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绝品透视狂仙 > 第816章 傀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随着纳兰昭的倒下,整座藏灵岛都陷入了冷寂中,仿佛连海水都要被冻结了。

    所有人的心跳、呼吸,都有那么一瞬间是静止的!阴蛇姥姥紧紧地咬着牙,满口牙都要崩断的感觉,无法描述她心中的震撼。

    只想尖叫发泄,又或者跪在叶晨面前不停扣首,头都磕破为止。

    而对于九幽宗的弟子而言,那就是天崩地裂,浓郁的绝望铺天盖地的压下,几乎要让他们的心神彻底崩溃!“你的心性、手段都不错,原本还是很有机会修成元婴的,可惜,你不长眼,想动我的人……”叶晨淡淡的道。

    这也是纳兰昭意识消散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啊啊……”纳兰昭死死的盯着叶晨,喉咙深处爆发出一声不甘的嘶吼,随之,四肢一阵抽搐……死!这次是彻底死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众人才一点点的消化了这样的现实。

    一时间,四下里那些九幽宗的弟子,全都如同被抽走了魂魄的木偶般跌坐在地,脸上只剩下一片麻木,仿佛都在这一刻变成了活死人!毫不夸张的说,纳兰昭的存在就是他们的信仰,就像是真实存在于他们身边的神,他们一直都相信,纳兰昭不老不死,天下无敌。

    然而今天竟然出现了屠神者!他们的神话破灭了……叶晨取走了纳兰昭的储物戒指,玄即便对阴蛇姥姥道 :“之前答应你的,他的阴丹是你的了。”

    “多,多谢公子!”

    阴蛇姥姥身躯大震,又是惊喜,又是惶恐。

    当初,叶晨将纳兰昭的阴丹许诺给她,她哪里敢当真,没想到……“还有这些人,也全都交给你处理了。”

    叶晨又淡淡的扫了眼面如死灰的蓝湛等人。

    阴蛇姥姥连连点头,她当然会让叶晨满意。

    “至于你们……”叶晨望向那些九幽宗弟子。

    被他目光扫过的人全都从骨髓深处蔓延起凉意,很多人全都挣扎着朝着叶晨跪了下去……虽然他们当中的很多人思维都已经空白了,但求生本能还在。

    他们还是想活下去!“奉她为你们的新宗主,九幽宗可以继续存续下去。”

    叶晨指着阴蛇姥姥道。

    “这……”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向着阴蛇姥姥望去,眼中各种情绪都有。

    他们都很清楚,一旦九幽宗由阴蛇姥姥掌权,那往后,整个宗门就都是叶晨的傀儡了。

    很屈辱!可不答应,结果就是死!他们都很清楚,眼前这个少年,就算是杀光岛上所有人,他都不会皱一下眉。

    他们并没有挣扎太久,也不敢。

    “我等,愿为叶公子、宗主,马首是瞻。”

    几个呼吸后,那几名被叶晨重创的金丹长老开始陆陆续续的都表态了。

    有几个热血上头的,低头看了看纳兰昭跟众多长老的尸体,血也都冷了。

    至此,九幽宗,这个凤天宫以下的太虚秘境第一大势力,基本上就落在叶晨的掌握中了。

    叶晨并没在藏灵岛上多呆,几个时辰后,就带着蓝雪、陆绵、叶解语几人离开了藏灵岛。

    这次是坐船。

    阴蛇姥姥被他留在了岛上,如今九幽宗的高层或死或残,以她的实力,一人便可以镇压整个九幽宗。

    船上,叶晨跟叶解语单独站在夹板上,叶解语偷偷的看着身边的叶晨。

    小姑娘对于叶晨,还是有些畏惧的。

    她的年纪虽然小,但在秘境流浪,也见过各种各样的人。

    小孩子的心比大人更敏感,她注意到叶晨在看蓝湛、纳兰昭等人的时候,完全是看草芥一般的。

    人不小心踩死了一只虫子,有时候还会多看一眼,可是草芥“你叫叶解语是吗?”

    叶晨蹲下身来,小姑娘太矮了,他蹲着,刚刚好能与之平视。

    “嗯。”

    小姑娘微微点头。

    叶晨在看她时,与看那些人完全不同,很温暖。

    “这张照片上的人,你认识吗?”

    突兀的,叶晨深吸了一口气,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一张照片。

    叶解语好奇的接过。

    那张照片上的不是别人,正是叶晨的父母——叶青国跟肖珍。

    事实上,当看到叶解语身上那把断了刃的匕首时,他就有猜测,他清晰的记得,小时候,他在肖珍身上见过一模一样的。

    再看她的年龄,联系父母离开的时间,算算秘境与地球的时间差,这些综合在一起,小姑娘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

    不由的,叶晨的心情十分的一言难尽。

    他是真没有想到,失踪那么多年的父母,竟然还能给他整一个妹妹出来!“这,这是爹爹,娘亲”叶解语在看到照片的一刻,一双眸子顿时睁大,那样子,就仿佛是要钻进相片里去一般。

    在听到她叫“爹爹,娘亲。”

    的一刻,叶晨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彻底确认了。

    不由的,他也花了几分钟时间,这才整理好错乱的心情。

    而与此同时,叶解语也终于从那张照片上挪开了目光朝他看来:“你,你是我哥?”

    她的语气,并没有多少疑问,像是很笃定。

    “解语,你是怎么知道我是你哥的?”

    叶晨挑了挑眉,有些奇怪,他还没自报身份呢。

    “爹爹,娘亲有经常提到你。”

    叶解语道。

    “解语,能说说你爹爹、娘亲的事么?

    他们去了哪里?

    你为什么一个人?

    还有你从小到大成长的经历,哥哥都想知道。”

    叶晨认真道。

    叶解语沉默,重又看着那张照片,像是在回忆,又像是在整理语言。

    叶晨也不催促,静静地等着她开口。

    叶解语怔怔的看了照片良久,终于,还是咬了咬唇说道:“我,我一开始并不是孤儿,我有爹爹还有娘亲,我还记得他们的样子,跟,跟这上面的一模一样。”

    “在我四岁以前,我们一直都生活在一个种满香樟树的镇子里,爹爹,娘亲都对我很好,他们也说过,我,我有一个比我大很多的哥哥,还说,等到时机成熟了就会带我去见他……”“一直到我四岁那年,我还记得,那天正好是我的生辰。”

    “那天,本来大家都很开心,准备好好过生辰,可是中途忽然就有一个陌生人来了家里,爹爹、娘亲跟他在书房聊完之后,忽然就要出门,出门前,他们跟我说是去见舅舅,跟我说晚上就会回来。”

    “可是,那天晚上,他们没有回来,后来的几天,也没有回来,之后我就没再见过他们!”

    “后来,我为了能活下去就离开了小镇,几年后,听说镇子被一个强大的修士烧掉了,什么都没有剩下。”

    她在说这些时,眼眶微微泛红,但却没有哭。

    她虽然小,但眉宇间已经有了一股英气,更像是一个男孩子,已经用盔甲把自己武装了起来。

    现在,她也已经能确定,眼前的叶晨就是小时候父母经常跟她提到的哥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