼出声……

    整个人也因为情欲,双眼媚眼如丝,还带着一抹的怨噌的看着夜子冥。

    夜子冥见她醒来,神智似乎也清醒了,整个人顿时轻松了下来。

    白小洛有点承受不住了,整个人发出软软的声音,如小猫般。

    她觉得自己的心,跟着他的动作,被填满了。

    他一直没有吭声,看见她醒来后,他只是一味的继续着。

    知道他全身没有了一丝力气,他才满足的停了下来,整个人趴在她的身侧,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白小洛因为中毒身体很虚弱,在他从她身体里面撤出来的那刻,她便堕入了无底的黑暗中。

    她现在,真的需要好好的睡一觉。

    有什么话,等她养足了精神,再说吧。

    他起身替她清理污垢,待处理干净后,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紧紧的把她抱在了怀里,仿佛怕她丢了一般。

    他看着她的睡颜,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起身,她却突然从后面精确的拽住了他的手,然后紧紧的从后面抱住了他,哭的稀里哗啦。

    想起慕容烟雨下毒,她到现在都心有余悸。

    夜子冥知道她害怕,却故意逗她,想让她放松下来。

    他调笑的冲着满脸泪痕的白小洛道,“怎么,还没有满足?我们再来一次?”

    “*!”白小洛慌忙的松开抱着他的手,整个人转过身子,不一会儿居然真的就进入了睡眠状态。

    夜子冥待她熟睡,拿出方才起身想拿出来的大力神丸,轻轻的捏着她的双颊,慢慢的给她喂了一颗下去。

    他当初要这个大力神丸,并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她。

    自从上次解毒后,他便知道,大力神丸不光是有那方面的功效,更加有滋阴补阳,祛瘀止痛的神奇药效,还能补气提神,总之益处多多。

    第二天,白小洛从睡梦中幽幽转醒,环顾四周,发现四周的一切都陌生的不像话!

    她啧啧两声,地府真穷!居然就是这么个破房子!

    不过阎王咧?

    牛头马面呢?

    怎么什么人都没有,她低头,却赫然发现夜子冥正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他内心其实是欢喜的,要说之前雨夜她们已经确定了彼此的心意,现在的同心术,更是他们爱情的见证。

    同心术用完还活着,证明他们心里都是有彼此的,他怎能不高兴呢?

    看到夜子冥一直瞧着她,白小洛心里一惊,连忙趴到夜子冥身上,焦急的问道,“夜子冥,你怎么了?你怎么也到死了啊?”

    夜子冥也不说话,只看着她一惊一乍的表情,看她还能联想出什么奇怪的事情出来。

    白小洛见他不说话,心里更加着急了,这家伙怎么也死了呢?

    哪个人能杀得了他?

    她转念一想,汗!这厮不会是为了她殉情了吧?

    想到这里,她煽情色彩超级浓的道,”夜子冥,想不到,你这么有情有义,居然因为我都殉情了。

    “……”夜子冥无语,果然让她自由发挥是个错误的选择。

    他张口,刚想说话,却被白小洛一把给抱住了,眼泪哗啦啦的,”呜呜呜,夜子冥,你真是太爷们儿了,太够义气了,我白小洛总算没亏本,临死拉个垫背的,额,不对!”

    白小洛似乎意识到自己的用词不当,连忙改口,“是临死还能找个男人作伴,呜呜呜,我没白活啊……”

    夜子冥对天翻了个白眼,这都哪儿对哪儿啊。

    白小洛仗义的抹了把眼泪,慷慨的道,”夜子冥,既然你这么有情有义,我也不能装作看不见,比较你也为我做了那么多,我就以身相许吧!”

    以身相许?

    夜子冥到口的话因为她这四个字,顿时卡在了嗓子眼儿里。

    似乎她误会了也是好事啊!

    白小洛慷慨的嘟嘴送上红唇,夜子冥自然毫不客气的来接!

    却没想到她中途叫停了。

    “等等……”

    “又怎么了?”夜子冥心里哀嚎,不带这样儿的!

