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为了攻略病娇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穿书) > 88.呕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此为防盗章  日头太晒了。┏m.read8.net┛

    她感觉自己就像太阳下的一条咸鱼, 汗湿了又干, 干了又湿。牵着衣服抖一抖,都能抖出不少盐粒下来, 浑身上下也散发着一股死鱼烂虾的臭味。

    碗里的糙米饭堆得高高的, 上面盖了层豆豉和青菜,没多少油水,看着就毫无食欲。特别是在惜翠端碗看到自己汗毛浓重的手臂后,更没了吃饭的心情。

    好端端的妙龄少女却穿成了一个彪形大汉, 就算平常心里素质再怎么强大,也遭不住这么一出。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香香软软的女孩子了, 她现在性别为男, 是一个身高八尺, 留着络腮胡的黑脸壮汉。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看了一本叫《太平医女》的网文。

    这本小说写得不错, 故事围绕着女主吴怀翡行医救人展开, 最后以女主和男主高骞终成眷属结束。情节一波三折,跌宕起伏,打脸桥段层出不穷, 尤其是女主对女配吴惜翠的的打脸,那叫一个狗血与爽快齐飞。

    惜翠花了三天才把这本书看完,看得津津有味。唯一比较变扭的是,书中女配吴惜翠和她同名同姓。

    每一个故事,总有配角来推动情节的发展, 吴惜翠便是其中之一。

    她是女主毫无血缘关系的便宜妹妹, 其貌不扬, 忘恩负义,觊觎男主,是标准的给女主使绊子的恶毒女配。

    同名同姓,实属巧合,惜翠别扭了一小会儿后,也没在意。

    但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她熬夜看完,关上手机准备睡觉的时候,她穿越了,穿越到这本小说中,顺便还绑定了一个冷冰冰的系统,要她攻略书里的男配卫檀生。

    惜翠:“我能拒绝吗?”

    系统:【不行。】

    开玩笑,她自己恋爱都没谈过一次,哪里有攻略人的经验。

    但系统表现得就像一个真正的,冷漠无情的人工智能。

    没有任何屁话,直接就把她丢到了这儿——青阳县瓢儿山上,一个土匪窝里。

    她,成了土匪窝里一个凶神恶煞的土匪。

    任凭惜翠如何呼喊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我要穿越好歹也穿越成女配吴惜翠吧?穿越成个土匪是怎么回事?!系统就是稳如磐石,毫不动摇。

    惜翠从头到脚打量了自己一圈,最终接受了这个悲惨的事实,她,现在是一个肌肉虬结的猛男,目标是攻略书中那个温文尔雅的男神——卫檀生。

    这卫檀生在书中也算是个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

    卫家世代为官,在他十岁的时候,卫檀生随父亲卫宗林到青阳县上任。

    青阳县地处偏僻,常常有山匪拦路抢劫过路的旅人。山匪见卫檀生衣着打扮富贵,心念一动,就将他绑了回去。

    等卫宗林把儿子救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卫檀生的腿废去了一条,成了个跛子。

    没人知道卫檀生在匪寨里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但他经此一难后,就留下了大面积心理阴影,整晚整晚睡不好。

    卫家担忧他,半年后,将卫檀生交由空山寺的住持了善大师照料,潜心学佛。

    十八岁时,卫家三郎下山还俗回到京中,仍已佛门弟子自居。

    因常年受佛法浸润,慈悲为怀,乐善好施,又因貌若好女,京中有人称之为小菩萨。

    由于是童年就落下的病根,他的跛足十分严重,阴雨天气甚至无法出门行走。

    好在有女主吴怀翡的医术缓解了他的病痛。

    吴怀翡性格温柔,容貌清丽,又常常陪同他一块儿救济平民百姓,日积月累的相处下,卫檀生便对女主生了爱慕之情。

    只可惜,温柔男配的结局大多相同,无非落得一个黯然神伤,只能笑着祝福女主和高骞,退出了这场三角恋。

    要她以这幅黑脸大汉的身体去攻略卫檀生,卫檀生恐怕瞎了眼才会看上她吧。

    系统却告诉她,这时候还是元平五年,《太平医女》的故事还没开始。卫檀生此时也不过将将十岁,刚刚被抓到土匪窝里,打折了腿。她还有机会,温暖他治愈他,安抚他幼小的心灵。

    惜翠:……

    卫檀生才十岁啊!恋|童|癖警告!

    她现在这幅鬼样子能做什么?向卫檀生敞开她温暖的胸毛和胸肌吗?!

    收回思绪,惜翠看了眼碗里的糙米,嚼了嚼嘴发苦的青菜,艰难地扒了口饭。

    不止青菜苦,她心里也苦。

    事情已成定局,系统是铁了心不会更改主意,她只能先填饱肚子,再慢慢谋划了。

    顺着惜翠的视线往前看,有棵大槐树,两三个粗夯的汉子正光着膀子在摔跤,个个都使出了一把蛮劲,脸红脖子粗地怒吼着,汗水砸落在黄土地上,洇作了一个个小圆点。

    “他还不愿意吃饭?”

