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奇闻怪谈录 > 第120章:镜中阴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殷成功的脑门上冒着冷汗,估计也知道这件事的确是能要人命的。不过要说去找他父亲求证,他还真没这个胆子。

    殷正手上资产无数,交际广阔,又懂得驱鬼逐邪之术,或者手下有这样的能人。殷成功若是真的跟他父亲摊牌了,八成就得提前死了。

    所以他唯一能选择的就只有一条路:招魂!

    他的选择其实也在我们的预料之中,不过招这种魂,跟往常却大不一样。

    平日里的招魂,是针对死亡不久,灵魂尚未消散的人使用的。但是殷成功的哥哥情况却又有不同。

    张三坟飞快的说:“你若想招魂,当在午夜时分,布置一面镜子。镜子用干净的井水浇一遍。因为井水通地府,连地脉,具备度魂的作用。镜子则能分阴阳,逆转世界。在午夜时分,你站在镜子面前,你的哥哥就会误认为镜子里的世界是真,镜子外面的世界才是假的。”

    “这时候他就以为占据了你的身体,才会跟你对话。殷成功,这时候你千万不能透露出换命的法子尚未成功,否则的话你的哥哥一旦发怒,你会有生命危险。”

    殷成功颤颤巍巍的说:“鬼附身?”

    张三坟点点头;“准确点来说,叫夺舍。鬼附身只是暂时占据你的身体,迟早要离开的。夺舍却不一样了,你的身体跟你哥哥的灵魂已经有了很高的契合度,虽说尚未达到完美程度,但逼急了他,一旦夺舍,你们两个灵魂就要争这具身体了。”

    “这样一来很是凶险,先不说你能不能赢,就算你侥幸赢了,以后成为傻子,呆子,我可不负责!”

    他伸出一根手指,说:“尽量不要超过一分钟!一分钟之内,我能保证你的安全,但是超过了一分钟,我就没有十足的把握了!”

    一分钟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最起码能让殷成功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下他重重的点头,说:“好!今天晚上就试试!”

    有钱人其实就这一点不好,总是想着很多人都在盯着自己的钱袋子,企图把手伸进去抓一把出来。所以他们对很多人都有天然的警惕性。

    再加上张三坟说的事情实在是匪夷所思了点,殷成功想要确认一下也在情理之中。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刘伯帮殷成功取来镜子,找到了井水。刘伯还准备了一个铁制的锤子,可能是准备随时打破镜子使用的。

    期间他们再次邀请我俩进宅子休息,但我和张三坟全都坚定的摇摇头。

    开玩笑,这种有主的坟宅,谁敢贸然进去?尤其是我俩身上阳火旺盛,一旦进了坟宅,八成得给人家产生冲突。

    到时候殷成功的哥哥抓是不抓?抓到了又能怎样?

    殷成功请了我们两三次,见我俩执意不肯进屋后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他跟刘伯在屋子里忙忙碌碌的布置,我却轻声问张三坟:“老张,这个活咱们真要接?”

    从这些布置和手段上来看,殷正很可能是圈子里的驱魔人,只不过走了经商的路子,这种邪门手段就再没使用过了。

    否则的话驱魔圈子里绝对有这么一号人物。

    他布置了二十多年,想要真正的复活自己的儿子,这肯定是一个极其重要的事情。要知道,人的一生中能有几个二十年?

    我俩若是坏了人家的好事,那绝对会惹上殷正的。

    能把自己的亲生儿子算计二十多年,不用说,这绝对是一号狠人。这种人跟白公子不一样,白公子只是争个面子,并不存杀心,殷正却很有可能通过这件事对我俩起了杀心。

    被一个有能力,有人脉,还他娘的有钱的狠人惦记着,绝对不是什么舒坦的事。

    张三坟淡淡的说:“那咱们眼睁睁的看着殷成功去死?”

    我顿时语塞,然后苦笑着摇摇头。

    虽说我们收钱办事,但骨子里还是一个充满了正义的驱魔人。

    遇到有钱人,自然要多要点钱,维护日常开销。但若是遇到没钱的人,我们也不会过分开价,给个百八十块也行,实在是没钱了,你拎着一袋子小米,或者拿几个鸡蛋作为报酬也能说的过去。

    我们在学艺的时候就经常被灌输了这样一句话:驱鬼逐邪是驱魔人的本职工作,这也是我们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意义。

    可能是见我叹气,张三坟眨巴着眼睛说:“老何,你也别叹气,我这也不是很给咱俩留了一条后路吗?这个活儿值八十万,殷成功若是拿得出来,咱们就得尽心尽力的去办事。若是他拿不出来,咱们转身就走,谁也怪不到咱头上。”

    我没好气的说:“你觉得一个能开宾利豪车的人,会拿不出八十万吗?”