    白小洛摇手解释,“那个,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要反悔,我就是觉得,既然我们要做那种事情,总要有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吧!”

    “你是我的王妃,难道还要找别的理由吗?”

    白小洛嘟嘴摇头,“不要,我不想做你的王妃了。”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夜子冥横眉倒竖,她要再敢说一次,他真的能掐死她。

    “你不要误会,我是说,我想做你的老婆!”这男人的眼神好吓人啊。

    他后宫那么多妃子,她只是其中一个,这个总是让她不能释怀,所以,她要选个特别的称呼,那样她才能安心的,把自己正式的交给他啊,他干嘛那么凶。

    夜子冥蹙眉,随后似乎理解了她话里的意思,脸色转好。

    他抬头看着白小洛,她似乎在等着他的回答,脸上的表情格外小心翼翼。

    夜子冥勾唇,好听的声音便这么传了出来,“老婆!”

    白小洛因为这个称呼,整个人身上的光彩都散发了出来,低头便送上了自己倾尽全力的吻。

    她发现,他的唇瓣,异常好看,好看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他,以往他靠近她的时候,她早已经吓的闭上了眼睛,今天这么近距离的看,发现他的美貌很浓很粗,带着十足的英气。

    她似乎对吻很不熟练,只一味的在他的唇角打转,他似乎不满意她的敷衍,伸出手,捧着她的脸蛋,慢慢的摩擦着,随即加深了这个吻。

    化主动为被动,白小洛似乎感觉到,他的唇瓣,像罂粟般,让她离不开。

    而夜子冥似乎也迷失了自己,她主动献上的吻,似乎比以前,任何时候的吻,都来的让他内心震撼,原来当两个人两情相悦时,亲吻也成了一道华丽的邂逅。

    她感觉到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烫着,但却不想就此失去了主动权。

    人家都随着他来地府了,她怎么也要表示一下吧。

    于是她想再次获得主动权,却发现自己似乎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在他的怀里,任由他吻着。

    也许,就这样呆着不反抗,便是最好的主动了吧。

    吻了许久,他才放开了她,彼此额头对着额头,彼此的气息尽数喷在了对方的脸上。

    他似乎还带着昨天的后怕,说出口的话有些微颤抖,“小洛,你知道不知道,昨天,我为你差点死了……”

    昨晚的你,真的吓死我了。

    要不是大长老们告诉我还有这个方法可以救你,我可能真的就让这个世界为你陪葬了。

    白小洛的脸带着一抹殷红,略微不好意思的微微的垂下了眼睛。

    长长的睫毛,遮掩了她的视线。

    片刻后,却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疑惑的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夜子冥。

    她要是没有听错的话,方才他说,他差点死了?

    那就是说,现在,他没有死?

    那她也没有死咯?

    她疑惑的询问,“那个,你是说,我们都没有死?”

    “我什么时候跟你说,我们都死了?”夜子冥摊手。

    “……”额,她还以为他们是一对鸳鸯鬼呢。

    还感动的准备以身相许了,现在肿么办?

    她刚才一定丢死人了。

    刚才她那么胆大妄为的索吻,还说出那么肉麻的称呼,呜呜……

    真的是丢死人了。

    夜子冥看着她懊恼的表情,顿时明白她发现了什么,唇角顿时微微勾了起来。

    他抵着白小洛的额头,自顾自的开了口:“小洛,以后不要那么笨了,要懂得保护自己,嗯?”

    他真的再也经受不住这样的事情了。

    他要她好好的,呆在他的身边!

    白小洛这次出奇的乖!