    正囫囵下咽间,头顶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惜翠抬头,看到一个铁塔似的汉子正站在她面前,粗声粗气地问。

    她转头朝着身后的小茅屋努了努嘴,“不肯吃呢。”

    那汉子恼了,一脚踹开门,嘴里骂骂咧咧的。

    茅屋里又暗又脏,三伏的天,像个大蒸笼。

    门一被踹开,便能闻见从屋里飘出来的一股汗臭味与粪便味。

    角落里,蜷缩着一个十岁的男童,他头发乱糟糟得像个鸟窝,身上的锦衣已经破破烂烂,沾着些黄黄红红的,令人作呕的秽渍。

    黄的是已经干了的粪尿,红的则是已经干了的血块。

    那壮汉上前踹了一脚,骂骂咧咧地说了些什么。

    或许是茅屋里气味太过难闻,没片刻,他又皱着眉走了出来,指着惜翠道,“待会儿你就看着他吃,不吃也得吃,就算塞也要塞进去,看好他,别让他死了。”

    惜翠本来就没吃饭的胃口,听他这么一说,马上就将碗放了下来。

    她穿越到这土匪窝里也有三天了,这里的山匪们都是刀尖上舔血过日子的,她在里面算不上什么大人物,一直没有和卫檀生接触的机会。

    直到今天,他们才派她守着这间茅屋,别让卫檀生跑了。

    其实不需要惜翠守着,卫檀生也跑不掉,他年纪太小,更何况还拖着一条伤腿。

    即便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惜翠走进屋子里的时候,还是被熏得几欲落泪。

    无法言喻的浓烈气味充斥着整间茅屋。

    这段时间,卫檀生吃喝拉撒全在里面,根本没人来收拾,想想就能知道里面这气味到底是有多美好。

    惜翠憋着口气,弯下腰,去查看他的情况。

    窝在秽物中间的一个半大的孩子,就是她的攻略对象,《太平医女》中的男配卫檀生了。

    可惜和书中有小菩萨之称的男神不同,现在的卫檀生紧紧地闭着眼,嘴唇干得已经裂开了皮,脸上脏得看不清容貌。

    他腿上的伤口只是简单地处理过,正有苍蝇不断在他身上旋转腾飞,破烂不堪的衣服勉强包裹着他,就像一块脏兮兮的裹尸布。

    惜翠喉头一紧。

    嫌弃他可能不太好,但他脏得确实让惜翠有点泛恶心。

    “醒醒。”她戳了戳他的脸。

    卫檀生就像个破麻布袋一样,没有任何反应。

    看他面色潮红的不正常,惜翠心里头咯噔了一声。

    天气这么热,他该不会是中暑了?

    想到这儿,惜翠上手抹了一把,抹到了一手的汗,手下的温度更是烫得不正常。

    来不及多想,惜翠赶紧跑到屋外去喊人。

    瓢儿山上的土匪虽然绑了卫檀生,可没打算让他死。

    她一开腔,没片刻,小茅屋里就来了人。

    来人被屋里的气味熏得倒退了一步,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冲惜翠使唤道,“愣着干什么?抱出来啊。”

    穿越成一个猛男也有穿越成一个猛男的好处,就比如现在,她抱起卫檀生就跟拎起了只小鸡仔一样,毫不费力。

    惜翠没处理经验,只能把卫檀生抱到大槐树的树荫下,让有经验的人上手。

    几个大汉又是掐人中,又是泼水的,折腾了好半天,卫檀生眼睫颤了颤,才终于悠悠转醒。

    阳光顺着枝叶间隙洒落在地,光影明灭,摇摇曳曳。

    男童失了焦距的眼,茫然地眨了眨。

    昏昏沉沉间,只看到一个袒露着胸怀的黑脸大汉,正一脸惊喜地俯看着他,一双牛眼瞪得就像铜铃。

    “诶!你醒啦?!”

    自家妹子这么懂事乖顺,高骞心中其实格外复杂。

    她没认祖归宗前,一直在市井乡野中长大,活得随心自在,远不如现在这般谨小慎微,战战兢兢。

    他自己虽是恪守礼节,但那也只是性格使然,骨子里,他倒是不太看重那些礼数。

    正琢磨着是不是要抽个空,带她出去转转的时候,恰逢安阳侯府的崔夫人送了帖子到府里。

    看着茶色泥金请帖,高骞略一思索,叫来了惜翠。

    “安阳侯夫人送了帖,打算下月初二在侯府办一场私宴,你可愿去?”

    看出她反应颇为冷淡,高骞沉默了一会儿,接着道:“去去也不妨事,你回到家后,便不曾出过什么门,这一回,也正好借此机会,出门转转,总比闷在府里要好上许多。”

    高骞说的话其实并非没有道理。

    高遗玉自从回到高家,除却开始那两天出门频繁了些,之后便不曾赴过什么宴会。

    高家曾经找了夫子和嬷嬷教导她,高遗玉也努力学了。但这十几年所缺的东西,又岂是一时半会能赶得上来的。

    可能觉得这个三妹上不了台面,太小家子气,小辈们也不爱搭理她。

    站在那些贵族子弟中,她始终都像个格格不入的另类。

    那些贵族子弟,教养良好。

    他们碍于礼节,不曾轻视高遗玉,态度十分亲和。

    也仅仅只有亲和,没多少人愿意同她深交。

    这一点,高遗玉何尝看不出来。

    她自己愿意出去,久而久之,其他人也都随她去了。

    不过高骞一直都没这么想过。

    娘亲去世得早,爹和大哥不管事,他一个做二哥的只能挑起了娘亲的担子。

    在他眼中,他这小妹独一无二,是一块璞玉,不应该只待在家里。

    惜翠认真地想了想。

    卫檀生一时半会拿不下来,她还不知道要在这儿继续待多长时间。

    再有意避着,似乎也不大合适,总归是要走出去的。

    于是,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不过,得知惜翠也要跟着去后,高家其他人却有些不满。

    “她跟着去做什么?”

    说话的是六娘子高莹,她是三房的嫡女。

    三房一家都在朝中做官,颇有实权。高莹深受高老夫人喜爱,说话做事也都有些骄纵,不怎么过脑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