    八十万对我们来说或许是一个天文数字,但对殷成功来说还真不算什么。有那么一个有钱的便宜老爹,又有刘伯跟他同流合污,弄点钱那还不是轻轻松松的?

    这事说白了,就该我俩硬着头皮上,管他什么殷正殷歪的,干就是了。

    我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会儿,就让刘伯拿出躺椅和毯子,挑选了一个阴凉点的地方闭目养神。

    反正到午夜的时候还有很长时间,不趁着现在休息休息实在是对不住这个好天气。

    我俩这一休息,直到晚上的时候才被刘伯叫醒。

    他知道我们不愿意进屋,便在外面弄了一张餐桌,餐桌上面满满的全都是吃的。

    刘伯说,这些都是家里的私人厨师做的,口味比一般的星级餐厅要好多了。

    睡了一夜,肚子还真有点饿,于是就甩开腮帮子埋头大吃,不得不说厨子的手艺还是不错的,只可惜晚上还有活干,不敢过分的吃多,每个人都吃八成饱。

    驱魔人这点自制力还是有的。

    该吩咐的我们都吩咐了,只不过临近午夜的时候,殷成功还是免不得出现了畏惧的神色。我对殷成功说:“老殷,这么喊你不介意吧?你这事其实就是一颗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砰的一声就炸了。”

    “关键是你还不知道这定时炸弹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你相信我们,却害怕跟你的哥哥见面,你若是不见面,又无法确定我们说的到底是真是假。这事,别人是帮不到你的,你得自己去求证。”

    殷成功陪着笑脸说:“要不两位跟我一起进屋,有您二位在,我也有点胆子。”

    张三坟很果断的摇摇头:“我们若是进屋了,就算是真的确认了你哥哥在你身后,我们也无法帮的到你。只有藏在暗处才能把事情彻底解决。”

    顿了顿,他把断刀递给了殷成功,说:“这柄刀借给你用,好歹能帮你震慑一下。不过有一点你记住,不要抽刀出鞘。”

    殷成功看见断刀后大喜过望,连连道谢。我俩又催促了他几声,他才跟刘伯带着井水一起进了坟宅。

    眼看也差不多到时候了,我和张三坟也无心休息,开始默默的等着殷成功确认我们说的是真是假。说真的,我是希望张三坟是看走眼了,这样就会避免跟殷正这种富豪站在对立面。

    但是过了几分钟,就听到坟宅里面传来咣当一声脆响,应该是刘伯敲碎了事先布置好的镜子。

    我和张三坟猛地站直了身子,然后心叫不好。这分明是他们在镜子里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才选择了敲碎镜子。这也意味着张三坟说的的确是真的,这栋坟宅里面,的确是有殷成功的哥哥存在!

    正在那想的时候,殷成功已经拎着断刀,满脸煞白的从宅子里走了出来。陪在他身边的刘伯同样哆哆嗦嗦,两只手都还在不停的颤抖。

    两人直到看见我俩后才总算是松了口气,就连呼吸都变得平稳了下来。

    张三坟也没急着问他,反倒是殷成功喘匀了气后,才对刘伯说:“刘伯,在保险柜里拿八十万出来。”

    刘伯点点头,飞快的离开。片刻之后就拿一个提兜,带来了八十万现金。

    八十万红彤彤的钞票,每十万块钱被压成一个类似于砖块一样的长方体,八十万现金,八个砖块,整整齐齐的放在了我们面前。

    张三坟毫不犹豫的说:“老何,收钱!”

    我迟疑了一下,因为一旦收了钱,就意味着这活儿我们接了,以后不管得罪什么人,都得扛起来。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逝,我伸手就想把提兜拎过来。只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殷成功兜里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他拿出来一看,备注上只写了两个字:爸爸。

    殷正来电话了!

    殷成功下意识的看了我俩一眼,竟然不敢去接电话。不过张三坟倒是镇定的很,说:“你接电话,随意一点,别紧张。”

    殷成功点点头,然后按下了接听键,说:“爸。”

    电话里的声音我们听不见,只能听见殷成功在那嗯嗯嗯的回答。不过我停了一会儿,就发现殷成功其实根本就没说什么话,只不过是“嗯”“嗯”“我知道了。”“我会的。”“明白。”“是。”

    简单点来说,就是殷正在那一直吩咐,殷成功在这边一直确认,自始至终,殷成功都没有说出过一句属于自己的话。

    电话很快就挂掉了,但是殷成功的脸色却不是很好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