    红着脸嗯了一声,便把头迅速的垂到了他的怀里。一动也不动了。

    夜子冥见状也不为难她,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好让她休息。毕竟刚解了一小部分的毒,她需要休养。

    不一会儿工夫。白小洛果然再次沉沉的睡了过去。

    自从第一次解毒后。白小洛明显的气色转好,那种焚身般的疼痛早已经减轻了不少,再加上夜子冥每天都勤于解毒。自然毒素也清的都差不多了。

    没有了中毒的痛苦,白小洛自然清净不下来了,这个石室里什么都没有。她都快憋死了。

    最痛苦的是。她还要在这个石室里呆满七七四十九天,她真的要疯了。

    实话说,这密室的生活确实很无聊的。无聊到她想去爆门……

    抬头哀怨的看了一眼在床上卖弄*的某条蛇妖。心情顿时阴暗了。

    这臭男人。几乎每天都要哼哼歪歪一下,才肯放过她。

    还说什么她身上余毒未清。他要负起责任和义务为她解毒,呸。说的多么大义凌然,催人泪下啊。

    实际上还不是为了他那点私欲?她的毒早就解了好不好,用得着他这么假惺惺的来占便宜吗?

    想到这里。她的眼神更加幽怨的朝着床上的男人飘了过去。

    吓!这不飘还好,一飘吓一跳,那个臭男人不知道何时注意到了她,居然停止了卖弄*的姿势,两只潭水般的眸子,正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眼神里面透露了太多的气息。

    白小洛浑身一紧,头皮已经开始发麻了,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心里滋生……

    这个眼神她再熟悉不过了,想到这这几天以来,她受到的非人待遇,她就泪流满面,这不是刚那什么过?这个贱男人,难道又想了?

    果然,夜子冥用最优雅的姿势把头发甩到肩后,极其缓慢的下了床,双手负背,慢悠悠的晃到了她的跟前。

    慢吞吞的蹲了下来,与白小洛脸对着脸,问出的话也格外的煽情,“老婆,是不是很无聊?”

    “不,不无聊,呵呵……”白小洛赶忙打着马虎眼傻笑,心里开始后悔,他不应该告诉他那么温柔的称呼方式。

    她心里暗暗跺脚,都是冲动惹的祸啊,要不是她太矫情,也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了。

    夜子冥看着活蹦乱跳耍鬼心眼的白小洛,心里早就乐开了花,他最喜欢的,便是她在他的面前一副肆无忌惮,孩子气的样子了。

    想到这里,他勾唇浅笑,声音因为暗动的情yu而沙哑,“可是,方才为夫看见老婆你一直蹲在这里嘟着嘴,可是在怪为夫冷落你了?”

    “没有,怎么会!”白小洛这次反应很快,刷的便站了起来,好躲开夜子冥的攻势,她傻呵呵的笑着,小手一直努力的挥着,以此来表示自己说的都是真话,她真的不无聊。

    开玩笑,鬼都知道,他那****的表情是要干嘛?

    白小洛又暗自抹了把辛酸泪。

    她是多么有节*的人,怎么可以整天活在*中?

    那岂不是败坏了她的一世英名?

    白小洛这么想着,瞬间觉得自己的形象高了一倍都不止。

    “哦?可是,前天的时候,老婆你说无聊,然后就把为夫给扑了的,你还记得么?”夜子冥仿佛真的在询问般,眨着一双黝黑的眸子看着白小洛,表情萌到了爆。

    “有吗?”

    白小洛差点没站稳……

    靠,她没有看错吧,这家伙,居然在卖萌……

    可耻的是,他卖萌也就算了,她居然有点招架不住的趋势,居然有点想把他给扑倒……

    哦,卖糕的,她这是要逆天了吗?

    白小洛啊白小洛,你一定要稳住啊。

    “那什么,过去的就过去了,咱们玩点新的玩意儿吧。”

    她左顾右盼,想找个东西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却发现这个密室里除了那张石床还是那张石床……

    床上能干嘛呢?

    打麻将?

    打牌?

    打*炮?

    额……

    她这是怎么了,怎么满脑子都是*?

    她真的是受够了。

    白小洛一下子觉得自己的光辉形象怂了,头猛烈的左右摇晃起来。

    看着她这副纠结的样子,夜子冥暗自好笑,身子也跟着白小洛站了起来,身高的明显差距,顿时让白小洛自己更加怂了。

    白小洛几乎可以断定,只要跟这个男人在一起一天,她就不会有不怂的那一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